中诗网

诗歌大赛)

方严诗歌及点评

2022-05-29 20:08:52 作者:白庚胜等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白庚胜:方严用真诚与率真的诗句,向读者敞开自己无欺的心怀,呈现出对生活乃至生命的理解,以及对故乡的不舍与爱恋。
   三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长白庚胜:方严用真诚与率真的诗句,向读者敞开自己无欺的心怀,呈现出对生活乃至生命的理解,以及对故乡的不舍与爱恋。可以说,在人生不断前行的旅程上,终于抛开所有畏惧的阴影,且带着感激的泪水、亲朋好友的鼓舞,籍诗歌的魔力,长吐出英勇与豪迈,让一切的一切都充满美好的期待与爱意。作为诗界的先进,我所寄希望于方严的是:使自己的心灵更加强大,足以气呑天地日月;让自己把根扎得更深,在生活中、人民里;将自己的诗心、诗情、诗意、诗章、汇入源自《诗经》、《楚辞》的中华诗河、诗海之中,并掀动汹涌的浪花与波澜。
  作家云南省文联副主席,云南省作协副主席雷平阳:道路来自天边,方严是个出发者。在自己想象出来的世界上,方严用语言唯心地行走、解释、求购,尝试着呈现传统语境中分裂的自我。方严的真挚与坦然令人感受到了诗歌干净的美。
  一级作家,《星星》诗刊编审李自国:方严以青春、阳光的敏锐与多思,以积极自然的心态和笔触,融入了作者对天空云朵与梦想的追求,对季节和岁月的咏叹,亲情友情和乡情的倾情抒写,对人生喜怒哀乐的追问,其情感真挚,侧重于诗人自身的内在情绪,有迷茫,有苦恼,有喜悦,有感慨,还有梦幻跳跃的絮语,充满了对生活、生命的憧憬与向往。诗歌意象丰沛,想象奇崛,情绪线条舞动若云。
  协会会员、延河杂志副主编王爱红:在点滴的生活中,用超脱平常意象的视角,在山水之间游走,诗歌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指向社会、哲学。面对并描述湛蓝的天空、柔软的草丛。向高原、河流致敬,产生深远的爱,赤忱地打开自己,带着诗意的气息、青春的活力,不断思索、不断前进,以缓慢而浪漫的手法展示诗人的内心世界。在山水间,享受片刻宁静。
  
  徒步雨林
  翻过起伏的大山
  去雨林古茶山看重复浅唱的流水
  布满叶脉的绿
  版纳的微风和细雨
  拥进晨醒的傣乡雾
  和枝上缠绵的水纱
  
  接近自然、贴近雨林
  脚步变得缓慢而柔软
  屏住呼吸徒步,水气灵光、枝叶绚烂
  雨季,在斑斓的版纳行走
  漫山遍野的茶树幽香
  聆听天籁之音回响
  悠闲的途中把忧伤抛在路上
  捡拾起地上一枚野果,紧紧地握在手心
  握出了南国的香气、版纳的雨中密语和灵感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星星》诗刊副主编干海兵点评:方严擅用简洁传神的写意笔法,勾勒情状景物在内心映照的诗意呈现。大山起伏绵延,拟人化的“驼背”不仅形象,而且突出了大自然对于渺小人类的厚重感;流水淙淙,在寂静的山谷的确如浅吟低唱;而叶脉的绿,因了“脉”的凸显,而有了触手可及的质感;雨后清新的大树,连浸凉晶莹的水珠都缠绵起来了。方严的诗歌从事物精彩的细节入笔,以幻美的视觉来展现情景互照的张力,让人获得独特的艺术感受。这正如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指出的“一切景语皆情语”一样:他认为诗(词)中所写的形象或境界,不管是素描式地写出来,还是由作者综合印象创造出来,它们都不是对事物作纯客观的、无动于衷的描写,而是贯穿作者的理想,即按照作者的观点、情感来选择安排的。
  
  海南省作家协会理事,海南乡土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海口市作家协会理事佘正斌点评:诗人对自然的爱,是一种宏阔而细腻的爱。接近自然,不仅是身体介入,更在内心融入。“悠闲的途中把忧伤抛在路上”,“听天籁之音回响”,把南国的香气、版纳的雨中密语和灵感一一握在手心。读完方严的这节诗,使人切身感受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与相融共生。其实,这是一件多么令人神往的事情啊!人与自然的高度契合,必然是大爱使然。诗人以对自然的透视涵纳心灵的寄托,轻微的感叹、温存的忧伤,彰显诗意的淳朴之美。
  
  去理塘,从半醒到顿悟
  
  天上的仙鹤啊,借我一双洁白的翅膀,
  我不会远走高飞,只到理塘就回。
  ——仓央嘉措
  想起了仓央,忽来冲动的灵感
  于是,收拾行装,迎着晨露出发
  希望与仓央顶着的云朵、站过的高山
  在某一天的某一幅画里交汇
  宛如盘旋而落的白鹤,深深爱恋着理塘
  
  去理塘,去理塘
  穿过青稞地,将翻滚的乌云压进两侧山崖
  二狼山在风里转醒,大渡河在波涛里吼唱
  翻过了折多就到雅江
  看着一路上的风景我呼喊
  而你微仰脸庞,在理塘存着诗者的风范
  把肉身锤炼成莲花,留在大地的宫廊
  
  去理塘,去理塘
  其实就是沿着从未走过的路
  亲近从没有看过的牦牛
  亲近从未去过的自然
  看流过的河水是否有前生样
  将光明与希望把握在心坎
  
  去理塘,去理塘
  路是一样的路
  而心路是一条转山转水的秘环
  用知识、思想不停地聚拢自己
  便能放飞心中的乱石岗
  去理塘,看满眼美丽的风景
  让青稞的香风
  吹醒灵魂,顿悟到生活的模样
  
  文艺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李浔点评:首诗的含义,其实在标题中已经透露了。作者在理塘读了仓央嘉措“天上的仙鹤啊,借我一双洁白的翅膀,/我不会远走高飞,只到理塘就回。”的诗句后的顿悟。该诗的第一段有理塘的景致描写和作者到理塘的动机。而第二段是作者动情的诗句“去理塘,去理塘/其实就是沿着从未走过的路/亲近从没有看过的牦牛/亲近从未去过的自然/看流过的河水是否有前生样”。真与情是感动读者的主要因素之一,毫无疑问,这样充满真情的诗句会让读者共呜的。有了真情的辅垫,作者继续敞开了内心吟唱,倾诉他一层接一层的感悟:“去理塘,去理塘/路是一样的路/而心路是一条转山转水的秘环/用知识、思想不停地聚拢自己/便能放飞心中的乱石岗/去理塘,看满眼美丽的风景/让青稞的香风/吹醒灵魂,顿悟到生活的模样”。从行吟诗的角度来看,这诗有景、有情、有思,是一首结构严密、感情饱满的诗。
  
  贵安樱花
  
  相机里保存的樱花
  为忘记旋律的词曲醒着
  等待试探我温度的手
  唤醒,却又害怕,又有难以言状的狂喜
  抱住这生情的一瞬
  没有酒精的你却让我的脸颊显现
  往身体里倒酒之后的红辣
  
  那一天霞光万丈,贵安樱花像首长诗
  流动的香在长发下如涌起的小溪
  由着我在出了墙的樱花下
  搂紧胸上的草原
  平静的云带
  不断加厚的日记本
  
  草坡上,和坡上诗人的纸本
  都感受到爱意在加深
  想起你,便想起樱花
  樱花下你的赞美声,让我的心脏充满了喜悦
  扭过脸去,假装是在看樱花的美
  樱花落在脚边,幸福的闪电将平淡的心点亮
  樱花听我朗诵,感受没有饮酒却陶醉的脸红
  就像天空背景下,在贵安樱花的上方
  每一次云变
  都是芬芳潜涌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诗网主编周占林点评:因为日常工作关系,对于当下诗歌的阅读,早已觉得身心疲惫,失去了最难能可贵的激动和亢奋。而方严的第一首诗,就让我的血脉开始贲张。语言的精炼,意象的奇巧,仿佛是一个美少年在我的眼前走动,他面对樱花,想到的是心爱之人,那种爱像“贵安樱花”,“霞光万丈”而且是一首百读不厌的长诗,思念之深,就连天上的云也变做不断加厚的日记,写满了隐藏在作者内心深处的情。
  
  葡萄
  
  不说那个字,红着脸想起我爱过的诗句
  葡萄是甜的,没吃到葡萄的人剥着皮说
  用笑容一点不剩地打开了人世间美丽的、仅有的爱
  你吃了葡萄,笑着说是甜的
  我吃了一口,却认为是酸的
  松树下面不是你,醉了抱紧在草丛里
  柔软的不是你。陪我消逝的不是你
  为我眼前玻璃擦流水的也不是你
  今夜的月光下沉了许多,几朵花瓣被我捡起
  花瓣成为了柔软的葡萄。我知道头顶的星光与快乐
  在你离开的时候已上了锁,闪电来临,葡萄放入口
  走向未知的召唤,柔软的葡萄,多么致幻的最高魔法啊
  你的话语在心头呼啸,吃进去的葡萄
  带着隐痛与无以回报的感情,它格外的酸、尖利的难受
  又走了一月,故乡大雨依旧,夜晚的烟火正炽热
  蔷薇、漂亮的你都在原地,你递来的葡萄被我一口吃下
  不管多酸,笑着说是甜的
  多么像是不顾一切也要拥抱的两个人的爱啊
  在没有相爱之前,葡萄没有甜味
  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王立世点评:《葡萄》的酸甜本是自然属性,却充满情感况味:“柔软的葡萄,多么致幻的最高魔法啊/你的话语在心头呼啸,吃进去的葡萄/带着隐痛与无以回报的感情,它格外的酸、尖利的难受”“你递来的葡萄被我一口吃下/不管多酸,笑着说是甜的/多么像是不顾一切也要拥抱的两个人的爱啊/在没有相爱之前,葡萄没有甜味”。无爱的人生,甜的也是酸的。有爱的人生,酸的也是甜的。这是爱的辩证法。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散文诗创作委员会副主任崔国发点评:咏物诗多如恒河之沙,字面上写物,实际上是借物写人,借咏物寄予诗人的感慨,物原来只是一种象征。像方严写的葡萄也是这样,它所咏所指的不是葡萄,而是人,折射的是人世间某种酸楚而未必甜蜜而无奈的爱。深潜于物中的意义,即我们要从物中穷究的道理或哲理。诗人在对某物有所感知,大抵在于有所寄托,托物言志,如唐代诗人王昌龄所说的“神会于物,因心而得”。
  
  面对一朵海棠花
  
  雨落沉沉,海棠咽下透明的泪水
肠断而歌苦,窗后的瘦影因我惆怅:
情话的字粒,卡在咽喉,化为轻咳
六杯酒后,呕吐出梦碎的悲与忧
我泪水成诗,写成花容挂在枝头绽放亮彩
许她每年可采几朵楚楚有致的粉红。

雨后天晴,霓虹灿丽,时光有序
人影含窗,笛音萦绕,漫溢梦中的蓝
风吹野花倾伏、青草繁饶,一树粉红
阳光映进她瞳孔,让我动情地回首
粉花与翠叶、斑斓的枝影,纷纭交错
海棠摇曳娇羞,暗香浸染衣袖
我擦净每一朵花瓣上的行行凝露
衬着阳光,道出每夜相思的熬煮
许海棠四季甜腻,许她一生幸福
  
  著名诗人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梁平点评:爱情这个东西就是这么神奇,可以面对一朵海棠生出那么多情愫,“海棠咽下透明的泪水,/肠断而歌苦”,“我泪水成诗,写成花容挂在枝头绽放亮彩/许她每年可采几朵楚楚有致的粉红”。但凡相思之苦,都有泪水浸泡,而泪水成诗恒古不变,写成花容留在枝头,留给自己日思夜想的爱人,而且楚楚有致。这就是方严别有的一种爱情方程式。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星星》诗刊副主编干海兵点评:这正如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指出的“一切景语皆情语”一样:他认为诗(词)中所写的形象或境界,不管是素描式地写出来,还是由作者综合印象创造出来,它们都不是对事物作纯客观的、无动于衷的描写,而是贯穿作者的理想,即按照作者的观点、情感来选择安排的。正如方严《面对一朵海棠花》一诗中,上下两节的情感色调大相径庭,同样的海棠花,在雨前雨后出现了悲喜分明的诗意图景:“雨落沉沉,海棠咽下透明的泪水/肠断而歌苦,窗后的瘦影因为惆怅”,在诗人眼中,这些悲伤的物象,其实是有因由的,“情话的字粒,卡在咽喉,化为轻咳/六杯酒后,呕吐出梦碎的悲与忧”。而在下一节里,“海棠摇曳娇羞,暗香金融衣袖/我擦净每一朵花瓣上的行行凝露/衬着阳光,道出每夜相思的熬煮”,方严擅长用生动传神的描写来渲染景和情的观照,以景生情,以情化境,从而达到相依相惜的艺术审美效果。
  
  独饮
  
  情歌,引来满室的忧愁在呼啸
  酒香,引来满坛的陈酿在发烧
  掌碗,引来断肠人的肠断梦
  饮酒,浇愁
  饮不尽仆仆风沙弥漫的往事
  浇不灭夕阳余晖下的爱恨情忧
  
  酒气在鼻腔旋转,是醉中之乐
  横笛在嘴边吹响,是酒中相思之音
  天涯路长背影远,夕阳落山红尘冷
  越发模糊的情
  已如她的裙裾花开从风
  更似船上渔歌飘散从流
  雁鸣触动心的钝痛
  一人对影,醉数沧桑的白发
  在单薄的夜里,在烛光的跳跃中
  数来数去,却不知年轮何时已流
  
  著名诗歌评论家陈啊妮点评:这首诗与其他纤柔的诗形成对照,说明既有雅致、晴朗和安静的一面,也有因感性肆意纵情的一面,两者结合才是立体的,正如光照和阴影,正如此岸与彼岸。进一步读方严的诗,还会发现诗人一旦写到爱情,无论场面布置得多么平静和温暖,总能让我领略到一种青春的急促,这应是诗人内在的爱意的激荡在字词外表形成的涟漪,所幸都能让敏感的读者所捕获。
  
  梵净山的钟声
  
  走入梵净山,带着仰慕
  身后,为山梁停留的不是经
  是风从书中翻出的树叶和草木
  为将要上山的我,送上好心情
  
  踏进云雾的故乡,会想起书中的漂流瓶
  写下了什么愿望
  也许会明白那艘远征的船的破碎
  漂流瓶或许也跟着破碎
  
  山上钟响二声
  不影响路旁一片自开自醉的乔木杜鹃
  我尽管慢慢欣赏
  满面阳光,看得眼疼
  鸟鸣的声音从我的左耳进去
  寂寂一过至右耳,安放了深重的灵魂
  
  钟响三声,每缕微风都带着醉意
  天空精心描绘的云彩
  足以打动所有的石头列阵
  让草木想自己隐秘的心事
  等到,花红了这里的山顶
  从日出等到日落
  等来让炊烟在山顶挥撒彩虹的人
  来喊自己的名字
  
  钟声又响,也无声,敲打在心
  你一定知道,它触动到我心中最柔软的记忆
  我视觉、听觉在僵硬的身体里蠢蠢欲动
  距离我很近的地方,站着的是你
  你却说深沉的宗教梵语,吸引我走进未知的峡谷
  生死相随
  
  钟响六声,那水、那瀑,都爱过了
  这里,让你打通全身的脉络
  这里,有红糖糍粑的甜蜜和朝天红椒的秘语
  钟响七声,预测到以后的我还会再来
  钟响八声,梵净山下的烟火正烈
  钟响九声,流水回头,在云朵里生,在山峰上落
  一路狂奔,看着我自己喊自己
  不在山顶打坐,只小声启悟
  
  长时间听着大钟的声音,不由得发现
  这个熟悉的声音很像是某月某天擦肩而过的人
  第一百零八下,梵净山的金顶放彩
  晚风清凉,流水回头,看着我们从这里远行
  在密林间,小声的为你读一首诗
  之后,缓缓下山
  
  中国作家出版集团文学与出版管理部主任,编审,诗歌评论家杨志学点评:通读此诗,我们感觉到,我们的抒情主人公,像千千万万个凡人一样,常常为人间情、世间事所困,想忘而终不能忘掉。烦恼无奈之际,不如到山水中走走吧,不如去听一听梵净山的钟声吧。第一节,主人公“带着仰慕”进山,但他首先关注的不是严肃的经文典籍,而是在风吹拂下活泼可爱的“树叶和草木”,因为它们会“送上好心情”。但这“好心情”也许将到未到,也许转瞬即逝,使人的心情很快发生了逆转。随着脚步的攀登,“踏进云雾的故乡”,让人陡感神秘莫测、路途迢遥曲折。“远征的船”和“漂流瓶”,是两个不同的意象,前者象征有目标的追寻,后者喻示不确定的抵达。而它们的相继“破碎”均指向追求的失败或无望。绝望之际,“山上钟响二声”,似让人警醒。而“自开自醉的乔木杜鹃”又展示了生存的另一种状态,激发出“我尽管慢慢欣赏”的心理。随之,呼应着钟声的“鸟鸣的声音”进入双耳,算是“安放了深重的灵魂”。接下来,从“钟响三声,每缕微风都带着醉意”,中经钟声的多次敲打,直到“钟响九声”,此时“流水回头,在云朵里生,在山峰上落”,象征着涅槃,宣告了重生,给觉悟者带来“一路狂奔”的喜悦。值得关注的还有诗的结尾:“在密林间,小声地为你读一首诗/之后,缓缓下山。”从章法上看,这是钟声的余韵,也是诗的余味。而从诗的主旨意蕴看,以“为你读一首诗”作结,喻示着诗乃最高境界之所在,也是心灵的最好的解药。
  通过这首诗,我们不仅看到了一颗心从矛盾挣扎到开悟解脱的过程,而且看得了一位诗人挑战诗歌难度、追寻形式高度时捧出的果实。
  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王立世点评:纯净而超然:从“不影响路旁一片自开自醉的乔木杜鹃”,“让草木想自己隐秘的心事”,过度到“距离我很近的地方,站着的是你”的禅悟,灵魂一步步走向开阔。“钟响六声,那水、那瀑,都爱过了/这里,让你打通全身的脉络”,“钟响九声,流水回头,在云朵里生,在山峰上落/一路狂奔,看着我自己喊自己/不在山顶打坐,只小声启悟”,“第一百零八下,梵净山的金顶放彩/晚风清凉,流水回头,看着我们从这里远行/在密林间,小声的为你读一首诗/之后,缓缓下山”。这钟声,使爱情一路攀升,最后回到原点,就像汹涌的大海回归平静,伟大的爱情更体现在返璞归真后的宁静自然。
  海南省作家协会理事,海南乡土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海口市作家协会理事佘正斌点评:方严的诗注重意境的营造。诗作中,“钟声”是灵魂最隐秘的通道,成为诗作情感抒发的最有效“出口”。钟声催生微风以醉意,云彩构成解开隐匿对象的密码,诗作通过情与景的“对接”,达成天与地的契合,彰显秘而不宣、言尽而意远的情感张力。
  
  雨中歌
  
  闪电试图点燃对岸的城镇
  照亮街旁一现即逝的绿树
  被酒精浸泡的我
  面对摇曳的烛光
  想着雨中似乎有模糊影子的你
  想象在持续的苦雨里
  你变成一条快乐的鱼
  从我的眼睛里出来
  在充满雨水的街道,在我心海,在我脉搏中
  畅快地游动
  
  和着雨声唱支歌
  让每一声都融进夜的雨丝
  那是倾诉不尽的思
  是追随不缀的情
  被歌声润过的雨珠
  随你的脚奔走
  都化成思念的水
  燃烧着爱的情绪疯长
  交织成魔,忙乱地穿梭于我的梦境
  把你一遍又一遍地呼唤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诗网主编周占林点评:读方严的诗,我从他的忧伤中看到了诗人的惬意,从他对爱情的淡定中也看到他内心那淡淡的不安,但所有的一切,都无法掩盖他诗歌的才情,每一个词语在他的叙述中,都激情四射。诗人的自述虽急且缓,因此,在他的诗中到处都有婉约之美,爱意之深。他让所有的文字都活了过来,每一个词语仿佛都是一个小小的生命,有一种动感之美充斥其中。同时,在阅读之时,不会因为诗人之思而左右诗之走向,他的表述一直在诗人的可控之中。把内心的想说出来,且无多余疯长的枝叶,给人一种恬淡之美,那种自然与清爽让阅读变得更加快乐。所以,他的诗像一幅幅画,有疏有密,且留白之处余音可期。
  
  我把所有的爱都带来
  
我压低了声音说,我想把我爱的人
和我想要爱的人
在落雨的日子,都带去西江
成天坐在岸边看水
从第一个风雨长廊到最末的风雨长廊
再看一家苗寨和千万家苗寨的灯火
最后在床边的镜子前看着我们抒情的状态

我也相信缘分这张网,如绵绵的春雨
将我们网在一起
美好的东西是一场浩大的恩宠
爱情也是,一切都冥冥中注定
越过黑暗的道路,我痛哭或大喊
以此告诉你在舞阳河畔将出现我们的倒影
或者我们可以缓慢、快乐生活在那里

将沉甸甸的礼物递给你之后,不管你去向何处
多少绚烂的爱情都不能让舞阳河的浪花继续奔波
多少漂亮的女孩也不能让我找到家的温暖
抬起头,东张西望,穿街过巷
还是难以找到安放我灵魂的地方
  
  著名诗歌评论家陈啊妮点评:足以证明爱情让一场雨成为抒情,世间某物的出现,可能在花朵和毒药间反复命名。“越过黑暗的道路,我痛哭或大喊/以此告诉你/在阳河畔将出现我们的倒影/或者我们可以缓慢、快乐生活在那里”,从这些句子中,可以想见诗人青春期的浪漫和激越,远没有到达无数“情殇”后的沉沦与自救。从诗人的若干诗章里,都能感受到一个“她”的存在,或实或虚,或远或近,但没有读到直接而泼洒的描写情侣欢爱的句子,说明诗人对爱情基本的含蓄与深挚的态度,为此,爱情的根系会更深更发达,也不易解脱。诗人有关爱情的诗章,从里至外透析出清纯与坚执,情绪饱满,而且诗人也善于把爱情与写山水和日常生活片段相嫁接,从而更为自然,也更显其“爱”的无处不在,即将爱情主体放在“假设”情境中,通过散点透视多棱而得到生动缤纷折射。
  诗人的爱情表述多属传统资性,但言辞冷不丁也会有旁逸斜出状的恣意衍展,坐实了诗人在激越下可能的小小冲动,然后正因此烘托了诗人的纯粹,深切和真诚。诗人诗中的爱意,因为诗人的巧妙布局,凸显了其人的欲望和天然属性以及诗人将爱情自觉置放于神圣方位小心呵护,符合伦理的真诚及生命的意义和价值。
  
  与阿妹信步黔东南
  
  想再写一遍,蝴蝶在飞季,把你牵进雷公山
  将巴拉河,写在风中摇曳的文化衫的后背
  歌谣唱不动,无法跃过开门看月只见月的吊脚楼
  在吊脚楼的屋檐躲雨,梦里卷袖画着昨天杜鹃的口
  辗转反侧,想要写的文字比涌出的泉水还要慢
  沉在黔东南所有的山中,拿走你很咸的泪水
  
  书信中碳素的字迹绕过了恸哭的河流
  挥动了彩虹红着脸赞你的甜
  从安徽到贵州辗转千里,分行断句的诗歌
  翻过了低矮的土墙,怀抱一颗干净的心
  像贴近另一个我自己
  沉在一个人的身影里驱寒保暖
  唯有这个人,装得下群峰,让我每一次呼吸
  就像我打开画板画的,整个黔东南生动的玫瑰红
  
  傍晚,穿过满山割不断的花事
  一镜湖水缄默不语,藏着最灿烂的一朵
  比云雾的故乡还好看
  与巴拉河互为波涛,掀起我心中的海啸
  我小声呼唤,喊她,我要从她倔强的眼
  看到锦鸡起舞
  
  跟着翩翩的蝶儿,把你牵进雷公山、巴拉河
  以诗人的名义,
  不需月亮来做媒,判你带上几片云朵
  和我走,怀揣香草清风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诗网主编周占林点评:阿妹之美,是镌刻在作者灵魂里的文字,历时愈久,感悟愈深,于是,“红着脸”便在他的诗中多次跳跃而来。“傍晚,穿过满山割不断的花事/一镜湖水缄默不语,藏着最灿烂的一朵/比云雾的故乡还好看/与巴拉河互为波涛,掀起我心中的海啸/我小声呼唤,喊她,我要从她倔强的眼/看到锦鸡起舞”,诗人没有用词语去堆彻纷繁的意象,仅简简单单地自言自语,就让读者深入其境,人物置换而不自知,为“她”而情动,为“她”而意陷。
  
  化城晚钟
  
  如我想象,堆砌红尘的妄念
  被化城铜钟分解,每一杆节节坚持的青竹
  在袅袅炊烟中,在寺院的荷塘前依风而歌
  以一生的摇晃放大了芬陁普教的意义
  点点温馨从抄写心经的指尖
  到粗壮有力的击木声中,将禅房填满
  在九华山漫溢或萦绕,步入树木一路拾下
  穿越禅定的庙宇,走去百花争艳的江南
  
  我朝绕山而来的钟声狂奔
  与漫天星光对语,摘掉堆压在心口的石块
  让梦中窜出的蝴蝶飞得更远
  九华山无需反复叙述只因画笔与心相连
  每一记墨痕都倾注天地花香
  每一根枝头都集聚苦甜。天将暗,丝丝善
  万字符号在每一醒钟声中开出莲花
  天将暗,梵文念诵的经声与茶话家常萦绕于耳
  化城晚钟叩响了我诗意的大门
  闪闪星泪与一蕊烛火交织如画
  当晚钟响起,趁一缕香火,在梦的深处
  寻找前世走失的伴侣,晚钟响起,隔着一泓泉溪
  将这一生的思念,分赠给我爱的人
  
  著名诗歌评论家陈啊妮点评:诗人在《化城晚钟》这首诗中,具有中国道家文化中的旷达、辽远和宁静。诗人在自然中修行般地体验,回归本心,以“掬水慢饮”之态,唤醒内心的澄明。诗人在这首诗中完成了透达的阐释。这首诗尝试把日常生活和孤悬于山涧的一口钟联系起来,写得亲切自然,饱含灵魂的光亮。诗人在这首诗中把日常所见物:一口铜钟,它所表达的一切,就是对生活的困惑的解释。诗人所感觉到的一件普通之物又有了特殊意义,它远比我们想象得要大,也要远。一口钟不但填满禅房和寺院,也拉长了人们生活的实际内涵,并触及生命自身和众多真相,或奇迹。诗中写道:“朝绕山而来的钟声狂奔/与漫天星光对语/摘掉堆压在心口的石块/让梦中窜出的蝴蝶飞得更远”。
  
  三七
  
  三个月萌芽生长
  远离尘世的骚扰,尽享春光
  再望七个月
  被炮制取块,装进治伤的药箱
  在令人心跳悸动的季节里
  承受那切割体肤的剧痛
  
  秋日午后,采药者心情澎湃
  采走我尝过的悲欢和我未逢的烟雨
  以火去烤虚无的命运,在烈焰中无声陷落
  以水去煮深沉的乡愁,在铜壶里堕入深渊
  我需要一场雨,送我抵达一方鸿蒙
  平复我心底的酸辛,拂去落花
  
  在安静的小暑,助人散血定痛
  在医籍里留下一个鲜活的容颜
  在郎中的指端,静静听他说:“三分治七分养”
  
  文艺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李浔点评:七是一味中药,对三七拟人化的书写,“以火去烤虚无的命运,在烈焰中无声陷落/以水去煮深沉的乡愁,在铜壶里堕入深渊”。诗写得巧妙,虚虚实实、环环相扣,激发了读者的阅读兴趣。方严的诗扑素、实在,一目了然。
  
方严简介

方严,安徽省池州市人。90后青年作家、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2020年出版诗集《忽然安澜》《云间》《山水诗笺》,在《鸭绿江》《参花》《天津诗人》等刊物发表作品多篇。曾被池州市电视台《多维度》栏目、《家在池州》栏目、《安徽日报》、《安徽商报》、《池州日报》等媒体特别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