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我的生命中突然出现(组诗二十首)

作者:艾子 | 来源:中诗网 | 2020-10-23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海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海南大学兼职教授、著名诗人艾子新作快递。已出版个人作品集《寻找性别的女人》《异性村庄》《静水深流》《向后飞翔》《诗意与诗人的不确定关系》。作品被译成英、法、德、韩、土尔其语等多种文字。曾获世界华文诗歌优秀奖、2019两岸诗会桂冠诗人奖、海南文学双年奖、第三届博鳌国际诗歌奖等奖项。

阿华说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阿华并不知道
性别对于你已不重要
你在一首关于阿华的诗里
一会儿是朋友
一会儿是母亲
一会儿是与阿华风牛马不相及的职业女性
或家庭妇女
更多的时候你只是一个烟鬼酒鬼
在酒醉的夜晚想起舒婷著名的两句诗——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不如在爱人的肩上痛哭一晚"
 
在阿华的肩膀上哭一哭
便成了一个酒鬼所有的愿望
 
 
只能在心里想一想的阿华
 
阿华象古龙小说里的某种植物
闻到它的气味就会受伤
近了你会死于非命
所以你只能在
快乐的时候想一想
流泪的时候想一想
酒后吐真言的时候
          想一想
在每一天短暂的时光里
阿华这棵有毒植物
就这样悄无声息地
贯穿一个女人的生活
 
 
你过得好不好
 
无所谓好,无所谓不好
首先是母亲
是儿媳
是妻子
是老板的下属
"责任"这个钢铁词汇
随便充当哪一个句子的宾语
都足以把你压弯
被压弯了腰的
才是女人自己
 
阿华肯定想不到
一句简单的问候
就问到一个女人最深的心事去了
无所谓好,无所谓不好
一句无足轻重的回答
便埋葬了一个女人
由命运擅自杜撰的真相
 
 
买簿荷糖和吃簿荷糖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
 
顺手买一包簿荷糖
成了习惯
因为阿华有慢性、或急性咽喉炎
因为长期喝酒抽烟
因为阿华总是感冒
因为感冒中的阿华
仍然抽烟喝酒
 
而簿荷糖买了又丢
丢了又买
六块钱一包的
金嗓子喉宝
总是在买了之后  才想起
买簿荷糖
和吃簿荷糖
其实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你在我的生命中突然出现
                       
毫无缘由
未曾感知
你突然就出现
在我生命的路口
命运尚未开口说话
我就知道你是谁,你是谁
夕阳格外瑰丽,在初秋的风里
我一眼就认出了 你
毫不含蓄的眼神
辛辣的目光
粗糙的生命力,携带我深夜的诗歌
在路灯下私奔
命运肯定感知到我的幸福
    和幸福的眩晕
你猝然的出现
肯定早有来历
你在我某个鲜为人知的部位里
已经长成了早熟的  你现在的样子
我熟知你的品质和脾性  谨记你
浓烈的体香
    和一年四季疏于换洗的衣物
而你的出现
仍然令我措手不及
象一道强烈的白光
照射温室里的花草
我闭上眼睛
用心灵感知你的再现
感知
私奔夜路的漫长  凛冽的秋风里
特快列车行走有力,刚强的节律
穿越命运的预言
沿途的玫瑰竞相开放
浓烈的芳香
酝酿了凌晨三点钟
一首必然出现的诗歌
一个由臆想撰供的
必然的情节
 
 
这时候的女人智商最低
 
阴雨连绵,独居的夜晚
像潮湿的心情
最易滋生爱情毒素
大门不出
添衣保暖
借助熨斗及吹风机  人为地
去除潮气
保持阳光的品性和容貌
忙碌的身影
象一个会居家过日子的新主妇
不谈外遇
拒绝流浪
守住一堆旧词语
企图在一首诗里推陈出新
直到子夜1点45分在一本书里看到:
"爱情中的女人智商最低",才想起
如果潮湿跟天气有关
那么居家的女人
肯定跟一个叫阿华的男人有关
 
 
不会有第二个女人给阿华写诗
 
小谢说阿华活到一百岁或者一百二十岁
绝不会再碰到一个女人为他写诗
所以我在凌晨2点15分
仍在写一首关于阿华二十岁的诗歌
我不是第一个
也不是最后一个
其实对于阿华我连一个女人都不是
更不是诗人
而我依然用语言
和富足的温情
建造一座空中楼阁
在诗里种草
在E里养猫
在Q里曲径通幽
我要让精神食粮把阿华的粮仓堆满
让阿华不再需要第二个女人的诗歌
让阿华只要看见诗歌,便想起一个
深夜为他写诗的女人
 
 
一个绝无仅有的电话
 
绝无仅有的
一个短暂的电话
使深夜惊醒
使雨夜芬芳
使猫一夜无眠
使七级台风翻开了全新的日子和谜一样的命运
 
往后的日子全是等待
 
白色的电话机象一道咒语
幽幽地发着神秘的光
铃声响的时候让你神经失常
不响的时候让你牵肠挂肚
你拒绝了所有的约会和工作
坐在电话机傍
想起——
 
往后的日子全是等待
 
等待的日子多沉呵
沉得象一道白色的咒语压在心上
等待的日子多长呵
长得一夜无眠间全白了头发
夏天就这么等过去了
秋天也熬过来了
在新冷空气再度袭来的台风之夜
还要等多久
还将熬多久
 
往后的日子啊全是等待……
 
 
光着脚去接一个生命中的电话
 
每一个电话都心跳加速一次
每一声铃声都神经错乱一次
从夏季到冬天
就是手也该磨出茧子了
心,却为什么还这么柔软
无数次失望
又无数次希望
你习惯了不放过每一个来电
从梦中起来接
光着脚去接
从Good night到Morning
上帝一觉醒来
仍然看到你守在生命的边缘地带
等待一个沉默的电话  和
一段宿命的爱情
3个小时而已,不算什么
3个季节而已,不算什么
那么就等3年吧
就等30年吧
而30年后
地面的凉气
肯定把光着脚的爱情冻成了冰雕
 
 
空心岁月
 
再也不用去穷尽那些汉字的内涵了
你甚至记下它们的每一个眼神
和它们细小的矛盾
它们是一群黑色的蝴蝶
驮着沉重的美丽
在无眠的梦里栖息
混乱的黑色昆虫     
履盖了一段独身岁月
独自行走的夜路滋生着初冬的寒风
它们是地获
你不想进去而身在途中
它们是天堂
你在途中而又无法抵达
整个跋涉的过程
夜真黑呵
黑夜连着一片又一片
你手里紧紧抓着他送你的打火机
----这唯一的火种
你肯定它能点燃你的生命
而一阵山风吹过来
  它灭了
    又一阵山风吹过来
      又灭了
铺天盖地的黑暗
昆虫黑夜一样的翅膀
就这么履盖了一个女人
一段美好的年华
和流水一样
清澈的光阴
生命的纤维丝毫毕现
而偏偏你缺乏遗忘的能力
面对一段空心岁月  偏偏
你的智力等于零
 
(诀后诀:零,或者句号,或者空心,或者画地为牢,
  或者被囚禁----都集中经历了一段真实的人生。)
 
 
命运的导向
 
在众多虚构的语言中
我终于找到你的名字
与幸福同义
与玫瑰同音
与刻骨铭心的血液一起
渗透我的生命
我不再惧怕黄昏
不再让沉默
回避珍藏的愿望
十月的风
运去了积压多年的废墟
盲目的形容词聚在一起
滋养热情  翅羽丰满
划过精神的空屋
带我做致命的飞翔
我难于接纳
又夜夜入梦的弗里西西的旅程
带着永恒的私人话语
暴露我完整的秘密
惟独,惟独不能依赖你的灵魂
它们缺乏交融
时间单方面地回应一首关于幸福的
敏锐的诗歌
当词语散尽
当十月的丰收结束一个秋天
命运是否依然引领我
一个迷途中的女人
远远望见幸福受伤的容颜
 
 
去赴一次生命的约会
 
你无法理解我的美丽
为了这次约会
我将花费一生的理想
和收集了一辈子的柔情
 
你无法理解我的美丽
我的美丽带有悲剧的气质
象著名的毒药香水
暗香不可抚摸与触及
 
你无法理解我的美丽
我的美丽是一次回光返照
死亡就站在我的门外
而我来了,哪怕一秒钟
哪怕一秒钟
我也要让你见到
我苍白的美丽
 
 
玫瑰,玫瑰
 
在种植玫瑰的地方
你才开始认识我
漫山遍野的、暗红的玫瑰
传送着A自型的秘密
带刺的、芳香的
茂密的光,无可触及的柔软
内部险象环生
父亲引以为傲的历代家风
被我的命格轻易推翻
 
别的女人种植庄稼,而我种植
纸上玫瑰
白纸上的阴影,沉默的深度
长期来历不明的梦魇
构成暗喻的图案
彩色的几何体与幻觉结盟
私兑烧酒,偷摘月亮
不轻易奉献的火焰
在寸草不长的地域
引发滔天大火
 
你所认识的我,绝不是人为的火焰
我的燃烧如此必然、天经地义
侵蚀的速度也不能把它扑灭
盲目的蝙蝠预示过我的命运
一意孤行、无法无天
身体充满幻想
孤傲与自卑并存
臆想通过一场天火
构成它的燃烧
在燃烧中绽放的,玫瑰
——这人世间传颂之花
 
 
命运:一首暗哑的诗歌
 
我相信
你能在人群中找到我
你的目光无所不在
所以我从来不害怕迷失
象一个任性的孩子
在灯红酒绿的人群中
我远远地躲开
在一个潮湿的壳子里
翻看自己的伤口
而你总是在这一刻抓住我
你无所不在的,辛辣的目光
象一只温暖的大手
顷刻之间就抓住了我的幸福
巨大的、颤栗的幸福啊
它能否铺设一条现实的通道
让心与心走得近一些
再近一些
让无休止的牵挂
不再流浪在孤独的风里
让无眠的夜晚
不要做徒劳的跋涉
时光可否倒流 历史可否重写
无数贫血的诗歌是否可以药救
命运不说话
命运以沉默的方式
告诉我关于人生的
许多的悲剧
 
 
听说你要去深圳
 
听说你要去深圳
汽笛未响
天就泥泞了
空气中传递着工业歌曲
让混乱的鼓点和啤酒
在中秋,万家团圆的日子
告诉你
什么是伤别离
 
 
灵魂的归宿
 
想象阿华的肩膀与别的男人
有什么两样
××公分宽
××公分长
能承担多少泪水
容纳多少欢笑
 
当你坐在摩托前座
他不经意的臂弯里
温暖铺天盖地
语言哑然失声
像婴儿
迷恋母亲的气息
流浪的灵魂
在瞬间找到它的庄园
你闭上眼睛
不看方向
不问时间
从入世到出世
祈求路再长一些再长一些
祈求没有目的地
祈求永在途中
而近在咫尺的肩膀呵
你始终不敢靠一靠
你目睹它抱过许多女人和男人
还将拥抱多少女人和男人
而对于你
它始终是一种圣洁
和唯一
 
阿华的肩膀
与别的男人有什么两样
不管它有××公分长
××公分宽
××线条流畅的肌肉
××免疫预防针留下的疤痕
你只知道它是
一个女人灵魂的归宿
 
 
简单的生活
 
许多事都排到心情后面去了
周末下午的时光
宝贵而虚空
斜飘的雨丝织着秘密而温馨的心愿
此刻想象
怀抱吉它
唱着老情歌的阿华
不用点燃壁炉
来自火热胸膛的情歌
必定能温暖漏雨的四壁
旋律中的女主人
上午种植庄稼
下午为阿华洗衣做饭
晚上则像一把吉它躺在阿华怀里
一层簿簿的泪水浮上心头
弥漫双眼
上帝唯有此刻
发现人类出自内心的感恩
木质乐器
纯粹的旋律
简单的生活
在一个周末的午后时光
绝望的憧憬一觉醒来
全白了头发
 
 
在一首假设的情诗里付出鲜血的女人
 
也许因为酒
也许因为爱
也许因为集中了人世间的丑恶
一场慌乱
造就一幅血淋淋的画面
啤酒刹那间泡沫倒流
音乐更闪烁
疯狂的的士高嘎然而止
人潮赶着脚步往两傍退去
唯有你--一个惯于远离是非的女人
此刻坐怀不乱
带着隐密的心事
希望一场战事
正向你袭来
如果真是这样
阿华会不会
用你迷恋不清的手臂
带你远离险情  或替你
阻挡战争?
如果群架
        打过来
如果酒瓶
        扔过来
你都愿意以血为代价
看一看
此刻的阿华
 
 
想一想阿华是惟一温暖的事情
 
被苏打水
和蚊子围攻的夜
寒冷而漫长
一张木质坐椅,仅够
左腿压着右腿
或右腿压着左腿
脖颈如大脑神经一样疆硬
不易流通的空气
容易入侵健康体魄
你用意志支撑
植物钟
逆时间倒转
上苍总是强调意志
而意志拯救不了死亡
就像亲情
唤不回奄奄一息的生命
就像痛苦
无法逃避命运的刻意安排
而寒流阵阵
时间昏天暗地
此刻想念阿华
便成了惟一温暖的事情
 
 
作家们都去的吧看阿华
 
3月28日
作家们都到的吧去
看阿华
写煽情小说的
评论的、画漫画的
浪漫主义与超现实主义的
言情高手
和问题专家们
全到的吧帝皇去
看语言中的阿华
 
阿华在帝皇一号吧
用十九年的光阴
收集了一身健康的体魄  及颓废的思维
左耳坠的光芒
像纸醉金迷的海口
在夜色中尽显它虚空的豪华
烟是爱情
酒是床
而烟与酒的欲望
却无法在阿华优美的身体语言中
飞翔
它贴着一号吧的桌面
在泛着酒精味的工业歌曲中巡回
低一些,再低一些
在途经一间失修多年的空屋时
急剧的风
把一个女人的词语吹醒
稿纸掉了一地
披头散发的女人
在这场旋风的劫难中
成了带着镣铐跳舞的公主
头上戴着皇冠
脚上的镣铐泛着月亮的光泽
优美沉迷的舞姿
远远超出作家们的想象与描绘
比宝藏更富有
比夜晚更贫乏的阿华
让一个女人成为公主的阿华
使一个女人变成地狱的阿华
作家们都去的吧看阿华
 
而阿华是谁
在的吧帝皇
阿华只是一个女人在烟与酒中等待的
戈多
 
简介
艾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海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澎湃新闻海南频道CEO。已出版个人作品集《寻找性别的女人》《异性村庄》《静水深流》《向后飞翔》《诗意与诗歌的不确定关系》。作品被译成英、法、德、韩、土尔其语等多种文字。曾获世界华文诗歌优秀奖、2019两岸诗会桂冠诗人奖、第三届博鳌国际诗歌奖等奖项。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深夜穿越华北平原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