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忆的诗

作者:王忆 | 来源:中诗网 | 2020-03-27 | 阅读: 次    

  导读:王忆: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省作作协会员、江苏省作协签约作家。创作三级,江苏文学院首届高研班学员,第三届雨花写作营学员。自出生就身患小脑偏瘫,无法行走。出版书籍作品有:散文集《轮椅上的青春》《在轮椅上奔跑》,诗集《爱,不能等》《等待春天》《爱,无止息》《在静寂里逆生长》。


  依然美好

眼神来自一个最柔软的视角
看到了什么,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倔强的候鸟徘徊无人的街角
你选择呜咽还是鸣叫?
沉寂吧
看别人欢心雀跃地舞蹈
脑海里莫名失了音效 
也许雪花只能在北方飘摇
篝火却将透亮的星燃烧
啼叫,候鸟盘旋或远绕
你在城市的哪一角
都还是人间存留的美好


  无问西东 

大雪后的昆明还沐浴春的暖意
以山川做背景
眺望窗棂一泊静谧
是谁等来了七彩祥云
蔓延至民主的草坪
七子之歌一唱三叹盼归情
南,失缺一根弦的长击
家徒四壁,危亡可及
一二一天降血雨,茅草屋顶狼烟四起
质杆桢栽命脉延续
炮弹轰响纵使莘莘学子青春沸腾
血染大地
富国兴邦两弹一星
刚毅坚卓最朴实的原理
铸就了伟大爱国真理
思成徽因也曾把爱巢筑在此地
一双璧人用尽毕生打造钢精水泥
多年后,七彩祥云闪耀这片人杰地灵
可有多少人得知
奋斗的青年向来无问西东


  

一个人
要走多远多长的路
才算是漫长而遥远
我一直在往前走
带着疑问,带着迷茫
却不能停留
一个人虽不能经历山水
也不足以跨越海洋、风浪
却始终不能停留
现在只能选择向前
因为经过了年少
路过了青春
秋风萧瑟,叶落纷飞
黄昏从天上将逝去的年华染红
走……
当没了停留的理由
脚步变得沉重
旅程变得漫长 
唯有曾经的短暂
给予今后道路匆匆又狭长


  冬藏

藏点什么才好呢?

藏一点儿七八月份的烈日吧
把夏天的暖藏进入冬的被子里
这样雪天就有了睡懒觉的理由
藏一点儿十月中秋的桂花吧
捧着热咖啡
也能闻到童话里的甜美
春天,有些遥远
然后呢?

藏一些从街角捡回来的碎片
到了冰天雪地,也不乏拿出来拼凑
也许还能拼凑成理想中的转角
再藏点儿糖果、烛火和一盏高脚杯
立了冬,就是与上帝见证的时刻
接着还要继续藏些什么才好呢?
呵……
你说,要是也能把你藏起来
一块来过这个冬天该多好!
 
 
  流淌

风,撩动短短发梢
发尾灵动浅浅长啸
叶未黄,夜已央
你在看吗?
我总以为时光在成长
怀念总会随之去流淌
无谓手掌斑驳,皱痕绵长
反正从春到夏世事无常

你在看吗?
啊!原来我们相背已经走了那么么长
多么好的反方向
多么勇敢的力量积成一串不输天真的追光
我总以为时光在成长
阳光还能倒映出尘土的羁绊与回响

你还在看吗?
是在流淌的就让它去流淌
光与影依然交错
树叶还未泛黄
历史绵延,匆匆也漫长
反正从秋到冬早已无惧风霜

 
  安静了

一定要等到夜深人静
鼾声香甜
世界才安静
世界安静了。故事才开始
冬天的脚步越来越近
断翅秋叶随风再次起飞
飞——另一种追逐的启程
或为着陆,或继续流浪

这都不是最终目的
世界安静了。波动的画面一幕幕上演
秋天要走了,想留的,飞逝的
都遥远吧……
柏拉图永恒的精髓不是谁都可以学会
一片叶子上天入地的声响
轻微又伟大
世界安静了。风尘仆仆而来的
不是人影,而是模糊清晰的幻想

 
  沉寂

终于熬过最微妙的时候
允许自己长长地
长长地舒一口气
当下,是下一个关口
今晚我选择沉寂
上帝正用另一种视角看着我
是贝尔加湖的夜色
深邃而透彻
我选择沉寂
也许是时候该将一些物品埋葬
毕竟,一些时候也不再会来到
为何深夜里要自说自话
停下吧!没什么再可说的了
沉寂,放下,然后释然
一切都该这样
 
 
  秋收 

秋收
在这个即将落叶纷飞的时节
还能收下什么呢?
收下黎明四五点点点星光
还是收下凌晨幻想中的太阳
这不都是满满的期望吗
期望明亮,期望闪耀
当期望成为期望中的悲悯
好吧
那我便不再做这样的期望
毕竟困意的眼睛实在是
支撑不到凌晨或黎明
梦境自然也并不靠谱
梦里我也一样
追不上那辆驶向未知的公交车

 
  流年聚散

当我听闻有人想卖房子
我第一反应是:
有人想卖掉那段回忆
卖掉那些年的麻将声
和羊肉串的味道
好些年都没再闻过那种味道了
说是久违了,其实是遥远了
多年后的此刻
木头与瓷砖大概都已经腐朽
窗外那朗朗读书声
第八套广播体操声依旧萦绕耳畔
湖中亭的校园
温馨与家的时光在流水之间
走成了渐行渐远的天街
我忽然想到
一场流年聚散人生来就为离别而生
那百叶窗落满每片尘土
几十年来将一段记忆就堆积在那儿
如今是到了该吹散的时刻
 
 
  未命名的种子

一年,一月
一日,一时
眉眼狰狞片刻,几百日已过半
四季,过多久才等来炎夏?
等待,等多久才算长久?
还来得及吗?如果可以回到起点
低眉浅笑,怎么会回得去
轮回是最得力的推手
顺着的,逆着的
都得往前走

此刻,多么生动的时刻啊
一刹梅雨,一瞬晴日
每张面孔都挣扎着
每一双手都慌忙着
终于等来如夏的时刻
未曾期望收获一株株饱满的麦子
只想重新播撒一粒粒未命名的种子
 
 
  与母亲散步

一整个夏天
我都与母亲一起散步
不像幼年被抱着
也不像童年被搀着
我们就只是一起散了散步

我们总是趁着天还没黑透前
寻着夏的光亮,找到一丝清凉
母亲时而在前边迈着干练健步
我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
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没有长出能跑的腿
然而却有了自由操控的车
所以,我可以无忧地跟在她身后
只要稍稍加速一点,我们就走成了并排

就这么的,我和母亲仅在方圆几里散步
天越黑了,草丛里的光就越亮
每走两圈便有熟识的人跟上来与她攀谈
有人说,她也算是苦尽甘来
母亲告诉我
她的电瓶车上,每天清晨都有一只黑猫
赖在车座上不肯离开
仿佛就想起了那些年
驮着我从南到东的日子
 
 
  鸽子窝

不提伟岸,也不谈沧桑
我们…只谈你
都说这是你的领地
是你临近大海的栖居地
可雪白身影寥寥无几
树丛里有很多人造的
你的窝
却常常被人类占领
旭日东升,浪潮如蓝天白云一样平静
海滩重新武装起坚硬
你是否早已从蜗居中逃离
  
人造的窝、人造的岩石
人造的风车……
一定要等我彳亍上山顶
才略睹到你偶然孑然一身的飛迹
……


  慈悲

太阳躁动,林间蝉鸣
树与影百无聊赖
相互挥应
一切都是热腾腾的样子
是这个时节该有的样子
不打算再向这夏季索取些什么
因为,已经没什么可以索取
那就留下些什么
能留下什么呢?
还能为了什么留下?
慈悲
看待了世间仁慈的悲喜
想到这儿
我就把夏天真正还给了夏季


  谷雨不结果

雨生百谷
没有人会知道
百谷是否会开花
开花是否会结果
就算结了果
落了地,成了实
又将是一次重新轮回

百谷被滋养后
开花、结果
都不是最终目的
没有人会在意
落地果实有多甜蜜
毕竟,有些爱
只是爱了就而已

 
  古北水镇

哪里是镇?
说到底一切都是空旷的
何处有水?
看清了全部都是干涸的
方位是偏远的
纳兰仍旧是孤独
诗词注定是落寞
造一座城
不过是为填满心里无底的坑
建一间房
不过是想等来如初的人
简介
王忆 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作协会员、江苏省作协签约作家。创作三级,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文学院首届高研班学员,第三届雨花写作营学员。自出生就身患小脑偏瘫,无法行走。出版书籍作品有:散文集《轮椅上的青春》《在轮椅上奔跑》,诗集《爱,不能等》《等待春天》《爱,无止息》《在静寂里逆生长》。作品在《诗刊》《朔方》《草原》《北京文学》《延河》《扬子江诗刊》《诗潮》《诗歌月刊》《草堂》《湖南文学》《青春》《翠苑》《新民晚报》等报刊发表,共出版发表作品100多万字。曾获2016年光明网高校三行情诗银奖、《华语诗典藏杯》全国情诗大赛一等奖,2017年青山文学奖,2018年荣获第二届“沁朗杯”全国文学奖、“第二届骆宾王青年文艺奖”、第三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四届金台诗歌奖、《青年诗人》2019-2020年年度实力诗人奖和“2019年度最佳华语诗集”称号获得者。2019年度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人物等荣誉称号。2018年10月由中国作协主办"王忆诗歌作品研讨会"在北京举行。被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张海迪主席誉为“不倒的生命之树”。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依然美好总如诗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彭鸣诗集《前世的荷香

    女诗人彭鸣是一个温婉、纯净的女子,但她在跟抑郁抗争的过程中,却犹如凤凰涅槃一
  • 【名家荐读】顾偕荐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荐读。
  • 珠海举办《海的珍珠,珍

    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丘树宏大型史诗《海的珍珠,珍珠的海》献礼中国经济
  • 资阳表情

    著名诗人、《草堂诗刊》主编梁平参加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资阳诗歌作品选。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