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一步说话(组诗)

作者:董喜阳 | 来源:中诗网 | 2020-03-27 | 阅读: 次    

  导读:第五届签约作家董喜阳第一季作品选。



 
        落叶日记
 
一滴糟糕的墨水,写不出我的
坏情绪。内心烂透的苹果
有着坚硬的核,以尘埃为保护色
对抗虚无。虚无的账目懒散着
时间对它的清单
透明的萝卜在表盘上旋转
这是一支对于过去的
舞蹈,并不动人
音符的示弱显而易见。持续的
如刀尺切割的美妙之音
半空到地表:嘀嗒,嘀嗒……
任何的雨水一滴,提前
做好了遁世的准备。那翻转
恰是口中衔着的信条
如此不多的一天,美好的仿佛
日历的扉页:堆满落叶
 
        手术记
 
上设备,开仪器,关门,开灯
一气呵成。体恤的气氛有了
从早到晚,她穿戴整齐
雾霭散尽。她迎来了生平第一个
上帝。此刻,她像医生
两个护士分列两旁,观敌瞭阵
袍角掀起一边
灯光明亮的掌声,在帽沿上
一溜小跑:她走出来
不再是踉跄的跟出来,或是
从玻璃的反光中
被挤出去。这是一次关于
死亡的游戏,具体到没有规则
——给一只蚊子做手术
爱美的蚊子,需要双眼皮
先要检查消费者的身体机能
比如蚊眼不会爆裂
五官还能保持端正,一次
小手术,而不是整容
她沉浸其中。像远方一只斗鸡
瞄准了对方,好似石匠
拎着墓碑,走向了
另一侧的新坟
 
       透析
 
隐藏肉身最好的地方
是人海,芸芸众生
隐藏树叶最好的方式
是树林,再大一点的森林
一块木头上悬挂肉身
或是树叶,像是深秋哼着一首
荒凉的歌谣。那声音中
躲着一滴树上的水
来如风雨,去则无声
 
我想把自己比喻点什么
烘云托月的操盘手
或是现实的敌人?可能
我们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
惯有的名字,在石碑上
出现,又被橡皮擦掉
更或者,我们
就是大自然的力工,晚风中
倾斜的十字架
被黄昏托起,还是被黎明
轻松的扶正?
 
       渐入佳境
 
某个时刻的昏暗,失了血气的
骨刺般,有着下意识的脸
不尖锐,不明亮
像海面上各安天命的礁石
一个贵族容颜
往往可比拟冒着律动之气的馨香
面包,如果不防止
酒糟鼻爬上高地,摇曳的
灯盏又何不是
另外一具垂吊的干尸。昏暗
继续着。观众的嘴唇
蠕动的,仿佛吉他累人的
演奏。终究是看客
进出可无需关闭的幽灵。我们
唯一打开自己的一次
却是把自己的面孔,当成是
一种暗通款曲的童话
 
  词语来的路上
 
词语来的路上
我并不设防。从动词,形容词,名词
到无法确认身份的你或他
相爱相杀。选择中的对与错
请你去祭坛中辨别
牛羊的叫声。虚无的出差总来
没有节制。载满语言的
列车,司机的脸色不见得好看
恰是乘客,忍气吞声
用一张带有仪式的脸,给足了所有
人的面子。一个怯弱的人
只需遮挡半边脸
就可以包藏一截风尘。现在
如何进入一首诗,或是成为速效药
我并不知道
也请你前来。自便。
词语的任何赴宴,时间无需
通知我们
简介
董喜阳,1986年生于吉林九台。作家、诗人,兼事文学、美术评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结业于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四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青年作家班)。中诗网第五届签约作家。作品见于《诗刊》《星星》《扬子江诗刊》《作家》《大家》《清明》《飞天》《青年文学》《北京文学》《延河》《中国诗歌》《中西诗歌》《读诗》《草堂》等刊。部分作品被《诗选刊》《青年文摘》《散文选刊》转载,部分作品被译成外文。现为某大型纯文学期刊诗歌编辑。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彭鸣诗集《前世的荷香

    女诗人彭鸣是一个温婉、纯净的女子,但她在跟抑郁抗争的过程中,却犹如凤凰涅槃一
  • 【名家荐读】顾偕荐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荐读。
  • 珠海举办《海的珍珠,珍

    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丘树宏大型史诗《海的珍珠,珍珠的海》献礼中国经济
  • 资阳表情

    著名诗人、《草堂诗刊》主编梁平参加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资阳诗歌作品选。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