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诗的本质

作者:赖廷阶 | 来源:中诗网 | 2021-01-11 | 阅读: 次    

  导读:有的人写出了大诗,但是,那些写出了大诗的诗人,也许并不一定认定“大诗”这样的说法。因为每一个对诗歌的定义,每一个关于诗歌的命名,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接受。

  大诗近年来被许多人谈到,大有蔚然成风之势,一股大诗的潮流正在开启。大诗的写作是一种抱负。写作出好的大诗,是一种理想。然而比较大诗而言,会有小诗。我们经常说到书写日常生活的小诗,可是有的小抒情可以反应大精神,其实这样的小诗并不小,甚至可以称为“大诗”。这就需要探讨一下大诗的本质!那么究竟什么是大诗?我们一起来探讨。

大诗溯源

  大诗最早可以追溯到史诗,像印度的《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希腊的《荷马史诗》和《奥德赛》。在史诗时代之后,更多是指“史诗精神”。上世纪80年代诗人海子将“大诗”的概念引入现代汉语诗歌,他指的是一种相对于“纯诗”的诗歌精神,他在《诗学,一份提纲》中说:“我的诗歌理想是在中国成就一种伟大的集体的诗……我只想融合中国的行动成就一种民族和人类结合,诗和理想结合的大诗。”诗人昌耀也说:“我是一个‘大诗歌观’的主张者与实行者……诗美随物赋形不可伪造。”

  新世纪以来,诗人曹谁写作《大诗主义宣言》,跟西原、西棣一起发起大诗主义流派。他在《大诗主义运动》中写道:“当下汉语诗坛诸流派都各执一词,我们面对的当务之急是关照诗歌万世一系精神,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融化古今、合璧东西、和合天人、随物赋形,成就一种大诗学。我们的世界由一种巨大的宇宙精神贯穿其中,这种精神跟我们的内心息息相关,我们要在内心发现那个伟大的秩序或道,我们由此才能理解这个世界,这就是诗中的内容之‘大’。这种宇宙精神会随物赋形,其外在形态即元素,元素表现为形象即意象,这个意象系统跟宇宙本质精神相对应,这就是诗的意象之‘大’。我们要用语言去描述那个形象,从字到行到节,从文字到修辞到文本,从言到象到意,我们要做的就是将那种宇宙精神用唯一的语言文本表现出来,这就是技术之‘大’。大诗主义的特征就是,意或内容的通灵性或神圣性,元素或象的系统性或典型性,文本或言的契合性或融合性。这样大诗主义就是,从宇宙精神(意)到元素(象)再到语言(言)的具体而微的象征化过程,当然这个过程是在内心一瞬间完成的,最终诗歌文本会通过元素昭示那个宇宙精神。”

  近年来谢冕先生也在倡导大诗,他在访谈《大时代需要“大诗”》中倡导“有大胸怀、大境界、大气魄的‘大诗’。伟大的诗人不会陶醉于自我抚摸而远离人间的大悲哀、大欢乐。谢冕在等待着这个大时代里大胸怀、大境界、大气魄的‘大诗’,等待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那样动情的诗歌。”近日邱华栋先生在《大诗的复归与人类的希望》中说:“大诗或曰长诗,一直是卓越的诗人追求的写作巅峰。我个人更喜欢大诗这个概念。长诗往往只是形容一首诗的长度,但大诗,则在概括一首诗内容的博大丰厚和体量的雄浑庞伟。”

大诗的维度

  大诗的维度,就是大诗的属性。大诗的本质,首先是大诗的属性。所谓时代呼唤大诗,就是时代需要那种黄钟大吕的作品。

  究竟什么是大诗呢?我们要从大诗的基本属性来说。大诗,就是要从气象而言,诗歌是“大”的。

  大诗的内涵包含了本质性的揭示。大诗一种接近生命本质的诗歌。真理才是生命给人带来的本质。人的罪性、人的堕落,让人远离了生命的本质。人性的黑暗与邪恶说明了要让人回到真理与生命的本质,诗歌来描绘这个本质,能够描绘出这个本质属性的诗歌,就是具有了大诗的维度。

  人在堕落、邪恶、魔性、黑暗之中,需要灵魂得到拯救,那么作为诗歌而言,就是说明真理对人的拯救,大诗要说出真理的巨大能量,人只有依靠真理的能量,才能把自身的堕落、原罪、黑暗去掉。

  大诗的属性是真理的本质属性。诗歌之所以能够成为“大诗”是因为诗歌写出了真理要求人传播的光明。

  时代呼唤大诗,是因为只有“大诗”才能更加让人得到能量的加持。

大诗的深度

  诗歌需要深度,作为大诗,诗歌的深度,是挖掘,挖掘出生命给予人的甘泉。唯独来自生命源头的甘泉。这样的甘泉能够给人带来生命的洗礼,从而让人找到积极向上的仰望,人的仰望正确的生命归宿,能够让人生有一个好的结局。

  大诗的深度体现了真理的甘泉。

  我们说一首诗的深度,是挖掘出了芸芸众生的真相,在这个真相里面,主要是为了人有一个真理的归宿。

  大诗的深度就像千年大树的根,根的深度就是为了树的顶部成为一个崇高的地方,成为天国的参与者。

  大诗的深度要写出真理在芸芸众生的人心上扎根的状态。

  实际上,大诗要写的,就是写出真理的本质,真理对人的拯救深度,就是大诗的本质。

大诗的广度

  诗歌与时代同步,诗歌打下时代的烙印。广阔的时代需要诗歌来表达,人的情感辽阔视野也需要诗歌来表达,人的生活不能是逼仄的,人对广阔生活的自由向往也需要诗歌来表达。抒情诗歌基本上是表达人的肉体生活的诉求。人的抒情是人的肉体人生存在的基本表达,但抒情还要进一步,就是要说出人在时代里面要如何找到人生的正确归宿。

  大诗表达人在时代的空间、时间里人最需要光明,人对光明的追求是一种积极向上的、人生最恰当的归宿。

  大诗的广度是诗歌表达的视野广阔性,是对时代生活的本质揭示。深处一个时代,诗歌说出的是人需要的精神性需求、物质与肉体的基本生存呈现。

大诗的宽度

  所谓生活的宽度体现了人的存在宽度,大诗要表达精神性的宽度、情感性的宽度、生活与肉体生存的宽度。

  诗歌的宽广是一种情怀,是一种诗歌表达出人的情怀。诗歌表达出来的胸怀是体现诗歌创作的心态、境界、精神向往光明的渊博。

  一般的人很难写出真正本质的诗篇,一般都在抒情的表面吟诵。在阅读诗歌的时候,一些少有的诗篇表达了诗歌的宽广,可见写诗的人的胸怀。这样的光明的情怀是对生命本身的向往,是寻找肉体人生的归宿。

  对生命本质的赞美,对积极向上的高度的仰望,是人生的立足于这个世界上的一种基本姿势。

  大诗的宽广性是一种诗歌胸怀,阅读到这样的胸怀,就是看到了追求光明。

大诗的思考

  在一个碎片化书写的诗歌世界,要寻找到大诗,是一个很艰难的事情。意象诗、口语诗都有,那么其中有没有大诗?这需要去具体甄别判断。

  有的人写出了大诗,但是,那些写出了大诗的诗人,也许并不一定认定“大诗”这样的说法。因为每一个对诗歌的定义,每一个关于诗歌的命名,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接受。再说了,大诗的命名只是追求好诗的一种说法,并不能概括所有对诗歌的要求。有的人没有认可“大诗”这样的说法,却写出了真正的“大诗”。就是这样——提倡所谓的“大诗”也只是追求写出好作品而已。

  诗坛最终流传的是好作品。总不能要求写出《神曲》的但丁,来认定自己的作品是“大诗”,《神曲》的确可以说成是今天提倡的“大诗”。海子在倡导“大诗”,他的《太阳》七部曲也确实是符合“大诗”审美。所以,不论诗人自己认为自己的作品是否“大诗”,我认为大诗人们在心中最大的追求是写成他们心中的鸿篇巨制,写成他们认定的好诗,这就成为“大诗”。

  其实每一个写诗的人心中认定的作品,都有一种称为经典的品质,写出能穿越时空的经典作品,是诗人的写作理想。

  大时代呼唤大诗!我们对此的理解是:呼唤好作品,呼唤那些融汇东西方文明、融合古今文明的伟大作品。

简介
赖廷阶,广东茂名人,文学博士、人文学博士、研究员、著名文化学者、诗人、作家、编剧、书法家、音乐家。现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剧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是《金马车诗歌》《陕西诗歌》《作家视线》《世界诗人》《世界诗歌年鉴》(英文版)《岭南新诗年选》《中国诗歌年鉴》(汉英对照)《当代国际诗坛》(英文版)总编辑,诗歌网总编辑、白桦网总编辑,中国诗歌学院院长,中华红文化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华纳盛大影视文化传媒集团总裁。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走向天堂的诗句》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