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兴诗选

作者:马兴 | 来源:中诗网 | 2020-11-19 | 阅读: 次    

  导读:马兴,一个中国大陆最南端大海边一条叫“迈特村”出生的帅哥,一个近年用手中的笔,致力于将生他养他的村庄刻画成一幅幅蕴满情感之美的“版画”家。读他的诗,中年人的酸甜苦辣,亲情的不舍与牵挂,朴素而真实;诗歌的质感与肌理,在某些人已越来越远的探索中,似乎更经得起我们内心的——揣摩。(黄钺)


 
锣鼓班
 
老家的婚礼需要一个锣鼓班
几百年来
那声音是男人们敲打出来的
今天,却是清一色娘子军
锣鼓和轿子只是旧了些
但声音和脚步太柔软了
现在的锣鼓班都敲一个声音
我在想
我故乡的男人啊
他们去了哪儿
偌大的村庄
凑不齐一个锣鼓班
 
  简评:乡村渐远,乡愁是否日淡?语言是质朴的,外在是简单的,仿佛一颗棱角分明透明度却极高的钻石,在自然的光照下,正发出冷冷的光。安娜-布兰迪亚娜说:“能够用最简单的意象来表达最细致的感情、最深刻的思想的诗人才是大诗人。”俺,赞同!(黄钺)
 
 
 
我拎着一兜蛙鸣来深圳
 
1988年夏天
南中国海边刮起了阵阵旋风
雷州湾,却在一场台风过后
为一个梦想架起了彩虹
 
走进深南大道东
陷入桉树林般稠密的楼群
我不由地缩了缩肩膀
网兜里的青蛙挤成一团
瞪着不知所措的大眼睛
和我一样,对这座未知的城市
保持起新媳妇般的警觉
 
登上10路公交车
窗外的霓虹灯一下子亮了
五彩缤纷的霓虹,让我目不暇接
受挤的青蛙有小小骚动
控制不住惊恐,叫出声来
乡下的蛙鸣
引来城里人异样的眼神
 
我红着脸
拎着这兜水土不服的蛙声
中途下车
穿过了没有稻香的红岭中路
 
在荔枝公园旁的亲友家
我带来的老家美味,让朋友惊喜不已
我的羞涩才慢慢消解
 
那一晚,我们从青蛙聊到童年的萤火虫
聊到白鹭飞过的稻田
聊到虫鸣和乡音
从他家的阳台聊到荔枝公园的湖边
把那一兜迈特村的青蛙倒进湖里
它们扑通扑通的身影
溅起一片碎银一样的月光
 
这么多年,每当听到荔枝公园的蛙鸣
耳朵总是竖起来
想让这熟悉的乡音,不要停下
想让这熟悉的乡音,如一轮明月
升起在心中 
 
  简评:这首作品,可以说为作者的代表作。因为一不注意,它已打上了时代发展与个人成长的鲜明的印记。一座名城的初级阶段与一个乡村少年初闯人生路的时光,就这样被定格,并被流逝的时光,雕成了一幅“木刻”。第一段似乎有点添足,却是不能忘记的起始。二三四五段的记述,现场感极强,也是这首作品能有效拉近与读者距离的重要部分。诗意的生成则在:“把那一兜迈特村的青蛙倒进湖里”,出人意料的一句或结果,就迅速提升了作品的成色,“境界”二字,也在瞬间打动了无数人的心……(黄钺)
 
 
我的大海
 
我很小就看见大海
它是无边的水,是翻腾的浪
浪里有我父亲的渔船
 
青春的大海,有蓝色的翅膀
在起落之间的弧线里,我常常
想象着翱翔的英姿
 
现在,大海是故乡的琴
它用一波波浪,弹奏
我深深浅浅的脚印
和胸膛里
恢宏不息的交响 
 
  简评:这首精简的短制,起笔和缓,看似是漫不经心的演绎,却有着豆打铜敲的声响。诗中用物我交融的方式展开探寻,用“小”,“青春”,“现在”作为主明线,历经三个阶段的人事洗礼,结尾的弹拨,而更具展望的辽阔。“片言可以明百意,坐驰可以役万里。”,“我”的大海既是作者的气度胸襟,亦是他对人生的最高礼赞。从大海出发,回到大海,一个有海的诗人,因而是辽阔以及丰澹的。(陈一默)
 
 
迈特村地理
 
坐东向西,面朝南海
迈特村地处雷州半岛最南端
北部湾的西南风
吹过沙滩、防风林、田野、村庄、教堂、墓地
带来大海的恩泽,也刮来丰饶的渔讯
 
海岸线一字延展
风大,水阔,沙子细白
小螃蟹挖出一串串鱼眼珠大的沙粒
阳光下如汗珠里遗落的盐
赶海人在沙滩上刨日月,挖生活
浅海里拉起的网,总能捕到些许
生猛的鱼虾
 
 大陆走到迈特村,就止步了
祖先们就去海里找路,终于找到
古老的海上丝绸之路
呼天吼出雷声,踏海逐波击浪
岁月飘摇,仁爱之舟却永不沉落
迈特村人从古至今,都这秉性
 
深陷惊雷与涛声之中,迈特村
又有着出奇的宁静
月光下的迈特海,舔着如雪地的沙滩
渔火点点,如神灵之眼
蓝鲸和白鲨,都在海底沉睡
沙丁鱼群,也遁入安然
所有海鸟,敛起翅膀、天空和嘴唇
 
而长明的油灯点亮祠堂,祖宗的厚德
弥散在大叶榕的枝叶和空气中
游子归来,叩拜,亦悄然无声
之后,在辗转起伏的梦里
听到子规一声声叫魂儿的啼叫
 
  简评:南中国大陆,雷州半岛一端,地理上的标识让这片土地充满希望,而诗歌地理上的演绎,又让迈特村有它专属的秉性。山川风物,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的宝藏,区市省份,一片土地有一片土地的专属。迈特村,作为独属性和具指性的存在,在此无疑成为了场域性的诗歌名片。阳光沙滩,海水细沙,鱼虾盐分,这不仅仅是浪漫的名词;田野村庄、教堂墓地,破网渔船,更是生活的供养。在中国乡村文化和妈祖文化的交织中,迈特村,因而更有令人神驰飞往的魅力。(陈一默)
 
 
小的是美好的
 
伟大是一个饱受膜拜的词
我摸不到它的边
摸不到它们温暖的细节
这些冠冕堂皇的事物
存在看不见的黑洞
在这生生息息的轮回中
妈妈告诉我
蚂蚁虽小如尘埃
却也有四处闯荡的梦想
蝴蝶因为轻
飞得像一朵蒲公英
落在地上也是一粒种子
小的是美好的
妈妈的话也是小的  
 
  简评:乍一看,此诗不炫技,语句也不跌荡,全篇采用坦陈的方式,自然流露情感的归属。“大”在这里是一种模糊或者是不可把握的概念,“小”却是可以确实感知的边界。这看似是有悖常理,但从细致而温馨的感性去触及,更多的却是能够拨动到我们柔软的琴弦。能把如此难以界限的概念区分甚至用诗歌的形式催生出来,并有着可感清晰的内容物,单就从诗歌层面上,不从哲学处去论证,我认为,这也是好诗的一种。(陈一默)
 
 
月相
 
女儿是月亮我是潮汐
我随她的引力涨落
不论是圆是缺
她都是我星空里的唯一
 
女儿嘴角上翘或下弯
是月亮的上弦和下弦
她开心一笑
就是玉一样的满月
 
  简评 :晋诗人左思有首《娇女诗》,穷尽毕态的描摹娇憨可掬的女儿,她们天真浪漫,妙趣横出,一举一动都牵扯着老父亲的冷热心肠。这里别出心机地把小女儿比喻成月亮,巧妙贴切又过渡自然,随着情感的起伏呼吸,我们领略到了这份舔犊情深背后的妙音。(陈一默)
 
 
好雨的心情
 
女儿陈好雨像名字一样
在姥姥的生活中是一场及时雨
就像这些年,姥姥的麦田旱得像煎饼
大舅大姨们,打井抽水忙浇灌
汗水一直在流
也解不了庄稼们的渴
每当好雨回到姥姥家
他们就逗起她:好雨回来了,天要下雨啦!
心田里的庄稼好像就喝上了甜甜的蜜
 
但每一次,蝉儿喊破了噪,庄稼蔫下了头
天上也没有雨的踪影
使得好雨很惭愧,比庄稼更着急
厚厚的云层锁住了她的眉宇
 
今年刚到姥姥家,天公就倾盆倒下雨
小河欢畅地唱歌,庄稼和燕子跳起了舞
姥姥更是直夸好雨这回真的带来了雨
好雨心中七上八下的吊桶终于放下
脸上现出了彩虹,如天空洒下的霞
 
可是,这雨下着下着下成了大洪水
毁了道路淹了田还夺走了人的生命
好雨低头说只想带来雨不想变洪灾
眼眶里汪汪的洪水冲溃了她脸上的彩虹
 
  简评:题目可能会让你摸不着头脑,但文本明白晓畅,且带着几分幽默。好雨是作者的女儿,我也见过一面,一个美丽得像诗神的小女孩。文字上作者并不追求炫目,那仅是诗的一面,诗,还有很多不可忽视的东西。而这首诗也告诉我们,情节不一定是小说的专利,在诗歌中,只要你能将那几个“点”,有机地统一。(黄钺)
 
 
大海上的父亲
 
父亲的船高过大海
而低于他的双脚
父亲把风霜雷雨,寒流热浪
统统踩在脚下
驾船颠簸在大海的四季
捕捞一家子的食吃和用度
 
父亲的汗水咸过大海
那是甜了我们生活的糖
他振臂划船,低头拉网
硬朗的腰板一次次弯下来
小船装满了他的艰辛
 
父亲的爱深过大海
而浅于他的眼眸
一刮风,母亲的病就刮上他的心头
滚落的泪,每一次
都使大海加重了翻腾
 
  简评:父亲是“山”,马兴的那座“山”却一直飘浮在海上。张力由此拉开,但作者却没有把箭射出,而是收回,内转,多少的风与浪,仿佛一下子,就被他抹去。然后,更是一遍遍地:缩小,最终停落在父亲的那一滴泪上。此举,非一个成熟而冷静的人可以做到。(黄钺)
 
 
月光之外
 
这些天,常常忆起你
忆起我们相识的1979和后来的岁月
 
这些天,常常梦见你
梦见我们去医院,医生复查说没事
心口的石头终落了下来
庆幸至少又有半年的安心
 
你患病十年,离去也十年多
我常常就这样梦着你,惊喜着计算
已有二十多年活着的福气
 
可这些天,月光皎洁,青草离离
中秋盛大的月亮,已把我们照在两边
 
你知否,今夕何夕?
 
思念像一只夜莺掠过林地、山岗
飞向那一片芦花
夜的汽笛却折断了它的翅膀
我从这无边的冥想中抽回
将自己隔在月光之外,只愿
这秋月的洁白,独照你的坟茔
 
  简评:这首悼亡诗写得入骨入肺,读后令人唏嘘无穷,不是至情至性至深至爱之人,写不出个中痛彻滋味。这里的特定场景是中秋,这个节日里应该是万家团聚,但“物是人非”这四个字又令人黯然断肠。在回忆里辗转流连,神思触及,婉转万分,一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可以解得这万分愁绪;一句“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可以托得起这千斤秋月。(陈一默)
 
 
翅膀是在跌落中长成
 
风暴不会告诉你
何时到来
好天气也没有预约
从来没有一种飞翔
会被好运气长久地托住
翅膀是在跌落中长成
成熟的庄稼
只献给诚实的汗水
一如花朵打开花粉
只向蜜蜂致敬
 
  简评:人,其实也是一种鸟,一种终生都在命运的天空中拼命向上飞的鸟。从一个穷小子到某公司的董事长,作者的“飞”,展示了榜样与意义:人人惧怕的“跌落”,恰恰才是翅膀长出的——先决条件。诗小,但哲理并不干枯,也可看出,作者努力在其中,融入了多种的视角与元素。(黄钺)
 
 
丛林
 
一头非驴非马的东西
在人群中大摇大摆
据说这家伙是通过
许多程序选出来的
它叫骡子
选它的人
被称作伯乐
骡子和马在一起溜
骡子胜出
伯乐的眼光很毒
一眼就看出骡子比马听话
而且不会惹出生活作风问题
 
  简评:诗歌的误读是客观存在的,广义来说,这也是这种文体生存的又一途径。在动物们的眼里,人类是否也是另一种丛林?伯乐是相马的,但偶尔也会相骡。这不是讽刺,生活中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当作者把题目命名为“丛林”,这首小品般的作品就上升到“电影”的界面。(黄钺)
 
 
永恒的爱
 
三十年前,我还有母亲
十年以前,我还有父亲
我是有根的莲,有海的鱼
 
现在,我和父母被隔在两边,中间
隔着泪的海洋
 
他们成了我的神
有喜,有悲,有错,有难
我只能在他们坟前跪下,忏悔和祈祷
 
父母啊,在人世
你们是父母,给我温暖的家
在祠堂,你们是我跪下的神牌
让我的每一滴泪水
既是咸的,也是甜的
 
  简评:“父母活着,一个人也就有了来处”,此话应是不假。而双亲丧失,独自寄存于世间,“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此句也应是真话。表面上,没有什么惊涛波澜的语言,诗人真挚醇厚,青菜淡茶的道来,内里却蕴含着巨大的雷霆,唯有泪水可以构建万端。从“人”到“神”这条路,再见却是永别,“让我的每一滴泪水/既是咸的,也是甜的。”这一句又意象万端。(陈一默)
 
 
一片汪洋般的泪水
 
大海是一滴无边无际的大水
但在命中
小于我哭父亲的那滴泪
 
父亲去世之后
海上没有了父亲
只留下一片汪洋般的泪水
 
  简评:马兴写亲人,写悼亡都很容易获得人的共鸣,因为这是他情感的舍利子在倾泻。他用情感的仓库去统领精纯的笔墨,情真意深又隽永透切,见不到诗歌的痕迹,但短短数句内,就把一个老渔民的一生,通过“海”这个实质性又形象性的本喻体打捞完了。“情以物起,物以情观”这八个字也一直在发挥着应有的作用。(陈一默)
 
 
在云端
 
飞机在高空飞
邻坐的咳嗽和我的恐高症也在飞
云海里的气流
突然把飞机像船一样漂移起来
在波浪间起伏
 
这时的飞机更像簸箕
我有中年的战栗、中年的小性子
一些有负亲人的愧疚
人生那么多的缺憾
像空瘪的谷子被筛抖出来
 
好在飞机把云层咬出一个窟窿
稳稳地降落深圳
只是,内心里的几粒瘪谷
让我至今还常常不安
 
   简评:人在濒临边缘的时候往往会产生终极的认知,尤其是,对于中年状态里的人生,更有诸多的不舍和空洞。《在云端》就是这么一种思和想的观照与洞察。有意思的是,飞机平稳落地后,这些高空里的羁绊将会继续航行呢,还是以幽暗的方式去穿透泊靠呢,作者说了。这种极端经验下的情感言说,多少提醒了“活”与“气流”中的我们。(陈一默)
 
 
回家
 
有一天
如果我累了
我会回到老家
犹如一位诗人的心愿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忘记城市灯火的璀璨
忘记曾经负我的诺言
在风找到我
云找到我
夕阳找到我
我找到我之后
回想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
尽情地汲取阳光、海的味道
让那蓝色的因子
再次纯净地流淌在我的心间
 
在心灵和脚印一起归来的海滩上
听鸥鸟的鸣叫
沐浴海的阳光
将浪花轻轻吟唱
 
  简评:先让我吟两句行不?“开荒南野际,守拙归田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否是中国所有文人久远的一个梦?嗯,换言之,一个有故乡可归的人,真是多么的幸福。一个有好山好水、能“面朝大海”的人更是让人羡慕!我也相信,“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在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的版图上,终会殊途同归……(黄钺)
 
 

 
从迈特村到雷州七十公里
道路记载着我大汗淋漓的学生时代
 
那时的安榄渡
只有五分钱的宽度
而五分钱一碗牛腩的气味
香喷喷地飘荡在渡口
如摇摇晃晃的渡轮涌起的波浪
撞击着我的胃
但每一次,我都紧紧攥住了
那枚过渡的硬币
像握紧了一生的前途
 
县农科所就在渡口的西岸
田间狂长着那个时代的标语口号
寒窗苦读的岁月里
我只读懂了那个饿”字
 
在安榄渡口,小贩的叫卖声
喊痛了那些年的清晨和黄昏
也记下了我囊中羞涩的青春
 
时光过去三十年
每当我驾车在高速路上驶过
安榄渡口的船已经消失
河面上波光闪烁
恍惚中我依稀看见
那个消瘦的充满了期待的少年
依旧在那里眺望着未来
 
  简评:诗里面的渡口,是渡一段岁月,一片青春,一个时代,一段世相,里面是忆苦,抚旧,又存今。种种的人生意味在这里碰撞,交织,锻造,渡口是一个主体,也是一个客体,存在过的人事成了主角,消失了的风物彼此涵养。它十分真诚的端出,用言说去言说,用记叙去记录,看似平实里有丰厚的旨义,从容里有坚实的丰沛。(陈一默)
 
简介
马兴,原名陈马兴,广东湛江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龙华区作协副主席,深圳市环境工程科学技术中心董事长,曾在《诗刊》《读者》《海外文摘》《诗探索》《文艺报》《南方日报》《中国诗人》《猛犸象》等报刊发表作品,著有诗集《迈特村·1961》《敲门》等四部。曾两次获春泥诗歌奖提名奖、海燕诗歌奖、首届浪漫海岸杯.国际华文爱情诗大赛优秀奖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途中的爱(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