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之光礼赞(组诗)

作者:罗鹿鸣 | 来源:中诗网 | 2021-07-30 | 阅读: 次    

  导读:湖南省科技厅、湖南省诗歌学会联合主办的湖南“高新之光”科技诗歌采风创作活动诗歌作品选。罗鹿鸣,著名诗人、湖南省诗歌学会执行会长。


稻神,从饥肠里拔节
 
超级水稻,是从我少儿的饥肠里拔节的
亩产二百斤的稻田,曾是我饥饿的伤疤
青黄不接的季节,斋汤是活命的汁液
饿晕的时候,眼睛里铺满黄灿灿的谷粒
后来,哥哥们播种从海南岛引进的杂交稻
从此告别了红薯充当半年粮的日子
 
一九八四年,我支边到青海省的德令哈
每月三斤大米的供应,灌浆我的青春
三十年后,家乡的稻田亩产早已超过千斤
禾下乘凉的呓语,也正在美梦成真
几天前,我在超级水稻实验室窃取成长的基因
袁隆平的沙发,我把它当作祭台,敬祭稻神
 
 
蝶变:工程机械之都
 
从屈原、贾谊、杜甫文字里长出的城市
被马王堆的黄土深埋在地下二千年
 
这个被日军枪炮刺刀四次寇犯的城市
让文夕一把大火化为搅拌着血泪的灰烬
 
曾经以轻工业为支撑的消费型城市
如今长出了繁盛茂密的工程机械手臂
 
三一重工、中联重科、铁建重工、山河智能
蓬勃生长的钢铁藤蔓,都长成了国之重器
 
不仅伸向五湖四海,不仅伸向欧美亚非
它们的虬杆劲枝伸向了天空、海洋、地底
 
世界上最长的泵车、最能抓重的吊机
深海蛟龙、探月利器,都雄赳赳地出征
 
唯有我的手臂,越缩越短
在机械的丛林下,我得以幸福地安睡
 
 
湘雅四杰
 
飞凡,醴陵汤家坪的乡下孩子
经过湘雅医学院的冶炼
化茧为蝶,变得非凡
这个见到蛇都吓得哆嗦的人
却成为了以毒攻毒的大师
制出的鼠疫减毒活疫苗
足以与帝国主义的细菌战对决
这一张中华民族的生物盾牌
将一切恐吓、威胁丢进了大海
研制成功黄热病减毒活疫苗
帮助国家将为害千年的天花病灭绝
“汤氏病毒”是医学界一把利刃
刺进了沙眼病毒的心脏
 
张孝骞,作为汤飞凡的同学
学术成就岂甘人后
创建了全国第一个消化专业组
为无数消化病人解除苦痛
对胃的分泌功能进行条分缕析
就像疱丁解牛,终于抓到了
发热病人不愿进食的真凶
这个《中华内科》杂志的辛勤园丁
几十年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至于凌敏猷,也是湘雅开出的奇葩
不仅带领湘雅医院投入人民怀抱
更是精神病学高山上的北斗
即使被打成了牛鬼蛇神
仍然不忘教书育人的初心
让自己的智慧、心血、汗水
浇灌着一朵朵花、一棵棵树
在北国的丁香花、南国的木芙蓉
在精神病学的天空绽放出一簇簇火红
 
更有“试管婴儿之母”卢光琇
接过父亲撒播在岳阳湖滨大学的火种
承继卢惠霖人类生殖工程的衣钵
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眺望得更远
绚丽的果实,在医学的树上摇曵多姿
中国首例冷冻精液人工授精婴儿诞生了
中国首例供胚胎移植试管男婴降生了
这石破天惊的奇迹,让世界瞩目
中国医学遗传学,闪耀着瑰丽的光芒
成千上万的试管婴儿,在天南地北成长
她的首例"试管婴儿"罗优群,是我的族人
如今,连我的百岁老母也对其感恩
她天天叨念的一个孙媳也做了人工授精
上个月给她产下了一个胖乎乎的曾孙
 
 
磁悬浮列车,浮在城市之上
 
悬浮在铁轨之上的,是列车
是一束射入城市深处的光
三千年的长沙,在明亮里加速
来不及回眸,径直奔向现代化的心脏
 
是凝固的闪电,模仿一条钢铁之蛇
蜕化的皮,搭成铁轨,被桥墩
支得很高,仿佛是很有硬度的宣言
被一个一个的惊叹号举在空中
“锵锵”、“锵锵”的言说在此终结
磁悬浮的时代无须呐喊、咆哮
悄悄地来,悄悄地去,痕迹
比飞鸟长,比飞机短,比想像
更富于想像。轻轻松松地上坡
轻轻松松地拐弯,没有人类
那么累,没有历史那么多负担
长沙南站到黄花机场,黄花机场到长沙南站
如昼夜一般,来回、往复,以始为终
比“出自尘土又归于尘土“迥然不同
未来之光,悬挂一条炫丽而动感的彩虹
预言的火焰,照亮长株潭的天空
 
 
城际铁路,挽起长株潭
 
原来互不相干,长沙、株洲、湘潭
从某天开始向对方靠拢,譬如
戴上一顶0731的帽子,便于互相指认
于是,融城计划从空中楼阁走下来
稻田与山丘,“长株潭”的名词茂盛生长
长潭高速、长株高速还有原来的公路铁路
还不够凝心聚力,即使弦歌不息的湘江
也只是在千年之前将长、株、潭串成珍珠
光有这些还不够,得有一条城际铁路
作为长沙、株洲、湘潭融城的脸书
 
“人”字形的城铁,时而钻地时而裸奔
巨大的鳌腿,咣当咣当三座城的现代骨骼
三城同心同德,互联互通,脱胎换骨
天空中,分道扬镳的云开始聚合
手挽手的轻轨直截了当,通向对方的腹地
脉搏的律动,共振一个融城之梦
驰来骋往的,永远是:春夏秋冬
 
 
地铁,从我楼下经过
                        
一条条蚯蚓突然具有了神功
体形巨大,以万倍的速度穿梭
一阵阵风竟然在地层里也能疾行
“风驰电掣”,千年的成语自惭形秽

这是我的千里马,拴在门前树桩上
使关云长的赤兔失去英雄的气势
哪吒的风火轮长在了城市脚下
让穿地侠在地下也无处遁形

原来,街下的闪电可供坐骑
时而南辕北辙,时而上天入地
那些帝王将相,神仙,玉皇
比起如今的平民百姓,白活了一生

一号线卧在我的楼下,将行程带向远方
黄粱梦轻松出发,抵达时梦已开花
三号线明年又到家门口落户,接我远足
城市的根系兴旺发达,远握时光的隧道

广场,体育馆,商厦,步行街
还有图书馆,音乐厅,教堂,校园
我信马由疆,如在自家瓜棚李下
光荣与梦想,从内心溢出,涌成波浪


黄花机场,天路四通八达
 
黄花镇的黄花,诗成萱草,乐成无忧草
周而复始的黄花,忠孝仁义,认祖归宗
如今的黄花,开成一个盛大的机场
花朵飞满天空,灿烂四通八达的天路
 
旭日东升的身躯,挥动霞光的流苏
三湘千帆竞渡,四水百舸争流
一天七百航次,打造世界百强空港
就像人们疲于奔命,不断喂养着欲望
 
和旭日一起升起的还有什么
一只只钢铁大鸟,比天鹅更白
比大雁更遵守时节,比鹭,更虚怀若谷
哦,它们是传说中的鹍鹏吧
这些扶摇青天、日行万里的神器
 
奔向目的地的愿望,林林总总、千奇百怪
包括膨胀的野心,包括心怀鬼胎
包括商业的速度与效益,当然
也包括人间大爱和奔向家的天伦之乐
也包括与天空、云彩的一万种风情
 
日以继夜轰鸣的,是一群钢铁大鸟
让营营嗡嗡的苍蝇、蚊蚋无法藏垢纳汅
让澳洲、美洲、欧洲怦然心动,向星城靠拢
世上不存在黑暗,那是因为光,还没有到来
人生也不存在远方,那是因为翅膀,尚未抵达
 
简介
罗鹿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兼任中国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系常德市诗歌协会、湖南省金融作家协会、湖南省诗歌学会、中国建设银行湖南省分行作家协会创始人。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人民日报》《文艺报》《十月》等100多种报刊发表以诗歌为主的文学作品1000余件,先后出版《爱的花絮》《我心在高原》《屋顶上的红月亮》《一江诗情入洞庭》《围绕青海湖》《光芒与洪荒》等诗集与《世界屋脊的太阳》《真情的天空》等报告文学著作12部;作品被《读者》《中外文摘》等上百家媒介转载,入选各类诗歌选本近百种;曾获得“首届中国金融文学奖诗歌一等奖”“第八届丁玲文学奖一等奖”等数十项文学奖项。参加过“《诗刊》第三届青春回眸诗会”“中国第五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第十一届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代表大会”等重要诗歌、文学活动。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致母亲(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