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简牍】2021年9月卷(总第112卷)《落叶》

作者:中诗简牍 | 来源:中诗网 | 2021-10-10 10:28:15 | 阅读:

  导读: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顾念、黎落,本期责任编辑:顾念。九月、荆无涯、茂华等十二位作者的作品上榜。


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顾念、黎落
本期责任编辑:顾念
一、 榜单

【状元卷】
1. 落叶丨九月(邮箱投稿)

【榜眼卷】
1. 大寒丨荆无涯
2. 去年夏天在铜桥丨茂华

【探花卷】
1.错位丨蓝雪花
2.雷鸣丨白炳安(邮箱投稿)
3.八月的阳光丨克文
4.飞鸟已远丨成小二
5.风里刀丨知了天下
6.秋色交响 | 乐山船公
7.行走的寺庙丨星子(马来西亚)(邮箱投稿)
8.晚安|何方(邮箱投稿)

【同题卷】
1. 相见欢|长安肆少

二 、编辑小记
     
  本期简牍共选诗12首(含同题一首)。稿件来源方面,邮箱投稿有四首,占总体稿件的三分之一。通过这一点,我们能看到中诗简牍的影响已经逐渐扩散,不再仅仅局限于中诗论坛,这是非常好的现象。论坛虽式微已久,但仍有大批量的诗人云集,这些纯粹的追梦人一直在诗歌的道路上坚持攀援。中诗论坛愿意成为所有诗人、诗歌爱好者们自由且开放的家园,并愿意通过各种方式,展现诗人们的佳作,让诗人的作品乃至诗人走出去,这是我们一直所坚持的。
  从内容来说,本期所选诗歌都非常精彩,作品水准可以说是不分轩轾。在排序的时候我反复斟酌了很久,多次调整方得出本期排序,此排序仅为我个人阅读偏好,以供读者参考。至于诗歌本身,这里就不妄言了,作品俱有编辑读诗,读者诸君可自行赏阅。
——顾念 于2021年10月9日
 
三、上榜作品

【状元卷】

落叶(邮箱投稿)
文丨九月


不得不说说第二生命,而不是战争。
我在清晨归家的小径遇见她们
便想起卡尔维诺,和他的月亮。
这些跌落的金子,多么安静
我想进入她们,再次体会被母亲诞下时的惊慌。
我的母亲,名字叫小雪。
在另一种关系里,我让自己成为姐姐。

小雪人读诗:这首诗歌给读者的最初印象是波澜不惊的平静,但是在这种平和的叙述下暗藏着作者中年的生活近似战争后的疲惫状态,或者是需要安抚与温暖的渴望,获得重生的平静。
 
【榜眼卷】

大寒
文 | 荆无涯


奔波到断肠处
风在梅树前弯下腰身

在暮色掩护下垂钓
红尘尚留一朵婉约

胎记描上了白霜
植物在碰触中雀跃

收缩的美感
让信仰在天空葳蕤

星星跌落在茶水里
清凉仿佛山寺

黎落读诗:通透,深远。整体透出一种阅尽沧海之后的练达和平和。由梅花入手层层推进,个人情感在状物和虚实之中不动声色里获得释放。高于诗题而深入。


去年夏天在铜桥
文| 茂华


桥用金属的记忆,记住了飞来的河水
它们衔来枯枝,在桥墩上筑巢
我们把食物掰成小块喂养饥饿的鱼
鱼欢乐,我们也跟着欢乐
有车驶过时,螺杆把疼痛传给角铁,角铁又传给钢板
我感到桥面在晃动
月亮的羽毛像火山灰,抖落在汽车引擎盖上

顾念读诗:本诗把人的感情赋予没有温度的金属。一方面,桥是纽带,维系了河水、鸟巢、喂食的人这样美好的小世界;另一方面,车辆过桥时因为承载了重力发出的声响,仿佛我们自身在这个世间受到过的重塑与伤害。美好是理想态的,但这种重塑与伤害却是我们价值所在。

【探花卷】

错位
文 | 蓝雪花


手持弯刀,抛出一座倾斜的城
黑暗是种幻兆。有人盗开缺失之门

月亮行刺日光,搬运汉唐山水
白瓷杯不逮万古愁

那些变了调的宋词,搭在闪电的弦上

多少次天空爆如剑芒,戳穿风影
多少年,我借它的心跳孤悬花酿。止住
灯下的大偏见

黎落读诗:意象选用新奇,色调大胆跳跃。将一个人在夜晚的思想用具体化的物象描述出来,心象化无形为有形,瞬间的挪移再加上厚重的开合,带来想象的空间和回味。


雷鸣(邮箱投稿)
文 | 白炳安


他从漆黑的房子走出
擂响一面大鼓
有一身的闪电
在一页天空的控诉书中,为冤魂鸣冤
散落一粒粒掷地有声的汉字

老家梦泉读诗:一首诗有时是长期酝酿的结果,有时是瞬间感悟的呈现。我觉得这首诗是后者。拟人、拟物后面有一个庞大的象征。前四句为雷鸣塑身,后一句是雷鸣的延伸,也是内在逻辑及诗意的延伸。短短五行,就完成了诗意的打造,令人惊叹。


八月的阳光
文 | 克文


辣热了一会儿
又温顺了一会儿
就像那扇木窗
关了一会儿又开了一会儿

一切都是古老又陈旧的安排
在一棵椴树下坐着
树上挂满小小的果子
地上也落满了小小的果子
八月的阳光在脸上来回闪耀

顾念读诗:以温顺对应辣热,鲜明的对比突出了八月的阳光。窗子和椴树都是安静的,坐在椴树下的“我”也是安静的。看似人间的一切事物在阳光下奔走或安静,却同样是太阳亘古不变地照耀着人间的同时。一个“挂满”一个“落满”巧妙的反应出作者对人间一切美好的向往与满足。


飞鸟已远
文丨成小二


幸福是温暖而又模糊的概念
痛有准确的地址
具体到针尖
一棵树上,具体到从未移动过的空巢

浓阴深处,想藏也藏不住
阳光固执地照过去,老树多少年都不倒

小雪人读诗:此诗是对空巢老人那种培育儿女展翅高飞后幸福又孤苦的式微状态的低语与朴素的关怀。
从这首作品看,可以说成小二的诗歌进入另一种状态。“一切景语皆情语”的背后是呈现的客观景物背后都隐藏着一颗观者心。有时候,我们会将一首诗的近客观低语当成一种散文的诗歌语言分行,那是因为我们还未真正抵达诗核。散文是一种结果,诗歌是一种过程。结果是从文字上获取,而过程的最终抵达是进入一种“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境界。


风里刀
文丨知了天下


磨刀石凹凸的过程
就是一把刀陡峭的一生

削切剁砍
一堆好词用坏后
被时光打回原形,喊不出疼

梦想依旧青葱
与一片落叶交换过颤抖的眼神
我试图摁住镜中逍遁的暮色
兄弟说:“很多时候
你抓不到体面的蛛丝马迹”!

老家梦泉读诗:这首小诗是整体隐喻。题目“风中刀”就是主意象。环绕它的有几层:第一层——磨刀石。以自己的凹凸,反衬刀陡峭的一生,对立统一后面有深刻的隐喻;第二层,用“一堆好词”——“切削剁砍”为风中刀塑形,语言鲜活、生动、尖利;第三层,以落叶从侧面为“风中刀”这个主意象补足,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况味;第四层,从以物观物中走出,以人观人(当然,人也是物,一种高级的物):“我试图摁住镜中逍遁的暮色/兄弟说:“很多时候/你抓不到体面的蛛丝马迹”!一番热语,道出了“风中刀”这一幕后英雄的些许心酸。经过这样几层环绕,“风中刀”这一形象也逐渐丰满起来,挺立起来。一首颇具特色的诗写,你觉得呢?


秋色交响
文 | 乐山船公


风起丝竹之声,穿过
两片曲面的芭蕉叶溜成了卷舌音
弯了一下河畔的蝉鸣
站上高音的钓者,拉起一竿子口哨
碎波纹的落日
挂在垂柳的F调上
几声卷舌鹦啼滑进了倒影
又被几片橡皮叶接住
不肯落下,两三句酒嗝的方言

黎落读诗:全景像动态秋色图。细节展示,人物游走其中又旁观其外。斑斓之色和犬马之声相闻。


行走的寺庙(邮箱投稿)
文丨星子(马来西亚)


我在体内建座寺庙, 让僧人居住于此
僧人打坐成莲花, 初莲的净心不凋谢
他以脑袋里的木鱼, 敲出悟性
念经时, 他念出化茧成蝶的经文

风雨想削尖他的唇剑, 他用禅语来软化
他一一扶正 , 贪瞋痴所绊倒的心影
他放下了执着, 身心轻盈如浮云
他吹散头顶的乌云, 转念成湛蓝的天空

我原是流浪的墓碑, 在体内僧人的修行下
我成了行走的寺庙

顾念读诗:所谓行走的寺庙,即是一个人自成的宇宙。花开花谢,八方风雨,唇枪舌剑如此种种,俱是世间百态。寺庙是修行地,多有慈悲祥和之意,此处作者本心或者想用以喻示“我”在经历了八方风雨之后的一种心平气和的状态,但题目和文本相较,题目略大于文本,若题目具体化细化到个人,或者会好一些。


晚安(邮箱投稿)
文|何方


晚安
是一个码头
辽阔的水面
空无一船
我是渡客吗
风刮起水声
倾泻而出的水花
溅落在身上
我们席地而卧吧!
一起头枕涛声

小雪人读诗:“睌安”是梦里梦外的一个界限,有类似庄周梦蝶的情态,只是这里不是蝶的化身,而是一个抵达的渴望,一种可以摆脱此岸的尘世的羁绊,抵达彼岸头枕涛声的海阔天空。


【同题卷】

相见欢
文|长安肆少


或者凝目深吻,或者拥抱翻滚,或者闹着跳着携手奔跑
久别重逢的激情有多浓,顶天的巨壶也倒不尽

此时,泾河不是温婉的浣纱女,渭河也不是粗犷麦客
他们抛下世间对清与浊的所有偏见,只是缠绵

对岸是山西,山西的对岸是陕西
黄河披着游人如织的彩衣,跟远方的秦岭挥手

“下一次相见,我希望还是南山”

顾念读诗:这是本次同题里感情最热烈的一首。用力很重,也很大气,一首诗用了壶口瀑布,泾渭分明,九曲黄河与秦岭等非常有地域性的自然风景。壶口瀑布的浓烈之感,泾渭交汇的宿命之感,黄河秦岭隔着黄土高原以及关中平原相望的磅礴。这一切的描述,都非常有力的凸显了诗歌的主题。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时间河流中的月光

    海盈,本名马海盈,河南宝丰县人,现居郑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顾问。
  • 在漫天的大雪中奔跑

    邱华栋,小说家,诗人,1969年生。著有长篇小说《夜晚的诺言》《白昼的喘息》等12部
  • 2021年中诗论坛半月原

    第三期(10.16~10.31)收到有效投稿109首,经第一轮投票预选出24首, 再经第二轮投票,
  • 你点亮的灯笼时间也难

    洪烛是20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诗派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他一生以诗为伴,那温婉、柔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