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遥远的甘河老二队(10首)

作者:司汉科 | 来源:中诗网 | 2020-07-18 | 阅读: 次    

  导读:第五届签约作家司汉科作品选。

  导读:回到故乡甘河农场,去了曾经生活过的老二队,见二队夷为平地,种上庄稼,只有包括我家在内的三栋砖房,还在无声地嘹望,相信用不了多久,也会消失,但人的记忆不会消失,总是一次次让我回到儿时的老二队,许多人和事,让我历历在目。
  再见了,我遥远的甘河老二队,再见了,我家的老宅。 
  
1、老二队的清晨
 
清晨的第一声号角是我家的大公鸡
由于它的勾引
一声叠一声,全村变成大合唱
天亮了,小东山第一缕晨光
让连队变成了金色
炊烟袅袅挥着手
一种乳色的雾便挂在林带
漫游沟塘,连队在雾海中远航
蜘蛛在板杖子上纺线
一圈接一圈,之后便呆看
见有动静麻溜爬到房檐下
菜青虫弓一样,抻着懒腰
昨晚还含苞的窝瓜花
一夜竟含羞开放,蜜蜂打滚
成了采花大盗,一花劫一花
太阳吸足了阳光
跃上东山
雾散了
老娘们用她的大嗓门
彻底让连队苏醒
孩子爸,吃饭了
 
2019-05-28
 

 
2、老二队的夜晚
 
多年后回忆起老二队的夜晚
一种声音让我弥久不散
狼嚎低沉而阴郁
孩子们吓得蒙着被子不吭气
狗们汪成一片
却没有一个抻头向狼进军
有一年,一只老狼胆大包天
竟把连队的一头猪赶走了
 
连队还有一种声音久久回荡
只要钟声一响
一定是场院会战了
扬场,装袋,入库
说笑话,打恋恋,笑声不断
夜战之后在俱乐部会餐
猪肉炖粉条可劲造
 
那时,连队的夜晚是惬意的
男孩子用长杆子捅家雀
女孩子聚到一起搓嘎啦哈
老爷们一本正经地讲着荤段子
老娘们拍着腿扯老婆舌
徐师傅的二胡悠悠地飘着
飘得知青想家了
哭成一片
王大爷家里坐满了知青
听着他白呼久远的控诉
把地主老财骂得狗血喷头
在血泪控诉中
知青们悲愤地喊着口号
一浪高过一浪
夜深了,山村睡了
除了狗叫,狼嚎
还有老爷们如雷的鼾声
和老娘们畅快的呻吟
2019-05-29
 
 
3、豆腐房 
 
那时候老二队有个豆腐房
豆腐房是一个不大的土房
有一个做豆腐的老大爷
和一头拉磨的老驴
老驴被蒙了眼
一圈又一圈
不断丈量脚下无聊的土地
也丈量自己无聊的人生
瀑布一样的豆浆从碾盘滴下来
做豆腐的老大爷是老陈头
胖胖的,慈眉善目
过包,点豆腐脑,压豆腐
小屋热气滚滚,雾里雾外
只他一个人忙三倒四
点豆腐脑时
孩子们眼巴巴看着大缸
陈大爷总是乐呵呵地
给我们盛一碗豆腐脑
孩子们喝得呼噜呼噜山响
小肚子鼓鼓的
于是,大爷把水灵的大豆佛
装到瓷盆里
孩子们高兴地端回家
那时候的豆腐便宜
五分钱一块
2019-05-30
 
4、徐师傅的二胡
 
那些年连队单调
单调得除了拉灯睡觉
就是睡觉拉灯
只要徐师傅的二胡一拉
悠悠的声音
低低在连队上空徘徊
弥久不散,打破沉寂的夜晚
听得大姑娘夜夜思春想男人
听得小媳妇眼泪汪汪盼丈夫
徐师傅叫徐贵仁
一个嘻嘻哈哈的拖拉机手
却拉得一手好二胡
那时候我们这些小屁孩
总是聚到徐叔家
着迷地听了一曲又一曲
之后就回来自己做二胡
杀一段空桶树,蒙上猪吹泡
拽几根马尾作弓弦
学起了大人的样子
拉起了红歌"东方红"
在徐师傅的指导下
孩子们进步很快
有一年连队汇演
徐师傅和我们这些小屁孩
一起演出
掌声雷动
徐师傅脸上露出幸福时光
2019-05-31
 
  徐师傅说话山东味。甘河二队老职工,爸的徒弟,两家经常走动,徐师傅在世时,我每年回甘河都到我家坐坐。有一年,徐师傅还到哈尔滨看我,那时候我家住合厨,我们爷俩小酌,回忆二队的人和事。
 
 

5、金花
 
金花绝对是那个年代甘河的女神
往小级别说,也是老二队的队花
那个时候,连长张德才家招知青
金花是常客
我家与连长家为邻
金花燕子一样的身影
总是从我家窗前飞来飞去
害的我这个小屁孩也心驰向往
金花大眼睛,圆脸
总是绽放一对甜甜的酒窝
只要她飞到哪里
男知青的眼睛总是蓝瓦的
恨不得立马娶过来当媳妇
张连长家墙上挂一个大相框
里面有一张金花的靓照
扎马扎,小翻领
梨涡浅浅嘴含笑
 
只要我去串门,她就多情的地看着我
看得我失魂落魄
不好意思
有一年春节张连长带全家探亲
让我家看家
我有机会近距离接触金花
不管我躲在屋里哪个角落
金花都是深情地看着我
害的我夜夜相思
娶妻当如金花,甘愿当牛做马
至少那时我是这样想的
 
多年后的2018年春
去阿里河看望当年的同事王振
并讲了一个少年的向往
王老师乐了,说
你想看看现在的金花吗?
“一百个想”我渴望已久
我和金花都是海拉尔知青
当年一个绿车皮下乡到甘河
 
王振翻出知青聚会的一张合影照片
我在一堆老太太中
扒拉半个小时
没有找到当年的金花
王振合上手机笑了
说,找不到就对了
有些美好最好不要打破
否则你会后悔的
2019-06-01
 
读者老乔的留言:
  《金花》,一篇弥散乡土气息的散文诗,唤醒人们记忆的是一段特定时期的农场生活,一段只属于知识青年的日日夜夜,然而最让作者长久不能释怀的是金花,一个让男人两眼冒儿蓝光的女知青,一个可望不可及的女神。可以想象,当年作者的内心是怎样的纠结,煎熬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读者吗,难道你不想知道,那个令人想入非非的小燕子以后怎样了?然而笔触戛然而止,回忆停止了,停留在集体合影上,停留在最美好的那段农场生活上。
 
 
6、知青英雄
 
有一种情结叫英雄情结
那个年代人人传染
金训华传染张勇,张勇传染蒋美华
终于有一天传染了老二队
于是老二队出了名人李秋玲
崇尚英雄的年代
女知青成为学习的榜样
多年后,老二队人都记忆犹新
一位女知青把煤油灯加错了汽油
宿舍步入火海时
一个身影扑了上去
李秋玲扑煤油灯受伤了
那个年代的扑火知青
算是英雄
也是英雄
从此,本人出名
二队出名
轮番做报告
天天去讲演
大会小会,大报小报
事迹飞满天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有一年春节,
邻居梁金才家仓房失火
当英雄的机会终于轮到了我
一个身影扑过去
我踹开房门
冒大火冲到屋内
把他家熟睡的老小扔出窗外
机会是抓住了
我不是知青,也没受伤
只是一个懵懂的少年
除了梁婶感激的眼神
我并没出名
也没当成英雄
2019-06-02
 
  二队知青英雄李秋玲,阿荣旗知青。依稀记得刘高个,白净,瓜子脸,言语不多。那次扑火她的脖子,下巴等多处烧伤。事发后在全场做巡回事迹报告,后来入了党。
  后来又听甘河老人和部分知青说,不久二队又出现一位叫刘长琴的女知青,滚山火也出了名,入了党,但我印象不深。
 
7、二队小学

林中有一种童音
空灵,让所有的百灵黯然失色
那是孩子们的读书声
学校画一样铺在山谷
种种温馨变成会飞的鸽子
那时,我在那个小学当老师
把山上的驴,马
和冒烟的拖拉机画在黑板上
把王维的炊烟,李白的舢板描在墙上
和孩子们一起丢手绢,刁老鹞子,堆雪人
把一腔的爱和少年的心思
一并装进梦里
也装进知识的列车

多年后,我回到了老二队
在旧燕低飞的旧址寻找飘逸的花头巾
在杂草疯长的操场谛听朗朗的读书声
风中却送来蝈蝈的叫声
那些读书的孩子呢?
早已随风而去
远处走来一个牧羊老人
好奇地看着我
老师,我是你的学生啊
不认得了?
我久久地盯着他画满地图的脸
恍如隔世般陌生
2019-06-03
 
  我的小学在二队读到六年纪,1976年高中毕业,在二队小学当老师,教过一年级,三年级和五年级,和我同事的老师有盖秀文,赵晓玲,付守学,王淑霞,王乃芝。二队小学坐落在连队后面的,与场院挨着,去上学,要进过一片小树林。
  2013年,我回二队,旧校舍还在,2019年5月23日,再回二队,校址变为耕地,我只捡了一块石头留纪念。
 
 

8、华 
 
有一次梦见回故乡甘河老二队
还是最初建队的老样子
几栋草房,一条丁字路
走到丁字街靠东头的土房
见到了小时候的发小华
听说老二队拆迁了,我回来看看
我吃了一惊
华还是那样的苗条
穿个碎花裙子,面带微笑
 
二队读书时,华是我们的班花
班级的男生总是和她套近乎
而我总是躲在一旁偷偷地看
 
我绝没想到,岁月这把刷子
过早地刷平了别人的青春,却漏掉了她
她还是那样地姣好如初
我说,我们一起去连队前的小河看看吧
那是我们一起抓泥鳅的小河
她说,啥年代了,还抓泥鳅
你out了,不如去歌厅唱歌
连队俱乐部新开了练歌厅
 
拐了几个小巷
来到了年久失修的连队俱乐部
几个老大妈在唱最炫民族风
有林茂福媳妇,还有苏庆媳妇彭姨
华的民歌还是唱得那么地道
她和老太太们忘情地唱着
 
我却一个人去了小河边
她的歌声顺着小河飘了过来
一下子把我带回了童年
有一年放暑假
我和老白在场院的粮仓里玩
我们打赌,看谁能把华约出来
我自报奋勇,老白却笑了
我见到了华,她的气场太大
我根本不敢说话
她一脸的阳光,歪着头问我什么事
我却满脸通红地跑了
多年后,老白回忆起来
都骂我,傻逼
2019-06-04
 
  华和我小学,初中,一直到高中都是同学,还坐过一桌。1999年去加区采访,第一次见到毕业后的华,那次没少喝,加区同学怎么给我送上车火车的,全然不知。
  2008年,又因事去加区采访,再一次见到华,那一次是黑河农机局长老朱陪我去的,喝的比较多,华也喝多了,喝多的华还是喜欢笑。

 
9、金色的鼓点
 
那种声音像马踏飞燕,由远及近
那种声音像进军的号角,声声入耳
那种声音像阿姐的鼓,引来雁阵
那是一种鼓声
敲得天上的云瓢泼大雨
敲得水中的鱼活蹦乱跳
让夜晚的蛙声不再鼓噪,彻底眯着
让黑夜刺痛,让狼的眼睛迷离
那是老姜头的鼓点
鼓棒像跳动的芭蕾
在满月的鼓台上激情跳跃
时而激越,时而舒缓
姜师傅总是把一生的酸甜揉进鼓点
让鼓点敲醒欲望
让欲望如痴如醉
鼓,锣,嚓被激情拧在一起
把每一根神经点燃
而姜师傅的脑袋像被抽起的陀螺
随着鼓点不停地跳跃
只要半夜姜师傅的鼓点把香甜的梦搅醒
一定是最高指示传到了二队
鼓点让职工们变得神经质
个个尥蹶子往街上冲
声嘶力竭地喊着口号
 
鼓点让星星都不敢睡
哪个职工要是睡了懒觉
姜师傅的鼓点一定会敲到你的门前
直到你没着没落,汇入红色的人流
汇入洪流后,随着口号声声
姜师傅的鼓点更是进入了沸点
人鼓相融,入心入肺
鼓成了老姜头不死的灵魂
不但敲出黑压压的鸟
也敲出黑压压的人群
2019-06-05

  鼓点是那个年代最具时代特色的号角。庆祝敲,游行敲,接旨敲,演出敲。
  姜师傅,二队喂马官。鼓打得绝了,我的一手好鼓点,就是跟他学的。姜师傅和我家是邻居,姜久贵给场长开小车,久芬,久霞,久华总来我们家串门,比较熟。这次回甘河见到久霞了,几乎认不出来了,岁月不饶人。
 
 
10、二队老宅
 

去的时候,蜘蛛已爬满房梁
丝丝地仿着前朝的纱窗
飞燕衔泥
在破旧的屋檐下看着陌生的人
它并不知道多年前的故事
也不认识我曾是房子的主人
一辆旧马车被遗弃路边
申诉着它辉煌的过去
房前的草甸子不见了
它退让给了农田
那条小溪瘦成大地的一条裂痕
没有溪水,只有岸边守护的毛柳
青蛙早就带着蝌蚪知趣地离开
没有狗叫,没有猫来
一切都臣服于大地,走的悄无声息
二队撤了,曾经热闹的俱乐部
夷为平地,地上冒出好奇的嫩芽
机井房还在,孤零零地站在田野里
那里曾经车水马龙
整个二队只剩下我家的老宅
像失联的马车
孤零眺望,却无人诉说
2019-06-06
 
  二队我有印象的指导员和连长:陈广顺,张忠义,文金宝,潘连长,张德才,郎辉彬。
  老职工,老邻居:梁金才,张德才,潘连长,海拉尔知青于振忠,李淑云,老姜头,王大爷,老逯头,苏庆,王老板。
  教过我的老师,付守学,张子忠,王淑霞。
  同学:陈庆田,陈铁生,梁殿民,王德贵,逯永山,司玉霞,张静学,张华。
  小学同事:盖秀文,王乃之,赵晓玲,付守学,王淑霞。
  熟知的知青:肖继春,金花,于振忠,李淑云,李秋玲,盖秀文,赵晓玲,姚善明,袁秀爱,王淑霞等。
简介
司汉科,黑龙江日报高级记者。黑龙江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摄影家协会会员。出版长篇小说《父亲的战车》、新闻作品集《记者的眼睛》、五大连池主题摄影《火山之灵》、诗集《生命之约》、文学评论《新写实小说论》等10多部作品和专著。“百年新诗,放歌黑河”世界华文诗歌大赛组委会副主任,执行秘书长、评委,2017年度黑龙江十大微信诗人策划人,评委。自媒体《汉科阅读》《今日头条》原创作家。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彭鸣诗集《前世的荷香

    女诗人彭鸣是一个温婉、纯净的女子,但她在跟抑郁抗争的过程中,却犹如凤凰涅槃一
  • 【名家荐读】顾偕荐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荐读。
  • 珠海举办《海的珍珠,珍

    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丘树宏大型史诗《海的珍珠,珍珠的海》献礼中国经济
  • 资阳表情

    著名诗人、《草堂诗刊》主编梁平参加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资阳诗歌作品选。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