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月亮(五首)

作者:王长军 | 来源:中诗网 | 2020-10-01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作家、编辑家王长军作品选。

 

久违的月光
 
远道而来的人
一杯酒,能否灌溉整个春天 
 
这是一个,不生不死的夜晚
久违的月光,如逝者复明的眼神
远道而来的人
你行囊里背着几重山
为什么,你常常在无路的地方迷路
是谁说,活着多好
他自己却早早地夭亡了
是谁,披着月光,深一脚浅一脚地
挽着那株受伤的玉米
朝着有鸡鸣的地方
怎么走也走不到天亮 
 
这样的时候,亲们
我们该为谁高高地举杯
为谁悄悄地用手背揩泪
远道而来的人 
 
背着故乡无乡可归的人
一杯酒,真的
把脸和东方
喝红了
 
 
步李白望月
 
天上的月亮
思念水中的自己 
 
他站在水边做梦
他举头望明月
他低头也望明月 
 
月光里埋着的故乡和亲人
远走他乡的大豆和高粱
那只得宠的黑狗,为什么
对宠他的人,连咬三口 
 
醉醺醺的黄昏
一根大葱蘸着欲望
弃婴的啼哭和蛙鸣
同样触目惊心 
 
八月,泥土成砖
九月,造屋的人依旧一身泥土
只有月亮,只有月亮记得
被夷平的坟墓和伤疤的位置 
 
月亮啊,是不是一片良药
服下你,能否医好这大地的迷茫 
 
起风了,柳条抽打着他的前额
他的思想,他心中的月亮
瞬间破碎 
 
月亮只有一轮
被多少望月的人分食 
 
李白望过的月亮
被后人望得伤痕累累
 
 
中秋月
 
这世间,肯定有个人叫中秋
她是红月亮,胭脂红或者石榴红那种
她把初花给了那个心痛的黄昏
桂树下,纺车和歌谣缠绕
幸福和惆怅绵长 
 
她不是万家灯火点亮的,圆满
她是一朵,半开半谢的花灯
或者,她根本就没有照过沧桑世道
她是金镜,谁能依山傍水,自由而忘忧地梳妆
她是铜锣,谁能击打出,撼天动地的
仰——天——长——啸——
赞美她的人,杯中月食
只有我,一个大胆而又放肆的诗人
像对待我青春夭折的小妹
一盏莲花,若有若无
把她请到我阁楼最耀眼的地方
我空置的心,窗明几净
红月亮,不仅仅是我爱这大地的借口 
 
所以我相信
这世间肯定有个叫中秋的人
在车来人往的月亮里
穿过斑马线,莲步遗香
在长安大街另一侧,等我
 
 
与李白望月对饮
 
我回乡时常常邂逅李白
免不了望月对饮几杯 
 
有一次,李白喝醉了
李白说,李黑同志
递给我一瓶纯净水
我故乡的月亮
月亮里的故乡
已经好久不洗澡了 
 
李白又说,李黑同志
把你的诗变成草,变成谷粒
让牛吃,让鸡啄
让大地生出干净的牛奶和鸡蛋
有悲你就哭,不要强装笑脸
李黑同志,你知不知道
我故乡的月亮
月亮里的故乡
已经好久不洗澡了 
 
我端着酒杯,手在抖
我看见大地上许多湖水晃动起来
我一饮而尽,我不知道这酒为什么
竟从我的眼角流了出来
 
 
又逢满月
 
又逢满月,月中桂花,呼唤蜂蝶
嫦娥不知去何方采撷红豆
而玉兔,只思念人间的芳草 
 
这就是李白用乡愁做成的月亮
亿万斯年,生者已死,死者又生
明明灭灭,这人间还有多少轮月亮活着 
 
你看那柿子树上
你看那橙子树上
你看那苹果树上 
 
漫山遍野都是月亮的味道
漫山遍野都是悲欢离合的味道
果树下,你看那个大眼睛少女
痴痴地望月,望着望着
眼里就噙满了泪水 
 
又逢满月,故乡啊,原谅我
你照耀我几十年,我还是黑的
我是一只离巢流浪的乌鸦
在天涯,在海角,朝着老巢
扇动芳香的月色
简介
王长军,当代诗人、作家、编辑家。1950年出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历任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黑龙江省散文诗学会副会长,齐齐哈尔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青年文学家》杂志副主编,执行主编、编审。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诗刊》《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诗选刊》《诗歌报》《诗林》《诗潮》《星星》《绿风》《海峡》诗刊(新加坡),《一行》诗刊(美国)等国内外近百家报刊发诗。著有诗集《太阳相思症》(中国首届处女诗集出版大赛优秀诗集奖)、《兑换梦境的时刻》《情域》等。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等你(十首)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