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的写象与写意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21-01-18 | 阅读:

  导读:写生,写实,写意——从此,世上又多了“写象” 一词。贺文键先生试图论述清楚中国画的写象与写意之间关系,我们且听他说来。


《狂想·荷之焰》之三 贺文键 四尺斗方 2018

 

  自古至今,有写意一说,而无“写象”一词。

  什么是“写象”?

  在当代,只要画画的,莫不熟悉“写生”一词。写生是指直接以实物或风景为对象进行描绘的作画方式,从大自然读取景物诸种元素作画。

  关于写生,古代文献记叙颇多。如宋代范镇《纪事》卷四有说:“又有赵昌者, 汉州人,善画花,每晨朝露下时,遶栏槛谛玩,手中调采色写之,自号‘写生赵昌 ’。” 又,苏东坡诗《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之一云:“ 边鸾雀写生,赵昌花传神。” 还有明朝《徐氏笔精》:“惟元倪瓒辈始喜写生,脱画家蹊径。” 清代赵翼《本淳化帖》诗云:“譬如画家写生法,须见美人描翠娥。”

  室外写生的素描也可在画室里完成,不过写生素描不同于静物画,在静物画里即使无活力的对象仍会显现出它的自然状态。写生素描以及其他像人体写生、临摹古代作品等练习常常是艺术家重要练习手段。但是,它绝对不是写象。因为,写生与临摹不需要太多的虚构与创造。写生会尽量追述所见物貌的真实情况,才有意义。

  而写象则不同。这是我体味多年,才找到的一个相对准确的词汇,来概括国画创作中的一个很为关键的步骤技巧。只有写象,才可以与写意相对应。而写生,仅仅只是模拟与观察的一个方法和途径,缺乏观含在其中。国画创作更依赖临时的意念,即意在先而象在后。光有写生而无写意,无法创造;光有写意而无写象,瞎子摸象,不知所云。可以说,灵感对于国画来说,比之于西画更为重要。所以,国画很像诗歌创作,至少,在意念与“意象”之间应当如此。它们必须有一座简便的桥梁相通。否则,不是好作品。

  国画中由于绘画材料的关系,出外写生非常不方便。清代大涤子石涛虽有“搜尽奇峰打草稿”,但这里并不是全是指“写生”,应该有写象的成分在其中。

  写生彻底引入中国画,是自徐悲鸿和潘天寿开始的。当然,也不能说别的画家就不写生,只是他们推举最力,功劳最大吧。当年徐悲鸿在北平艺专当校长时,就大力提倡写生。1949年之后,潘天寿也致力于国画模式改革,于是中国画有了后来的“山水”“人物”“花鸟”三大类别的划分。

  中国画总体趋势是追摹自然,并不一味崇古,写生才在各类美术院校彻底流传开来。其实,古人不是这样画画的,尽管也会出去写生,但主要还是在家临摹为主。写生在美术院校的中国画中流行起来,其实是历史的个案,尽管会有人不同意这样说法,但这是事实。

  写生只是一种不含观念的摹拟,写生之人也可以把眼前的景物画得很简略,很写意,所以,很明显写生这个词不能成为写意的对应词。写象则是一个纯观念性的词。比起西画来,中国画更重视冥想。冥想什么呢?是冥想所画之山水人物,与真山真水真物真人的不同之处。

  只要想通这一点了,你的构思也好,主题也好,就一通百通了。其实,中国画并不重体现,而重表现,它必须用意想、意念尤其是意象,直接呈现,所以“发现”才是中国画最为关键的一个支点。

  在写生一词之外,尚有写实一说。

  中国画中极少使用此词,此词基本上用于西画,写实就是照物体的外部形态描摹下来,遵循具象细致的原则。现在有一种超写实主义,比照相机还准确地还原物质的样貌。湖北的冷军,中央美院的靳尚谊,已过世的陈逸飞,湖南的旅美画家李自健基本上是这一路,当然不尽相同。现实主义的极端,就是超写实主义。然而,中国画由于材料的关系,基本上做不到,尽管也有工笔画,但并不能算入写实主义。

  而写意,在中国画中一般用得较多,尤其是宋元之后,文人画基本上都釆用这种便捷的方式。其实,自古以来,写意本来是相对于工笔画而言的,然而,工笔画只是一个画种,而写意却是绘画方法的描述,所以根本不能成为一个相对照的词汇。

  这么说吧,自从写意这个词发明以来,大家一直是懵里懵懂的,并不完全弄清楚写意的真实含义。又由于因为没有参照词汇,一谈起,只好说到明代徐渭的大写意,清八大山人的花鸟,齐白石的画虾,徐悲鸿的画马,张大千的泼彩等等。而写意之外,那种东西竟无法用一个词说清白。

  白石老有一句名言: 画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是为欺世。我理解这个似就是我们所说的“写象”,不似才应该是指的写意。只有当我们拿捏得好画画的分寸,把握好了尺度,一幅优秀的作品才会诞生。

  懂写象的人(不仅仅是指这个词),并不比懂得写意的人多。历史上能知道这个奥妙的,寥寥矣!画到境界,由求似到不似,本来就很不容易了,然而由似而入不似,尤其不易。难在思虑的奥妙之间,分寸把握之下。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也!

  2018.7.2初稿 2020.6.14改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雪禅子,湖南省常宁市人,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湖南作家协会会员,湖南谷雨戏剧文学社社员,现为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二级编剧,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艺海》杂志社副编审。热爱书画创作。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戏剧《孔丘与阳货》、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等五部。在《戏剧春秋》《艺海》《理论与创作》《中国青年报》《星星诗刊》《绿风》等发表100万余字作品。其创作的电影《拯救爱情》《水》、电视剧连续剧《爱情跳棋》曾在央视八套及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戏剧作品主要有话剧《国难:1898》《杀人草》、湘剧《谭嗣同》、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歌剧《红丘陵》等;电影曾获大众百花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等提名获,戏剧曾获全国田汉戏剧奖文学二等奖和论文一等奖,湖南省“五个一” 工程奖、湖南省优秀新目剧奖、湖南省首届及第二届田汉戏剧文学奖、湖南省创作剧目金奖和优秀编剧金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