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诗的“形而上”与“形而下”

——冯书辉诗歌略记

作者:王士强 | 来源:中诗网 | 2021-11-21 10:43:36 | 阅读:

  导读:王士强,1979年生,山东临沂人,文学博士,主要从事中国当代诗歌研究与评论。天津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现代文学馆特邀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后、《诗探索》编委。


  中国诗歌有着悠久的抒情传统,“诗缘情而绮靡”(陆机《文赋》),“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毛诗序》)。概而言之,诗歌是与人的情、志有关的,是形象而非抽象、情感而非理念的。故,诗有“别才”、“别趣”:“夫诗有别才,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严羽《沧浪诗话》)。当然,诗歌又是一个综合系统,甚至可以说是“其小无内,其大无外”的,它极为丰富、无所不包,并不拒绝“书”或“理”,而是,它需要以诗歌的特定方式来对“书”与“理”做出表达。
  我所读到的冯书辉的诗,有相当比例可以称之为哲理诗。他的诗多围绕一个理念、意念、想法出发,具有较为清楚的“核心”,而且这种“核心”多为单核,所以他的诗大多较为清楚、明晰,不晦涩、不繁复,篇幅也不长,这构成了他诗歌的主要特点。就哲理诗而言,“哲理”与“诗”之间的矛盾与张力无疑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普遍性问题,诗歌的形象性、情感性、经验性与哲理的精神性、思想性、形而上特征有着巨大的分野(当然同时也构成“致命的诱惑”),如何在两者之间保持平衡,兼顾“理”与“情”、理性与感性,对于冯书辉来说同样是一个基础性命题,他的创作多是由此出发的。他的诗一部分是写具体、形而下的事物(如《门槛》《风》《象棋》《瀑布》《鹅卵石》《风筝》《石梯》《玫瑰》《蝉》《昙花》等),但几无例外都写到了其形而上的、抽象的一些特质,有提炼与升华,而另一些诗则写抽象的、形而上的事物(如《乡愁》《名字》《时间》《草的哲学》等),它们则均附丽、落实到具体、形象的事物上面,不失生动、自然、可感。概而言之,冯书辉的哲理诗兼顾了“形而上”与“形而下”的辩证统一。
  “形而上”与“形而下”的统一,或者说抽象与形象的结合,在冯书辉的诗中是一种“常态”。《风筝》中写:“没有束缚/吻不到蓝天/束缚太紧,失去飞翔的勇气/始终匍匐地面”,这是一种实写、直叙,而后则是一种论说:“命运永远掌握在别人的手上/也必须掌握在别人的手上/否则你尘土埋身”,整首诗简短精炼,戛然而止,写出了事物的存在状态,未加过多的评价,而将更为丰富、多元的空间留给了读者。《风》中,则传达出了另外一种存在状态:“东西南北地吹/撕心裂肺地吼/平静下来,发现/家,还是别人的家/路,还是原来的路//平静下来/才发现/本来没有自己”,这样的一种“发现”,与其说是“风”自身的,不如说是外在的、作为叙述者的“我”的,是一种藉他者身份而得出的主体认知,它关系到了身份认同、价值归属等的诸多问题,耐人寻思。《蝉》一诗与对“风”的书写有异曲同工之妙:“夏天的使者/分贝越大,正值当夏/分贝归零,走过一世/了无牵挂//你的声音/也无需高度/随便一个枝丫/就可以放逐天涯”,平实而自然,有如简笔素描,寥寥几笔便活画出其主要特征。《昙花》一诗关注昙花盛开的“一瞬间”,由这一富有诗意的瞬间而写到了世间万物,“一瞬间就是足够了/不需要太久/尘世有太多的事物/等待腐朽”,如此便具有了普遍性和哲理,也具有了阔大的诗性空间。这样的诗多点到为止,将更多的可能性留在了语词之外,期待读者的参与和补充、共鸣。《我喜欢月亮的缺》一诗颇具哲理,同时也接地气、具有情感性,诗中开章明义道:“我喜欢月亮的圆/但也喜欢月亮的缺/缺,是源头,是斩不断的根//我喜欢月亮照耀大地的清辉/也喜欢月亮被黑夜笼罩的黑/黑,是祈求,是曙光,是新生”,这里面显然包含了人生的阅历与厚度,体现着人生的智慧,显然不是“为此新词强说愁”。诗中继而写到了“母亲”与“父亲”——对于中国人来说最具情感性、伦理性的两个指称,诗中写:“我祈求月亮冉冉升起/悬挂天上,不再落下/在节日送给母亲/一束康乃馨,一束百合/让它们陪伴母亲/不再孤独一人/蹒跚在小街小巷//我盼望父亲/在月亮丰满时回家看看/残月落下时又能见到黎明/唤醒他紧闭的眼”,其中对于亲情的书写深情而动人,尤其在月亮之“圆”与“缺”的向度上来进行观照,极富深意,全诗有着强大的情感力量和艺术力量。
  哲理诗最为常见的误区是有了“哲理”而没有了“诗”,理念大于形象,从而导致概念化、符号化,干瘪乏味,诗味不足。在诗歌的形而上与形而下之间,需要掌握微妙的平衡,两者同等重要,不可偏废。同样的,在诗歌的“远”与“近”、“高”与“低”、“大”与“小”之间,既需要有广远的视野,也需要有切近的关怀,既需要关注高处、天空,也需要关注低处、泥土,既要有大的格局、大的胸襟,也需要有脚踏实地,落到实处,拥抱眼前身边、此时此地的生活……只有这样,哲理诗才能够真正具有诗的魅力与生命。看得出,冯书辉在努力做到上述诸种对立统一的范畴之间的平衡,他写出了不少成功的哲理诗作品。当然,不必讳言他的创作也还存在着一定的问题,比如说,在我看来,他的一些诗也仍然存在着“形而上”与“形而下”之兼顾与平衡不够理想的问题,他仍然需要继续探索与突破。再比如,如何突破既有的(他人的以及自己的)表述规范、话语模式,打破既有的惯性,寻求更为丰富、立体的自己,无论是在语言、技法的层面,还是精神、思想的层面,目前似乎都还显得有些单面或者单薄,他或许还可以往更多的向度、层级展开自己、充实自己。毕竟,对于真正的诗人来讲,创新是其使命,只有不断地挑战自我、改变自我,才能不断写出有生命力的作品。这样的困难与挑战,对于冯书辉如是,对于每一位诗人,皆如是。
 


冯书辉诗选(二十首)
冯书辉


◎门槛

有时渺小,有时巍峨
不谈永恒,只在乎存在

门槛,有时高过命运
命运像一条河流
流向确定,绝不会回头
跨越,仅存于念想

它附近的蚂蚁,不停地奔波
挥霍生命和时间
有时身不由己,有时主动求索
过程,被风吹散

当众多的蚂蚁汇聚成河
每一只蚂蚁的灵魂就是一道门槛
无数的门槛
被指认,被跨越,也被践踏
它只能沉默


◎风
 
率性,真诚
它的翅膀,只要愿意
它可以一直飞,到处飞
撕心裂肺地飞
 
遇到谁就淹没谁,或成就谁
扯开一道口子
一道口子就构筑成一方祭台
 
收起刀锋
是福报
是花开
是一树果实挂满枝头


◎象棋

“甘愿做别人的棋子
冲锋陷阵
哪怕撞得头破血流
任不思悔改
兢兢业业”

当有一个诗人
这样写下你的时候
我仿佛看到了你们的无奈:
“不这样?
还能咋样呢!”

 
◎石头的内部

悲悯的人,从石头里雕出佛
让佛出来,陪自己受苦
愤怒的石匠,凿出石头心头的火
工匠,把石头挂在富二代的脖子上
成为上等的玉
诗人,从石头里翻译爱、恨、情、仇
生、旦、净、末、丑
 
先民,用石头捶打石头
用石头武装自己
剩下的最后一块石头是自己的拳头

最后的最后,一块石头嵌在了谁的坟头
打开石头的门
金,银,铜,铁,钙,磷......
零落成泥


◎瀑布

逼到了悬崖
挤在生命的豁口
那就义无反顾
从高处跃下

这一宣泄打捞起目光
千年银河落九天
溅湿了几个朝代
哭泣的漩涡盛满佳话


◎乡愁

不挂在脸上
只凝结在心底

它是一滴硕大的泪
它大,可以裹住你的温暖与疼痛
它小,可以含着它的柔软与坚硬

而我,只是你诗中的一个标点
一个无法删除的修辞
一封永远寄不出去的信


◎有如上帝的门槛
 
很多时候
门打开了,门槛横在那里
你是否跨过去
并不在于它的高矮
 
有些门,没有门槛
不少人进出一辈子
心,总在门外
 
有些门槛
你却又找不到它的门框及朝向
即便是排除了地狱与天堂


◎鹅卵石

表面光鲜亮丽
心里的酸,甜,苦,辣,咸
只有自己知道

而那些曾经的棱角
也没成为前世的墓碑
与来世的座右铭

  
◎流经之疼
 
水刃之锋
温柔。漫长的滑动
在石头上
没有渗出一滴血

日积月累
他们改变了卧姿与站相
改变了深处的沧桑
 
水鸟上下翻飞
它们的影子挣扎无声
在时光的流水下面
那块已有了根基的石头之上


◎风

东西南北地吹
撕心裂肺地吼
平静下来,发现
家,还是别人的家
路,还是原来的路

平静下来
才发现
本来没有自己


◎草的哲学
 
有草的地方,总有风声
但每一棵草
都不肯把风声走漏
 
荣,不忘染绿原野
枯,不忘反哺大地
低头,是为了内省
一生的选择
只顺从绿意

唯一的遗憾
是它们不懂哲学
还总想请哲学垂下睫毛
回答它们那个永恒问题

 
◎风筝

没有束缚
吻不到蓝天
束缚太紧, 失去飞翔的勇气
始终匍匐地面

命运永远掌握在别人的手上
也必须掌握在别人的手上
否则你尘土埋身


◎石梯

都有一个共同点
石头做的
也有不同点
宽度,高度,厚度,不同

用途各异
有的用来被人攀爬,被人仰望
有的只被人踩踏
有的用来做样子,只有里子
苔藓满面

很多石梯会生病
哮踹,打喷嚏,筋骨劳损,心律不齐
腰椎间盘突出,跟腱断裂等疾病缠身
遇到根基不牢,先天性死疾
若遇到体贴照顾
也能长命百岁。哪怕日晒雨淋
但也要得过且过

不同的石梯
基因不同,情商不同,智商不同,背景不同
外表不同,地域不同,经历不同,来历不同
自变成梯子那一刻起,已贴上了
坎坷,抑郁,失落,贫穷,荣辱,富贵的标签
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


◎玫瑰

盛不盛开
都不代表爱情本身

代表爱情的
应当是根茎的刺

离开泥土
刺刺,锥心


◎1635毫米
 
如果可以再高一些
就能看见山外有更高的山
万丈高空下的深渊
蓝色星球环绕着茫茫的虚空
 
如果可以再低一些
就能听见蚂蚁的誓言与草籽的圣经
看见落叶的墓志铭
地心的火焰和深处的黄泉
那轮回因果
 
我只有1635毫米
没有如果
选择更高或更低


◎蝉

夏天的使者
分贝越大,正值当夏
分贝归零,走过一世
了无牵挂

你的声音
也无需高度
随便一个枝丫
就可以放逐天涯


◎名字

有些名字,过去百年
还有人惦记
有些名字,过去千年
还有人记恨

有些名字,不需要修饰,都闪闪发光
有些名字,无论怎样雕刻,都黯然失色

有些名字,轻如空气
有些名字,重如长城
有些名字
已经不是人的名字
早就成为了情感的符号
将爱与恨套牢

                                          
◎时间

再响的雷,吓不倒
再狂妄的风,吹不散
再大的雨,淋不湿

不标榜自己
只为提醒某些醒着的人
不要黑白颠倒
颠倒黑白

“所有的时间只是一个时间”
它们因区分着存在
而存在


◎我喜欢月亮的缺

我喜欢月亮的圆
但也喜欢月亮的缺
缺,是源头,是斩不断的根

我喜欢月亮照耀大地的清辉
也喜欢月亮被黑夜笼罩的黑
黑,是祈求,是曙光,是新生

我祈求月亮冉冉升起
悬挂天上,不再落下
在节日送给母亲
一束康乃馨,一束百合
让它们陪伴母亲
不再孤独一人
蹒跚在小街小巷

我盼望父亲
在月亮丰满时回家看看
残月落下时又能见到黎明
唤醒他紧闭的眼


◎昙花

只在夜晚,羞答答地开
不为博取眼球
更不需要成为顶流。只为
把洁白送给夜的黑
把梦想送给黑的夜

一瞬间就是足够了
不需要太久
尘世有太多的事物
等待腐朽

作者简介:冯书辉,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有作品散见于《星星》《诗潮》《诗林》《绿风》《诗歌月刊》《中国诗人》《青年作家》《岁月》《都市》《海燕》等国内文学期刊,并入选多种选本。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灵魂不朽 (组诗)

    碧碧 ,本名王丽。法律专业及川大工商硕士。曾经先后在四川省团委 、省高级人民
  • 与(禹)你同舟(州)(长诗)

    河南禹州,夏都钧都药都的三都之地,被疫情突然按下了暂停键,一场抗疫的战争正在进
  • 自然景观点活的生态诗

    感慨诗人周承强偏爱对大自然的诗意捕捉,野马、老鹰、花雀、蝴蝶这样的景物反反
  • 岁晚九律

    江苏省诗词协会副会长、著名诗人、书画家子川诗词选。
  • 灵魂不朽 (组诗)

    碧碧 ,本名王丽。法律专业及川大工商硕士。曾经先后在四川省团委 、省高级人民
  • 2021年中诗论坛半月原

    第三期(10.16~10.31)收到有效投稿109首,经第一轮投票预选出24首, 再经第二轮投票,
  • 你点亮的灯笼时间也难

    洪烛是20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诗派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他一生以诗为伴,那温婉、柔
  • 马画家老墨的牛

    中国作协会员、传媒大学教授陆健写给著名书画家老墨的诗。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2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