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城墙走过(外三首)

作者:孙仁芳 | 来源:中诗网 | 2020-07-01 08:41:11 | 阅读:

  导读:广东女诗人孙仁芳诗歌作品选。

作者简介

孙仁芳 现居广州黄埔,华侨大学中文系行政管理专业。曾任职《福建侨报》泉州记者站、万通广告公司。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黄埔区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多见于报纸、杂志、电台,多篇作品被收入文集。

打从古树下走过
金光滴滴答答照下来
兵道阒静无人
城墙的瞭望口仍有履痕
花火落在护城根。仲夏
水淋淋地
生出历史感
 
磅礴的须根长啸青墙
剑气探索着前世与今生
绿叶溅向追杀
不可装作若无其事
苔藓的愤怒浮贴着半堵老墙
念想翻拔在铜墙铁壁间
 
如今,南方仍按兵不动
只有古树响起萧索
被浓烈的气根策马江湖
那赌徒照着青苔混迹你的年间
在长满细菌的垛口
在矫情、易腐的虚伪里
留着戏弄你的指痕
 
一段隐世的偈语发愿
他的落日以及谗言佞语
便从你背后烁去
重门已关,总有人死于口舌
攻城的云梯和统治者的宫灯
被寂静俘获了言语
 
今日你在打坐,在此间回味历史
石阶步步上升,而清净慧根
亦深植于城墙之外
 
 
象岗山所寄
 
风中言语甚是凌厉
烧红的炮管触怒引火之物
一群群士卒车马横空扫过
高亢的音节卷起风沙又即刻向尾音休止
乱世已经锈死,泯灭的虚势还在扩张
是硝烟扑向虚妄,信仰
总扬起一些风云,一些是非漂浮的
甚至落幕的繁华
 
比炮声骇人,爱慕喧宾夺主的人
频频制作矫情
也不过是一曲挽歌
事故的资本粉碎在愚钝遣词里
 
山雾悄然离去,瞄准镜清晰举目
路人甲的剧情并没多少养分
却开出罂粟,在明处骄傲地炫耀
但凡有另类不屑必将诛之
 
伪文艺闪动的火焰熊熊燃起
那不是一场复兴而是沉沦
心痛避开那场山火,沿苍老的山麓,寻找
亘古的史迹,树木苍生犹温
罗列着新鲜空气、江水澹澹
碑文史刻,逐字行间
偕同你进入冥想
 
 
一个圆得令人叫绝的谎言
 
失去语言的暴力
我们的内部潜伏着各样的毒菌
诗被虚荣心存储于游戏中
专注地滑向惊悚的钢丝
 
迂形的记忆拉低羞涩
谁的灵魂寄居着知识产权
谁就动弹不得
唇齿间滑落一把匕首
从双目流出欲望与贪婪
被五月的利箭刺穿
那霹雳声踩响人间
那道德被剥得血水分离
 
而我们的语言
被卡在喉咙,不能呐喊
 
 
二月之暮
 
发热时想起母亲的怀抱
咳嗽时带着各自的乡音
读到瘟疫中的谎言
我来不及悲伤
活过这季就是幸运

跟风向的白色喧嚣
像个小丑一样啁啾踢踏
把文字排成悲情语言
像棵腌过的咸菜一样萎靡
言语有时是中间的宿命
暴露灵魂深处的寒颤

苍白的错字堪比唾沫星子
字字如钉以为刀光剑影
却偏偏令人读出喜感
天地间的混沌古来皆有
涅槃重生先得拔掉欲望与矫情

秋天收割虚名,光环却如病毒
暗喻的文字没有章法
更谈不上思想品德
错字里暴露肤浅的轻薄
水中捞月般击出一池虚无

刀已入鞘无视艳俗的存在
眼前的喜剧近乎一杯薄荷酒
清凉冷冽极速寻找布衣藏身
听而不闻让倾斜无济于事
视而不见风中虚假的鳄鱼泪

二月脚步凌乱打湿了历史
是非愚痴不足以道,言赤诚
深居简出,刀勺锅盘声响
高点的聒噪不如眼前的信仰
坐下来听远方的钟声洗涤耳根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虚拟婚姻

    著名诗人、诗评家、书法家、教授陆健新作快递。
  • 24年前两位著名文坛前

    李瑛,原解放军总政文化部部长、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
  • 酷夏一组

    吴元成,系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执行会长、河南省网
  • 赵思运VS董喜阳:诗歌批

    文学创作与诗歌批评是个人的,同时是大众的,甚至是时代的。百年新诗发展与同步的
  • 酷夏一组

    吴元成,系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执行会长、河南省网
  • 赵思运VS董喜阳:诗歌批

    文学创作与诗歌批评是个人的,同时是大众的,甚至是时代的。百年新诗发展与同步的
  • 车延高诗选

    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车延高作品选。
  • 让灵魂在山水上飞

    凝视、品味、叩问……呈现在李自国诗集中的诗篇,已不仅仅是他眼帘中的山水所凝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