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的那段日子(组诗)

作者:邱群 | 来源:中诗网 | 2021-07-21 00:14:13 | 阅读:

  导读:邱群,广东海丰人。北京大学首届书法艺术研究班毕业,著有诗集《静静的生活》《追求宁静》(获2020年首届 “新时代·鲁迅诗歌奖”十大热点诗集奖。),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潜力诗人”。书法论文《书写书法创新精神的周慧珺----浅释周慧珺的书法艺术》(上海书画出版社《周慧珺书学研讨会论文集》),书法作品入选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书画邀请展。



  在医院

我想在医院里她不太确信
那些白色正是佛想解读的
听天由命的一切理由
在这里植入肌体的那些液体
他们会说这是你身体最好的倾诉
日子就这样被一点一滴的滴着数着
正如同我路上所看到的那样
一个缤纷多彩的夏天
被勾笔出一个爱的绚烂世界
其实她怎样都不知道
自己的命运是被吊在半空
她躺在那里听任时光
带着嘀嗒的声响从身体流过
似乎她为自己找到了神
任一瓶瓶液体穿过她占领她统治她

 
  无 奈

这是一条悠长的走廊
经过白天人们的喧嚣
晚上终于可以沉静下来了
这里就是我们熟悉的医院
还没顾上回望窗外那个湖的风景
就落下一场场雷阵雨
让人感觉到这个夏天很冷
虽然这个城里的灯光特别多
我也只能隔着窗户往外看那些灯饰
此时我也无法断定我的思绪我的灵魂
需要不需要接受着雨水清风的清洗
医院里那些粉色的身影仍得继续着生命
也不再是这个医院婀娜着的优美线条
 
 
  窗  外

窗外唯一的是街景
是可以眺望那个咸水湖
和被火烧过的满目苍黄的山
春天掠过的天花板
不能顾及一个人的寂寞
一盏灯守着一面面白色的墙
我可以想象一些捡起遗漏的过往
还有哪一朵花握住了的命运
不见阳光的玻璃天窗下借助上升的电梯
上升到病房里医生开出的张张账单
牵着我的影子在生命的断崖上回望
离天空很近离孤独也是很近
可却是离白云很远很远
 
 
  夜 晚

我也许是被囚禁的也许也是一个患者
窗外的灯光如同医生手里的刀
割穿过我无法入眠的夜晚
在医院里我还能声嘶竭力地叫喊着吗
我不能抗议也不能证明这里一切都是对的
包括那些坏掉至今仍无法更换的构件
以及已经生锈并不宁静的夜
每个允许路过戴着口罩行走的人
他们越过白大褂裹着的性感与青春
一点一滴都不会偏离的底线欲望
继续诊断着来来去去变形的脚步
以及审视这人间还需要人情的关系
我看到的尽头究竟是炼狱还是天堂
 

  第五夜的感觉

时间的钟摆似乎忘了
我们存在的四周
如此的安静难道这就是医院
于是我拼命地调取白天的记忆
记忆尽是一些静止的画面
仿佛一切都停留在凝固的时间里
此时此刻透入眼里的
风在窗外徘徊着雨也在窗外飘洒着
夜里我可从容想一些事
也不去容想夜以外的一些事
病房里无非重复着这样的一套动作
查房输液仪器检查体温测试
结果什么都没发现发现的都没有什么
既然这样只能安心在等待  
但是听不到有人在病床上高谈幸福
也没人在缴费窗口前不交钱
生命无非就是花开花落
无非是从此岸到达彼岸
此时健康的午夜容许我任性一回
在无病的吊滴中睡去
 

  六  日

出院的时候是住院的第六日了
这栋高楼对我是如此的熟悉和陌生
让我不时地发出感慨和难予言表
走出门来阳光很是明媚
树下的叶子随风走来也走去
对于人世间也许阳光是温暖的
我穿过医院长长的走廊
就像穿过自己的肉体
可以看不到冷漠的表情
也感觉不到白色的约束与囚禁
我可以将文字揉成诗句
就揉不成乡下水稻一年的收成
想起亲人辛勤的劳作成熟的苞谷
一切都在这洁白的床单沉沦了
此时不得不提到柔曼的流云
倾覆了B超还要走后门的彩虹流光
远方钟声响起来了
午后的阳光最接近夕阳
我知道死亡与我僵持不下
感觉余生还是短暂的安全和健康

7月20日修改于汕尾市人民医院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