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柳絮在天

作者:王永健 | 来源:中诗网 | 2021-04-08 14:47:13 | 阅读:

  导读:王永健,做过编辑、记者。出版散文集《向里向外的风》、诗集《我的另一个我》、长篇小说《红崖》等。现居库尔勒。




这是本地人,都会遇到的事

喜欢它在树上,绿的时侯

一年中最早的春的样子

像垂帘的帐和缕缕的惦记

总会牵扯你的衣袖和目光

孩子会尝尝它的味道

会有一只半只,一闪一闪的蝴蝶

我、妻子和女儿

摆弄一只纸鸢

飞的高的时候,扮做鹰的样子

在情侣手中,盘旋在彼此中间

迎着风,静默地听


可以听到的,也可以嵌入睡眠

或是早上、或是晚上

或是中午阳光最清亮的时节

骨节亢奋于生长的声音

合着才来到小河里的雪水

盛大的荷尔蒙,藏匿着山上的石英

像雾和雨,像普降的露

弥漫在遛狗的大妈大叔身上

也不知行了多少里

有长出泥土的苇茬的青淤

有黑脚黑嘴的鹅的喙食

有黄天、黑土、红云

空气里会有久辛的宁静

一辆自行车斜斜地立在路边

没有影子和絮叨的梵音


一时间,一个在桥上

一个在身下,没有来处,也没有归期

扯断这虚无的胡须

伸手就能够到

仰头就在眉宇间

黄腾腾的,满城尽是

弯曲的路,避风的勾坎、缝隙里

到处是你的酒醉

你的身体,无所不在

太多的春语,成为轻扬

成为飘荡,我用指、鼻尖、耳和颈项

用稀疏的发丝、臀部和衣袂接触到你

特别是我的双脚,接触到你

用唇、宽阔的额头和梦,接触到你

用诚意、一壶开水和枣,接触到你

我留连于你的背部和颀长的线条

留连到目眩和倦意


一件黄色的包裹

一件紧身的号衣

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只管埋着头

戴着帽子、口罩、手套和护膝

笤帚握在手里,跟着辆小推车

弯腰捧腹间,留下堆堆纸灰

不远的垃圾筒,发出高耸入云的叹息

一只残烛,被捡起一行怀古的清泪


2021.4.3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