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陀罗(组诗)

作者:苏金鸿 | 来源:中诗网 | 2021-04-05 21:20:15 | 阅读:

  导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苏金鸿诗歌作品选。

半夏
 
就算有一个春天
半夏,也等待了多年
有人说,石头能开出花来
半夏,不是石头
却在不经意的一刻
开出了半坡人心
 
我像蝴蝶闻着花香
一路而来,一路沉醉
水牛背上的那只黑鸟
能是我灵魂出了窍
 
我静待的心事不是藩篱
锁不住你爱不爱我
 
正因为我是半夏的一半
开不出一季呆萌的平安
 
野草莓
 
血一样红,玛瑙一样透明
滴血,像红烛的泪
 
我来到荒野
草的气息迷漫
我似那只野蜂徘徊
回首,看一畴风景
 
风走了,香菌无毒
野草莓从梦中醒来
 
不要再说爱一个人有多难
只要心诚,花依然起飞
 
 
喇叭花
 
说不清是不是一种邂逅
喊你喊得我阵痛
脆弱,这种花的美艳
让我深陷起伏的风波
 
你的心,被我看穿
就像看穿坚硬的天空
许多阴谋和爱情
应当永久凋谢
 
我爱你时你不懂珍惜
烂得就像一滩烂泥巴
喇叭花不会醒悟
喊醒的是带刺的欲望
 
只有等到下一个春天
我才会从地狱悄然归来
 
曼陀罗
 
风追着云,撕开屏幕
云落在山,披着孝布
不是所有灵光都灵验
也不是所有花开都飘香
 
月在夜空旋转的时辰
星躲藏得不见踪影
就像野狼在旷野游荡
夜色吞没了黑色的森林
 
塔可以刺破云天
而祈祷会唤醒曼陀罗
信不信由你
吃了这种植物就会迷魂
从此不再相信天真的诺言
 
泡一壶老茶慢饮心事
爱情也会有打瞌睡的时候
见异思迁的不止海誓山盟
人在梦中最容易跟着梦走
 
我一次又一次在半夜烤雪
只为等待,也为融化前世今生
 
童话
 
一个陶罐在悬崖上寂寞
几万年了,陶罐里的银币
擦去绿纹,依然光亮逼人
 
童话,被石头砸破心事
像一声从云层掉落的叹息
 
我听风锯着灵魂的声音
飞溅的火星,瞬间熄灭
一种沉郁的陶质般的低吟
在风和雨之间奔突和回旋
 
不是不等待,而是等待太久
几株幽兰,在额头飘香
 
望夫云
 
望了几千年,夫君石沉大海
那匹石骡,在海底呼唤
像疯一般的风,疼一般的喊
 
波浪也许想在天上涌荡
云朵也许梦想沉在海底
只有波峰浪谷上的女人
刀一样划过透明柔软的水
 
该用从天而降的大网
去网住女妖布下的局
 
石骡永远不会浮出水面
除非,风吹干一湖的水
 
独白
 
在夜空眨眼的不一定是星星
梦幻像雨露一滴滴落下
 
悄悄地,蟋蟀在墙角低鸣
风像篦子梳理着岸柳
 
一管竹笛,说不尽愁怨
只有屋檐下窃窃私语的雨滴
诉说谁也听不懂的心咒
 
我或许就是窗前的桂树
开出灌满心门的清香
 
如果长苔的石头也会做梦
我就是梦中的那朵白云
 
苦楝树
 
我看见苦楝树长在白云里
白云飘散,苦楝树开始落叶
 
风也走了,在拐弯处回眸
苦楝树伤心得悄悄哭泣
 
白云还会飘来,风不会走远
而我,把苦楝树深爱心底
 
杜鹃鸣叫是为了回归
苦楝树开花是为了表白
 
而我,和苦楝树朝夕相处
是为了梦乡里不再丢去记忆
 
七彩云
 
我是七彩云,从山峰飘出
湖看得清我的面容,看不清
我被风雨划伤的那颗初心
 
我知道,我的恋人
是只石狮,藏在水底
 
我守望着,已经千年
我哭,我喊,在湖的上空
 
云层之上,牛羊成群
牧歌飘如凋谢的花朵
 
影子投进湖里,是云的期盼
眼波射穿云幕,是湖的梦想
 
天神
 
怎样的迷茫,浑身漆黑
心却不是黑色,鲜红
像山头上流淌的岩浆
 
胡须像剑,比铁丝还硬
云彩落满庙宇,包裹佛心
 
香火遍布每个角落
灵魂和梦,随风飘荡
 
山变成海,海变成山
世界太大,天神无处不在
 
玉白菜
 
一棵玉白菜,生长在湖里
太阳和月亮在水里穿行
 
鸟在水中静谧地飞翔
鱼在岸上蹦跳地游动
 
像一件舒展翅膀的舞衣
不腐的玉白菜泛着绿色
 
一些虾,像走失的光芒
向着缺失的岸边辐射
 
整个水域都沉入梦乡
只有玉白菜没有入眠
 
铜钟
 
铜从天上降落,像一场雨
砸醒岩石,也砸醒野草
 
铜铸成钟,像骨感的头颅
记住第一个撞响钟的人
 
图案,天堂的图案
刻在天使宽阔的胸膛
回声,在天堂传去很远
 
浓雾压得很低,悲鸣的铜钟
在天上响,滚过云层和雨


苏金鸿,男,白族,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云南大理市人。在《民族文学》、《星星》、《诗林》发表文学作品400多万字。在港澳台地区发表诗歌200多首。出版《九龙洲》等长篇小说。中篇小说《金江1936》改编同名电影。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