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雨巷,巴黎》(组诗)

作者:石头也 | 来源:中诗网 | 2021-01-13 16:16:56 | 阅读:

  导读:石头也。网名:记忆里曾经有过山楂树。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喂过猪,放过羊,干过公务。曾在人民公社文化站主办的《小草》杂志社,任社长助理,兼职校对及投送组组长。退休后,回乡和庄邻一同种地看云,捎带着去寻童年的本真……

《伯母,梧桐树伴您而眠》

  题记:年少时,不知丧钟为谁敲响,而今,无泪,己是哀痛断肠!
 
爷爷接您了
老人家知我没见过我
老祖宗,儿辈的祖母
侄,最思忆的
最苦,最忍,最智,最善
那是我的祖母
等到了两个儿媳
侄,无泪
不是不亲,伯母
老祖母,打着爷爷
焊锅钱买的马匹
伯母,您走进
老祖宗
置买的田地
 
爷,奶笑了
那是几十年前的笑
一个游街穿巷的人家
补锅呀,喊叫:凝冰飘雪
没有张灯,一条红布
儿媳,来家了
爷说:闺女,咱的屋
穿风漏雨
奶奶什么也不说
两个粗碗,两个鸡蛋
我娘您俩吃了
老祖宗,硬爽爽
拽展她
自己织的布衣
 
孝顺,说出已是多余
儿女犯错了
老祖宗,棍打的
我娘或有您
娘做饭,您做衣
分分毛毛,儿女
侄儿,侄女的学费
稠饭,老祖宗不吃
您不吃
侄不懂事呀
饱了,摸着肚皮
您老了,娘老了
儿女们,不知谁是娘
谁是伯母
 
伯母,是替人做衣
伤了您的双目
您说,不是
那是个啥呀,那是啥
您看不见什么了
失明,伯母
您闪着的还是
太阳,也不如您的善意
侄不说,月亮l如水
伯母,再看看您的
跪着求您只能让您
看饭的儿女
伯母,伯母
 
走吧!爷奶等着哩
路黑,咱点灯
只是,村上人
外出打工了
您做的粗衣
穿在孤儿,孤女
老人身上
一句,对不住了
您不要分文,暗夜
笑着,送出院门
他们也老了
街房,有的己走不动了
庄邻,送您的人会少
别怕,老祖宗慈悲
鸡蛋,在地下煮熟
您就吃了吧
爷在笑哩
让三伺候您
梧桐树伴您而眠
我的娘呀!我的娘样的伯母

 
《天山,出了明月》

不说那苍老
兄弟,苍老是你的
也是我的
高楼稀缝
是月亮
那条小狗跑来
便是日月
别说,累了
 
别问我,天山
三江源,长江,黄河
我只关心你
也不关心你
庄田里的日月
贼亮,我想你了
水,润着禾苗
我想你了
天山出了明月
 
是唐朝,又不是
今日,伤悲
咱的园明园
那曾经的白银时代
巴黎,巴野
圣母,圣母
落雨了,谁的哭泣
最接近上帝的尖顶
谁的哭泣
别问了,别问了
那个驼背人
守着秘密,爱恨情仇
天山,出了明月

 
《咀嚼着己失》

柴火煮沸了铁锅
炭黑着双手
弄碎了
仅有的器物
盯着,盯着
从脚底伤上
心窝

别呀,别弄瞎
你的眼晴
拾一块碎片
端详后,回忆
一段回忆
嚼品曾有
曾有的往昔
一段丢失又永存的
器物
是不是刻骨铭心的
过去

天山出了明月
星的天空
别说,谁的孤寂
一闪一闪的明
碎了,独立
一人一块
整体后
叹息着己逝
颤动,颤动
是不是雁翅
云挂风飞
一弦一柱
弹出久远久远的往昔

 
《深情后,故事延续》

坚挺的麦芒,一场夏雨
平原连起,平原的金黄
锄刀闪着流火
麦场饱满颗粒
一畦一畦深情告别
没有终结,故事延续
 
土灰色了田地
待哺的儿女
顾不得了,危机四伏
探出头来,一撮野草
家狗饥肠,眼中
只有麦田奔逃的鲜肉
移动的肉粒
没有同情,只是生存
一块跑动的肉粒
 
所有的人,田野的嘉年华
没有平静,没有初始
一只草兔死了,一只家狗活了
老奶奶,颤抖小脚
粗布上衣,掩上洞口
依稀微弱的呼吸
 
忘了吧,忘了
那悸动的呼吸
生命之源,平展展的土地
深情后,故事延续
 

《清江上,石是石是佛》

  题记:近日,在清江上,一兄弟,发我一照片。石佛。大过乐山大佛。感慨系之……
 
二百八十米深
潭水三千尺,人
的,神的
长江佐证:你坐拥二百七十米
身长二百一十七八尺
我看见的是空
空空的是十里外的山洞
山洞,钓杆,鱼篓
 
起伏的土岗,长坂坡
三国传奇又是故事
也只是,朝代更替
几杯残酒,醉了
哎,还得说你
佛呀,我下不了游船
问你,哪里是岸
你沉思的是江水
是过去,是现世
是未来,是超度亦是未知
嗨,说到底
是你一身的绿衣
古旧的原始,原始的古旧
绿色是尘世
尘世春来翠绿
 
江边的人,传说
神圣着你
可那座小桥,你脚下的
石桥,盈盈数尺
清江,没有莲花
桥,盈盈数尺
对岸,人说
那是一峰喝足水的骆驼
包头,呼和浩特,沙漠
先辈,塞外,阿尔金,张家口
那峰饮过水的骆驼
嚼不了茶香
鼻涕流出皮腥
一步只是一步蹄迹
北望,己远,南望
近的,是那孔雀
石人化后,活了
一飞,何处
 
峨嵋,黔南,天竺
千里,你的脚下
小桥,数尺
乘得动你,乘不动你
独坐,佛呀
船行万里
清江峰下情江水
只是己无离人泪
几只游船,擦身而过
略有惜别,几多欢愉
远了,近了
落日,旭日
 

《这真的关我也不关我的事》
  ——致远走的行者
 
只因一句话,枣花开了
牡丹碎了
吊瓶低了,血会倒流
雨滴落了
天,不再回收
 
哎,问谁呢
压过的草地绿了
绿是绿了
草籽不曾成熟
是谁忘了
挡雪的屋檐
春来,该发芽的
没能发芽
 
海,起浪了
一只小船,悠悠
是告别又无人可以
告别
孤岛,是坨螺吗
 
岸上,醉者
对得着土地
影,不成三人
一碗白洒,燃烧心扉
眼泪冰凉
母亲,手抓苦荞麦
娘不知这到底
是因了什么
为了什么

 
《清明了,一篇题记比诗还长的题记》

  谁愿意,时不时的把过去晾晒。祥林嫂似的。凡常凉晒的,都是抹不掉的,伤疤似的,血是止住了,印记存下。哎,抹不掉了……
  小时候,狗,因一块红薯皮,咬的死去活来,人言,狗改不了吃屎。现在,有几个狗还吃屎呢?一切都变了,切割着过去,切割着亲情。
  远走的人,真幸福。
  尘世的,肚子饱了,乡情没了。
  王家老奶奶,等野孩子们,下树后,才喊:谁又偷枣了。门后,老奶奶,偷笑的慈祥,温暖了我几十年。羊倌叔,村上孩子们考上大学,他都失一只羊,卖了,送学费。一生无儿无女的。叔呀。槐花姑的儿子给你摔的孝盆。刺猬哥,升初中,考全公社第三名。穷,失学了。外出挣钱,出车祸,死在了福建。兄弟们,在你死后,那个亲呀……
  清明了,有人给你点纸钱吗?
  尘世, 楼高了,可上层下层的,却不知住的是谁?年节时,聚聚吧!
  哎,人老了,祥林嫂似的。哎,那远走的呀!
  祥林嫂似的……是为题记。
 
别问了,真不知道
楼上,住的是谁
哎,好象是
可,真不知道住的是谁
倒腾垃圾桶的
笑着,想摸又不敢摸
是她的孙辈又不是孙辈
 
她想着在乡下时,乡下
一碗稀饭
热腾腾的街道
爆米花
爆裂,一村喜乐
 
清明了,薄薄的黄土
夜的光,四月,微亮
悠悠的鬼灯,星星点点
聚了,满地都是
走街穿巷,过渠越沟的灵魂
 

《午 时》

赤裸裸的,进来
鸭毛呢?
桃木,梨木
噼噼啪啪
烟,燎绕嘴唇
哗啦啦的水,有
氧气,方寸之间
鱼虾跳跃
 
一丝一块,切割
凌迟,肉身
午时末到
不是说了吗
午时问斩
等不及了,真等不及了
数着银票
关公大刀,我怕
 
《无字着,判决自己》

林地一层层叠着白雪
白白的是独有的季节
柳絮拥挤
拥挤幽绿的春日
灯,在楼口灭了
没有声响
街角,一堆堆纸火
眼泪滴上
剜心着火苗,剜心
是跪下人的剜心
燃烧纸钱
燃烧不了眼泪
 
剩余的,没燃
犹如一张张判决书
没有坟头,没有泥巴
跪拜的是铁铸的红马
灵魂,游走
跪下了,就多跪一会儿吧
一张张纸钱
判决尘世
无字着,判决自已
 
《呀,雨巷,巴黎》

这是人间四月天
酥雨,丁香空结愁怨
谢了,撑着油纸伞的姑娘
白莲,舞动
悠然,暖了
人间四月天
 
怎么了,巴黎
尘世的记忆,想望
以及那童年
尖顶,火舌
袖珍,浓缩一切
浓缩,不该是一把火
耸立着便是立体
大钟,大钟
以及高呼拯救灵魂的人
荡气回肠
 巴米扬,圆明园
圣母院
古道边,夕阳
夕阳山外山
圣母,人间四月天
你知不知
我心存你黑头发的模样
圣母呀,这是人间四月天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今日腊八,今天大寒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丘树宏新作快递。
  • 你有什么可以燃烧

    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顾偕诗歌作品选。
  • 草原驱狼记

    著名作家、编辑何鹰(何贵成)新作。作者系50年代的青年诗人、1956年第一届全国青
  • 2019-2020年诗选 | 卢

    诗人邹晓慧一直潜心诗歌创作,并保持他独特的质朴之中带有禅意的的风格。今特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