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贾文华 | 来源:中诗网 | 2020-11-20 11:13:46 | 阅读:

  导读:贾文华,内蒙古扎赉诺尔煤城人,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获首届志愿文学征文一等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活力诗人奖等数奖。


贾文华,内蒙古扎赉诺尔煤城人,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获首届志愿文学征文一等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活力诗人奖等数奖。在《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人民文学》(观音山大赛获奖作品专刊)《诗刊》《青年文学》《中华文学选刊·少年版》《儿童文学》《中国校园文学》《星星》《散文选刊》《新世纪文学选刊》《诗选刊》《北京文学》《长江文艺》《广西文学》《天津文学》《福建文学》《山东文学》《北方文学》《阳光》《鸭绿江》《朔方》《草原》《散文百家》《文学港》《雪莲》《中国诗歌》《中国诗人》《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绿风》《诗潮》《诗林》《知音》《意林》《少年文艺》以及《中国新闻出版报》等多家国字头报刊,《甘肃日报》等多家省报发表作品。作品入选《2012年中国儿童文学》《2019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作品集》,十数次入选《中国年度散文诗》及多种散文诗年选。参加全国第十一届散文诗笔会,出版《马与远山》《辽阔之外》等专著。《四川文学》《当代汉诗》等多家媒体评论其散文诗创作。入选《清静如山》等多家权威获奖文集。
     
1

 

一眨眼,她就牵天空的光源从我钮扣上绕。

一低头,她就漾心尖的暖流往我布衣里揉。

这些年,我没少与寒流交手。

“碗口粗的树,都能拔出;面对你的衣襟,我咋软得像个柿子?”

每回,它都纳闷地问。

 

2

 

七位离家的孩子,在天空的投影。

 

3

 

即使世界暗下来,也会有出口。

那些不曾泯灭的亮:

身体的路径,思想的通道。目光的旅途,光阴的墙。

 

4

 

你们凝固在空中的样子,不影响她,拾那串银钥匙。

可是,若想开启故居,得有半数月光不允许。

你们更喜欢,那会儿,她垂向大地的乌辫子。

 

5

 

距离地平线远远的,只为区别万家灯火。

没有谁像你们,敢从人间烟火中跳出来,成长为夜的顶峰。

仰视者,各怀其辞。

 

6

 

唯有你们,与大地上的尘埃原封不动。

其他的光,都被削成薄雪片。

水洼低得够不到自己的嘴唇。

矮下去的篱笆,蓦然疯长。

季风像鱼崽,在网眼中溜达。

浅灰与深黛之间,呈现不朽的因果。

 

7

 

灼闪的嫩芽陆续发言:“懂我的雨水生长在人间。”

 

8

 

能打开石头的人,不见得通晓自身规律。

他们拙得很。

开山,岂止是斧头劈出来的,岂止是墨汁涂出来的。

聪颖者,常借助罡风的张力,揣摩高处的软肋。

比如,以周边银穴的辐射,盘活一面铿锵的大鼓。

 

9

 

无语的对白,终生不改。

 

10

 

为揭穿黑幕,每粒文字都饱蘸血珠。

 

11

 

被你照耀过的小苗,即使夭折,也会攥着弥足珍贵的银珠。

那可是你历尽劫数,降下来的一滴光啊!

 

12

 

大地上有太多种光。

有的透亮,可是,挡住一点就大发雷霆。

有的,掂着身后块垒,又不舍眼前碎银。

有的隐进黑夜,埋两根筷子,专夹月的清辉。

不像你们,有借无还。

 

13

 

各占一头,你们织。

没人见过,油亮的乌丝。

纹丝不动,拿什么织?

光凭漫天黑雾,或者罡风的虚晃?

你们在等大面积拔节的视线,即使零星的窥视,也不放过微角度的媚眼。

捻着一粒粒沉浮不定的柔波,坐井观天。

开始收网。

 

14

 

相隔天地,却似近邻。

眼神一眨,就到你家。

还情不自禁地把两束云梯,搭在涨潮的雨季。

即使叩错门环,你也从不怪我。

 

15

 

一刀刀剔除命定的张狂

日积月累凝聚周身的金黄。

夜,起自深邃;你,源于麦芒。

舍弃长路,作引航的微光。

燃烧自己,托蔚蓝色山岗。

 

16

 

总有一天,你会寻不到我。

别为一扇关闭的小窗,停止放射。

你得依旧灼热,比任何时候都要镇静。

你非因我而生,我却为你而诗。

 

17

 

有人认为,你不会过日子,不稀罕你。

可他,却把自家闭火关了,借你的微亮生存。

能看到眼前晃悠的指头,能掐算明晚的光幅,就行。

 

18

 

钟摆与你的区别:

一个豁命往时间外晃。

一个执拗向时间里奔。

钟摆犹豫半辈子,没找到突破口。

你眨了数个朝代,至今未泯。

 

19

夜,想把你染黑。

你,想将夜涂黄。

谁都没把谁咋样。

 

20

 

有一次,我在异乡的屋檐下躲雨。

漆黑的夜幕上没有你。

我,顿时慌了。

往常,瞅你一眼,妈妈就会晓得我的下落。

现在,我被堵在没有方向的角落。

闪电投下的影子,鞭梢似地抽打没穿救生衣的我。

没有你婴儿似的金黄,吸吮我奶嘴似的眼光。

 

21

 

每晚,都在乌黑的岩石上钻孔,取火。

就那么丁点光,却从没熄过。

不像有的火山,用一堆灰烬炫耀曾经的荣光。

 

22

 

在你心目中,我,也是可望不可及的吗?

不然,为什么你也落泪。

濡湿我的伤悲。

 

23

 

五岁那年一个深冬,去铁道旁拾煤块的妈妈依旧未归。

我贴着玻璃窗朝你张望。

夜,像无边的黑浪。屋里煤油灯再亮,也帮不上妈妈的忙。

“求你了,多给她点光,让她朝着家的方向。”

 

24

 

你跟往事,准保有着某种牵系。

当我遗憾地回忆,总能逢着南北东西的你。

看似亲近,可是,我得具备返老还童的功力,才能抵达你。

生命中有一种回不去,也挥不去的物体。

 

25

 

“你会准时来的;正如我,想你时一样。”

到了这个时辰,不是我想,就是你亮。

要不,就是闲着的空旷。

 

26

 

小时候,以为你只是给夜空看大门的。

看不到你脸,只有一点隐约的烟头。

一天,忽降大雨。

怕你淋湿,我蒙着被听雷,掂念了半宿你的嘴。

 

27

 

唯有你,敢向世界交底:“来吧,淘金者,盗墓贼,兮丐帮,考古人,以及形形色色,多种元素的仰视。就在今夜,取走你们所想。先前赐予你们的光,一笔勾销。”

 

28

 

如果有只手掌,突然打开,又立即合上。

你会掂念,那些无家可归的妹妹吗?

 

29

 

学不会隔着日子,与你遥对;你,也学不会

你指定有乌云密布的那会儿。

我,也有琐事缠身的光阴。

月亮一出来就好了。

你,一露头就妥了。

呆在头顶这么多年,光你照我了。

想擎两颗露珠,送你;没捧住,跌碎了。

 

30

 

打开窗子,想让你们涌进来。

多么晶亮,又这般凄凉。

先到我的炉膛边暖暖身子,再去雪花的王国打更。

 

31

 

七岁那年一个深秋,妈妈背我去俱乐部看反特电影。

散场后,趴在她暖和的肩头。

瞅你,像高挂的路灯,我的小脸,仰得像翘葫芦……

从我到你的长度,等于,从你到童心的宽度。

 

32

 

天空的枯草都是钻石。

大地的种子皆为泪光。

你们不求生长,却无限健康。

他们拼命流汗,都光景不长。

 

33

 

空气,亦如屋脊,

不信,问问天花板上的你。

 

34

 

选一处辽阔,容易寄托的背景,

把自己的天下,搁那儿——

“仰视者,请采下我的眼角膜!”

 

35

 

三一帮,五一伙——

比,谁更亮堂;比,谁能招来更多的仰望。

比,谁会替代谁的故乡。

今晚,我拿诗歌的碎银,与你们火拼。

 

36

 

愈弱的那粒,愈易浸染人间的思春。

低头者,爱扫脚尖的覆尘。

举首人,好搜迷离的无垠。

天生我才,却流放于旷远的高深。

便以朦胧水雾,滤两束凝香的水痕。

你不必沉沦,她只要常新。

 

37

 

这些斑斓四射,绵绵不绝的思想,这么持久,究竟源于何处?

大风不能将你们吹灭,大水不能将你们淹没;时间,也拿你们没撤。

哪儿高深莫测,哪儿就有你们闪烁。

闪得扑朔迷离,烁得无庸置疑。

直到猴年马月,直到月亮沉底。

把夜,靠黄它。

 

38

 

时间都跑天上去了。

不信,一粒粒,一颗颗地数——

你要的正是这工夫。

 

39

 

你呼啸着坠落,却无丝毫回声。

好比:一腔血,猛地,从我左胸涌到头顶,没人目睹。

夜空强忍巨痛,装成平常事。

怎么瞅,我都不像眩晕症。

 

40

 

所有眼神,只为证实一件事:

你发没发现盲区?

 

41

 

“是谁,把会发光的单词,从夜空的辞海里面打捞出来,镶成图案,照亮眼睛里的黑。”

 

42

 

等你终于把体内的白金掏空,

等你总算把墓志铭传给石头。

天空全成河流,

大地皆为虚拟。

 

43

 

我一直不明白,白天,你们去了哪里?

云朵愈白,我愈好奇。

难道,天空在用纯蓝色谎言,诓我不成?

 

44

 

不能把你请进小屋;

给你读诗,也不成。

从我出生,就与我隔层玻璃。

眼下,只隔一根白发的空。

什么时候,能跟你握手,像跟自己握手。

 

45

 

母亲去的当晚,月光太炫,没显出你的存在。

父亲走时的夜空,你搁我头顶,表情依然。

老宅空了,你悬在窗口值班。

 

46

 

背着黑锅,才能托住你的光。

夜,从没寻思过翻身的事。

 

47

 

我想把你纳入视线。

你想将我收入景观。

我们对峙着,谁都不想最先移开。

 

48

 

你是不是认为,我,幸福无比。

能说会动,吃香的喝辣的;还,不耽误写诗。

不像自己,攒了一辈子眼神,却闻不到丁点香味。

“哎,名副其实的精神领袖!”

 

49

 

请替我陪陪小圆桌上的尘灰,这么多年,没舍得离开。

等我回去,为你俩写诗。

为你:有情有义,独恋倚窗的矮枝。

为它:月光那么挤压,没离开过半步。

终有一天,我们会在一起朗读。

月光,是唯一的听众。

 

50

 

“你随时都在发光。我呢?”

 

51

 

说过闪烁一辈子,就一辈子闪烁。

好比,她对他的承诺。

 

52

 

这么多年,你一直搁我头顶,

好比诗歌,不离我左右。

即使我关上天窗,你也决不会空岗。

还不时地眨眼说:“骑着毛驴看唱本,咱走着瞧!”

 

53

 

为什么,你不建一座目光的展览馆,让我好好瞧一瞧,李白眼中的江山。

 

54

 

仰望你的时候,一颗露珠也在注视我。

命运,在不同之处,构成遐想的角度。

 

55

 

我把最后一滴墨水,洇在纸上。

旁白,全是你们。

 

56

 

“面对大地,必须低头。”

每晚,你都默默无语地教我。

 

57

 

所有绝望的事物,顶上都有你。

它们认为,你尽力了。

抵达你这道最后的屏障,它们预言,那片黑,随时塌方。

其实,它们猜错了。

所有存在,都有其潜在的方向。

唯独你的目的地,不在场。

 

58

 

在人间,即使你比太阳还亮,也不稀奇。

有可能,还会陷入定时炸弹的怪圈。

投身于光芒里的光芒,好比,绽放在花朵中的花朵。

谁,敢轻易称王。

可是,只要稍微高出地平线;甚至达到,让山峰仰起头颅,让事物甘心匍匐的程度。

那么,你还是光吗?

 

59

 

谁将你们闪光的次数叠加在一起,谁,就能领悟我的爱。

大地上这粒微小的尘埃,虔诚地捧着自己的天。

 

60

 

谁能从光中取出阴影;

谁,就能从鸡蛋里挑出骨头。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