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想着我的家乡(组诗)

作者:邓维华 | 来源:中诗网 | 2020-10-15 23:08:50 | 阅读:

  导读:邓维华:贵州赫章古达人,乡村学校教师。在平凡的岗位上,做着平凡的事情。


 
一个站在角落深处的孩子
我得借用一双老师的眼睛捕捉
那眺望的表情
——题记 

 
赫章
 
我的县名犹如我的乳名
就像给窝棚里出生的孩子
随意叫出来的那个
小猫小狗般的名字
在又黑(赫)又脏(章)的亲昵呼唤里
一天天壮实
黝黑的臂膀上凸起坚韧的思想
只是天生的羞涩
总把一些冲动矮小成一根小草的模样
在无数次的鼓励与委婉的遣责之中
终于有一天
举起高耸的山峰
混响声中荡气回肠的夹岩
沉默的溪水
星罗密布的溶洞
直指天坑
伏流暗涌
 
敲击核桃的竹杆是否还在坚实
摇动荷叶的风是否还在颤抖
板栗支撑着弯腰的姿式
用一条高速的臂弯作倚靠
挥动的手腕
正用泼墨的写意
赫然写下
我的家乡愿景
然后掐好位置
慎重地盖下那枚
小小的印章

 
洛布石林
 
那年打马上高岗
喊一抹艳阳
站在凸兀的石头之上
从那以后
穿越一条又一条石缝的小路
有了来来去去的思想
 
谁的点化
让那一块块千年沉睡的石头
奔走起来
侧耳倾听
一茬茬游旅穿梭的对话
 
凝固起多少人间真情
记录下多少奇闻趣事
只要轻轻吆喝一声
就能驮着满满的故事
打道返家

 
刹界河
 
其实这鸡鸣三县的地方
除了意象中的桃花艳丽之外
似乎一无所有
记忆深处的老凹船
承载着一篓干药材的重量
摇摇晃晃到了对岸
船工的皱纹
犹如三毛五毛揉皱的纸币
返航的时候
除了那声闷沉沉的问侯
再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吹牛是可以不打草稿的
我可以神气地说——
那岩真夹
那河真深
那水真大
一声鸡叫
三个县的人就醒了
我能在摇动的船上站稳
我不晕船
 
有人羡慕这面对面的距离
用一个早晨
走下河底又爬上高坡
完成一次握手言谈的委婉
而悠悠诉说了无教个世纪的的流水
不想再延续这千年不变的沉寂
愤怒的吼叫
传递爱抚的情怀
让离家的孩子远走高飞
腾出一个偌大的承载空间
用十年的时间
布三道防线
重新打造一个响亮的名字
 
这个枢纽工程
流淌着夹岩的血脉
张扬起奉献的个性
然后让自己的激情无限高涨
一直涨到某一天
那桃红般的笑脸填满高峡
平河两岸

 
韭菜坪
 
把卑微的内心
傲立于一片贫瘠之上
泅渡寒冷的阳光
紫色的小手
摇动开放的热情
不管你来自多远的地方
还是每天聆听我心跳的邻人
苦难的穿越与行走
牵动我络绎不绝的思想
坪地开放
四季奔忙
 
水往高处生
九十九股流水的传闻
曾幻想过一座城池的辉煌
只那探寻的路上
或许险象环生
或许高寒难胜
如今抚栏鸟瞰
仍有不寒而栗的刺激
白雾笼罩栈道
前行的高度
洞开一次次惊讶
让那辽阔的花开一览无余之时
汗水打湿的心事
在某一棵根茎之下
再次萌芽
 
站立在风景深处的姿式
伸展双臂的激动
随镜头倾斜
一如此间
乌蒙地带倾斜的角度
一起上升
一起滑翔
不成气候的你
以自我慰藉的句子为借口
找到了不离不弃的理由

 
这样想着我的家乡
 
不知从什么时侯起
在父辈的智慧里
总是想着那个
与大海与泊船与关的故事
于是常常在梦里
把那节短得可怜的河流
坐落成一个庞大的池塘
 
就这样
想着我的家乡
就像想到一个
站在角落深处的孩子
我得借用一双老师的眼睛捕捉
那眺望远方的表情
心灵的潮水
荡漾开来的意境
在摇摇晃晃的闪烁之中
收缩成嘴角流淌的唾液
 
多少次
睁开眼睛后的落差
就像走下沟底时的轻松
又像爬上陡坡时的负重
每经历一次过程
脚下的沟沟坎坎
似乎都能甩下一段
抛在身后
 
常常想起动身的地方
只是无论如何
都不愿再回到
那个月朗星稀的夜晚
 
尽管
大海一样的天空
永远离自己很远
——很远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