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之南印象(组诗)

作者:姜凤君 | 来源:中诗网 | 2020-10-14 16:53:48 | 阅读:

  导读:姜凤君,男,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文学学士。



 
玉龙雪山
 
你就是幅山水画卷
铺陈在丽江的版面
白色的雪
反射金光的山峦
日复一日哟
云蒸霞蔚的雾气
袅袅升腾
葱翠的树林
伸展在幽深的山谷
健壮的牦牛和山羊
依山傍水自由生长
哦  玉龙
 
马良可曾到此
墨色粗线条的写意
一定是神来之笔
云在山间飘荡
那是王母的锦衣
玉帝的蟠桃盛宴正酣
莫非天上的宫阙落入凡间
不知是山在动还是云在飘
不知是树在晃还是心在摇
哦  玉龙
 
山上流下的可是水可是冰
可是画笔下遗留的断代
源源不断
波光鳞闪
云中耸立的山
巍峨跌宕
 
云杉坪
可是仙人论道之所
悠闲的牦牛与青稞
讲述生命轮的回与超脱
 
云南
 
云南
所有的彩云都飘向了你吗
为何你的天空那样绚丽
我的视野如此单一
云南
所有的孔雀
可都在你那栖息
 
云南
你要集世间所有色彩于一体吗
云之南
 
虎跳峡
 
虎跳峡
真有猛虎跳过这个山峡吗
我说绝对是吹嘘
 
滔天的巨浪
震耳的轰鸣
能将肉身化为尘土
能将碎石化为粉齑
 
玉龙雪山的流淌
哈巴雪山的滋养
让你终年奔腾浩荡
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
 
看到你
你会知晓自然的伟力
绝代无双
 
虎跳峡
你让我
叹为观止
也会让你
荡气回肠
 
崇圣寺三塔
 
苍山之下哟
应将你写成苍天之下

千百年来静静地守望
沐浴山的巍峨海的晨光
 
应乐峰
坐西朝东
将你深情凝望
云之赤子哟终年流淌
溪水如瀑
仙风道骨
于云海密林间生长
 
千寻塔
梦里千寻
你竟在此安家
崇圣寺三塔哟
是洱海因你而汇聚
还是苍山因你而挺拔
 
致云衫坪第一对殉情者开美和于勒排
 
云杉坪
一个故事悲怆凄婉
都因为爱情而殉情的
开美和于勒排
 
哪个人不愿意活
哪怕生活很苦
哪个人会愿意死
哪怕释迦摩尼来做皈依
 
不要奢谈舍生取义
也不要向往理想的天国
如果还有呼吸
谁愿意走向永远的沉寂
 
开美和于勒排哟
听到你们的境遇
我忍不住悲泣
为你对爱情的专一
为残酷的封建世俗
你们选择了死
成为在玉龙殉情的鼻祖
时空变幻
死亡
真的让你们得到了解脱
现在你们是否居住在第三国
是否好好的活着
 
在云杉坪
我看到了
伸向云端的群山
洁白缠绵的云朵
 
云杉坪哟
你解读了一种爱情
也注册了一个美丽的传说
 
备注:云杉坪是一块隐藏在原始云杉林中的巨大草坪,传说是纳西族第一对情人开美和于勒排殉情之地。
 
香格里拉
 
所有的神秘
所有的虚幻
所有的梦想
都赋予你
高原的赤子
 
香巴拉时的轮坛依旧
喋喋不休地重复六世轮回
还有那二十多米的时轮金刚
悲悯地将众生环顾
执掌着叛道与皈依
你昼的喧嚣夜的金碧
都在时空中淬炼演绎
 
转盘路的白塔
庇佑着每一位远方的游子
肺的强劲动力
氧瓶也失去应有的价值
 
在高原之巅
勤劳淳朴的藏民哟
将虔诚写在脸上
血液里流淌的热情哟
如青稞架一样举晒着阳光
酥油茶的奶香
激发着巨大能量
青稞酒的温润哟
陶醉芬芳
藏族的小伙哟
热烈的舞蹈火焰一样
漂亮的卓玛哟
洁白的哈达祝福吉祥
 
香格里拉
时空变幻
岁月流淌
我怎能将你遗忘
遗忘你伸手可及的天
白如棉絮的云
坦荡如砥的草海
石榴籽一样紧密的
亲如兄弟的藏汉人民
 
香格里拉
心中的日月
你是完美的代词
你凝望高天
可看到翱翔的大雁
可望见擅长写作的詹姆斯
驼峰没有标签
但有“消失的地平线”
 
哦  香格里拉
高原上的高原
梦幻里的梦幻
 
 
泸沽湖的摩梭人
 
真有女儿国吗
是在吴承恩的故事里
还是在遥远的非洲部落
 
一朵艳丽的花
镶嵌在泸沽湖畔
哦,我的摩梭
 
晨光初露
我们从丽江踏上去往泸沽湖的旅程
 
车在云间穿行
千里万里奔向你
伸手就可摘天上的星星
我在山间游历呦
云儿可做我御寒的风衣
 
车在崇山峻岭
时疾时缓
澜沧江奔腾而去
眼下就是万丈深渊
向前向前呦
去那泸沽湖畔
 
泸沽湖
天蓝水清湖深林密
一叶猪槽往返东西
格姆女神山坦荡逶迤
沉睡在川滇之间
恰似温柔的少女
 
摩梭小阿哥浆儿急
艄公船尾定东西
小阿哥啊
今晚你要去哪里
你说还是去走婚
谁家不能告诉你
 
小阿哥啊你有几个孩子
你说这个真不知
即使有孩子
孩子也不属于你
不是你的姓氏
 
是川滇选择了你
还是大山将你镌刻
哦  摩梭
 
女儿国的女人
 
女儿国
女人主宰的王国
男人
只是帮助繁衍后代的过客
 
女儿国的女人
能歌善舞
虽然不懂你说什么
那铿锵的旋律
那晚会的篝火
汉族不擅舞蹈的大哥哟
也禁不住手拉手跳跃
 
听不懂你的语言
听不懂你的歌
但我知道你的喜悦
是为你为他还是为我
 
女儿国的女人
貌美如花天生丽质
终生未被迎娶
 
你一生未嫁
可知僧尼出家
你独守山里的寂寞
可见山外的繁花
 
大理彝族印象
 
眼前是山 脚下是河
水依着山 山连着天
我在山水间流连
我在山的这边
山在山的那边
我彝族同胞呢
就寄居在白墙灰瓦间
那圆形的图腾啊
勾勒在深宅小院
大山
有你一生也作不完的画卷
 
石林
 
石林
石头树林
可否称你为石海
如今
海已枯
但石未烂
哦  你是石林
石头铸成的树林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