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人》五人行(八)

作者:中国诗人 | 来源:一线周刊 | 2020-10-10 09:38:51 | 阅读:

  导读:何平、胡焦、蔡友福、彭素珍、刘杏红诗歌作品选。

何平诗三首
 
 
装裱工
 
苍山沟壑大小斧劈皴
嵌在粗糙掌纹中
木案茧手漫卷出四季花瓣
 
贴案细理仙鹤微羽
危崖苍松,金菊疏篱
一掌溜去便烟云生姿
峰倒江横
 
拾掇文化的骨架
偶尔名家小平尺的作品
成就他棚户的饮烟
 
补衣大妈
 
人间吹散的云彩
疲惫地伏在缝纫机旁
风雨凋零霓裳羽衣
道貌地,俯首接受再植
 
嗒嗒声惬意着
走光的,咬齿的,掉链的
在此归整,熨平
统统推向前方
 
长在老年斑上的手艺
落下风湿痹症
 
环卫工
 
最低那层台阶上
心底干净的双手在打扫
一些有钱人的口痰
行道和角落的灰尘,落英
被晨风旋起,拭拂额头
 
最廉价的保洁工具
擦靓了最贵的城市名片
收队,一群白鸽致意地
绕飞而去
 
 
胡焦诗三首
 
 
白色的月亮
 
月亮一尘不染的白
夜空洁白无瑕
大地也白得很冷的模样
我站在月光下
採得一片白色的孤独
 
一颗心被月光漂白
往事象一张白纸
写下空空荡荡
仅留着白色的回忆
 
走过的路跟月亮一起白
趟过的河象月亮静静的白
日子白得宁静
情感一片空白
 
走不出月亮的白
世界静如处子
如果有一双青春的眸子
绽开纯洁的笑靥
我将拥着白色的月亮
在宁静中慢慢变白
 
蹲成一块望夫石
 
石头上,一个沧桑的老人
像人猿一样蹲着
把孤独忘在山顶,默默守望
我的心膨胀成一块陨石
你随日出日落,含恨而去
落下一声长叹,比石头沉重
用石头的硬度敲开记忆的闸门
我忍住心跳,寻找你的影子
往事塞在牙缝里,一辈子嚼不碎
舌尖上,过往的记忆有点咸
目光,凝固成眺望的模样
风里来,雨里去
用一块石头的坚硬和执着
把我的影子,永远定格在祈盼里
 
躺成一道观景台
 
独坐山岗,摄取一片云的孤单
远处的风景,抢夺我的镜头
云里雾里,满眼是奇观
精彩的瞬间,闪过仙子的曼妙
有闪光灯击落我放飞的风筝
画家、摄影家、书法家
压住我的风头
我蓦然匍匐在风景的对岸
影子埋进泥土深处
一双双脚,踩死我的兴致
劳顿的旅途,牵挂一时的宁静
烦躁的心情需要释放后的清凉
吸一口空气,唱一首情歌
禁锢的日子终会获得解放
我彻彻底底被热闹的风景俘虏
跌倒后,躺成另一种风景
有些故事,从我的胸膛芳流百世
有些悲伤,在我的脚下消失
扶不起被踩碎的影子
让心胸在风景外,静静的躺着
 
 
 
蔡友福诗三首
 
 
落叶的世界,简单平凡
 
会飞的,跟风走了
愿留住的,垂体落下
落叶的足迹,遍及山山水水
无度的挥霍,似乎秋负债累累
 
风度翩翩的落叶,爱着自己的时光
前赴后继的,都从容不迫
不落志的,存在生命体征
我关注落叶的心灵,没有那么脆弱
落叶尘埃落定,安身立命
我还能跨过季节,与冬握手
置身落叶的世界,简单,平凡
我却感觉一次生命的意义
 
方向不再问一只鸟的收鸣
 
时间之外,我必须把自己仄行起来
依靠隧道摸出,出口模糊
阻止我探明更远的欲望岛
光为我镀亮,阳光还在树上
淘汰老化的光斑,与落叶相遇
光在减弱自己,是夕阳落入一块石上
石顺其投入被埋葬的时间
岁月借用了时间,想用光刃
镌刻上名字和一段自己的经历
光陷入不明的方向
方向不再问一只鸟的收鸣
归宿何地
 
寂寥冷落了空旷的秋意
 
一种惆怅隐瞒了
孤独的深陷
紧锁在愁上寂寥的处境
冷落了空旷的秋意
走不出季节的体温
仰望秋高
被辽阔的气爽
怜悯
送上金风
 
大雁沿纬度,以高歌的姿态
迁徙在路上
南飞的日记被天空偷看
鸟的翅膀压低秋声
落叶的翅膀
蚂蚁认同遮风挡雨
 
 
彭素珍诗三首
 
 
踏着夏阳去旅行
 
阳光洒在泥土上
热烈而温情
旅行箱里装满了路
远行的脚印开始燃烧
 
风会同行,雨会同行
青山绿水好味道
我的诗行准备了菜肴
用时间做原料
 
启程吧启程
与夏日一起开始旅行
 

     
二月
泪水沾着雪
来不及盛开的花
被风雨侵袭
 
我不能哭泣
我用旧词语
抚慰山川的悲咽
和断肠的永别
 
因为二月
角落里的一枝梅
还怒放着它应有的美景
 
煮沸的乡愁
      
时光的大峡谷
断裂了回家的脚步
皱纹里收藏的
旧照片
将重逢定格
 
男孩脸上,醉了两线弯月
长发辫编织梦里水乡
害羞的年月
孕育最活跃的火山
……
 
火锅煮沸浓浓的乡愁
一茬一茬的故事
从花甲到青涩
每个酒杯
落满了彩色的雪花
 
 
 刘杏红诗三首
 

今天,敬中国一碗元宵
 
徐徐的春风
把中国人吹暖
 
天使的月光
可以抵御冬寒
 
一碗元宵冒着热气
中国,我敬你
 
长城风景真好   
    ——游求水山公园自然长城有感
     
长城长   此处短
站立在模仿的故事里
心儿飞越  想象 秦始王的智慧
每一块砖  每一个洞口
都充满战争的气焰嚣张
帮旁人拍照说不要把现代的东西拍摄
猛然间回到现实
山上鸟语花香
没有战争的长城风景真好
 
乌镇的人家
 
一座座典雅质朴的房子
好像涂上了浓重的色彩
古色古香    画栋雕梁
水乡独特的格局
让我猜想
主人是何等的智慧
不再询问它的主人是谁
只知道你的名字叫做江南
乌镇的人家啊
你是一个美好的缩影
见证着历史的沉浮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