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人》五人行(七)

作者:中国诗人 | 来源:一线周刊 | 2020-10-01 00:11:00 | 阅读:

  导读:班琳丽  子空  风过园林  周小刚  李伟诗歌作品选。

班琳丽诗歌三首 
 
  书里的黄昏
 
书里的黄昏,惯于在上午提前降临
这让空枝上的长尾灰鹊,瞬间迷失于自我
 
身份的指认上。像此刻沿波涛归来的人迷失于
脚下的波涛上。他走下船
 
弹落衣襟上的风尘
抬起头
 
假设那时我在院子里读书
事实上我正在一张办公桌前查阅无用的资料
 
我惯于这样被自己无端制造出来的孤独
带离现场。也可能是某一条街道
 
某一个站台。我看见他在第十七页挤上拥挤的地铁,孤独
像我,在一个细雨的午后
 
跟着他回家 
 
 
  我还配不上与自己为敌
 
睡眠丢失了他的女主人。夜色
起伏。我是另一个失眠的人。睁大眼睛
 
躺在自己的黑暗里
看一块沉默的燧石越过重重的迷障
 
向另一块沉默的燧石发出头狼一样的呼唤
时间落在时间里,必有喘息着的回响与
 
震荡。像花瓣将自己归还大地
必有喘息着的孤独撞向
 
孤独。远在远方的远,尽头是你
是夜色里喘息着的北方与
 
草原的左边。是马匹躲在自己的回忆里
眼睛里起伏着失眠的火焰和奔袭的
 
星光。我坦白,我终究无法向你描述
大海在胸口失眠时
 
动荡之心
如何不安
 
 
  在时间的边上 
 
一个人终归是一个人。一个人
走到时间的边上,坐下来。终于愿意承认
 
心头无以复加的渴望。仍只是喜欢闭上眼睛
看整个世界只剩下你走向我
 
命运之夜
自由之声
 
亲爱,这有些像说一个游戏
致幻的镖矢掷向镖盘,“嚓”的一声,像生活的尖刺
 
刺破华美的精致
吞噬你无语的凝视,我惊心的回应
 
若你迈过山海来见我,你就是我归来的少年
手中持有鲜花或匕首,我都欣然拥抱
 
没有你的日子,我已学着重视并热爱无用的东西
那些永远不被驳倒的,永远从我心中无法
 
夺走的,终将成为我奋不顾身
迎向你的
 
唯一理由
 
 
子空诗三首
 
  一瘸一拐的第49
 
明天就是中秋节了,今天结婚真好啊
我看见了新娘的背影,看见了回头的伴娘
这么漂亮的伴娘,也许明天就要结婚了
 
距离婚房60米左右,就是我的宿舍
我低头走了40米左右。突然发现右边的同事楼又多了一些人
他们的胳膊上都带了黑色的布套
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又有人离世了
 
天黑下来的时候,两家同事门口渐渐嘈杂起来
有人在吃烧烤,有人在抽烟,有人在看手机,有人在倒水,有人在咳嗽,有人在喝酒,有人在吃苹果或者月饼
有人看见了我或者一瘸一拐的两只脚
 
 
  9月9日的39号病房
 
一个人住进医院后,突然沉默下来
天黑以后也不愿意开灯
我和其他两个人也跟着无言无语
为什么病房如此敏感于消失或者安静
敏感于医院大门内的仪器判断
 
黑暗的病房里,我并没有想到光。光明的光
而是想到了一位朋友的丈夫。39岁消失于澜沧江
江水覆盖了江水。上游的消息是否已经到达,是否与我有关
与金沙江怒江并流之后,是否已达成和解
已经出境而改名换姓的江河,可否让消息逆流而上
因为他的女儿在澜沧江两岸像小鸟一样
 
写到这里,朋友圈闪现一条信息:
“去年的今天,我的父亲离开了人世”
我听见一粒药丸落在地板上
地板上可能有清洁工的脚印,凌晨6点出现过
当时我在梦境中朗诵自己的诗:
昙花不悲兮,我何以悲
 
 
  拼命赞美月亮爱上的却是别人
 
我拼命赞美月亮,喜欢的却是星星。星空下
无影无踪的人。无影无踪的人啊
 
我拼命赞美月亮,爱上的却是别人
即使你摘下了月亮
也只是让星空更加受苦受难
因为我们爱的都不是月亮。虽然看了又看
 
 
风过园林诗三首
 
  水很汪洋,野花有点儿孤单
 
汪洋起来是控制不住的
八月家乡的河,从峡谷涌出来
掠过刀削一样的岸,直奔那些漂泊在外
的人,在他们心头上撞出一声闷响
 
一种黄色的野花在八月里开始孤单
它们倔强的站在河边,汪洋的水
有些感动――野玫瑰率领的花族
把它们的花瓣掷进水里
 
总有一种坚守,很孤傲的弱小
它不羡水的气势,内心却可以响着
怒放之声――在水与花都很灿烂
的家乡,游子夜夜都能回去
 
 
  举目无亲
 
那天我乘秋风而来,睁开眼
陌生而肃杀,我在哪里?
一片落叶翻翻滾滾,贴在脸上
之后走了
 
我目光试探着旷野,脚步试探荒草
心试探天空,只有一只鸟
它似乎有些犹豫,用一声鸟鸣
试探我的危险
 
这空间既广大又狭小,风声
填满一棵树落叶的位置,我搜寻
母亲的存在,她像一个远古的
符号一样,需要辨识
 
有一种声音带着善意,那是可以
亲近的,我奋力撕开自已的影子
发现大地上跳跃的阳光,像亲人一样
亲近且温暖
 
2020/9/16于京郊
 
 
  晚祷
 
用一段别人用过的台词,打磨
珠子,串成沉默的帘子,挂在厨房
门口,每晚掀一次,让人间香味儿
邀圆月,半圆月或月牙儿
 
请谷物出仓,教育另一个懒惰的
自已,常思每餐来之不易,如果
遇到掉在地上的米粒,用这夜的忏悔来陪
 
在食物与欲望之间,修一道屏风
不怕是旧物,只需静观少许
到画面入心时,月色正出神入化
 
2020/9/23于京郊
 
 
周小刚诗三首
 
  放牛的孩子
 
放牛的孩子
宛如一朵朵山丹
在山野里绽放
放牛的农村孩子
他们把大地当课本
要在这片希望的田野追寻知识的法码
 
刚在河边打起了石漂
又在草坡上将牛儿牧放
这童年的快乐
这童年的幻想
就像一朵朵野菊在山乡怒放
 
啍着歌,牵着牛
在这如景的山坡上
他们驮回了白云、夕阳
驮回美妙的幻想
远去了
放牛的孩子
我的双眼渐渐的模糊了
变得朦朦胧胧
最后,只剩下一片白茫茫
 
 
  拾柴禾的女孩
 
一捆捆在山里拾来的柴禾
像一座座高高的山梁
把没长定型的脊背
压成一条弧线
一个个沉重的白天
勒进瘦弱的肩上
 
多少个苦涩而甜蜜的梦中
拾柴禾的女孩
长出一双巨大的翅膀
卸下肩上的重负
挺直腰身
像白杨树一样成长
 
梦,多彩的梦
小女孩驭着欢乐和童真
追着白云
在山坡上飞翔
像雄鹰展翅
翱翔在辽阔的土地上
 
 
  姐弟情深
 
小小的年纪
你用慈母般的温情
照顾着雅气未脱的弟弟
你用最大的爱
去写满童年幻想的日记
那一件浸满姐姐喜泪的围巾
用那滚滚发烫的身躯
烫干弟弟眼泪打湿的衣衫
你用岁月磨砺的小小脊骨
为你的家树立了一根坚实
     直立的桅杆
 
家里家外
山中河流
处处是你俩细细的身影
处处闪耀着爱的光芒
这些只会在浓重的暮色里相依相命
只会在你们美妙的童年里
写下一段平淡无奇的爱恋
也会在姐弟俩喁喁的细雨里
藏着一个个小小的梦幻
 
 
李伟诗三首
 
  旧木桥上的歌声
 
此刻,能感受河风的呻吟和冬雨的颤栗
所有深入身体的语言和声音,停留在傍晚
柳枝不在抒情,像一个落魄的诗人
不需要长句去推开朝思暮想
不再需要短句去亲密接触你那敞开的歌喉
湿润的微笑,沿着河堤悄然滑落
 
优雅中愈发老态龙钟的木桥
最懂翻滚的流水
最喜路灯下谨慎地心跳,染满富足的双手
握着落寞的腊梅,站立桥头
那天、那事、那朵微笑、那首悠扬的曲谱
足够让荡漾在墨绿色河堤的嗓音
完美一个从梦中走来的背影
此刻,多么迫切需要交汇的呼吸
能召唤夜空下的思念置身其中
 
 
  清明时节的这株樱花树
 
清明时节的樱花,面部已灰白
高大的枝桠,伸向天空
她们此时被抛弃
没有昔日
一个女人守着的寂静
 
落叶泛黄,屋门前
这些日子,熟悉的人
和陌生的朋友
守着樱花树,看四月的天气
他们脸上没有笑容
等泥路上下来的人,紧紧拥抱
 
为什么此时的虚荣,如此美好
我被他们,送上
长辈的位置,发现
年长的亲戚们,皮肤
还是如当年,粗糙,话音
响亮。我们走向女人躺下的地方
 
一路上又多了不同的方言
没有人,在意高楼里
的眼睛。大家眼眶里的泪水
正收拢乡下人,双眸中的
生活中的痕迹。大大的拆字
堵挡不住,年深日久
朴素的乡风
 
我完全被泪水中的注释
而惊讶,面对互牵
的手,因悲痛而相互并肩
我们走在女人的儿女后
几兄妹的泪水
搅拌着我们痛苦的声音
 
樱花树,在一个目光或者
另一个目光中,开始
显现真,善,美
让隐居山林的灾害,随风
而去。女人住过的地方
风,平,浪,静
 
 
  浮萍
 
羡慕了池岸边的非洲菊
从粗暴狂野的欲望中
获得了暂时的安静
羡慕了一个人从知识中
分离出愈发清晰的真实
那些露着苍白无力的村舍
隐瞒着尘世间的一层层虚伪
总是用幻想
站成我身边的早恋
等落日等流水中执着的影子
拥着,在今日
敲开暮秋的阳光
再三体贴
还来不及老去的名字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再见或遗忘

    赵亚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三十一届青春诗会,结业于鲁迅文学
  • 雪的方程式(组诗)

    凌晓晨,1963年8月出生,陕西永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化传播协会副会长,
  • 蓝墨水上游:新诗地理风

    诗人在此触及的故乡往事,以诗歌的形式表达了他的地方感,实则是基于人性的记忆地
  • 芦萍VS董喜阳:以诗歌为

    84岁的芦萍先生,让我们在其身上看到了诗歌的光芒,诗歌肯定的光芒。在他身上“诗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