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笔记(组诗)

作者:温青 | 来源:中诗网 | 2020-06-24 | 阅读: 次    

  导读:我在大别山下/ 以一条浉河,行走人间……

 
 飨堂社区的端午
 
新冠病毒这次从北京登陆
三纹鱼不是社区的客人
在飨堂社区,一个作家的工作室里
准备晾晒海浪打湿的端午
 
艾草这守护岁月的百姓
深知雄黄酒的藏身之处
在病毒横行的人间
把生活的爱恨拧成哑红的蒜头
击中一次厄运
便叫醒一条峨冠博带的河流
 
那是一个诗人的原乡
在一个记录悲怆的节日里
向诗歌自首
 
2020.6.19.写于信阳浉河畔
 
 
浉河之恋
 
我在大别山下
以一条浉河,行走人间
师者,我所尊
贤者,我所敬
而如水的时光里
流去的都是一山一水的爱情
 
自我赤脚远行
故乡,已经赐我一身轻灵
所有负重的田野
只在梦里纵横
三十年后
青春消逝,白发渐生
便把归巢筑在河北
不再苦寻河东
 
2020.6.24.晨,写于信阳浉河北岸 
 
 
摆摊诗
 
三十多年前
我在土街上摆过摊
卖春联
卖一个乡下少年的梦
 
有红袖章过来
一块钱一天
一块钱一个梦想
比自留地里的坷垃还沉重
 
新冠后的穿越
让一个十四楼的退役者
听到暮鼓晨钟
那些沿河流动的摊位上
有花枝的阴影
有一条河流在涌动
 
2020.6.4.写于信阳浉河之畔
 
 
夏日之光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那个夏天
大淮河的一只脚
在黄花丛中伸向落日的滚丨圆
野稻和水鸟都看见
一头老牛,走出了沉重的傍晚
 
它二十多岁。正步入此生的暮年
踏过这个青草茂盛的夏季
乡村就要节省草料
为一些童年添上一道光环
牺牲,这个来自于牛的大词
是一个村庄经年不得的盛宴
 
二叔说它在流泪
六老太爷,拉着它
要把全村的田埂再走一遍
村头支起的大铁锅里
剃度的水水,映红一群孩子的脸
 
一头老牛拥有的所有感情
已经无法和一把钢刀交谈
磨刀霍霍的人十分兴奋
他有心肺的报酬
媳妇儿在家准备好了葱姜蒜
 
仿佛远天的晚霞
在这个夏天照亮了人间
流浪讨饭多年的傻九儿
在杀牛人手起刀落时
挺起胸膛,要保护朋友的生命安全
 
一道血光
封存了一个夏天
 
2020.5.10.写于河南信阳浉河畔
 
 
惘然记
 
生于河流,死于干涸
比鱼更加悲怆的,是渔夫
比渔夫更加悲怆的
是一只秋蝉,它对一尾
在树枝下游过的大头鱼说过
死亡,是对喧嚣的一种救赎
 
河岸对于世界
是秩序,在人间行走
水和泥土
都有它们弯中取直的路
惘然不知自我
必于苍老之时,频频回首
许多遗失的颂辞
附着于不能定义的事物
 
恰如人类定义了鱼和河流
它们之间的一切
便是生与死的循环
除了这首诗歌,再无记录
 
2020.5.30.于信阳贤山浉河之畔
 
 
人间分类
 
简单的道理
是尘世升腾的雾气
一些聪明人,总是迷失于自己
只有悲悯与暴力
才能将人间分类
 
死亡、苦难和伤痛的刺
寒光中残酷而尖利
视而不见的人
只在毒品中膜拜,兴奋,沉醉
 
而那些哭出声来的人
怎么会害怕
被分类后的狂风骤雨
 
2020.4.8.  晚,写于浉河之畔
 
 
被活埋的母亲担心儿子
 
母亲节前的新闻
是一位被儿子活埋的母亲
担心儿子
遇到那些正能量的人
 
她刚从墓穴里爬出来
回到人间
便感觉到阳光能刺痛人心
恐怕自己的儿子
要被曝晒,被烤出一些水分
 
她开始流泪
儿子面对的处罚
在她眼里
和黑暗中的死亡一样幽深
 
 
梦中的粗瓷大碗盛满了忧愁
 
三十年的光阴在梦中截流
流浪中的那只粗瓷大碗,破碎了
撒落它盛满的忧愁
 
那时候的忧愁是蓝色的
照见一颗颗星辰在赶路
一地月白色的碎瓷片
给赤脚的少年人,指定了旅途
 
此后,他又走了三十年
拾起那只粗瓷大碗的每一块碎片
回到满碗的忧愁里
洗掉一身荣辱

简介
温青,生于上世纪70年代,河南省息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信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指头中的灵魂》《天生雪》《水色》《天堂云》《光阴书》等,曾获第一、二届何景明文学奖,首届河南诗人年度创作奖,第二、三届河南省文学奖,第二届河南省杜甫文学奖,第三届河南省五四文艺奖金奖,第三、六届河南省政府文艺创作优秀成果奖,第五届全军网络文学大赛一等奖,第十二届全军优秀文艺作品奖,华语新诗百年百位最具实力诗人奖等。参加过青海玉树抗震救灾,曾在鲁迅文学院第20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河南省文学院首届作家研修班就读。中诗网签约作家。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