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健2020年诗歌摘句

作者:陆健 | 来源:中诗网 | 2020-11-22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书法家、中国传媒大学教授陆健作品选。



我简直文不对题,就像玳瑁
伸出爪子挠着狒狒的后脑勺想问题
……
由于服膺造物的旨意,我们
忍辱负重,以表示对生物食物链
等级的遵从,将部分生存权出让
以换取整体存活繁衍的权利
……
坦白讲
人类是曾多次出现过群体性堕落
……
灾难不喜欢任何坚不可摧的城池
我想说人类是愿意改悔的动物

——《戴口罩的动物们》,2020年1月28—30日。

 
我能穿越到宋朝。鄙人何人?因为
我是东坡一篇以逗号结尾的短文
……
女生对“雄姿英发,羽扇纶巾”感兴趣
“小乔初嫁了”,男生表示愤愤不平
……
东坡为什么莅临我们世纪?
当然是想看适宜是否合乎他的肚皮

——《东坡穿越》,2018-2020年2月。

 
医学成果发现,我们的基因
每天都不停改写。外力,内力
每天都在我们身体里相互抄作业

——《整容师广告语》,2019-2020年。

 
这不是一场胜利
这是一次哀悼

——《我想象》,2020年2月9日。

 
每天,在自己的葬礼上
低头,鞠躬。站着的我朝向
躺着的我

——《每天,在自己的葬礼上》,2020年2月10日。

 
亲近的朋友远远招一招手
陌生人匆匆而过,隔着厚厚的口罩
已把这世上的危情了了会意

——《每个人》,2020年2月11日。

 
肌肉男向往高原,恨不能躲进
牦牛的睾丸里去;整容女软软地
本想交出自己,却无人采摘

——《弱弱的情人节》,2020年2月14日。

 
春天有时并不那么可靠
春天腋下有时藏着冷风阵阵
樱花的美,樱花的凛冽

——《想念樱花》,2020年2月27日。

 
流云碰碰他袖口,移开了
他擦,时间的阴影。他擦
太阳昏黄,光斑摇着他的脸

——《路过》,2020年3月25日。

 
小灰别是一只有思想的猫吧?
这对它可不好

——《有思想的猫》,2020年4月24日。

 
它把我推到
比别的读者更远处
这残忍的真实

——《左手的书写》,2020年4月26日。

 
它欢欣或痛苦,纠结或焦虑
看它和别的什么词结伴而行

——《词的尴尬》,2020年4月26日。

 
我们一家三口,就这样
把世界抱着,把世界狠狠地爱着

——《周末生活》,2020年5月11日。

 
水纹的尖锐抵住这一刻的命门
火把惊叫写在瀑布的脸上

——《我的火你的水,你的火我的水》,2020年5月21日。

 
高楼长得像裤子
腰带上插满旗子

——《隔壁兜兜》,2020年5月26日。

 
她时而脚步平稳,微低下头
像在和自己的身体说话
像和自己的身体相互安慰

——《太太和她的朋友》,2020年5月29日。

 
四月到来。三月不得不向它
交出自己的全部

——《绿色教皇》,2020年5月29日。

 
我确信,憎恶来过,热爱来过
宽容也来过
但所有人都不配得到原谅

——《巷口在前面》,2020年6月8日。

 
我想起胆小的妹妹,四五岁时
别人不经意一个抬手的动作
她就吓得慌忙抱住头

——《回响》,2020年6月11日。

 
我折服。我享受。想想也是
好诗太多了,人间怎么办?

——《得闲读诗》,2020年6月11日。

 
晚归的鸟一闪而过
留下它轻轻啼鸣的余韵成为窗花

——《静夜思》,2020年6月15日。

 
那本我从未阅读过的书
或者说——没来及阅读的书
竟然空空的,像来世一样空

——《晒书》,2020年6月16日。

 
中东历史绵长,地形复杂,婴儿出生
个个紧握粉嫩的小拳头,不知是
握住了未来还是握住了炸弹

——《在管庄看地图》,2020年6月28日。
 
李白昨晚说,的确
洒家不小心为小学课本,弄出
七七八八大而无当的文字
欠妥。我全按了删除键——

——《好同志李白》,2020年6月28日。

 
东山是天下所有的山
玛吉阿米是天下所有的好姑娘

——《在那东山顶上》,2020年6月29日。

 
一声咳嗽绊倒一个勇士
……
破折号的病毒
蓓蕾状的病毒,视觉上残酷到
足以让马其顿方阵丢盔卸甲的美感
……
宽恕人类吧。病毒生活的妥妥的
它有时不幸落在你我的道德上
……
你熨得平展展的燕尾服
后背上的风雨飘摇。昨夜生死之战
胜出的是我?另一支球队?或仅仅
是那只被踢得鼻青脸肿的皮球?
……
他看见一个自己倒下
又一个自己挣扎的不堪之状。所谓
荣誉的冠冕还在喂养一代人的野心
……
乐队的新手练习着意识形态的铜号
真理是除此之外的选择性遗忘
……
人和病毒,很难说是哪个方程式
入侵了哪个方程式
……
一把
尺子,从这边开始丈量是自由
主义,从另一侧开始是极端主义
乌龟背着水井它自己渴死
……
可是,容我把面前的晚餐吃完
把嘴角的汤汁擦擦干净。不掉一个
饭粒,在这饥饿的地图上

——《蓓蕾状病毒》,2020年5—7月。

 
一次欢爱或
一场阴谋。向着政治学经济学的肠胀气
地球是一个思想,你看不清它的翅膀

——《车行路上》,2020年7月4日。

 
忽然是诗学之一种,不能过长
哪怕稍微有点长

——《忽然》,2020年7月10日。

 
她皓首明目,编程设计般的
善解人意。我们就紧锣密鼓
过起了从未谋面的婚姻生活
……
鼠标
点错了位置,黑屏。就这样不小心
把自己这个人从地球上删除了

——《虚拟婚姻》,2020年7月11日。

 
猛一看,地图像花花绿绿的
草地。再猛一看
地图像一张布满癣疥的兽皮

——《彼得的礼拜日》,2020年7月20日。

 
一个人能用手背抓住什么?
——《十二背后》,2020年7月20日。

 
数亿年,几多文明自戕陨毁?排着队
彳亍而行。尽是些找不到出路、没出息的
文明形态。今日之高贵且卑贱的地球生物
能否延续?能否比以前稍稍出息一点

——《大阪小说》,2020年7月底至8月初。

 
他们不断老去,在儿孙身上
重新发育他们的声音与肉体
春风忽然被吉祥树摸了一下头
……
锣声已响。台下的我冒领台上的我
像误解一部存在主义的评书

——《佛山祖庙》,2019年初至2020年8月。

 
我的小儿子在写作业
把书上的字抄在本子上
抄着抄着抄成了他的哥哥
抄着抄着抄成了我

——《抄袭》,2020年8月4日。

 
千万个浪头如千万个
人头,航船与水手,旋涡和英雄
即使砍头也要蜂拥向前走的头颅

——《黄河入海口》,2020年8月7-8日。

 
我的酒肉朋友和笔墨朋友
越来越多进入“碧空尽”之终极境界
我熟悉的声音,传来邀约阵阵

——《鬓边的风景》,2020年8月10日。

 
马的奔跑
刨出了埋藏地下的万千马蹄声

——《朋友要去科尔沁》,2020年8月12日。

 
城市的晨接着就到。再次忙不迭
充血,勃起。脉搏不能梗阻,前列腺
不能发炎,报纸不能缺少头条

——《大城市》,2020年8月17日。

 
我们在一次论争中打了两个败仗
……
公孙龙自言自语:白马非马
重复到累了,干脆翻身骑了上去
……
物质和暗物质,反物质却不是精神
火箭弹,太空舱,防毒面具
享乐主义分子驾驶一只海绵拖鞋
滑向天际外。纯粹。逃亡

——《时光从四面八方涌来》,2020年8月22-24日。

 
一首诗歌,无可撼动
成群的诗人,一触即溃

——《今天的放射性》,2020年8月28日。

 
读一阵阿米亥,读一阵荣格
手放在夜的背上,如放在圣经上

——《美好的一天》,2020年8月31日。

 
人民
这两个贫穷的字是他们仅有的行李

——《休息日》,2020年9月3日。

 
我搬到旧金山,新德里,将那里的
民主和暴行,记录在案,一一
甄别对照。真相的黑,大白于天下

——《搬运与乔迁》,2020年9月3日。

 
脚面之上就是天空
一根弦索颤动于手指
于山峦的高

——《看见》,2020年9月3日。

 
说你的名字,我俯首
低声,再低声
低到我自己也几乎无法听见

——《西藏》,2020年9月6日。

 
两半的我,黑白相间的我
你,他,她。交通卡中睡眠着
一个狂妄的家伙,一个卑微的家伙

——《地铁》,2020年9月6日。

 
懒惰当成教养,懦弱当成
善良的遮羞布。想到此
几乎我就要悔恨今生为人

——《慢镜头》,2020年9月7日。

 
目标果然,他也不能不
踉踉跄跄地按规定路线
通过那些曲曲折折

——《游戏》,2020年9月8日。

 
只有鸟鸣的拖音比较悠长
属于公共财产

——《人说有的玩笑不能开》,2020年9月8日。

 
满城的黄叶。是秋天在花钱
这奢侈的季节。树木衣单

——《秋天》,2020年9月8日。

 
无意间
伤害过一位河南友人,失眠中我多次
面朝他的方向跪下一只膝盖

——《受戒》,2020年9月9日。

 
步辐时宽时窄,腰腿之疾不愈
相逢路人,有意挺胸提臀
远远拒绝衰老等等枯败字眼

——《乃人自道》,2020年9月10日。

 
昆仑玉。你的每一坨细碎
的毛料
都给了我——整个昆仑
在盈盈一握

——《昆仑玉》,2020年9月12日。

 
静,像垂垂老矣的国王
守着他疼痛的江山

——《夜中国王》,2020年9月15日。

 
她的
愕然广阔无边,使我泪流满面

——《我的远方的美路》,2020年9月16日。

 
谈外星人真实存在的假设?
说的是非逻辑的严密性吗?

——《柏林爱乐玄学》,2020年9月16日。

 
发往全世界的资讯,全是密码电报
五万厨师抱起同一根大棒吃胡萝卜

——《酒说》,2020年9月18日。

 
我清楚他在那儿。他在那儿很好
移动的他,时明时暗的他很好

——《暗中的我》,2020年9月19日。

 
写诗
多数要慢慢磨。怕就怕贾岛
推敲完毕,门内和尚已经圆寂了

——《车过贾岛路》,2020年9月22日。

 
它留了最大最深的漩涡给自己

——《观海潮》,2020年9月24日。

 
我拜访1971年的
约翰。罗尔斯。我能否把当年
15岁的那个我射下马来?

——《散漫》,2020年9月26日。

 
一首诗的结尾,犹如
夜间逃犯,只能暗暗追捕

——《积水》,2020年10月5日。

 
她的一叶叶红色,于风的摇摆中
不言不语,攀爬。天空已不再是
高处。天命——血的块状物

——《马万国的画》,2020年10月6日。

 
我等,等几句被指定的话
经过我身体的通道。我是个信使

——《我写着一些无关紧要的文字》,2020年10月8日。

 
生活并不欠你一场艳遇,一个荣光

——《祈祷》2020年10月8—9日。
 

在这个从不脸红的世上
她脸红了一下

——《观花女孩》,2020年10月11日。

 
伟大假如是一块牛排。切成
一段一段带骨肉,情况又会怎样?

——《伟大之前》,2020年10月12日。

 
这样的人民我宁肯不作
我因自己是人民而深感耻辱

——《十个人民》,2020年10月12日。

 
我想是道。可是
非常道就坐在我的对面

——《某日打坐》,2020年10月13日。

 
五点刚过,摸黑出家门
把黑又摸了一下,比较凉

——《出行》,2020年10月16日。

 
这世上最坚强的人。这世上
内心最柔软的人。不可战胜
内心深处藏着一个小孩

——《获奖感言》,2020年10月19日。

 
我频频修改自己的履历
为无人知晓暗暗欣喜

——《隐秘的敌人》,2020年10月20日。

 
我对真理的感知,趋近
是一种带体温的绝望

——《这一年几乎是我的一生》,2020年10月24日。

 
窗户跳楼了。啪地碎响
也许它并无更好的去处

——《……》,2020年10月28日。

 
灵魂陡峭
我的愚蠢
比智慧先一步爬了上去

——《灵魂陡峭》,2020年10月30日。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人若是
不思考,神可能哭都哭不出来了
……
短短一生,等不来灵感光顾
长长的一生,缺乏必要的耐心

——《一个声音告诉我》,2020年11月2日。

 
它的威权得以确认。它不露面
它住的宫殿不显示门牌号码
人们推举医生来写请示报告
因为今年医生的文笔尤其好

——《在暗处》,2020年11月3日。

 
艺术家为何只说什么“像”什么
以及它的变形?因为“是”字他
不会写

——《厌烦了我的说》,2020年11月4日。

 
他的头发在西城
早已掉光。一入东城地界
就重新长出来

——《西城老王》,2020年11月5日。

 
他说昨晚做了个梦
人类最后一日降临
无可更改,出于绝对的指令
……
他的背影像是我们所有人的背影

——《他说梦中》,2020年11月7日。

 
此时太阳像一根食指,有着饱满的指肚
黄道十二宫。星斗合围,那些光芒的髭鬚
音乐听音乐如听呼救
……
一盘菜肴和两幅刀叉赌着好运
山川河流。骑士与战马交换头颅。兵器
遮挡战争也遮挡和平
……
时间的工作台上
人头滚滚。富人用过多的货币压迫自己
前所未有的场域,被前人用旧的这世界

——《在奥菲莉亚的躯体上》,2020年11月9日。

 
冬天了,远方在候鸟背上
冬天,满地落叶的远方,在树上

——《就当是远方》,2020年11月10日。

 
但拜登七十了。假如别人这样说
为人民服务——我会认为他
在开一个比人民还大的玩笑
……
他们今生,注定要手指对方鼻子
谁有前科,谁舞弊,谁马上就
扁平为一张过期或不过期的支票
……
白宫的白墙会被谁再刷一遍?
……
共和党——民主党。建平和太太
各投各的票。他们在生活中脸对脸
政治上背对背

——《美国大选在一位华裔家中》,2020年11月12日。

 
神色漠然,寒气砭骨。有的
余光一瞥,看我像看一张人皮
其它的直接将四周视若无物

——《凌晨三点》,2020年11月13日。

 
她拎着鞋子像拎着自己的性命在跑
……
警察想抓谁,即使是好人都逃不掉
更别说坏人了

——《观影:某部国外警匪片》,2020年11月13日。

 
我的泪把积存的一些生活残渣
冲出体外。母亲,你的爱
仍带着光明、温暖涌泉而来

——《母亲逝世三周年祭》,2020年11月20日。

 
你笃信一万,万全无虞。我怀抱
万一,是偶然的偶然,几近于无

——《十七行诗》,2020年11月21日。
简介
陆健,祖籍陕西扶风,1956年出生于河北沧州,在河南洛阳读完中小学,南阳插队4年半,1978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在中央电台、河南省文联曾有任职,现为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殷商文化学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书法学会副会长。曾出版文学著作19部,获多种文学奖,有作品被译为法、英、日文,有作品被收入《中华诗歌百年精华》等书。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文艺报》、《中国艺术报》、《书法报》、《羲之书画报》、《大公报》、《澳洲新报》,《荣宝斋》、《读者》航空版、《中华儿女》海外版、《中国书法》杂志等发表书法作品近百幅,书学文章多篇,有作品被青海省博物馆、山东省博物馆、青岛市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等文化机构、美、加、澳、日、韩等国与国内知名人士收藏。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