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总是好的

作者:刘咏阁(老墨) | 来源:上海诗人 | 2021-12-02 | 阅读: 次    

  导读:著名画家、书法家、诗人刘咏阁(老墨)文学作品选。

 一

  好美的生命,美到无法形容,准确地形容,好美的生命到底有多美,多美的生命才是好美,不想让这样一个,没有答案的话题占用空间,毕竟,时间总是少的。当灵魂游离于体外,漫步于尘世之上,荣耀富贵抵住肉身,想抓住最后的烟火,连春天都小心翼翼地路过,生怕惊扰生命的荒凉,出窍的灵魂在生死间犹疑。世外桃源、七情六欲,纷至沓来,天边的那一抹光裹挟着我对尘世的眷恋。一些坚硬的事物开始柔软,时光突然清澈见底,让我窥见曾经的挥霍、浪费、不羁和自负。

  梦里梦外,滚滚红尘,纷扰喧嚣。俯瞰那么多的人在灵与肉中哀嚎、啜泣。浩瀚的宇宙,生死临界,生命的丰碑已被缤纷的霞衣笼罩,魂魄笑傲着即将远去的悲戚,幸福快乐解剖我对生命的理解。生死有命,我的命在五年前的今天,赋予我一种特殊的回答。假如再给我一次生命,他的底色,从此应该清淡温柔,还有袅袅的烟火在身边缭绕。我也试图效仿一个人的孤品,在无车马喧嚣的人境打坐禅意,当蝉鸣在午后响起,提醒我的豪迈和过往,唤起我的野性,整理勇气和信念,用绵长的情义包裹,奔赴下一个黎明。

  放下执着,咀嚼和回望,还有许多莫名的不曾放下的贪恋,不再与上帝计较长短,不再感叹余下的岁月几何,不畏惧苦难,也不假意超然。当灵魂重返肉身,我一睁眼,就看到了光明。游丝一缕是我对这个尘世的眷恋,迎着寒风,溯游在生命的边缘。没有不公的人生,只有自然的安排,而安排,终归是合理的。如果事与愿违,相信上帝一定另有安排。生命江湖起伏跌宕,春花秋月,劫后余生,其实,都是岚烟一抹,过眼即逝。自从生命轻扣尘世的门扉,单曾相见便相识。爱如秋水,来去如风,忘得了时光,忘不了故人情重。

  我的妻儿和我生死相依,纵使我能锁住肉体的迁徙,锁不住灵魂对他们的牵念。妻子的每一根白发,都是对我生命的加持。我曾在上帝的门厅徘徊,是她的每一滴泪水软化了死神的心肠,放开拽着我的手臂。真正的距离只有生死。一生只有一次就够了。我知道她的不舍和忧伤,在光的前端,思之极处,她用一粥一饭喂养我的爱恋。哭过,笑过,爱过,恨过;风风雨雨,一如既往,真真切切的生命历程拉紧我们纵横的牵绊。恍惚中,时光停滞,岁月宽宥我的放纵,让我重新看天的蓝,草的绿,和生在她两鬓的云朵吟唱光阴的歌。

  此时此刻,好美的生命之所以美,是因为它简单地活着,一心一意地活着。如果你努力活着,连山河都会拱手,为君一笑。光阴绵长,不经意间,我们携手碾碎梦魇无常,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来往身边,多了很多人,少了很多人。凋谢是生命的常态,盛开是生命的过往。那些曾经握在手中苍凉的日子,还有铺在身后的绚烂,都是我成为我的过往;那些享受失去后的得到,还有眼前和盘托出的简单也是我重启我的现在。是的,活着,活着才是好美的生命的门槛,活着,轻松快乐地活着,自由自在地活着。活着,不是苟且,活着希望,活着尊严。行吟且坐咏,赏雨又听风。活着,因为你活着,灵魂肉身都会为你活过来。远在天涯的朋友,近在咫尺的亲人,在我心里种下爱的种子。我不再哀叹风从指尖划过带来的沁凉,而是享受它停留在我的庭院掀开的诗意;我不再对着夕阳哀怨日薄西山,而是看到微霞满天;我试图把丹青淋在我的案头,把诗歌挂在舌尖,把再回首的音符镶在枕边,我还不停地从亲朋眼里抽取温暖,嵌在我的心上。

  河流经过春天的时候,曾经趟过冬的凛冽,我的一双手抓不住生命的瞬息万变,这轻如鸿毛的人生,在生命的驿站似乎用尽了疼痛,快慰,懊悔和所有美的细节。接下来,我会用我的皱纹摩擦生活的皱纹,用秋天的恬静接纳万物的哀叹,用一团小小的火苗给予我光明的力量,让呜咽的河流用欢乐的姿势返回春天,返回我劫后余生的每一天。我经常在宣纸上种植山水和快乐,时不时拔掉内心芜杂的念,用鸟鸣和花香开垦清宁,还借着媳妇的絮叨和儿子的关切打盹。

  活着真好,好美的生命喜欢活着,喜欢亲热每一个活着的日子。伴着轻盈,到世界的外面去,不一定去看清世界,和着秋韵,哼唱一首有爱的歌,只让心房装满天空和云朵,荡一叶小舟到对岸去,去云烟深处,去自然的腹地浸淫,看生命的无常和奇迹。站在一片醒着的天空下,想起我今生所有的遇见,那些山长水阔的季节,成群的树叶纷纷向下,直到枝桠变得越来越轻,直到没有弧度的孤独落在枝头,我还是能从一次微小的颤抖中觅到生之秀色。秋天站在头顶上,有淡淡的香,也有点点的疼。这绒毛般的觉知提示我还活着,认真地活着,真切地活着。我攥紧眼前的一切,包括一片树叶落下的声音,一束月光晕染的清宁。我左眼看着世界,右眼看着你,怎么看都觉得心里生出的不止是疼痛,还有贪恋。活着,才能给予我爱和感动,有尊严的活着才能让我给予爱和温暖。如果赐予我一种力量,那么我会改变钟摆的速度,让时间静止,让我和你牵着的手静止在一片斜阳下,在上帝给我开的窗前一起眺望远山和树林。我会把你的白发别在你的耳后,吻你眼角的鱼尾,和你羞赧的脸庞。

  我熟悉黑夜,熟悉通往天堂的路途。我曾在白天丢过灵魂,幸运的是我在黑夜重新找到他,他还有喘息和心跳,还有热情,还有爱。我会牵着你的手绕道而行,因为我贪婪尘世的平凡,贪恋平凡的你。我还想借助我的身,重新为我的心换取浪漫和回忆,往后余生只用来爱你的白发和你的皱纹,爱你灿烂的笑容和背后不宜察觉的担心。

  20年前,我曾写下《死亡进行曲》。隐约记得诗中有这样的叹息:生命于肉体总演绎着别样的爱与哀愁。20年后,我又写下这篇《活着总是好的》。活着与死亡常常在我灵魂与肉体的两端博弈又和解。自然万象无不在精神中,我常以思想家自诩,在行走中追逐思想的飘逸,自在于天涯。而不像罗丹塑造的思想者,身体被思想所累,禁锢于弯曲的沉默。死亡固然如秋叶之静美,但在死亡来临之前,我也会像梵高一样,用未经粉饰的铬黄装点我无从知晓的宿命,让阳光的色彩布满所有已知的还有未知的期待。他让生命的大树扶摇而入繁星密布的夜空,无往而不美,也许是和群星商榷向死而生的秘笈。但我绝不会像但丁那样,到地狱湖泛舟,在冥河边游览黑暗,见证灵魂的逃亡。天堂是时间最深的住所,人间的痛终究会在月光下走散。我还是想收集每一个活着的瞬间,用它们连接无穷的远方。

  《死亡诗社》里说:“医药、法律、商业、工程,这些都是高贵的理想,并且是维生的必需条件。但是诗、美、浪漫、爱,这些才是我们生存的原因。” 所有失而复得的明媚,都来自寂寞苦寒的蛰伏。无蹉跎,不岁月;无泪流,不人生;无超然,不深沉。当生命的抛物线滑向低谷,那个触底的点,我会用有趣和深情反弹至生命的高潮,穿越生命的荒野与坦途。这些鲜活、真实、具体的当下就是陷在秩序中的美学,我只要活着,就能找到通向美的音符,找到生活弹跳的路径。

  好美的生命啊,你也许并不完美,但选择与安排,接受与面对,却会是最完美的生命加持,最完美的人生意味。我曾经在暗夜中修行,走到今天,我用微弱的磅礴,挽起对生命的深情。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如。一直以来,我混迹于喧嚣,生活在别处,直到灵魂和身体有了疏离,巨大的鸿沟阻碍了我的理想,我才明白,历史与开始,也许只间隔着好美的生命。无论是惶恐还是迷蒙,我在暗淡的星辰里努力拨开一片曙色,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吟诗作画,让一错再错的秋天重新升起炊烟,甚至在荒谬的秩序中重新建构属于我的声音。多少次,我乘着我的汗血马出行,用恣肆和狂放带走体内殷红的奔突。也许一场疾病遮蔽了我的出路,却无法阻止思绪里奔跑的风清扫落在枕边的孤独。

  我的灵魂将我的肉身偏移了好几年,用距离拉开我对他的想象。如今,我捧着发自肺腑的珍视,让虚度有了更真实的回想和温度。眼瞅着流云踅入我的新生,我把这种新生定义为涅槃。奋斗过,也颓废过;跌倒过,也爬起过;我以赴死的经历换得另一种生命的启迪。凭窗而立,阳光钻进来,有草木温暖。进退于时间的险境,我始终敬畏江山,用虔诚按摩自己的肺腑,提醒灵魂躲避时间的锋芒。翻过浓稠的黑夜,走过茂盛的荒凉,身后的脚印,连接起生命的轨迹。有风从双肩掠过,有爱在身后抚摸,远处的风景依然平淡从容。生命的高处,一切风雨雷霆都有非同寻常的美,而我是一个用爱弥补失去的人,爱着深渊里的记忆,在浩荡的行程中,收复一颗安静的心,用由远而进的回甘应对生锈的午后。我藏在我的身体里,让好美的生命继续,继续日月,继续天真,继续好美的生命的美。

简介
刘咏阁,号老墨山人,诗人、书法家、画家。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文艺部副教授,世界汗血马协会、中国马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圆明园学会艺术分会副会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中国装帧艺术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学会会员,北京市美术家协会会员。刘咏阁系汗血马绘画创立者,并曾在联合国以及欧亚美二十多个国家举办汗血马专题个展;出版有大学通识教材《汗血宝马绘画教程》以及个人诗集、画集、美学专著多部。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清风明月 梦笔生花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2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