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白古体诗集《香筪玉屑》出版·《自序》

作者:苏小白 | 来源:中诗网 | 2021-04-08 | 阅读:

  导读:旅美作家、诗人苏小白最新诗集自序。


  我之所以还能写一点旧体诗,大凡皆是要归功于我的祖母。

  小时候,我由祖母带着。我就天天跟在她的身后,祖母或去井台打水,或坐檐下择菜,总要吟出一句二句或是她即兴写的,或是一些古人的诗句,当然我并不能分清,她也不管我懂与不懂,尽吟给我听。一年春天,祖母领着我从姑姑家回来,过村头小桥时,随口咏道:“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并将它一句一句教我背下来,现在想来,这是我跟祖母学会背诵的第一首完整的诗。当然之前我也零星记着些诸如“家祭毋忘告乃翁”“先露枝头一点春”等等句子,后来大约是我进城上小学,不知怎么就买回来一本黄皮的《学古诗》的一个小册子,里边大约有三百首诗,我很快就全背会了,因为里边有许多诗,都是似曾相识。我有密度地背诵古诗词,有两个阶段,一是上初中时,跟一个一路同行的同学陈君比赛,他当时背《汉语小词典》,背里边的成语,每每放学路上,他总要背出十几条成语来,我呢就背古诗,背了有七八百首;还有就是参加工作之后,因为日子过得枯燥单调,有一段时间我就背唐宋五代词以作消遣,那是部厚厚的集子,我几乎背过一遍。不过,现在细细忆来,留在脑子里边的,竟还是孩提时祖母零散教给我的那一些诗句。

  我是何时写古体诗的呢?大概也是比较早一些。第一个夸我古体诗写得好的,是我的二姑夫。那时,他与我二姑是初识,第一次到我家来,逗我闲玩,我就拿出一个写满古体诗的本子让他看,他一看就惊呆了,我分明记得他吃惊的样子,好半天,他喃喃自语的那种语调和神情——“都是咋想出来的呢!”其实这之前,我都有吟咏些古体诗,不过当时我叫它们是“顺口溜”,都是随写随扔掉了去。高中时候,因为年少逞才,与同班几个同学“比试”。我的拿手好戏是,凡有同学说出一个字,我都会随口咏出一句含这个字的古体诗词来,有时实在是没有,就随口吟出自己现编的“诗句”,也能以假乱真,蒙混过关,赚来让虚荣心大满足的掌声。

  说来惭愧,我竟然很长时间,可以说是自去年以前,我一直并没将做古体诗当作件“严肃”的事情来做。我几乎全是即兴吟咏,有的诗句写过也不注意收集,结果时间久,也就佚失了。还是结识到几位写古体诗的朋友,才重视起来。这本集子,收录的便是过去那一些即兴吟咏得来的诗句。其实,按我本心,我之所写的古体诗真得就是我一个人的“伴儿”,欢乐或痛苦时自言自语得来,痛苦或欢乐时翻来赏读一下,以籍安慰,私心处总是不大愿与大众分享,还是犬子一旁劝我,也就随了他。现在集子要付梓行世,就想此集子若能找寻到与我有同样经历或志趣的朋友之阅读,以销半日闲,也算是一桩不错的事呢。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