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诗坛的追日夸父 ——著名诗评家谭五昌先生印象记

作者:盛华厚 | 来源:中诗网 | 2021-04-01 | 阅读:

  导读:我总觉得谭五昌先生的形象很像是逐日的夸父,他像蜡烛般燃烧着自己。


盛华厚(左)与谭五昌先生除夕聚餐合影

        2020年3月底,我为谭五昌先生写过一篇文章《拥抱诗歌与太阳的人---著名诗评家谭五昌先生印象记》,此文最先在中诗网发表,短短一段时间就达到四十余万阅读点击量,随后又在《中国文艺家》(2020年第12期)发表,在诗坛引起强烈关注与反响。作为文章的作者和诗坛晚辈,我本人也跟着谭先生着实火了一把,哈哈。但那篇文章因为篇幅及主题的限制,更多是写关于谭五昌先生的诗歌评论和学术性的理论研究,对谭五昌先生的个人生平与工作状态少有提及。熟悉谭五昌先生的朋友和读者都知道他是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但他今日事业成功背后艰辛的奋斗历程,包括他怎样为诗歌事业投入所有精力、心血与热情的精神状态却鲜为人知。故此文重点想为读者简要讲述一下日常生活与工作中的谭五昌先生是怎样一种状态与精神面目,看看他为追求诗歌事业与文学理想付出了多少心血,而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长期以来积压在内心,不吐不快,我想将这些内容写出来与朋友们分享。
        谭五昌先生出生在江西井冈山区永新县一个偏远的山村,家中兄弟甚多,母亲在他5岁时便因病瘫痪在床,这对本已贫寒的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给年幼的他带来心灵上的创伤,生活上没有了母亲的呵护和照顾,童年时代的谭五昌经常吃不饱穿不暖。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小年纪的他便早早扛起了家庭的重担,当别的小伙伴玩耍的时候,他却要去山里捡牛粪、打柴、打稻谷、下农田,成了井冈山下的一个放牛娃。但他并不甘心一辈子呆在大山里,可现实又无奈,当到了上学年龄,别的小伙伴每天都背着书包上学放学,他除了羡慕没任何办法,后来学校知道了他的情况,便为他免去学费让他上学。从踏进校门那天起,他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靠立志读书来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在学校期间,他成绩优异,而且每天如饥似渴的畅游在知识海洋里,在书中他渐渐懂得了怎样去赞美星辰与河流,看到太阳就燃起对生活的希望,看到绵绵群山就对山外世界产生无限的向往,也就在那时,一颗诗歌的种子开始在他心里生根发芽,对诗歌也产生了太阳般的热情。初中毕业后,因为家里贫穷,谭五昌选择了考中专,之后被当地的永新师范学校录取。进入新的环境,年少的他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每天都把课余时间利用起来学习,当宿舍关灯同学们都睡了,他就偷偷去教室,点上蜡烛通宵达旦的读诗、写作,完全沉浸在诗歌与文学的世界里。中专毕业后,谭五昌已经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文人,再后来,他被分配到一所乡村小学当老师,开始了教书育人的生涯,这是他从学生到老师身份的转变。但他时刻记得自己的梦想,一刻也不敢放松,当别的同事打麻将时,他却自己坐在宿舍里进行文学作品的阅读与评论,为此他甚至把一两千页的文学知识字典背下来了。每天清晨,他看着太阳从东方升起,他便在内心张开双臂,拥抱着他心目中的太阳,他渴望突破大山去外面实现自己的诗歌理想与文学抱负。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他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北京大学中文系的硕士生,继而又考上了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博士生,在当地成为了励志榜样的传奇人物。
        在北大求学期间,谭五昌先生选择了诗歌评论的道路,随着对诗歌的深入系统化的学习了解,他渐渐意识到诗歌评论的重要性,他感悟到,无论多么优秀的诗人与作家,最后都是由优秀的评论家们的到位评论才得以进入文学史的。而谭五昌先生的硕士论文就是关于天才诗人海子诗歌研究的《海子论》,从此他真正走上了诗评家之路。以《海子论》为发端,随着一篇篇优秀诗歌评论的发表,他也成为被人认可的青年诗评家,慢慢奠定了他在诗歌评论界的地位,而他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直到享誉海内外。
        工作之后,谭五昌先生他开始应邀去各所高校做诗歌专题的学术讲座,其中吉首大学胡建文老师曾邀请他做过一个励志讲座《我的追梦之旅:从小学教师到北大博士》。在这个介绍自己奋斗经历的讲座,谭五昌先生有感而发,然后写下了一首精神自传性的诗歌《我的自画像》:
 
我怀抱十个太阳
从苦难而多情的土地
腾空而起
九轮太阳先后被命运
黑色的利箭一一射落
最后只剩下一轮鲜红的太阳
守护信仰的天空
永不陨落
 
        这是一首多么令人荡气回肠、充满坚忍不拔力量的信仰诗篇,在这首诗中,一位拥抱太阳的理想主义者的形象鲜活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我把谭五昌先生联想成当代诗坛的追日夸父。
        从北大博士毕业到北师大任教,谭五昌先生除了认真教学与完成科研工作以外,他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了诗歌事业和诗歌工作上。目前他的诗歌理论与批评著作出了七八本,其中《在北师大课堂讲诗》五卷本就花了他五年的时间整理与修改。2017年国庆节,他应朋友之邀去丽江度假,但他无心在名山大川中游玩,最后在一个靠近山水、环境优美的旅馆中开始对他的五卷本诗歌评论著作做文字修改工作,每天凌晨5点起床直到深夜都在修改润色,整个假期都在工作状态,最后他在丽江旅馆里“度”完了国庆假期回北京了。2013年至2020年期间,他每年都写一篇两万字左右的年度综论文章,对全国诗人的创作进行个人性的总结,这种年度性诗歌综论文章工作量非常大,他经常写通宵,有时写到上午9:30才罢休,实在太累了就趴电脑桌上睡一觉,这样的写作状态对他而言早已习以为常。另外,谭五昌先生还有另一个耗费心血的编书工作,其中有在诗歌界影响力甚广的学术性年度选本《中国新诗排行榜》、《国际汉语诗歌》等,他主编的各种诗歌选本也成为一种诗歌品牌,在海内外诗坛得到广泛认可和好评,很多诗人都以入选他的选本为荣。他每天的工作量非常大,有一次,大概是2013年的七八月份,他为了早日编成《国际汉语诗歌》第一卷,连续四十多个小时没合眼,为的是希望赶上著名诗人屠岸先生当年11月份的90大寿,好把这本诗集作为贺寿礼物送给对方,给屠岸先生一个惊喜。他常常是第二天有课还忙到凌晨,换了别人,身体肯定吃不消。尽管谭五昌先生也疲惫不堪,可他一旦上了讲台就会忘记疲劳,精神抖擞,充满激情,投入生命的在讲解诗歌。著名女诗人潇潇曾在一个公开场合表扬说谭五昌先生是中国当代诗坛上最有激情的批评家。他的弟子、青年诗人袁翔在一个我们聚会的私下场合这样评论谭五昌先生:“谭老师的名字中带有十个太阳,他真的有些像十个太阳在燃烧着自己,他一旦投入工作状态就没日没夜,充满狂热的激情。”还有,华语诗歌春晚执行艺术总监白心女士也在很多个私下场合这样评价谭五昌先生:“谭老师身上有着为诗歌事业非常纯粹的奉献精神,他热爱诗歌事业,并为其投入了全部的时间、精力、心血、才华和智慧,谭老师夜以继日投入生命的工作状态以及为诗歌无私奉献的人格魅力,深深感动了我,所以我心甘情愿协助谭老师,为他的诗歌事业与诗歌工作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一点我深有同感,和谭五昌先生相识至今已有16年,我从一个青涩的校园诗人到取得一些成绩的青年诗人,每一步都少不了他的帮助和提携,我也从他的粉丝慢慢经过生活和工作的各种交集变成了亦师亦友的关系,这不仅因为我们有相似的成长经历,更因为我作为一个青年画家,也对诗歌有着无限的热爱,因为常年的近距离接触,相对大多数朋友和读者而言,我更能理解和懂得谭五昌先生为中国诗歌事业付出的一切。我本人也经常因协助他的诗歌工作而在他家中留宿,但有很多工作必须他亲力而为,多少个夜晚我一觉醒来,看着他还在写书写评论文章,在他文思泉涌之际,我也不好打扰他,为了节省他时间,我就给他沏杯茶放在书桌上,有时会给他按摩一下肩膀,对我这不太会照顾人的大男人来说,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也是发自内心对他知音般的心疼和尊敬,帮助他的工作,照顾他的健康,减少生活琐事对他宝贵时间的消耗,也算是我间接为诗歌事业做点事吧。同样协助他工作的很多诗友和学生我想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也是他受大家爱戴和尊敬的地方。
        如前所说,谭五昌先生多年如一日为诗歌事业无私的奉献,这在当代诗歌界很难找到。我总觉得谭五昌先生的形象很像是逐日的夸父,他像蜡烛般燃烧着自己,一直在拥抱诗歌的太阳,以忘我的热情投入到诗歌事业中去,令我发自内心的感动和敬佩,因此提笔写下此文以表尊敬。最后,我唯祝福谭五昌先生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能继续为诗歌事业健康工作50年。
 
 
2021年4月1日写于 中央美术学院
2021年4月2日又稿
 
 
盛华厚,男,字子曰,1982年生于山东夏津县,200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水墨人物专业,获文学学士学位,现为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毕建勋教授。京东国学教育基地常务院长,北京巴蜀书画艺术院副秘书长,著有画集《盛华厚作品集》、诗画集《拉萨女神》(琼吉诗  盛华厚画)、诗文集《默读》、《醒来》(准出版),诗文被翻译成日、韩、俄、英等国文字发表。曾获北大未名诗歌奖,中国青年诗人奖,博鳌国际诗歌奖。诗文参见于《诗刊》、《中国作家》、《今天》(香港)、《思潮社》(日本)、《文艺争鸣》等及各种年度选本。陈式太极拳第十三代传人,太极名家祁和平先生入室弟子,曾获陈式太极拳全国冠军。录制有访谈节目《八零上线:盛华厚用艺术玩穿越》,《聚焦名家:盛华厚---多方面的艺术家》等。2014年被评为中俄文化交流50名优秀青年,个人事迹拍成电影《因为有你》及纪录片《青年画家盛华厚》在俄罗斯国家二台和中国央视播出。2018年被授予“中欧文化交流十佳艺术家”。2019年应邀参加俄罗斯莱蒙托夫国际艺术节。多次在中国政法大学及中央财经大学做文化专题讲座。现定居北京。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