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荐读】顾偕荐读陆健的诗歌

作者:顾偕 | 来源:中诗网 | 2021-02-24 | 阅读:

  导读:他有一颗忧思悲悯之心,不仅化费大量精力,写了仿佛枯燥而实质不乏生动的史诗般的《田楼,田楼》 ,作为一名时代热情的见证者,同样他也以自己的赤诚胸怀,创作了不少反映诸多真切里程的精致短诗和小诗。

名家荐读

陆健首先让我想到的他应当是诗坛的罗宾汉,长年在心灵的陆地一路奔驰,似乎永无抵达却也乐此不疲。  他有一颗忧思悲悯之心,不仅化费大量精力,写了仿佛枯燥而实质不乏生动的史诗般的《田楼,田楼》 ,作为一名时代热情的见证者,同样他也以自己的赤诚胸怀,创作了不少反映诸多真切里程的精致短诗和小诗,这里介绍的这组作品,便是其用心勾勒着“刚才的你追不上/现在的你”——纯属生命表白的一种本质发挥的例证。去却庸饰反倒平添了朴实的诗意,自是陆健诗歌的一大特色,但好读绝非就等于容易,诸如“骑士精神”已然是简洁,但内韵和质地,可能并不匮乏更多思想精彩的光泽,这便是表层之外均需具有一些境界的核心。比如能说出“虚伪是一种文化”, 看到或悟到“灵魂的光明与贪婪”等,诗人能够在作品中充分展示出这些,不说大巧若拙,至少这语言认识的意外震悚力,就足以了证明了诗歌纯洁的力量。
  ——广州市作协副主席 顾偕

 陆健作品小辑

 
阳光

再深的水,水底也有泥
再大的雨,上面也有云
太阳经过许多事物
走向它每天的归宿
 
我不甘心,日复一日
意义只呼喊自己的名字
 
把森林赶进树木里去
把海洋赶进鱼群里去
把心愿藏进花蕊里去
新鲜的空气,归于呼吸
 
刚才的你追不上
现在的你

          大玩具和孩子们

一群孩子在描绘
他们长大以后的模样
 
谁都没有带镜子
他们只好把别人
画成二十年后的自己
 
他们东张西望
所以笔下的人物
总是有点相象
 
他们相互借用
或拿错别人的蜡笔
他们的明日有相似的色彩
 
大玩具,大玩具
画中人曲臂平视
在半握的手掌中望着远处
 
他们站着整齐一排排
在玩具中展望自己的未来
当然,也有的把别人的后脑勺
当成了自己喜爱的玩具

            流动的色彩

挪开地球,把白天和黑夜
进行搅拌,得出的颜色
就是这样。当然,还要混合进
土地和污染成铁锈色的空气
的颜色
 
扒开我们的皮肉,锯开骨头
进行搅拌,得出的颜色
就是这样,几种液体不均匀的
带气泡的旋涡。还要加入灵魂的
光明和贪婪
 
我们怕痛,我们推不开地球
我们最拿手的好戏
是对自己无可奈何
 
发明了颜料的人不会画画
创造了钢笔的人不会写作
 
            马骑美女

马骑了美女
别怪马
 
马骑了美女
请原谅马
 
马前蹄腾空,彪悍
马尾藏起来,露出秀发
 
不是“宝马”,宝马是钱
是纸币;不是宝马
也不见王子
 
马骑了美女的美
从古代开始的掳掠
 
马骑了美女的白
美女更美
 
马背上空无一人
马的高贵,美女的女
 
           水中的浪漫

浪漫——一个让人
怦然心动的词汇
 
可是人一过四十,就
浪不起来了只剩下“慢”了
 
可是水依然汹涌
我们在水中。一个好大的壶
给我们一顿醍醐灌顶
 
像鱼一样游,采摘
比一现的昙花更短暂的水花
穿着鲸鲨的鲛衣
彼此离的很近,我和你
 
无论上升还是沉沦,手臂
都还有力。无论爱
还是不爱,速度都更快
 
            一个眼神

在梦中空气像水一样流淌
在梦中裸体的表现主义者
更坦白,更自由
 
白天,黑夜,游动,飘逸
人物和建筑都是繁花绿树
的姿势
 
一个眼神
比腹部更感性,比真理更清澈
 
            克隆兄弟

克隆一个人,那么他和
原版的他是父子关系还是
兄弟关系?解释不清也就算了
 
克隆十个人,把他们分开
在大大小小的单位、机关
一般倒也能相安无事
 
他们三百个——一模一样
媳妇孩子在街上遇见,不敢打招呼
夫妻同房之前,必须验明正身
身份证、通缉令全失去效力
 
被克隆出一个社区。假如基因病变
假如受到病毒的攻击,他们一排排
倒下,半个城市的医院床位告急
 
还是随着太平洋的风
从西到东,从南到北地克隆出
六十亿个联合国秘书长
 
好倒是好,但全世界的人
都忙于开会,忙于演讲
谁来生产纯净水和方便面呢?
 
    穿过黑夜,穿透心灵

夜色,像晚礼服
快乐从来不穿衣裤
愿笑就笑愿哭就哭
自由如风的舞蹈
谁还有功夫忧愁啊
 
抬腿舒臂,远处有轻轻的响铃
女子的阴部像鸟儿唱在草丛
草地上这么快、这么快
花儿全开放了
人们忘情于舞姿,全然没看到
 
              适应

观丁品先生作画
看着看着,我的双目失明了
 
一个两面人,两面一样
分得很开的细长腿,紧紧
连着头颅和掩饰不住的欢喜
 
膝关节以上的部位,收缩
正准备往高处游动
两爿臀部上,张着眼睛和嘴
 
鱼群向另一群鱼冲撞而去
像两伙精虫忙于争执
 
“这应该算是——海外奇谈了吧?”
 
“海外——有可能!”
“奇谈——却未必!”
 
              沸腾的城市

一切都是干柴,眼睛在燃烧
大家粗重的喘息改变了天气预报
 
转型时代的欲望洪水滔滔
像久违的性爱达到高潮
 
所以胃下垂,所以脑淤血
所以税率上升价格不倒
双眼皮里面也能藏几张钞票
 
城市化进程,已到了遇见什么
就淹没什么,谁喊饿
就让他吃撑死的程度
 
但要满足一个人的欲望
却是不可能的
 
             星座

古书上说每个人
都是一个星座
 
我看见他们戴着头盔
的大脑袋,上面一排接线孔
憨态可掬,腿脚放松
在做着什么,或不做什么
 
他们排斥掉
那些相互敌视和干扰的信号
他们遥望苍穹
认真地把星光编织成花
 
他们说北极熊你好,你好
非洲的芒果树和
地球上的事物
他们的微笑有一点金属的味道
 
古代的星座,也是未来的星座
 
               动物园

在去动物园的路上,我要求丁先生
“咱们别去了,我看这满大街的
——全是!”
 
丁先生说,“你还挺审美的嘛
今天咱们不看动物,只看人”
 
那天动物园免费进入,售票处
墙上赫然写着“拆”字
围墙也被撤除,大大小小的栅栏
都是用太阳光织成
 
人与猴子,擦肩而过
孔雀开屏,开得像演员登上舞台
抹了美容霜的鳄鱼,消除了
浑身的青春痘,吐绶鸡嘟嘟囔囔
狼和狐狸,比赛讲道理
 
人们的眼睛,同时长在正面和后面
大象熨平身上的皱褶,如新娘子
一般腼腆。马和牧马人背靠背
长在一块,它很快乐
只是行走时有点不大方便
 
我高兴得直喊:“这正是那次微醺时
我见过的情景”我高兴得如沐清泉
又吃了些青草,又吃了些饼干
 
                 红唇

把全世界人民的嘴巴都连接起来
可以把尼罗河、印度河、黄河、亚马逊河
岸边排满——这想象也太不雅观了
不算不算
 
全世界的人们一起说话,即使不是谣言
也能刮起沙漠的海洋的十二级口臭风暴
不行不行,这比喻有对大家伙儿的不敬之嫌
 
嘴唇,不管薄的厚的,寡欲的性感的
唇线如何,嘴唇下垂或上翘,无论使用
什么牌子的唇膏,嘴唇时刻准备着
 
骂人或者接吻。东方饮食,法国大餐
或是最近查出苏丹红的肯德基
兔子跑得很快但一盘兔肉
在我们鼻子下面动也不动
 
嘴唇,在脖子的帮助下升起来。去亲热
树上的苹果,高高低低的人
嘴唇像高高低低的树叶
 
可要小心行走啊
若不留神
也会掉入别人的口中
 
              阳光下。海滩

海滩没穿衣服
 
海滩上的男女向海滩学习
也不穿
 
他们还没学到十秒钟
就已经兴奋得尖叫了
一眨眼,那眨眼的功夫
已成为过去
 
这样的场景只应该存在于
画布上,和我们的意识中
 
西方人可以,前天电视报道里
有一对喜欢裸体的日本夫妇
中国人则不喜欢,除非
你长得像洋人,并且到外国去
 
我们不提倡,我们不提倡的主张
五十年不变。我们善于委婉地说
他们没有不穿衣服,海滩上没有
他们,甚至没有这片海滩
 
             水墨人体

要画就画人体
要画人体就用水墨画
 
画一群女性娇艳欲滴
一面展示自己的酥胸美腿
一面讨论,关于衣饰
是一种虚伪
 
虚伪是一种文化
我们一边厌恶它,一边享用它
 
              变奏

一群女孩子,辫子系在一起
她们笑、唱,转着圈跳舞
 
七色光,光线跳跃、飞溅
画家涂、抹,把它们编织起来
 
被编织、被固定、被锁住的光
辉映或牵制,结构或桎梏
 
女孩的欢乐,与歌舞连接
女孩的自由,终归自行其是
 
被生活摧残——我们的想象?
被艺术歪曲——我们的生活?
 
一念之间,它们便换了模样
一念之间,我们又有了困惑
 
              阳光。沙漠

渺远的回忆。沙子
比天宇的星星全投入这里
还多。阳光在跳跃
 
恒河沙数的沙
飞沙走石的沙
 
画家画完沙漠,又画骆驼
可是大风把骆驼和画家
都从画面上刮跑了
 
孩子也要画画
他先画了一匹双峰驼
喔,画的太大了
骆驼把整张宣纸挤满了
 
孩子把沙漠披在骆驼身上
 
              温暖的雪

雪 大地 雪 宣纸
雪 松树 雪
雪 雪 机会 机会
我们 雪 我们自己
 
雪 诗歌 雪 毛笔 雪景
房子 道路 人群
规则 行为 艺术
 
行走 舞蹈 视觉 雪 大腿
记忆 美感 玄学 雪 标准
 
冬天 眼睛的秋波 满面春风
银灰 华贵的点缀
棕色皮肤的 人们
 
寂寞 时间 寒冷的计量 雪
激情 具有的热能 身体 性欲
距离 零距离 雪
 
雪的语言 雪的动作
幻觉 歧义 变形
雪 与下一场雪之间的音乐元素
 
黑白 正反 明暗对比 反败为胜
良知 愚昧 前进倒退 大傻帽
古往今来的文化
我们的影子 是身形的五点八倍
 
手 弧线 脆弱的艺人
天空的嘴脸下面
多少生平被诠释为哭泣
 
作者简介

陆健,祖籍陕西扶风,1956年出生于河北沧州,在河南洛阳读完中小学,南阳插队4年半,1978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在中央电台、河南省文联曾有任职,现为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殷商文化学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书法学会副会长。曾出版文学著作19部,获多种文学奖,有作品被译为法、英、日文,有作品被收入《中华诗歌百年精华》等书。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文艺报》、《中国艺术报》、《书法报》、《羲之书画报》、《大公报》、《澳洲新报》,《荣宝斋》、《读者》航空版、《中华儿女》海外版、《中国书法》杂志等发表书法作品近百幅,书学文章多篇,有作品被青海省博物馆、山东省博物馆、青岛市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等文化机构、美、加、澳、日、韩等国与国内知名人士收藏。

责任编辑: 海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