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诗人相聚云端 2021新年诗会线上举行  

作者: | 来源: | 2021-01-11 | 阅读:

  导读:河北日报讯(记者  肖煜)1月9日下午,河北诗人2021年新年诗会在线上举行。郁葱、大解、刘向东、韩文戈、胡茗茗、陈德胜、施施然等河北各地近百位诗人相聚“云”端,用诗歌表达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信心以及对生活的感悟、对生命的热爱。

  河北日报讯(记者  肖煜)1月9日下午,河北诗人2021年新年诗会在线上举行。郁葱、大解、刘向东、韩文戈、胡茗茗、陈德胜、施施然等河北各地近百位诗人相聚“云”端,用诗歌表达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信心以及对生活的感悟、对生命的热爱。
  “一切终会过去,是的,这世界上的人类向来是从磨难中历练出意志、毅力、坚强、不屈,从而更加辉煌的。”“总在这个时候,城市这座大树就会开出万千花朵,高的、矮的楼房,无数的窗口点亮……”活动中,诗人晴朗李寒、幽燕、施施然、郝艳丽、赵旗、川野、孟醒石、高英英等诗人朗诵了自己创作的诗作,分享了在诗歌创作中的经验与感悟。 
  河北省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奖得主郁葱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这一年来,大家内心重新认识了美丑、良善、人性。衡量一个社会精神高度的标尺,更多的是人性。作为诗人,写作目的是要创作出经典诗歌,而经典最重要的标志之一,是使自己的作品具有突出的、广义的人性价值。诗人韩文戈认为,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人们都要共同面对,而诗人们胸怀诗意,抱团取暖,既是他们乐观向上的生命态度,也是诗歌消化现实苦难的一种必然。诗人晴朗李寒表示,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人们可以用诗句歌颂抗疫一线的勇士,抚慰人们伤痛的心灵,表达战胜疫情的信心。肉身可以隔离,而人们的情感无法隔离。诗人胡茗茗认为,无论怎样的状况都泯灭不了诗人的诗心,它可以以任何一种形式存在,既可触可感又灵动无边,即使不见面也可以看到一颗颗跳动着的真诚执着的心。
 
点击文末原文链接可收看视频
  1.诗人晴朗李寒朗读《隔离》
  2.诗人施施然朗读《睡眠诗》
  3.诗人幽燕朗读《万家灯火》
 
  附: 
 
  2021年初始,致诗友
 
  郁葱/文
 
  从去年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到现在已有一年时间。疫情以来,我们没有见过面,这是我与大家远离时间最长的一次。
  我想,经过这一年,大家内心一定重新认识了美丑,重新认识了良善,重新认识了人性。说到人性,我觉得,衡量一个社会精神高度的标尺更多的是人性。作为诗人,我们写作的终极目的是要创作出诗歌经典。而经典的最重要的标志之一,是使作品具有突出的、广义的人性价值。
  我理解的经典作品除了人性价值,还有以下特征:
  一是史料价值。比如《伊利亚特》《奥德赛》,它们除了是具有很高艺术价值的史诗,还穿插进数年间发生的很多事件,有许多那个时代生活的场景、情节和细节,有大量生动、奇特的比喻,这些比喻大都来自人们熟悉的自然现象,在历史、地理、考古和民俗等方面提供给后世很多值得研究的东西,使当代的读者对已经远去的历史有了直观的感受和了解,认识了那个时代的生存方式和思维方式。
  二是语言价值。诗人但丁是现代意大利语的奠基者,被称为意大利语之父。《神曲》对于解决意大利的文学用语和促进意大利语言的统一起了很大作用,使但丁成为意大利最伟大的诗人。所以说“但丁是中世纪的最后一位诗人,同时又是新时代的最初一位诗人”。还有普希金。普希金被高尔基誉为“一切开端的开端”,他的贡献在于创建了俄罗斯文学语言,确立了俄罗斯语言规范。普希金的同时代人果戈理说:“他像一部辞书一样,包含着我们语言的全部宝藏、力量和灵活性。”另外一位是莎士比亚。歌德在《读莎士比亚札记》中说:“如果过去用这样的气质所写的一切作品传到我们手中之后,统统被毁掉了,那么单凭这一部剧本就可以把诗与修辞体系全部恢复起来。”所以我认为,人性价值、史料价值和语言价值,这三个特征,一部作品占据其中之一,就可能成为经典。
  为什么要说这些话,为什么说到“经典”这个词汇,是由于经历了这么多年,身边的很多诗人已经是成熟的诗人了,应该有经典意识,应该写作出与年龄相称的作品。经历和经验到了,作品的高度和品位也就到了。
  这么多年唯一的朋友,就是诗人朋友们,这是我大半生的财富。当然还有刊物,2020年是《诗神》创刊35周年和改为《诗选刊》20周年。这35年间,我有30年是在这个刊物度过的。2020年,我除了写诗、写散文,还写了20万字的《诗神简史》,这是一部集人物、事件、史料于一体的文字。我最近在《大家》《作家》等杂志发表的散文《大师时代》等,就是出自《诗神简史》。经历了那么多年,从《诗神》到《诗选刊》,大家是见证者,也是参与者,我发自内心地想对你们表达与其他人不同的情感,我在这里深深地向你们鞠躬,感谢你们! 在第九届河北青年诗会上,我曾经说过:“期待着我们每个市的诗歌群体都要有自己的一个刊物,有自己的一个公众号,有自己的一个诗歌奖项,有自己的一个诗会。”很多地市做到了,尤其是石家庄诗人群体设立的“赤子诗人奖”和邯郸诗人群体设立的“建安文学奖”的影响越来越大,已经逐步辐射到了整个中国诗坛,融入和丰富了当地的诗歌史,这是让人高兴的。做这样的事情,需要付出精力,需要付出金钱,我很为他们感动。我常常想起一首诗,鲁藜写的:“老是把自己当作珍珠/就时时有被埋没的痛苦/把自己当作泥土吧/让众人把你踩成一条道路。”当编辑和为诗歌做事,我称之为“泥土职业”,有许多人心甘情愿做“泥土”,是诗歌的幸运。
  还是要重复我们每次见面时我要说的那几个字:我爱你们!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