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诗人翻译家齐聚酒城 对话“一带一路”背景下世界诗歌译介传播

作者: | 来源: | 2020-11-19 | 阅读:

  导读:11月17日,由泸州市人民政府、中国作协《诗刊》社主办,中国诗歌网、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等承办的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第四届中国酒城·泸州老窖文化艺术周暨“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世界诗歌译介与国际传播圆桌会议在酒城泸州成功举办。

       11月17日,由泸州市人民政府、中国作协《诗刊》社主办,中国诗歌网、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等承办的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第四届中国酒城·泸州老窖文化艺术周暨“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世界诗歌译介与国际传播圆桌会议在酒城泸州成功举办。

       著名诗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吉狄马加,著名诗人、中国作协《诗刊》社主编李少君,著名翻译家、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赵振江以及两百余位国内外诗人、作家、翻译家、文化学者、媒体记者等各界嘉宾共聚酒城,对话后疫情时代“一带一路”背景下世界诗歌译介与国际传播议题,就中国诗歌当下发展和翻译的关系做深入探讨。诗人,著名翻译家、《世界文学》主编高兴主持会议。

       吉狄马加

       著名诗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组委会主任

       新文化运动以来,尤其是五四以来,中国翻译的发展促进了当代诗歌的发展,对中国当代诗歌的构建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未来我们将进一步加大和整个世界的国际文化交流,通过诗歌翻译的繁荣与发展更好地推动中国当代诗歌发展。

       李少君

       著名诗人,中国作协《诗刊》社主编

       一百年来汉语新诗的发展与外国诗歌翻译的影响密不可分,但是始终存在不对等的问题。随着中国当代文学的崛起,当代汉语诗歌亟待在更广泛的范围中发声。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一方面就是为了创造中国当代新诗的辉煌,同时也希望推动世界诗歌掀起新的激流和浪潮。

       赵振江

       著名翻译家,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诗歌翻译就我个人来讲,实际上就是在你理解原文的基础上,用汉语写一首与他尽可能相似的诗歌。所以诗歌翻译是追求语言的相似度,完全相同是不可能的,因为汉语和西班牙语是两个不同的载体。

       高兴

       著名翻译家、《世界文学》主编

       诗歌翻译在某种程度上深刻地影响了中国诗歌的发展,而且百年新诗,如果没有横向移植我觉得就无从谈起。

       欧阳江河

       著名诗人,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

       我就是一个纯粹的读者,个人的很多诗也被很多种语种翻译出版,但是从阅读的角度来谈论翻译,我没有办法在被翻译的语种里面去阅读我自己,我觉得这肯定是另外一个欧阳江河。

       姚风

       著名诗人,翻译家

       诗歌翻译更像是中国画的写意,一方面译者要尊重并服从语言的限定性,同时也要放眼语言的开放性。

       杨克

       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

       我觉得翻译就是一种创造,每个诗人有各种各样译者的翻译,比如脚趾缝是很窄的地方,一个日本的作家翻译成猫的额头,我都不知道为什么翻译成猫的额头,后来知道是日本人心中最狭小的地方是猫的额头,所以我觉得翻译也是一种创造,我读翻译的诗像看天书,因此很感谢翻译我作品的译者。

       彼得·德•霍郎德

       Pieter den Hollander,荷兰语专家

       世界诗歌翻译是使世界更加美好更加紧密的工具,他拓宽了我们的视野并增进了理解,这同时也迫使我们认识自己,或者我们有什么共同之处。

       燎原

       当代诗歌批评家

       一位诗人是否值得被译介,取决于他的重要性,取决于其精神艺术的总体含量和独特文化价值能否真正代表中国诗人所抵达的高度而获得国际性的敬重。

       王家新

       诗人,翻译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翻译不可提升为创作,但它有一个不可替代的贡献,就是通过这种杰出的富有眼光的带有洞察力的翻译,极富创新力的用语言的陌生性唤醒我们。我觉得这个是翻译非常重要的功能。

       傅浩

       诗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英语译者

       世界的诗歌从来就不是一座座孤岛,而是一个个开放的城市,诗歌的世界是由发达的交通和通讯网络勾连一体的宇宙,一代又一代的译者正是这伟大工程孜孜不倦的建设者。

       汪剑钊

       诗人,翻译家,评论家

       当人们逐渐习惯于将本民族的文化当做固有传统的时候,会表现出一定的排异性,这种排异性让我们坐井观天;而翻译就像梯子,让我们重见天日,意识到传统也不仅是井口那么大小。

       马里昂·马霍

       Marián Macho,斯洛伐克语专家

       翻译文本提供了一种“文化错位”的体验,这正是产生跨文化主题的潜在媒介,不管是译者、读者或作者,他们都能借此“逃离单一文化的限制”,这也是自我建设、甚至进化的重要手段。

       沈苇

       《西部》杂志总编,浙江传媒学院教授

       中国诗歌进入了一个多点中心的时代。一方面非中心地带的诗人正在日益显现写作的活力和光芒;另一方面诗歌话语的垂直性结构正被一种扁平化的特征替换。

       树才

       诗人,翻译家,文学博士

       翻译无非就是一个语言的劳作,他的特点就是跨语言,从本质上来说跟写作是一样的。一个民族的语言,尤其是像汉语这样一个伟大的语言,当他遇到历史性困境的时候,他一定会从翻译那里去寻找一种新语言的可能,而所有诗歌创作也就是给母语带来更多诗歌的可能,这是翻译的一个本体论。

       霍俊明

       中国作协《诗刊》社副主编

       我们想在当下的诗歌交流,包括诗歌译介和传播变得比较普通的情景之下,当中国诗人所谓的世界视野变得越来越开阔的时候,这个时候诗歌的译介实际上有两个方向一直没有被排除:一个是所谓的译介的现代性,另外还有一个译介的政治性。

       梁晓明

       《北回归线》主编、一级作家

       因为诗歌和诗人的关系,又因为诗人和不同地域的相遇而产生的交流和默契,甚至感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接近就如此自然的发生,它几乎就像鱼与水的关系。

       哈森

       中央民族翻译局蒙语翻译家

       诗歌翻译,是带着镣铐的舞蹈。感知它的艰辛、享受着它带来的幸福,于是发出了“诗不可译,还要译”的感慨和决心。

       桑克

       诗人,黑龙江日报高级编辑

       一首翻译诗如果想在中文里成立,经过翻译之后就必须得是一首中文诗,就必须得是一首置于现代汉语框架之中的诗,而这样的诗大多偏离于原文的语言肌理,所以以译代读和诗歌译介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

       柳向阳

       英语译者

       我们翻译的时候其实是步步惊心、小心翼翼。有时候,翻译的观念可能就是对语言的一种清晰,有时候,翻译中会有一点悲观的感觉,我们往往表达不出来。

       刘莲娜

       乌克兰旅华艺术家

       自古以来,合作对话的最好语言就是文学和诗歌。诗歌艺术各种表现形式的意象和寓意仍然是国家间最有效的交流工具,因为诗歌触及心弦,就像旋律一样,每个人都能理解。但是,诗歌,与每个人都能理解的视觉艺术不同,无论是什么国籍,都需要语言翻译。而正因为诗歌的翻译需要丰富的经验和多国语言知识,不言而喻,诗歌本身就影响了最具全球性的人生价值。

       马铃薯兄弟

       诗人

       对于我们这样普通的中国诗歌读者来说,其实并没有所谓外国诗歌原文这个概念,对一个不懂外语的人来说外国的原著等于是不存在的。所以我们一切吸收的域外的诗歌都是仰仗于翻译家,所以翻译家翻译诗歌的质地就决定我们吸收营养的质地。

       姜山

       诗人

       诗和翻译作为一种认知、表达、慰籍,我会借之尝试寻找与我们历史相似的历史中的诗歌人民,阅读他们,把他们的经验变成我的经验的一部分,这包括真实的历史,比如上一次全球化解体、修复、再生,也包括想象的历史,比如小说《一九八四》所描述的世界。

       唐曦兰

       俄罗斯诗人、翻译家

       有一些国家的文化,只能用信仰把握它。作为一名俄罗斯人,我不断受到东方和西方的交互影响,并把这种影响融合到自己的文化之中。我认为,诗歌翻译工作是一辈子的事情,只有把它当成一种职业才能获得成就。

       泉子

       《诗建设》主编、杭州市作协副主席

       当代汉语也是我们对西方言说方式的一种借鉴,我们这一代人基本上都是从西方的诗歌、哲学、宗教,从中起步,并从中得到启发,其实我个人从中也很受益。其实在我差不多近二十年向西方诗歌学习致敬的过程中,传统在我身体里面苏醒过来,我认识到一种东方智慧为当下的现代性困境提供化解的契机,对当下疫情时代或者是“一带一路”或者在一个全球化时代,提供借鉴意义。

       郭建强

       青海省作协副主席、西宁市作协主席,青海法制报总编辑

       我认为翻译是人类的必要行为,因为历史地理哲学包括文化都是一种翻译,诗歌是一种不断融合创造的过程,换句话说也是人类文化活动的提炼。

       小易

       美国诗人、音乐人

       翻译更像是一个“花传粉”,尤其在新媒体时代,网络其实在侵蚀我们的注意力,让自己的语言能力越来越弱。如何要精确地把国外的作品翻译出来,那一定要确定他们是最有精确度的。我很认同树才先生说的,我们都是翻译者,不管是在自己的语言里还是两种语言里都是翻译者。

       白冀林

       阿根廷诗人

       在西班牙语的地区,很多人对于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知之甚少,他们可能知道李白和杜甫,但是对其他中国文学家以及诗人可能很少有所耳闻,所以我们现在就需要去做这样的一个努力,把世界各地包括中国的文学引进到阿根廷。

       叶丽贤

       世界文学编辑,中国社科院外文所学者,青年译者

       一首诗歌的效果跟句法是紧密相关的,关于翻译我只想表达一点,就是在保持意义忠实的情况下,我力图来呈现原作的形式特征,再现这样的声音特点。

       戴维娜

       牛津大学中世纪语言学硕士

       最真实的文明连接其实是生活在文明冲突当中的每一个个体。消费时代每一个人的身份变成了日渐递减自我消耗的消耗品,而翻译恰恰是一种增加,他让我们日益更新,这关系到我们究竟以何种方式苏醒,也关系到我们是以喜剧还是悲剧的态度来对待。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