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荐读】顾偕荐读王建华的诗歌

作者:王建华 | 来源:中诗网 | 2020-10-29 | 阅读: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荐读。

名家荐读

 山东诗人王建华的作品诗坛一度久违了。这位网名叫作泉吟山谷的诗作,二十年前时见诗刊星星等诗歌重镇杂志,现在重现江湖,无疑属“归来派”的那种。细读这样有着一定人文品质诗人的诗,我们不难发现从那个并不遥远时代走过的中年大叔,情怀依旧浓烈,诗思仍然炽热,且下笔多富有人生命运及世界问题的思考,那怕在微观上掠影取舍,也都一律赋予了较高的哲思。同样建华兄的诗歌文本亦一如这样:单纯而厚重,简洁而练达,人性认识始终贯穿作品其中,深刻而无张扬痕迹,语言自是到了诗该拥有的适当纯青地步。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今天你还在写又能写出什么,即使旧瓶新酒,作者又可寄托哪种更新的题旨及发挥。而诗人王建华的这组新作,就让我们欣喜并较为满意地看到了以上这些。
  ——广州市作协副主席 顾偕

王建华的诗(十二首)

王建华
 
    迷惑于现实
 
暗夜孤影加快的心跳
回归或者挣脱于
温馨的四面围墙
 
一种寻找出路的
和谐与欲望
在纠结里突破
 
走进无垠的空间
我却四处碰壁
迷惑于头破血流的快感
 
 
    开垦身心
 
心如处子的洪荒
身如混沌的纯洁
恰恰你提斧 荷锄
从远古 从冥冥 从深邃中来
 
从此 你是我
永远的盘古 神农
 
 
   跷跷板
 
你的孤独
在时光的跷跷板上
 
翘起 惊悚的恐惧与不安
下落 失落的空虚与期念
 
只因 土地离你太远
你的心地杂草丛生
 
一个荷锄头的人 在远方
 
 
   探 春
 
本该与水为伴
却流落于心地的干涩荒凉
 
蛰伏一冬的激情
按捺一腔脆弱的绿
默默沉寂于孤独
在北方 我的柳练就了冷峻
 
独自弹拨嘶哑无语的竖琴
低调的探头绽露春的萌动
响雷 隐隐的痛
是它暖风里甩动压抑的枝条
 
雪错过了时节 却也如约如期
化为高山流水 如泣如诉
是雪润泽了柳的复苏
还是柳融化了雪的惧惮?
 
寒暑交错的世间
唯与春的一次邂逅
让生命突然格外温馨
 
我的柳干 骨瘦如柴
我的柳枝 柔情似水
 

  石 头
 
跻身于广场
或砌入神圣殿堂的墙
成为同类的羡慕与嫉妒
甚至一座山 
一个山脉的骄傲
 
有了许多的重负与游戏规则
要见证许多 
忍受许多 
莫言许多
 
难以左右自己的命运
无可奈何的
任人摆布 堆砌
被刻意随意打磨成各种世俗的需要
坚硬的背后按捺不了脆弱
 
同情 悲哀 
因为我也是一块石头
我羡慕的  是那些
还在山里的兄弟姐妹
仍在随意
仍在朴实自然着自己
 
 
  致一位美国朋友
 
我们轮流交替
当我灵魂迷离昏昏欲睡
你开始睁开惺忪的眼睛
 
我们轮流交替
用蓝黑的眸子和不同的角度
惊视这个热闹纷杂的世界
如熙攘纷杂的集市
 
我们会成为集市的囚徒
这个集市本来就是
罪犯的天堂
每日兜售着廉价的良心与肮脏的灵魂
许多的赃物  凶器在那儿狞笑
 
花枝招展的一个角落
门可罗雀罗虎狼
花店 可怜巴巴的等待顾客
追求美好的君子
努力寻觅着她们
 
我越来越不明白
我们轮流交替
是为了间歇欣赏这个世界
还是为了让梦缓解我们的疲劳
 
我们轮流交替
我们清醒地睁开蓝黑的眼睛
是否仅仅为了一个个黎明
 
 
  越过严冬的叶
 
紧偎母体
包裹心灵的寂冷孤独
在严冬的纠结郁闷中
艰难痛苦地抗挣
 
一阵阵春风的感召
禁不住对温馨的贪恋
飘落如抑制不住的暗泪
 
爱上暖暖的风
在前瞻后顾的疑虑中
终不再顾惜叶脉的瘦削窘迫
任风抚慰
婆娑相拥
 
风没能驻足
叶子在孤零里盘旋
追逐
 
用仅存的一丝叶绿
为风舞蹈
 
 
    纠 结
 
纠结于风雨
纠结于呼风唤雨
纠结于山雨欲来风满楼
 
纠结于无风雨不来
纠结于风来雨又走
纠结于风的无形
却能飞沙走石
纠结于雨的柔骨
却能摧枯拉朽
 
我想做风 也想做雨
纠结于我既不是风
也不是雨
 

   冬至将至
 
冬至将至
松在苍翠中淡然静立着
看千秋万世的轮回
观千姿百态的裸露
 
许多的假象经受不起严寒
纷纷在凛冽的风中抽打着光秃的枝条
而冠冕堂皇内心糜烂的槐树
在这个冬至将至的时刻
越发掩饰不住自己
依靠梦幻自我陶醉的腐秀与丑态
 
越是空虚的心灵
越发敏感于每一丝风吹草动
刺痛了伤风败俗的神经
失去了自己的方寸
看那飘零的灵魂 恼羞成怒
在瑟瑟发抖中如同丧家之犬
开始在风里发疯纠缠 喋喋不休
 
我突然好敬佩冬至
这个让缺少风骨者哀嚎的时节
让自视清高的媚俗在歇斯底里中挣扎
最终把所有的丑陋暴露无遗
 
气节就在冬至之日
你我恰在历练之时
 
 玻 璃
 
透明 纯净
一目了然毫无杂念
似水没有水的柔情
似冰胜过冰的高洁
 
坚硬
只折服于钻石的品格
冷酷
却感化于炽热的温情
 
其实我很脆弱
不堪一击
被有意或者无意的碰撞
破碎的棱角
会割伤你
也会割伤我
 
 
    荷之度
 
在万千的世俗与污泥浊水里
涉世过深
惊悸四望 怵目惊心
 
一苞花蕾待开放
却被无形的风雨多情的烈日
以爱的方式
强加多少无奈的击打与煎熬
更有寒流缠身冰雹倾顶
让你千疮百孔倍受伤害
在痛苦的挣扎里
伤痕累累 伤感累累 伤情累累
 
过多的思绪萦绕于怀
过多的重负纠缠于心
稚嫩的花苞
敏感如雾
惶惑如水
思虑如山
 
在万千的世俗与污泥浊水里
我度不过去的是对光明的牵挂
你度不过去的是黎明中的青涩
 
 
  行尸或者我的
 
我的微笑不是我的
我的表情不是我的
我的言语不是我的
我的观点不是我的
我的举止不是我的
我的所为不是我的
因此 我的生活非常滋润
 
我的大脑是我的
却不能随意把我支配
没人的时候 我的大脑就
天马行空歇斯底里无聊惘然着裸奔
另一个我一贫如洗 靠偷窃度日
 
我就这样掩藏在我奔波忙碌的躯壳里
小心翼翼地窥视迎合着这个世界
我就这样光耀着虚伪
我的虚伪是瑰丽的海洋
鲨鱼章鱼所有的鱼觉得我很可爱
让人人羡慕得死去活来
纷纷效仿着死来活去

作者简介

王建华:网名泉吟山谷,山东沂水人。上世纪80年代误入诗坛,曾以泉吟、山谷、剑铧等笔名在国家、省级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后歇笔。2008年复拾笔,有诗入选《中国诗人年度诗歌选集2017》、《诗典(第二卷)》等多个选本。获“2017中国诗人年度诗歌奖”等奖项。《诗博刊》创建人、主编。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