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锦芳 《洛夫纪念文集·诗歌卷》编后记

作者:王锦芳 | 来源:中诗网 | 2020-10-26 | 阅读:

  导读:感谢伟大的诗人洛夫先生!是您让我体会了一个女粉丝的快意人生,让夫君知道他没有选错人生的伴侣。由此,我也会更加热爱文学,感受诗歌之美。就像洛夫先生曾经说过的:“不但我们要拥有诗,也必须让诗拥有我们。”


        说来真是不敢相信,我这从来没有写过诗的人,居然被拉来编辑诗选,而且是与当今华语诗坛第一人有关的诗选,这胆子是不是忒大了点?
        套用一句俗语,我是被赶鸭子上架了——对不对?
        那天早上刚起床,夫君突然对我说,你得帮我一个忙!
        我问,什么事?
        他说,帮我编一本纪念洛夫先生的诗选。
        我说,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说,真的,是真的。
        我过去一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烧呀!
        他拂开我的手,拉着我坐下来,叹息道,现在是火烧眉毛的时候,哪有心思跟你开玩笑?
        接着,他扳着指头给我数说:青海那边,《我们的柴达木就像画一般》总算面向全国发行了,《名家笔下的柴达木》《天边的尕斯库勒湖》,两个中国文化地理散文选本,人家又在天天催促,要我尽快印刷出版。衡阳这边,《南岳文化地理丛书》一套6本,得按进度如期完工,否则会按违约处罚。还有《石鼓书院》《茅洞桥记》两个选本,都是洛夫先生病中题了签的,无论如何得在今年付梓,现在却有许多工作还没有做。当务之急,是要拿出《洛夫纪念文集》这套书,我与湘潭大学出版社商量好了,争取今年10月参加德国法兰克福书展。
        我说,这套书不是有几个人在协助你编选吗?
        他说,其他几本都有得力的人在做,原来我最看好的诗歌卷,现在反而麻烦了。这卷都已经两个多月了,还没有见到一个真东西,怕是有点靠不住。
        我也有点着急了,那该怎么办?要么再找一个人来编?
        他翻翻眼睛,望着窗外,叹息道,再找一个?你试试,一时半会儿到哪里去找?再则,谁知道人家忙不忙?又愿不愿意帮忙?如果一句话推脱了,以后连面都不好见。咱这是在做文化功德,又不是挣钱的买卖,也不能帮人家升官发财——唉!
        看着他头痛的样子,我也一时无语了。
        稍停,他说,想来想去,求人不如求已,还是你来帮这个忙。你不是爱读洛夫先生的诗歌吗?现在,我郑重地请求你,就来做这本诗选的副主编吧!
        我吓了一跳,玩笑越开越大,还副主编呢!
        他笑了笑,没有你想像的那么严重。这些都是现代新诗,而且很多都是名家,遣词造句,意象世界,个性思想,情感抒发,大体上都差不了。你只管按照编选细则做,将字体、分行、作者姓名统一制作,目录按照拼音排序。文章后面有作者简介的,整理成百字左右就行了,男的不用管,女的标注一个“女”字,能一句话写清楚简介最好。没有简介的百度一下,最好多找几个版本互相印证,搞清楚人家是哪个城市的。特别要注意,除了境外人士,凡在中国大陆的诗人,一律不写海外包括港澳台的社团组织头衔。
        我心里还是忐忑不安,这可不是我的强项啊!
        他说,你放心,这是我的强项。你把作者有关情况给我附在文末,最后我来整理。你实在找不到的,我有办法找得到,连我也找不到的人,那就不能入选。
        随即,他颇有气魄地宣布:为了乡贤洛夫先生,为了中国文化、中国诗歌,咱俩这一回,拼了!
        话既然说到这个地步,只得按照他老人家的指令执行。即便做不好,相信也做不坏——谁还没有过第一回呢!
        第一天,上半日学习编选细则,有了心领神会。下半日将几百上千人的姓名和标题,先在文件夹中做总体统筹,凡是姓名两个字的,中间空出一格,便会按照拼音四声,自动生成排列顺序。夫君吩咐我只管按照工业化标准,将初选的稿件标注字体,分列行节,纠正显而易见的错别字和病句。遇有搞不清楚的地方,做一个红色标识,留着给他审阅——如此甚好!作者署名一项,完全听取夫君的意见,舍弃长长短短的网名,都用真名或两三个字的笔名,完备文集的编辑体例,目录也显得好看不格色。
        第二天,素面朝天。阅读大江南北、海内境外诗人们的作品,将中国作协会员和有名者做一个文件夹,无名而有诗意韵味的做一个文件夹,实在看不过眼的丢到另一个文件夹,再将衡阳的单独做一个文件夹。
        第三天,蓬头散发……
        第四天,食不甘味……
        第五天,形销骨立……
        我仿佛战神附体,手抡大刀,一路砍杀,无情剔汰,只见战场上尸横遍野,其状惨不忍睹。心里却一个劲儿地冷笑:诗人们,你们也有今天,嘿嘿!
        佛祖说:有时候,你的心必须要狠一点儿——阿弥陀佛!没有想到,刚念及这句话,琼芳阿姨隔海发来微话,也是这般传旨,叫我们一定要把住质量关,一定!
        第八天下午,战果初步出来了,剩下不到两百人,任君挑选,我不管了。
        恰在这时,夫君来了,问我编得怎么样了。
        我沧海一声笑,得意地指着电脑——请看吧!
        他严肃地坐到电脑跟前,我也跟着变得有些紧张,连手中的茶都忘了喝,晚上的饭也忘了做。
        直到两个多小时后,书房的气氛才有所松动。他站起来,做了一个多年没有做过的动作——居然亲了我一下!然后,轻轻地,深情地,说,老婆,谢谢你!
        我的眼泪出来了……
        时针指向:2018年6月14日晚8:11。
        这一天,离洛夫先生的90岁诞辰(农历五月十一日),还有10天。到了那一日,夫君和他的朋友们,计划在先生母校衡阳市八中,举办一场纪念性的诗歌朗诵会。
        我们兴奋极了,忘记了饥饿,冲出门去,冒着霏霏细雨,在银泰红城小区宽敞的道路上,疾行3000步!一边走,一边说,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在柴达木盆地冷湖小镇上,初识相恋的那段日子。
        感谢伟大的诗人洛夫先生!是您让我体会了一个女粉丝的快意人生,让夫君知道他没有选错人生的伴侣。由此,我也会更加热爱文学,感受诗歌之美。就像洛夫先生曾经说过的:“不但我们要拥有诗,也必须让诗拥有我们。”
        唯一惭愧的是,由于自身才智有限,时间和精力不够,我只做了其中一部分工作,也没有能力“化腐朽为神奇”。聊以自慰的是,我尽力了。
        谢谢你们的阅读!并期待你们的批评指正!
王锦芳
2018年6月18日凌晨草
8月22日修订
 
[作者简介] 王锦芳,女,父籍陕西安康,母籍江苏淮安,生于青海冷湖。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会员,南华大学衡湘文化研究所研究员,衡阳市政协委员,石鼓区政协常委。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