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诗人何生最新诗集《剑锋留韵》受到读者好评

作者:川新 | 来源:中诗网 | 2020-06-24 | 阅读:

  导读:该书出版后即受到广大读者,尤其是华西诗社的诗人、诗歌爱好者和许多患者的好评,纷纷购买,供不应求。


         
         外科医生、诗人何生的最新诗集《剑锋留韵》,近近日已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诗人何生从数十年特有的医院生活体验和丰富的人生经历中,捕捉出一幕幕生动感人的场景和画面,用诗词歌赋及楹联等多种艺术形式,表达了对医院发展巨变,以及对老师、同仁、学友的赞美、感恩与怀念,作品内容丰富,以小见大,抒写独特,具有时代特色和艺术感染力。该书出版后即受到广大读者,尤其是华西诗社的诗人、诗歌爱好者和许多患者的好评,纷纷购买,供不应求。《剑锋留韵》是作者的一部旧体诗词集粹,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著名诗人、教授周啸天为此书专门写了前言,全文如下:
 
何生《剑锋留韵》前言
  
周啸天
  
  何生兄的旧体诗集《剑锋留韵》即将出版,嘱我写几句话,却之不恭,谨说如下。
  在中国新文学史上,鲁迅本来是学医的,因为看日俄战争期间的一个新闻片受到刺激,觉得国人更需要治疗的是灵魂,所以改行为文,竟成为伟大的作家。郭沫若原来也是学医的,因为失聪的缘故,也改行,成就颇多,其一是新诗,堪称新诗史上第一位伟大诗人。晚近的余华本行也是医生,后来也专攻文学,《活着》《许三观卖血记》等小说,在国内外有深远的影响。这三个例子,似乎可以说明学医者转而学文,具有某种潜在的优势。
  何生兄本行为医学,有一串显赫的头衔,如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著名肝胆胰外科专家,九三学会华西分会会长等等,令人肃然起敬。他没有改行,或者说是坚守本行,却酷爱文学尤其是诗歌,其创作以新诗为主,算是馀事。新诗创作之馀,偶尔也写旧体诗词,可以说是馀事的馀事。我这样说,一点也没有贬抑的意思。毛泽东的诗词、书法都是“馀事”,因无妨其登峰造极,郭沫若佩服得五体投地,有《满江红》评道:“经纶外,诗词馀事,泰山北斗。”
  《剑锋留韵》中,有一些作品与何生的本行相关,洋溢着对从医学事业的热爱,有很强的责任心和自豪感,有的诗为本学科重大成就欢呼,道来琅琅上口,掷地有声:
  五十年华,今去也,涛声未息。凝眉望,故园沧桑,已非畴昔。寒窗饥火甘与苦,风尘起落笑和啼。无怨悔,白了少年头,没折翼。 思往事,情如炽,怀故人,空饮泣。月湖翠影,钟韵斜日。杏林啸歌惊梦醒,科海击浪鼓声疾。心潮涌,蛇杖仍高擎,血犹碧。
  (《华西医大毕业五十周年回眸》)
  肺科才俊胆气豪,手持霜刃柳叶刀。
  重启移植风雷动,医海破浪日月高。
  英杰辈出宁有种,顽凶绝症岂能逃。
  凯歌飞扬辞院日,泪眼含笑颂舜尧。
  (《为华西医院第二例肺移植成功欢呼》)
  今人写旧体诗,凡是写得好的,必占两条:一条是腹笥甚广,就是经典作品记诵多。成都有一位老中医,能通本背诵《唐诗三百首》,因此吟诗自能成调。所作《拟古诗十九首》,流沙河见而心服,为之作序。另二条是读到份上,就是读出味儿来。如最近与若干诗词家一桌吃饭,其中一位提劲,让人任意说唐诗,他接下句;因无人吭气,便高吟唐人五古:“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天宫——”,二十六句一口气背到底,最后四句是很多人接不上的:“净理了可悟,胜因夙所宗。誓将挂冠去,觉道资无穷。”他的底气就表现在这里。所以我有一句话:“读到什么份上,写到什么份上。”
  何生兄写旧体诗,与以上两位不同,没有下那么深的工夫。与我们同时代多数人一样,是由毛泽东诗词引起兴趣,进而阅读古典诗词的。何以言之?看他运用的体裁即知。毛泽东诗词涉及的体裁(只有一首作品的体裁不算),基本属于近体。近体也不是全覆盖。他在写给陈毅的一封信中说:“我对五言律,从来没有学习过,也没有发表过一首五言律”,“我偶尔写过几首七律,没有一首是我自己满意的。如同你会写自由诗一样,我则对于长短句的词学稍懂一点。”因而,毛泽东常用的体裁,以词体为多,其次是七律,再次是七绝。何生兄所用的体裁,大体上也是这几种。
  诗词是情绪释放的产物,故始于兴会。西人云:“诗始于喜悦,止于智慧。”所谓喜悦,即乘兴而来;所谓智慧,即兴尽则止。兴会是创作欲望、创作动力,又称灵感,兴致,兴趣。兴会是驾驭语言的状态,兴到笔随,事关诗之成败。所以做诗怕扫兴。宋诗人潘大临九月九日遇风雨大作,刚有了一句“满城风雨近重阳”,突然催债人敲门,顿时扫兴,失去状态,永远地留下了一个残句。可见兴会对作诗是多么的重要。何生兄的诗,不乏兴会,例如《恭贺徐康文集出版发行》三首:
  三月日高暖风飏,山河稽首百卉香。
  才追苏子人钦羡,雄文丰碑永流芳。
  
  岷江水畔柳如烟,三生有幸结文缘。
  锦绣文章识人品,万紫千红染华年。
  
  世事风云谁尽识,近水遥山寄雅思。
  喜见家国圆宿梦,啸傲古今正当时。
  徐康是眉山人,苏东坡的同乡,曾任四川省作协主席,写过《〈东坡志林〉百篇赏析》,所以第一首中称他“才追苏子人钦羡”。徐康为何生的诗歌写过评论,两人是多年的好友,所以第二首有“三生有幸结文缘”之句。第三首谓“千年不遇我逢辰”(胡乔木),是与徐康共勉。三诗平仄偶有未协(以下忽略不计),却写得兴致勃勃,情真意切,文从字顺,无艰难劳苦之态。
  综观《全唐诗》,大量作品,往往写在师友同人之间日常应酬之中,率真醇厚,有人情味。 “我们所知道的最好、最可靠、最有效而又最无副作用的兴奋剂是社交。”(爱默生语)与西方社会不同,在中国,从古至今,大多数文人骚客常以优游消闲之作,作为他们应酬社会的社交工具。放达的诗人固然喜作应酬诗,孤独的诗人也常借应酬诗的社交方式“寻求安慰、价值和保护”(培根语)。
  一位叫商振泰的朋友说:“应酬诗是传统文人擅长的一种对话形式,借此途径,还可以排遣内心的孤独苦闷,能够倾诉内心深处难以向世人道出的隐秘,古代的不少情诗,就以应酬诗的面貌呈献给对方。中国古典诗歌的社会功用性,就这样最大范围地被使用在众多层面的人际交往之中,成为传统社会最有社会功效、最富含人伦情愫的润滑剂。要解读当年的社会心理,要缕析人情社会微妙错杂的情感纠葛,要揭示诗人重重遮饰的内心世界的奥秘,不可不读诗人的应酬诗。”何生深谙其道:
  履尘留迹终难忘,悬壶济世医德芳。
  赞声满耳何足道,痛陈教训慨而慷。
  人生自古谁无错,有错即纠品犹庄。
  倘得人人能自省,朗朗乾坤庆吉祥。
  《敬阅王曾礼老师“履尘留迹终难忘”有感》
  灵杰帅乡俊彩多,煌煌华西有久模。
  眼底飞刀惊奇绝,探病索根敢蹉跎。
  非洲救援创伟绩,怪疾来袭志未磨。
  深窥医奥追风老,撷取寒星伴梦舸。
  (《赠久模学长》)
  昌林妙手绘丹青,蹊径重光冠中魂。
  浓情尚吐飘乡韵,觉梦惊声论写生。
  砺行途中步步远,风景无限时时新。
  慧心慧眼慧笔墨,真山真水真性情。
  (《读何昌林〈故土是融进我血液的文化符号〉》)
  这些诗就符合“使用在众多层面的人际交往之中”,“最富含人伦情愫的润滑剂”的判断。今日中国社会,懂得近体诗词门道的人很多,一定会有人指出,这几首诗,还有前举《为华西医院第二例肺移植成功欢呼》一诗,并未全然遵守七律的粘对规律。我同意这样的说法,但也要强调,作诗的意趣更加重要。平仄粘对不可不知,但“意趣果然真了,不修饰自是好的”,这话是《红楼梦》中黛玉对香菱讲的。
  《剑锋留韵》中的悼亡之作,大都用白描的手法,通俗的比喻,将悼亡的深情婉转流动于清浅的字句之间,缠绵哀感,如话家常,取得一种娓娓动听、扣人心弦的艺术效果:
  雨泣花残,离人上遥天。声声血淚声声唤,只有霜叶秋雁。 默默古柳临风,道尽一世奇踪。满怀哀思何寄?梦魂月下相逢。
  (《清平乐·悼柳企丰同志》)
  华西星殒,举校悲,钟楼哀吟。忆高范,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科山剑海任驰骋,峥嵘岁月九十春。启筚路,创泌尿外科,灿如锦。 真肝胆,照杏林。屹峰顶,叱风云。生鞠躬尽瘁,死亦献身(邓老师遗嘱,死后捐献遗体)。无影灯下留英姿,三尺讲台震乾坤。遗爱永,显大医精诚,昭仁心。
  (《满江红·悼邓显昭教授》)
  《剑锋留韵》还有一些作品,属于遇景入咏,或讴歌祖国壮丽河山,皆不事钩奇抉异,而以平易浅切为宗,如:
  名山震后美亦同,奇峰拔地势更雄。
  庙宇坍塌佛尚在,巨石坠落路犹通。
  飞天一藏千年转,悬空二索技何穷。
  重建壮歌驱梦魇,诗城儿女创新功。
  (《重游窦团山》)
  苍天震怒雷声隆,玉龙腾飞下九重。
  银河倒挂三千尺,云蒸日出见彩虹。
  霞客步履惊古梦,雄姿一展举世崇。
  咆哮奔流非自炫,欲破崖嶂载艨艟。
  (《黄果树瀑布》)
  风刀雕成万顷盆,树笔绘制神仙境。
  根石相抱情难舍,一步一景忆人生。
  溶洞探奇見虹霓,石桥极目揽天星。
  珍珠万斛瞬间没,碧潭幽微玄机深。
  (《天星桥》)
  世外桃源何处寻,山灵水秀苗寨情。
  鳞次栉比楼千户,肝胆相照同一心。
  笙歌处处迎客至,美酒杯杯敬嘉宾。
  但得长桌成一醉,不羡瑶池作仙人。
  (《西江苗寨》)
  以及一些咏史怀古之作,如:
  嫋嫋秋风淫雨霏,诗心凌虚上翠微。
  满城芙蓉皆盈泪,欲问芳魂几时归。
  《重阳谒花蕊夫人故里》
  时光易老心不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芙蓉含悲色苍凉。 细雨秋风思美人,情寄飞雁。意迷清霜,千古文章永流芳。
  (《采桑子·重阳谒花蕊故里》)
  大多是“我手写我口”,在声律上不甚拘忌。然题材广泛,格调清新,值得一读。
  据说在何生兄的带动下,他的同道中出现了很多诗词爱好者,形成了以华西诗社为骨干的“柳叶刀诗派”。更是可喜可贺。祝贺《剑锋留韵》的出版,祝“柳叶刀诗派”有更多好作品问世。

    2019/6/16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