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80后诗歌大展: 衡丽

2018-09-12 19:18:42 作者:衡丽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衡丽,80后,生于四川盐亭,现居绵阳。中学时开始诗歌习作,诗歌散见于《诗歌周刊》《剑南文学》《绵阳晚报》《绵阳日报》等刊物。
 
 
在现实的冲撞中不安的寻求诗意
——浅读衡丽诗作《风刮过一天河的秋天》
 
◆皂白
 
不安作为缺乏安全感的一种外现形式,是每个人共有的特性。而这一点在诗人的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从衡丽的诗句中不难看出她内心的不安与冲撞。“黑暗”、“灵魂”、“宿命”等关键词体现出了其作为诗人的不安来自于对现实的不安和忧惧,甚至带着看不到出路的宿命感。“画卷中定格的人/在焦急的呐喊”,这个呐喊的声音以“新芽”、“柳叶刀”甚至“尘埃”等意象呈现,要冲破内心使诗人被囚困的冰冷空间,也要割掉现实世界的种种腐朽的事物,对作者而言,这是一种难以根治的病症,宿命使然。
在长久的挣扎中,诗人试图寻找一种精神上的慰藉和温暖的诗意。“重阳是母亲的两个太阳”,“李白 你在哪里/可否一叙”,“春风迷眼时/一粒尘埃等待着陆”。这些诗句都展现出一种超越性别的诗意和其作为一个耿直的女性特有的豪爽气质。
现实的冲撞致使我们不安和彷徨,甚至导致病态,但诗人在此之中发掘的诗意则使我们感到温暖和慰藉。风刮过一条河的秋天(组诗)
 
●衡丽
 
 
有风刮过
 
 有些遭遇是躲不过的
风来了它带着天宫的使命
趾高气昂的吹过大地
耳边响起老树骨折的声音
被撕烂的雨棚无力的敲打着我的窗
诉说它的委屈
狂的风来了
和那些救命稻草成为我的羸弱
我怎么也造就不了七级浮屠殊不知狂风来时
吾等蚁辈也只能瑟缩在那四方的壳里
犹如被咒骂的乌龟
对于求救者
也只敢顺势说一句
这就是作为人的宿命
 
 
瓶颈
 
白天也休息
属于夜晚的猫头鹰
看不清事物
惧怕眼睛的干涩
世界已没有真正的宁静
北极星所指的路就在前方
乘最快的交通工具也不能到达
聪明的乌鸦也冲破不了思维的瓶颈
戴着高帽的大厨可否将书中的精髓
打开我的天灵盖
来个醍醐灌顶
 
 
寻找李白
 
 
李白  你在哪里
可否一叙
你喝米酒  我喝啤酒
 
 
你走后再也没有回过故乡
如今你的青莲遍地诗意
 
 
面对着四通八达的路
就是青莲居士也会在此迷路
我的心也随之在寻找远方
 
 
它们还在无限延伸
试图朝你的唐朝靠拢
 
算了  你还是别回来最好
你骑惯了白色的马匹
现在  却未必坐得惯宝马
 
你陈酿千年如今在何处
我在诗里寻你 在大地上寻你
原来在杯里
我喝光天下所有的酒
都没有找到你
 
 
告诉世界
 
 
冰冷暗黑的空间
已将我囚住太久
白色的眉毛  白色的头发  透骨的脸
可以说明时间
只有白色的蛇虫鼠蚁
安然于此
没有光芒的世界
白也是黑
蝙蝠晚出早归
试图衔回那第一丝晨光
点亮这暗黑幽怨的空间
去吧  告诉外面的世界
既然逃脱不了
我决定化身为泥  死在这里
让飞升的灵魂来祭奠太阳
 
 
一条河在秋天老去
 
 
这个秋天有些诡异
气温不断缩紧
怕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故乡的弥江河像是老了
已见不到透底的净澈
呈现酱黄的色斑
此时  我有些慌乱
不知去哪才能寻回你曾经的气血
寒风从中作梗
这落井下石之辈
就怕我为你抚平满脸的堆褶
阻挠你继续
做众生的港湾
弥散的白雾
试图替你掩盖
这一脸的憔悴
虚构出一片潋滟
却如女人满脸的浮粉
毫无美感
本应停留的白鹭
熬不住清冷
急切地攀上高枝
每多见一次面
我也随你老去一点
哆嗦的嘴唇
竟说不出下次相见
 
看小说
 
他们的矛盾愈发不可调和
对击的炮火
声声震耳
我闭门关窗
不要殃及好静的邻居
还没有人倒下
却闻到满屋子血腥
利剑和利箭
谁先伤人于要害
 
 
结局到来之前
我闭上眼扣下书 叫停
这场家庭的战争
事件 还在字里行间继续
 
重阳
 
重阳是母亲的两个太阳
一个挂在天边  只能用眼睛看见
一个游走凡间  只能用耳朵听见
一个近  一个远
远的距离是从地到天
近的中间只隔着电话线
 
 
 治病
 
灵魂的部件早已坏死  病入膏肓
想要活命的话必须开肚破肠
研墨消毒后  柳叶作刀
切除过去那些腐烂的颓唐
每日二两的诗书可作治愈伤口的良药
让那令人作呕的喧嚣远去吧
心静的此方
可使你清醒
命长
 
春天的疑问
 
欲望裹挟奔走的灵魂
狂风掀不动一页纸
霜雪融化的时节
肆意生发的倦怠
时间和空间
加速眩晕
 
画卷中定格的人
在焦急的呐喊
乌云蔽日是否就能抹掉
重叠的身影
陈放的谷粒
到底能否发出新芽
气温和疑问在赛跑
 
春风迷眼时
一粒尘埃等待着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