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诗刊》主编李少君:呼唤新时代诗歌的盛大壮丽气象

2022-01-18 作者:李少君 | 来源:中国作家网 | 阅读:
李少君,1967年生,湖南湘乡人,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主要著作有《自然集》《草根集》《海天集》《应该对春天有所表示》等十八部,曾任《天涯》杂志主编、海南省文联副主席,现为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主编。

  12月14日上午,我在人民大会堂聆听了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一次文代会、第十次作代会上的重要讲话,心情非常激动。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指出“新时代新征程是当代中国文艺的历史方位”,强调“新时代需要文艺高峰,也完全能够铸就文艺高峰”,指明了新时代文艺创作的方向,让人为之振奋。对于诗歌界来说,这是掀起新时代诗歌创作高潮的动员令。结合《诗刊》的工作,我深刻感受到新时代诗歌有着广阔的创作天地。

  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最后部分说:“‘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这是伟大诗人李白青年时期仗剑远游时写下的诗句,那时他感受着盛唐的蓬勃气象,胸中鼓荡着凌云壮志。”确实,盛唐气象就是由盛唐诗歌呈现的,而李白自由浪漫、开放进取、气势磅礴的诗歌和形象,就是盛唐气象的最佳美学代表和审美标志。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还说到:“文学艺术以形象取胜,经典文艺形象会成为一个时代文艺的重要标识。”新时代也需要这样的能体现新时代气象的诗歌。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描绘新时代新征程的恢宏气象,抒写生生不息的人民史诗,开拓文艺新境界,讲好中国故事,就需要诗人们用诗歌形象来展现这个时代的伟大实践。精准扶贫、绿水青山、高铁高速、载人航天、量子科技、云计算、一带一路、乡村振兴、新工业、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海洋强国等等,都是丰厚的诗歌沃土和诗歌创作的宝库。

  新时代新征程是当代诗歌的历史方位,呼唤着有深度、有广度和有高度的主题诗歌创作。主题诗歌创作的出现,是响应新思想的精神,自发自觉产生的艺术冲动和创造欲望,也与新时代新征程伟大的历史实践和现实进程密切相关。主题诗歌创作是对解构主义思潮之后世界碎片化和过度个人化的一种纠偏和整合,是重建或者说构建新的整体性世界的一种总体性努力。

  新时代诗歌应运而生,已具备必要条件和充分条件。首先,有新思想的指引,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正随着实践不断丰富发展,是全党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行动指南;与此同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和现实进程,不断产生着新的内容、题材和创作资源;然后,是新的审美方式呼之欲出,新思维、新形式、新媒体融合之后,必定产生新的美学结晶。诗歌是一种艺术,新形象新意象和新人的出现,在时代的剧烈地壳运动之后,产生与伟大实践相匹配的时代史诗和新时代诗歌的典范之作,高峰耸起,群峰并峙。与解构主义思潮比较,这是一个建构主义时代,从思想、内容到形式的全面建构。这也是一个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的时代,从自我丑化到自我完善,从自我否定到自我肯定,从自我贬低到自信自强,中华民族已经觉醒,必将走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习近平总书记饱含深情地说:“当代中国,江山壮丽,人民豪迈,前程远大”,这是对新时代诗歌徐徐展开的瑰丽壮阔画卷,我们应该把握历史主动,投身时代潮流,深入人民中间,努力推动主题诗歌创作。

  《诗刊》将加大力度推动新时代主题诗歌创作,在《诗刊》开设专门栏目推出优秀主题诗歌的同时,也推出优秀主题诗集。在这方面,我们积累了一些经验,我们前一段推出了《花鹿坪手记》《宁德诗篇》等优秀主题诗集,又编辑出版了《初心、红旗和新征程——新时代诗歌优秀作品选》,这本主题作品选一出版就广受关注,很短时间就销售一空,现在准备扩充再版。我们将重点抓好大型主题诗歌创作工程“新时代诗库”,目前列入计划的有刘笑伟的《岁月青铜》、沈苇的《诗江南》、王自亮的《长江传》、大解的《山水赋》、胡弦的《运河》、阿信的《自然意象》、龙小龙的《新工业叙事》、王二冬的《快递中国》等。诗人们正在全身心地投身时代,扎根人民,努力创作,相信会推出精品力作。

  主题诗歌创作,正在成为一个潮流。将小我和大我融合,将个人独特生活经验与时代普遍性、社会公共性结合,将是新时代诗歌的一个方向,也必将产生强大的感染力和冲击力。这将超越新时期诗歌的过度个人化、碎片化,以及解构思潮导致的虚无状态。新时代诗歌将积极参与创造主动的精神力量,真正展现新时代新征程的盛世壮丽风采和开阔恢宏气象。

  《诗刊》还将加大力度推动生态诗歌的创作,这是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导之下的生态写作,也可以称之为自然写作。在目前疫情的影响下,新的生态文明思想正在形成,人类重新关注自然,关注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自然的生命共同体意识越来越强烈。新时代生态文学的范围越来越广泛,不仅是对自然生态保护的书写,更是容纳了新的世界观、新的宇宙观的创作。因此,当代作家刘慈欣的《三体》和屈原的《天问》、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郭沫若的《女神》一样,是一个新的时代到来之时,一种新世界观、新宇宙观的体现,是对自然、天下、宇宙的重新认识。生态诗歌包含个体性和公共性交融的特点。新时代诗歌不应该只是强调个人的自我,应该包含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把目光投向世界、投向人类,能够被他者聆听和理解。新时代文学正在逐渐展开,新时代文学包含个人主体性、人民主体性、民族主体性和天下情怀的特质,将积极创造主动的精神力量,从而可能产生具有世界共同价值普遍意义的典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