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叶兆言:如果方方被列入老赖黑名单

2016-07-09 作者:叶兆言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
我有意无意地只能将方方与左拉相比,得体也好,不合适也好,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举例。先是方方输了这场官司,大家都不服气,都觉得可笑,都觉得可耻。

 1894年,对于中国人来说,最重大的事件是甲午大海战,这场战争轻易又彻底地改变了历史。这一年,在法国也发生一件不大不小的事,犹太血统的法国军官德雷福斯被诬控向德国出卖军事机密,以叛国罪判处终身监禁。 

叶兆言:如果方方被列入老赖黑名单

 

左拉在报纸上一口气写了八句“我控诉”。

法国作家左拉站出来说话,给总统写了一封公开信,登在报纸上,洋洋洒洒,在信的结尾,左拉一口气写了八句“我控诉”。具体内容已不重要,历史已经记录在案,我们今天能记住的是最终结果,是这个事件上作家的良心。德雷福斯案来龙去脉早变得模糊不清,左拉的信写于1898年1月,与之相对应的还有晚清戊戌变法,最初结果是什么呢,左拉被起诉,被判一年监禁,罚金三千法郎。

左拉被迫流亡伦敦,一年以后才重新回到法国。事实上,左拉并没有因为这封信身败名裂,恰恰相反,说名声大噪也不为过。公道自在人心,胜负早就失去悬念,暂时的结果永远不能代表最终结局。最终的结局是什么呢,法庭宣判德雷福斯无罪,左拉进了先贤祠。

我有意无意地只能将方方与左拉相比,得体也好,不合适也好,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举例。先是方方输了这场官司,大家都不服气,都觉得可笑,都觉得可耻。不服气也罢,可笑也罢,可耻也罢,既然是中国的现实,大家都生活在这样的现实中,也就认了。我想方方大约也是认了,口可以不服,心可以不服,你不服还真是不行。

叶兆言:如果方方被列入老赖黑名单

 

方方

现在又要把方方列入老赖黑名单,实在是逼人太甚。一直觉得老赖黑名单是个好事,是一个很好的创举,有了它,起码可以整治恶人,可以对付小人。然而正如钱锺书先生小说中的对话,我们中国人太厉害,不管什么样的好东西,有一样毁一样。过去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譬如评职称评教授,譬如高考,譬如学雷锋,统统糟蹋了完事。对老赖黑名单也是一样,大家不妨想一想,连方方这样的人都可以进,那不快成了光荣榜了吗?

如果方方被列入了老赖黑名单,意味着想学左拉也没戏。坐不了飞机,飞不出如来的手掌,民国时期对付政敌,有一招就是通电全国,逼其出走流亡。现在的方方还能怎么办呢?方方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用不着逼人太甚。还是那句话,公道自在人心,胜负早失去悬念,总不能让可笑可耻,变得越来越可笑,越来越可耻,难道还非要逼着太多人像左拉那样,让他们站出来再喊上几嗓子。

2016年7月7日 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