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诗人李辉挑战“千里单骑”

2013-05-30 作者: | 来源: | 阅读:


  青海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著名诗人吉狄马加(右)接见了李辉(左)。


  青海的天,洁净、湛蓝、辽阔


  青海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著名诗人吉狄马加(右)接见了李辉(左)。

 

  青海的天,洁净、湛蓝、辽阔、高远。白云下,沟壑中,草滩间,似哈达般的银色公路上,身着红色骑行服的李辉,像玛瑙般在圆滑的曲线上游动。近了,近了,翻过一个个高坡,金银滩的沙丘越来越明显。再走,登上最高的坡顶,蔚蓝色的湖水渐渐显露出来。到了,到了!历时将记录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2013年5月22日17:28分,李辉进入青海湖国家重点保护区;17:50分,李辉到达象征着梦想之巅的青海湖边的标志石前。他举起自己的爱车,向着蓝天展示成功的喜悦。金银滩,日月山,梦寐中的青海湖,我到了!他向着湖水诉说着什么,那是一位儿子对母亲的眷眷之恋,那是一个刀锋战士与生命的约定,那是一位诗人对大美青海的倾诉。
  如果是一个职业自行车运动员,十几天长途奔袭2000多公里,从黄河三角洲骑行到3300米的青海湖,我们可以笑着说:“真是一次不错的拉练”;若是一位自行车爱好者完成这次骑行,我们就有了略带惊讶的表情和赞许;
  而现在的真实情况是,一位身高1米72,体重曾超过100公斤,多次受伤,做过心脏支架手术,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诗人,进行这次挑战,那么,我们不得不用“刀锋战士”来表达敬意。
  这个“刀锋战士”就是李辉。
  李辉是山东省滨州市公路局一名干部,也是一名优秀青年诗人和超级体育爱好者。1969年10月,李辉出生在滨州市滨城区黄河岸边一个小村子。19岁,他就在《百花》杂志发表中篇小说,在《中国青年报》发表诗歌。先后在《诗刊》、《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诗歌月报》、《青年文学》、《星星》、《飞天》、《诗潮》、《绿风》、《北京文学》、《山东文学》、《时代文学》、《鸭绿江》、《青海湖》、《雪莲》、《光明日报》等几十种报刊发表诗歌作品600余首,入选《诗刊》“每月诗星”和多种版本、年选,出版诗集3部,参加过第24届青春诗会,两届国际诗歌节。李辉酷爱运动,在多个体育协会任职,仅为踢足球就付出四次骨折的代价。“9岁那年,他差点被一堵墙要了小命;10岁,险些在母亲河里淹死;五次骨折;身上缝过13针”,特别是2009年,他不得不接受心脏支架手术,并一度背上思想包袱。
  但倚靠对工作的热情、文学的痴情、运动的钟情,李辉很快调整过来,昔日的激情诗人、运动铁人、工作狂人又回归自我。今年5月,他计划利用带薪休假的时间,挑战极限,完成“用时十几天,长途奔袭2000多公里,从黄河三角洲骑行到三江之源、海拔3300米的青海湖”的千里单骑,并以此为主线创作出版散文集《千里单骑》,深度剖析自己,真实再现三劫不死特别是心脏支架手术后一度背上思想包袱以及如何冲破阴霾、挑战极限的人生故事。
  此行的确充满了未知和风险。首先是体力。历时十几天,穿越六省区,平均每天骑行160公里,有时超过200公里,如此长距离、高强度的连续骑行,对身体无疑是极大的考验。捷安特滨州专卖老板丛福来7年前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有骑行广州的经历,他说前半程感觉尚可,后期体力就下降得厉害。最后的12公里竟然骑了四个多小时,当时感觉好像是车子坏了,实则是体力严重透支,近乎虚脱。2500公里路程他用时21天,平均每天120多公里。其次是海拔,从东往西,本身就是一个爬坡的过程,尤其到了陕西、甘肃、宁夏之后,海拔上升很快,一方面爬坡要消耗大量体力,影响骑行速度,另一方面在高海拔地区骑行,将会面临更为复杂严峻的考验。有些人仅仅是在2000米以上地区停留,就会出现高原反应,何况是高强度连续骑行,更何况李辉的心脏装有三枚支架。据一位自行车教练讲,他曾见过一个职业队员
9 7 3 123 4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