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诗特刊 > 中诗简牍

【中诗简牍】编辑部作品展

2022-01-25 18:12:56 作者:冬箫 等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本期作者:冬箫、元业、老家梦泉、顾念、黎落、小雪人。
 
目  录

青海湖旁两棵树 浙江|冬箫
只有花在静静地开 青海丨元业
谷雨 河南|老家梦泉
小城 陕西丨顾念
致 湖北|黎落
陈皮 浙江丨小雪人


 
作品展示

青海湖旁两棵树(外一首)
浙江|冬箫

塔尔寺的阳光还在亮眼
这里的蔚蓝已是阳光背后的蓝

无数次,我把眼睛粘在上面
无数次,瞳孔里就有了树的清澈

无数次,我仰望它们
无数次,我平静了生活的漩涡

我知道,它们来自塔尔寺的菩提
万佛的静谧来自脐带的血

它们,在或不在
它们是青海湖的灯,也或不是

它们慢慢融化,犹如遁进蔚蓝
它们如佛静守,犹如众生浮云


像一滴海水那样

像一滴海水
想着长大
成为它的辽阔

像一滴海水
想着沉默
成为不咆哮的暗涛

像一滴海水
想着奔跑
成为人类的物种

像一滴海水
又一滴海水那样
一滴连着一滴,再连着一滴
陨没在胸怀的深处
酝酿着
不曾见光的翅膀



只有花在静静地开(外一首)
青海|元业


公交大楼对面三角花园里
几朵花,在静静地开。
那么多人走过时,它们也不分神。
它们爱着一天中的这样的时刻
用它们所有的花瓣和叶子
超越了凡俗中的韧性,过着自己谨慎又渺小的一生……


秘密

一首诗短下来,能辜负的词,再辜负一次。
想到我们终将为路人
柳色青,阳光灿烂,休憩的荒芜,疼痛
比不上没有半点风声的人……



谷雨(外一首)
河南|老家梦泉


谷雨
真的飘下了雨水
给万物换上了新装
特别是月季
举着硕大的喇叭
五颜六色地吹奏着

围观的
走了一拨又一拨

没人注意
他们脚下的小草是否被踩倒
只见它们
扶着谷雨,又慢慢挺起腰身
继续涂抹着春天的底色


风景

此刻,你斜坐在一片干黄的草地上
不远处有几株光秃秃的枣树

一头逆世生长的秀发,随风摆动着
勾列出你细长的侧面

那凹凸不平的前额、眼睛、鼻梁、嘴唇和下颚
酷似你跌宕起伏的岁月

无法撼动的目光
有一种淡定,稳稳压住这飞黄奔突的深冬



小城(外一首)
陕西丨顾念


需要有一座小城
让旧日驻足。小城里应该
有一个院子,让爱人
与内心的光芒留下

需要有一首正式的情诗
给爱人以仪式感。情诗是在心里
流淌出来的,但其实
只有安乐、幸福、满足感

但小城是虚幻的,但情诗
最好的可能是空白,最动人的
是从来没有过的小城,是
从来未曾爱过的,我和你


蜃楼

起了一场雾我已
看不清窗外的楼宇和我的
渭水,我冬日的荻花
诗歌一般荒诞的
荻花,许多年来我
摇摇晃晃许多年我吹着
从渭水上游而来的风,头发
已经像枯草了,这冬日的
枯草,我的荻花
在风里是怎么像柳絮一样飞扬的
是怎么像一场雾
让我的城市如在天上



致(外一首)
湖北丨黎落


秋天有宏大的叙事,阿廖
树木立于窗外,天蓝的无名无姓
困在小旅馆的下午
世界堆在不远处的山坡上
咀嚼着青草
我深陷悲伤,而又不说出悲伤何来
透过玻璃,落日像脱离羊群的孤单小羊
温存又慌张
时间延长线上的北方小镇
傍晚七点,还亮着白光
阿廖。寂静是辽阔的轰鸣,像飞机
从头顶飞过去
落下白雪
你也着迷于一场雪的覆盖吗?
“交出全部的白,是多么奢侈的信任啊”
我们都锋利
只敢在想象中彼此靠近


遇见卡夫卡

哲学家和大地主给我设置了圈套
线装书给出的路径
也是假的。在布拉格
我又冷,又潦草
一直走。
一直找不到酒后吐真言的卡夫卡
雪下得很大。每个城门都有人把守
举着冰冷的脸
我不停地用雪擦他们的影子。
直到第一束晨光
扶住墙壁
像梯子
又像,一个侧脸好看的男人



陈皮(外一首)
浙江丨小雪人


它走水路。
顺流而下的不只是船,还有岸边的老人

火车曾从体内穿过,“咣当咣当……”
峭壁留给深渊

“你知晓时间,把快要冻僵的我们
藏进孤独的长袍。”

有些已是风中灰烬,
有些从流水中醒来,释放出

黑夜的光。


与己书

有三个字刻在黑夜的写字板上
它们划出十二星座之外的轨迹

当指南针失去磁场之后,它们
散发出,低于15勒克斯的微光

今天,是奥黛丽•赫本的忌日
我的生日,

向前走
大寒扫过车流涌动的大街

四十年构成它们的部首,从未
添加任何一种偏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