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简牍】2018年8月卷(总第75卷)《白露为霜》

作者:中诗网 | 来源:中诗网 | 2018-09-08 | 阅读: 次    

  导读:本期责任编辑:王海云。鬼衣生、吴殿平等10位诗人的作品上榜。

【上榜名单】

【状元卷】空缺


【榜眼卷】
1.《工作日》……………………………鬼衣生
2.《狂草》(外三首)………………吴殿平
3.《夜深了》(外三首)……………陈敬良

【探花卷】
1.《命运的故事》(组诗)…………孙光友
2.《镜子》(外二首)………………孙清祖
3.《童年小记》(三首)……………水无言
4.《菩萨》………………………………宁小牛
5.《明月高悬》(外二首)………东方风
6.《相互》………………………………黎 落
7.《跳黄河》(组诗三首)………王凤飞


【编辑小记】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在这苍凉幽缈的初秋,正是诗人们挥毫泼墨、扣壶长吟的美好时节,我面前的这些诗歌,多像我们心中的伊人,安静地伫立在那河水旁……

  很遗憾,本期状元卷无人上榜。
  鬼衣生的《工作日》是本期众多作品中比较亮眼的一首诗歌。作品虽然描述的是平常的一天,但作者很善于营造氛围,而且这种氛围很飘忽,不动声色之下仿佛按压着一种声音,这种声音究竟是什么,作者不说,让我们体悟,让我们欲罢不能,让我们在“这个被汗水滋养过的清晨”,忽然明白,生活本就平常不过,我们无法左右大自然,太阳每天要升起,即便是叫不出名字的花也要开放,在这个美好又深邃的人间,我们要像太阳和花朵一样,争相怒放。
  此诗原本要上状元榜的,但因为有点小缺憾,只好割爱。诗中第三句的“争先开放”与结尾的“争相怒放”虽有一定意义上的提升,但终有表达重复之嫌。其实,作者在开篇只要写到“太阳和一群叫不出名字的花”就可以了,“它如何”可以留下一定的空白,让结尾去呈现,此乃一憾。其次是“这个被汗水滋养过的清晨——”一句,我觉得,如果加上“早已”一词进行一下强调,“这个早已被汗水滋养过的清晨——”,并把前面“的清晨去掉”(再次避免重复),表达效果是不是更好些?再者,可以有意对整首诗歌作一下断句,分成三节,形成一种阅读上的停顿,读起来就有了一种明显的递进感和跳跃感!大家看一下修改后的作品。

《工作日》
北京/鬼衣生

拉开楼顶宿舍的房门
这是一个空气燥热的清晨,我看见了
太阳和一群叫不出名字的花

我和我的工友,在顶层通往车间的楼道里
相遇。我们彼此点头,不握手
我们彼此拍肩,不拥抱

我们彼此,就像
这个早已被汗水滋养过的清晨——
花和太阳,争相怒放!


  吴殿平的狂草(外三首)。这四首作品读来看似平静,其实内藏汹涌。特别是《狂草》,语言非常凝练,短短数语间,便将大雨过后的景象生动地勾勒出来。“我们扶着风/到一幅画卷上/读诗”,一个“扶”字,可谓画龙点睛,更用心独具,也只有风也“醉”了,才能狂放不羁,才能信马由缰,才能为我们狂草出雨后的麦田,横七竖八的麦田,那些囚禁在厩里的嘶鸣,那些没有冲出四野的马蹄。
  《初秋》写法虽然传统,但因为所选取的热浪、小凉风、蝉声、蛐蛐、灰雀几个物象非常贴切,又加以拟人化,“小凉风一来,热浪便站稳了脚跟”,“树叶刚好被一个谚语砸中”,“蛐蛐抬一架风琴”,“灰雀敲打着季节的领口”,不由得不让人心生欢喜,将初秋的美丽景象描绘的诗意盎然,跃然纸上。《贫瘠》和《坚守》也很有意味,同样让人回味。
  陈敬良的《夜深了》(外三首),带给我们的是一种对生命的深思和无限向往,还有更多的呐喊和呼吁,这是“亮起来的月,是人间开着的窗”,陈敬良告诉我们,天堂是存在的,
  地狱是虚构的,但是,你看,到处都在杀戮,菜市场、屠宰场、战场难道也是虚构的吗?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很冷静,像我们天天在唱的情歌,更像那日日必来的漫漫长夜,一直悬在人间,悬在人们的心头……

  本期探花卷挑选了孙光友、孙清祖、水无言、宁小牛、东方风、黎落和王凤飞的作品。
  孙光友的《命运的故事》(组诗),在语言上无可挑剔,它的简练,让我们放下了所有的烦琐。我们面对诗歌,渴求的更多的是它带给我们的触动和思考。这无需我们拿太多的事例来佐证,“诗人说,新芽是这棵树的灵魂,是灵魂长出来的肉身”,面对这个反复无常的世界,面对我们不可预知的命运,我们还有什么故事不能喊出声来,不能尽情述说,不能祈祷,还有什么故事不能让它重生?
  孙祖清告诉我们,“时光在这里更加诚实,谎言变得俗不可耐。尘埃无时不在抢占岁月的先机”,面对时光,除了无孔不入的尘埃,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发言权!
  水无言的《童年小记》(三首),带给我们的,除了对岁月的留恋和记忆,更多的是一种处事的机智和回旋,他告诉我们,没有梦,也要有梦的翅膀,没有生,也要有生的抗争……
  宁小牛的《菩萨》,虽然用的的是传统的叙事手法,但依然不减其表达效果。他告诉我们,世间最慈悲的菩萨,是我们的爹和妈!!!
  东方风的《明月高悬》(外二首),告诫我们,人间那些事,其实都亘古如此,不能点破,无论是“日出日落”,还是“繁星点点”,都端坐在茫茫的深渊里,等待着我们去寻找……
  黎落的《相互》,让我们明白了生活的卑微和不易,“这些小人物,终于等到扬眉的这一天”,给了我们更多的悸动和感慨,生活,永远是相互的,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王凤飞的《跳黄河》(组诗三首),属于口语诗,但其口语的娴熟运用,丝毫不影响其表达的初衷和效果,他告诉我们,无论做人做事,都要慈悲为怀,骨头啃尽……
  王海云于2018年9月2日下午

上榜作品:

【状元卷】空缺

【榜眼卷】

1、《工作日》
北京/鬼衣生

拉开楼顶宿舍的房门
这是一个空气燥热的清晨,我看见
太阳和一群叫不出名字的花,争先开放
我和我的工友,在顶层通往车间的楼道里
相遇。我们彼此点头,不握手
我们彼此拍肩,不拥抱
我们彼此,就像这个清晨
这个被汗水滋养过的清晨——
花和太阳,争相怒放!

2、《狂草》(外三首)
文/吴殿平

阵雨过后
麦田里横七竖八
那些囚禁在厩里的嘶鸣
没有冲出四野的马蹄

待天晴
我们扶着风
到一幅画卷上
读诗


贫瘠

书橱上长满野草
电脑早已断流
我的春天被移植到一部手机里
我在那里挖野菜,搓泥人,看风景
在一个长方形的土坡上
偶尔偷食一些星光和露水
那天我在半坡的草丛中捡到一枚鸟蛋
见人就显摆,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
生怕不小心掉下来摔个稀碎


《初秋》

被热浪推搡着
小凉风一来便站稳了脚跟

蝉声隐蔽得很快
第一片树叶刚好被一个谚语砸中

几只蛐蛐抬一架风琴
被曼舞的蜻蜓聘为乐师

一只惊警的灰雀敲打着季节的领口
仿佛提醒人们夏天并未走远


《坚守》

我坚守一条河流
用五谷和云朵喂养它

它的胃口好大
吃去了花香和鸟鸣
吃去了灯光,田埂和小溪
还吃去了半个山头的
晚霞,我开始疏浚河道
并投放阳光和水草

我这样想
你不清澈我就继续挖


3、《夜深了》(外三首)
 文/陈敬良

街道,像无助的孤儿
挂着牌子,等陌生人领养

一直埋着头的路灯
在风雨中,越看越慈祥

他们都唤不出我的乳名
他们都听得懂,落地的哭声


《没有人会拒绝真诚》

天边的孤星,是大地迷失的孩子
请饶恕我上一秒的罪过
脚步那么重,肩上那么轻

亮起来的月,是人间开着的窗
请原谅我下一秒的自私
路途那么远,爱意那么近

必须忏悔。生命有太多感动
而我之于生命,太渺小


《辩证法》

人从出生那一刻
就开始顺着倒计时
显然,天堂是存在的

地狱一定是虚构的
你看,到处都在杀戮
菜市场、屠宰场、战场……


《等》

专注于斜进屋的月光
毫无觉察,影子弹在墙上的闷响
茶叶早已停止发酵的杯子,不烫手
他看起来很冷静,像暂停键上的情歌
长夜,也一直悬着


【探花卷】

1、《命运的故事》(组诗)
文/孙光友

《风与叶子》

风想借一片叶子炒作自己
在风的操控下
叶子跳出了此生最美的舞蹈

鸟儿们都歌唱这片叶子
却忘了风的存在
风就把叶子狠狠地摔死在地上
然后  扬长而去

温情脉脉的午后
一个可爱的女孩把这片叶子捡了回去
做成一枚别致的书签


《鸟和人》

空旷的草地上
正在上演一幕小小的剧情
一只鸟反复打量一个男人
一个男人也反复打量那只鸟

鸟看人类的样子  真的很像人
人看鸟类的样子  真的很像鸟
在苍天看来  都是草


《老人与圣经》

他再也无法出门了
每天的事情就是坐在阳台上
数日出日落

太阳落山的时候
就翻一页圣经
圣经越翻越薄了
他说  翻到封底的时候  
就不翻了


《死树与新芽》

这棵树已经枯死好多年了
在一个没有任何预期的时刻
它居然也卖萌  吐出了新芽

诗人说
新芽是这棵树的灵魂
是灵魂长出来的肉身

主人认为这是一个灵物
就把它保护起来
供人祭拜


2、《镜子》(外二首)
文/孙清祖

时光在这里更加诚实
谎言变得俗不可耐
尘埃无时不在抢占岁月的先机
一束束铮亮的光
越过时间的高墙去了远方


《雨夜》

夜深人静的时候
我在一阵霏霏的雨声中
进入了一首情意绵绵的诗行
那细腻的声音仿佛荷花的窃窃私语        
整个雨夜似乎都被它们独自享用


《鸟群飞过寂寞的雪地》

草籽在雪下窃窃私语
阳光弥漫的时候
但愿没有鸟群飞过


3、《童年小记》(三首)
  文/水无言

竹影是时光的片断,母亲是幸福的摇篮
好日子开门进来,雨也落下三点二点

苦丁描翠,种子吐信
温暖的风和云朵吹来,老枣树仰着脖子
黄鹂鸟耳根圆通

小院子明静,抬起怡然的性情
蜗牛日夜辨别着清晰的路

路过的邮递员
比从前还慢,从前的一切
不在眼前


《春花秋月又一年》

没有梦,也要有梦的翅膀
我请求如一只鸟飞着,到了秋天
纵使年华过后,缓缓老去
翅膀也留着

泥土上有新长的忧伤和芬芳
它们不相识
一个人孤独的样子,也不害怕

此刻只要有一壶酒,一树花,一半落日相对就够了

他醉醺醺的眼色里
流着一泻千里的江水 ​​​​


《思念》

记忆还是旧的,一个人靠着船舷   
岸边的人,望着它过去

四月的春色里
蒲公英开满天际

窗外,淅淅的雨下着
天气总在不断变化,变暖

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都是些青翠的味道

有打伞的蝶呢刚出门
有打鼓的蛙呢,等待回应


4、《菩萨》
文/宁小牛

二姐信佛,经常在朋友圈里
说一些菩萨话
吃斋,放生,不再和二姐夫吵架

二姐的佛法三姐全信
我和大姐半信半疑
唯一达成的共识:
最慈悲的菩萨有两个
一个是咱爸,一个是咱妈


5、《明月高悬》(外二首)
文/东方风

站那么高,眼睁得那么大
看见夜幕里发生什么

人间那些事,亘古如此

夜这等暗,你的明亮
无非增添人们仰望之苦


《日出日落》

一颗巨星燃尽生命,照亮世界
到落幕,在历史的天空也是瞬间

面对黑夜降临人们并不惊恐
因为他们相信,会有另一颗巨星
从东方再度升起


《繁星点点》

倒过来看,我的位置在高处
那些星星就是沉溺的生命
露出头,在茫茫的深渊里寻找岸

或许
这就是人们喜欢望星空的缘故吧


6、相互
文/黎落

立秋之后,天空宽阔了三寸
仄逼在柳巷深处的蝉声也拔高了三寸
这些小人物,终于等到扬眉的这一天

整个夏季,它们都在钻木取火
因为有那么多亲人需要供奉
入冬以前,它们需先温暖自己

隔着玻璃,我们相互嫉恨
它们想有家可回,我则需要远渡乡野


7、《跳黄河》(组诗三首)
文/王凤飞

我站在壶口瀑布上
衣服里张满了风
一抬脚就能飞起来
我试了试
没敢跳
就怕人说
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左撇子》

我是个左撇子
用左手拿筷子
用左手写字
用左手和人掰手腕
今天
和领导握手
用了一回右手


《慈悲为怀》

每次吃排骨
奶奶都叨叨
杀生害命
骨头要啃尽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