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祭

——兼忆《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的创作心路

作者:张玉太 | 来源:中诗网 | 2018-11-01 | 阅读: 次    

  导读:张玉太新作快递

八月,秋风初起,菊花渐放,正是怀人的季节。我,以及我的许多文朋诗友,又怎能忘记,今年八月十八日,恰是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忌日。
十八日这一天,子奇的一些生前好友都络绎前来,缅怀他,悼念他。我留意看去,来的宾朋之中,有原中宣部副部长、原中国作协党组书记翟泰丰同志,有延安诗人张沛及夫人,有原中国作协外联部主任金坚范等在京作家、诗人,还有从子奇的故乡湖南老家来的领导和亲朋。大家怀着同一心情,齐聚一堂,纷纷叙说朱子奇的诗品和人品。深情的叙谈中,无不认为子奇同志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自己的信仰,无不称赏子奇同志的社会担当与诗人情怀。还记得已故著名诗人臧克家曾十分称赞子奇的诗,认为他的诗作独树一帜,尤以政治抒情诗驰名于世。著名诗人贺敬之曾说,子奇你是一位早于我的“老延安”,是一位永葆青春的革命诗人,人民的诗人。
座谈结束后,翟泰丰同志在大家期待中当场挥毫感怀,并亲切地将墨宝送到子奇的子女朱宁生、朱小平手中。此情此景,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动容……
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祭——兼忆《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的创作心路X

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祭——兼忆《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的创作心路
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祭——兼忆《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的创作心路
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祭——兼忆《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的创作心路
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祭——兼忆《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的创作心路
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祭——兼忆《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的创作心路
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祭——兼忆《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的创作心路
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祭——兼忆《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的创作心路
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祭——兼忆《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的创作心路
曾经,我有幸作为《朱子奇诗创作评论选》的主编及《心灵的回声》、《朱子奇诗选》的责编,有机会近距离地解读延安诗人朱子奇和他那饮誉海内外的政治抒情诗。在子奇同志十周年忌日这个特别的时刻,我心潮难平,有好多话要说。于是,我打开记忆的闸门,任时光缓缓倒流,向在座的嘉宾,也是向我自己,再度回顾了我为子奇同志所作的一首诗——《献给诗人的花环》,叙说了这首诗的创作经过,袒露了我写作过程中的心路历程。我敢说,这首诗是我的倾情之作,也是我众多诗歌作品中的得意之作。该诗面世后,受到诗坛及子奇亲朋好友的一致好评,曾两次在《文艺报》上刊发,该诗曾被子奇湖南老家子奇故居收藏,这对子奇同志,对我个人,都是很欣慰的一件事!
我对子奇同志其人其诗是满怀着敬佩之情的。因而,我在创作《献给诗人的花环》过程中,怀着对这位著名的延安诗人的敬意,也借用政治抒情诗的形式,撷取诗人革命及文学生涯的若干珍贵片段,予以铺陈、联想,意欲借此勾勒出诗人革命的一生,激情的一生,诗意的一生,闪光的一生。
在这首诗的第一节,我有意提取了两个典型性的形象,一个是烽火中的战士,一个是南泥湾的儿郎,这些形象对我来说很遥远,但对子奇同志来说,那仿佛就在身边,因为,他本人就是一名历经烽火硝烟的革命战士,一名从南泥湾走来的老兵。
昨天和今天围坐一起 共诉衷肠
来的有烽火中的战士 延河边的儿郎
有蓝眼睛的国际友人
还有青松 木棉 年轻的白杨……
我想,子奇同志读到这一节诗,是会感到熟悉而亲切的。而这一节中提到的“蓝眼睛的”人,都实有其人,因为当时的延安,确曾汇聚了许多同情和支持中国革命事业的外国友人。
叫我备感温馨的还有我在诗中写到的开放着白丁香和海棠花的小院,那是子奇同志与夫人陆璀的居所菊儿胡同。而子奇同志的夫人陆璀大姐,是那么的可亲可敬,但又有谁知道,她曾是中国革命历史上著名的“一·二九”运动的参与者,那个手执话筒向街头听众传播革命道理的女性,那个开国大典上与邓颖超大姐一同站在天安门城楼上面对千百万群众激情欢呼的女性,那不就是您吗,陆璀大姐?我因工作的关系,有幸造访那个小院,——曾经的嘘寒问暖,曾经的谈笑风生,曾经的娓娓交谈,至今仍给我留下极其亲切、极其温暖、极其珍贵的回忆。
诗人呵 我真正认识您
是在蓄芳的菊儿胡同 小院向阳
在白丁香和海棠花的陪伴下
听“心灵的回声” 我心震荡
而这一切,一经化为诗句,便成为永恒的纪念!
在我心目里,朱子奇还是一位出色的活动家。他曾多次肩负重托,足迹遍及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播撒和平的种子,传扬友谊的声音,讲述中国的故事,结识文学的友朋。他将这一切付诸文字,留存于诗篇中,把革命工作予以诗意的升华。建国初期,他曾跟随国家领导人出访苏联,在那里,他给毛主席、任弼时留有一张珍贵的历史性合影。我在《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里亦曾提及。
在莫斯科郊外的早晨
您正为毛泽东 任弼时照像
看镜中影像 听咔喳一响
就把一种高尚的信仰定格在心坎上
朱子奇在与蜚声国际画坛的大画家毕加索会面时,两人对和平的殷殷期许令人心动不已。
在维也纳 您种植和平之树
您向大画家毕加索鼓掌
看他怎样把“和平鸽”放飞天上
子奇同志是一位革命诗人,也是一位爱好和平、传播和平的使者。他的视野里,有风云舒卷的变幻的现实,也有并未远逝的沉重的历史。
在柏林 您和郭沫若
站在原国会大厦废墟之上
在希特勒自杀的地方留影
像是站在历史的肩头 风流倜傥
诗人花费大量心血和精力,在为和平事业操劳奔忙,在莫斯科,在维也纳,在柏林,在伦敦的马克思墓地上,在法国的巴黎公社墙前,在布拉格,在哈瓦那,在亚非拉、欧罗巴、亚美利加,每到一地,都印下子奇同志奔忙劳碌、稳健深沉的足迹,都留有子奇同志才思横溢、热情激昂的诗篇,那些诗句,如鲜花一般,盛放在和平的星球上……诗人与马雅可夫斯基,与聂鲁达,与惠特曼,都以诗歌来交汇战友般的共鸣,彼此产生出源自心灵的诗意的交响。
成为一个诗人不难,而成为一个有情怀的诗人却不容易。子奇同志穷尽毕生精力,以一支笔、一颗心,去抒写革命,歌唱党,讴歌人民,赞美祖国和领袖,传扬和平与友谊。所以我说,子奇同志不仅仅是一个诗人。他自己也曾如此坦承,并以此引为骄傲与自豪。
从此,您坦然宣布
“我首先是战士 是共产党员
然后才是一个写诗的人”
我们纪念延安诗人朱子奇,不能回避的还有一个重要的话题,那就是:我们今天还要不要政治抒情诗?我的回答却是明确而肯定的:要!这理由也很简单,因为我们的国家、党、人民,以及一切正义的事业,都需要大力赞颂与弘扬。——难道不是吗?
我创作《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也是在试图用我的文字去践行前辈革命诗人的诗歌理念。之后,我又写了一些政治抒情诗,其中当编完《他还活着——臧克家评论选》我就写了一首《这是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放在书中并在文艺报刊发。以后翟泰丰同志为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他写了长诗《三十春秋赋》,我应邀写了诗序《询问一座里程碑的诞生》。我坚持认为,诗歌创作要有境界,要有激情,更要有博大的情怀,要“功夫在诗外”!我相信这并非我的一家之言,应当是众多诗人的共识。我们应理直气壮地提倡创作文质兼美的政治抒情诗。翟泰丰同志对此亦有同感,他在给我的一封题为《绚丽芬芳的编辑浪花》信中,称许我唱出了诗人朱子奇“心灵的回声”中的回声。我将泰丰同志的赞许视为鼓励与支持。
此刻,我愿以这首《献给诗人的花环》,向延安诗人朱子奇同志致以敬意,并借此机会表达我对政治抒情诗所秉持的坚定的自信!我想,值此朱子奇同志逝世十周年之际,我的这份用文字编织的“花环”,以及我的这份诚挚的敬意,也是对朱子奇同志最好的纪念吧!
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祭——兼忆《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的创作心路
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祭——兼忆《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的创作心路
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祭——兼忆《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的创作心路
延安诗人朱子奇十周年祭——兼忆《献给诗人的花环》一诗的创作心路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