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河》中返回精神的原乡

——读吉狄马加长诗《大河》

作者:赵亚东 | 来源:中诗网 | 2018-02-12 | 阅读: 次    

  导读:我们不能简单地把《大河》归结为对人类文明或是一条大河的礼赞,这部长诗更是诗人站在人类命运高度与宇宙精神永恒淬炼的深度进行的一次探拓。诗人试图通过引领人类精神通过对大河的抒写而返回精神原点和高峰。毫无疑问,这首诗是“诗性的天路”,是“还乡的大河”,是在新的历史时期能唤醒我们心灵世界和人性冰河的用“燃烧着的热血”、“冷静而深邃的沉思”、“深情的淬火的目光”、“骨骼研磨成笔墨”共同铸就和谱写的整个人类的“召魂曲”。

阅读0.jpg

 

  北方的寒冷冬夜,在安静的炉火旁捧读当代著名诗人吉狄马加的长诗《大河》是精神上的一次洗礼和淬火,当漫漫的寒夜就要冰封此在的世界,当精神的河流就要被凛冽的北风抽干,当我们卡在时间的裂隙中不知所措,就在这样危急的时刻,我们有幸遇到《大河》并通过这条大河的深处返回精神的原点,返回生命最初的澄澈与人性的力与美、善与爱的高原。 

  《大河》汹涌澎湃,早已超越此时、此世,早已挣脱出物理的长度,而延展为精神的无垠与浩瀚。《大河》之水源于神祇的银河,在天宇之中巍峨耸立。“这条河流以它的坚韧,朴实和善良/给一个东方辉煌而又苦难深重的民族/传授了最独特的智慧……”这条《大河》与时间相依相伴,又不仅仅是物质的河流,更是精神的河流,是具有永恒的宇宙观和终极探问的神性的河流。在这条《大河》中我们深刻地体会了诗人对“时间的流动”、“空间的维度”、“生死的轮回”、“精神的本源”、“人性的诘问”等诸多终极问题的思考和抒写。“在更高的地方,雪的反光/沉落于时间的深处,那是诸神的圣殿,肃穆而整齐的合唱/回响在黄金一般隐匿的额骨/在这里被命名之前,没有内在的意义/只有诞生是唯一的死亡/只有死亡是无数的诞生/那时候,光明的使臣伫立在大地的中央/没有选择,纯洁的目光化为风的灰烬/当它被正式命名的时候,万物的节日/在众神的旷野之上,吹动着持续的元素。”无论是众神的旷野还是持续的元素,抑或是生死的命名,都源于诗人对人类本源的反复追寻和对天地万物的心灵关照和热爱,而这样的情怀恰恰是《大河》的温度,是《大河》呼唤历史与神秘天宇的另一种浑厚而持久的“天籁之音。” 
  我们不能简单地把《大河》归结为对人类文明或是一条大河的礼赞,这部长诗更是诗人站在人类命运高度与宇宙精神永恒淬炼的深度进行的一次探拓。诗人试图通过引领人类精神通过对大河的抒写而返回精神原点和高峰。毫无疑问,这首诗是“诗性的天路”,是“还乡的大河”,是在新的历史时期能唤醒我们心灵世界和人性冰河的用“燃烧着的热血”、“冷静而深邃的沉思”、“深情的淬火的目光”、“骨骼研磨成笔墨”共同铸就和谱写的整个人类的“召魂曲”。 
  《大河》才是真正的原初的入口的再次发现。在这部长诗中句句行行都能感受到诗人骨骼铮铮作响的声音,血液轰鸣的声音,热泪穿透浩瀚的夜空撕裂的声音,大河在地球上震颤与宇宙交响的声音,时间与空间反复交错碰撞的铿锵的声音,生死在交汇点上互相赞颂的声音,古老的东方智慧唤醒银河系与太阳的歌唱的声音……当我们在《大河》中向原始的母亲也是婴儿鞠躬,当我们在《大河》中以大河的语言领悟不朽的祖先的精神,当我们在《大河》中重新发现并确立最初的水,当我们在《大河》中邂逅沉睡的信使,当我们通过《大河》之手抚摸神的面具并让诸神、先知、英雄与智者打开水之门,让我们返回蓝色的国度,我们才知晓宇宙的光芒来自哪里,我们才为一滴水预言的结局而切开自己的千百条静脉,以试图在血泪交融中锻造坚硬的,永不变质的精神的额骨,开始一次以《大河》为路径的一次精神的还乡与人性的救赎。
 
 
  作者简介:赵亚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参加《诗刊》社三十一届青春诗会,结业于鲁迅文学院三十一届高研班(诗歌班)。作品载于《人民文学》《诗刊》《青年文学》《星星》等期刊,获《诗探索》春泥诗歌奖等奖项。出版诗集《土豆灯》《虎啸苍生》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