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务川90后诗人文峰新诗集《守着黔北守着你》

作者: | 来源: | 2018-01-11 | 阅读: 次    

  导读:
文峰,男,原名文锋,1991年生于贵州省遵义市务川县茅天镇,贵州省诗人协会会员,当地作协会员。处女作《谷子黄了》。作品散见于《民族文学》《天津诗人》《山东诗人》《当代教育》《贵州民族报》等文学期刊和多种诗歌选本,有作品入选《新时期务川诗歌精选》《2017中国年度诗歌》等选本,著有诗集《一个人的城市》。获大别山诗刊第六届全国十佳新锐诗人奖。

贵州务川90后诗人文峰新诗集《守着黔北守着你》由中国教育出版社出版
 
 
 
附序言及目录:
 
生命的呼吸在飘落的同时开始飞翔
——序文峰诗集《守着黔北守着你》
罗广才
    最近半年来,我恋上了生物电渗析。生物电渗析通俗的被称作“带电推拿”,是通过人工操作一个小小的设备,传电打通人体经络,透皮给药,修复细胞,排风、排寒、排酸、排湿、排毒,缓解与解决病痛。我能很真切的在电流下感受到麻、疼、痛和胀,好比我们的身体是一个城市,经络就是这个城市里的各种管道,你想想,管道不通了会有什么后果?久病必入络,久病必有瘀。《黄帝内经》说:“经脉者,决死生,处百病,调虚实,不可不通。”人体的经络有决生死、处百病的作用,也就是说人体的疾病均可通过对经络的调理得到康复。所以最近一段时间我气血畅通,面色红润有光泽,编稿和写作的效率高过先前。
    由此,我想到我们的汉语新诗,这一“新”就已百年的诗歌,可否也来解决一下“处百病,调虚实”。作为职业诗歌工作者,我每天如同在一片片下水道堵塞、污水横流的分行文字里喘息,大多数的时候是浑身哆嗦,那些文字上的经络淤赌、缺氧或受损太多太多,词语的营养运输不到需要的情感细胞部位,导致我们的诗坛有太多“生病的诗”。
    此刻,“守着黔北”的青年诗者文峰走进我的视野,我固执的认为本雅明的关键概念Aura(生命的呼吸),是《守着黔北守着你》的诞生之地。作品的真切性和历史见证状态(以及依附于此的入神的观照),支撑这个依据的,是本雅明的历史主义叙事,——超时间的“永恒价值”。比如《面具》:“我的面具特殊/她嫁人了/还一眼认出了我”;比如:《醉酒行经孤坟处》:“老兄,喝酒吗?地道的老白干/够烈!适合孤独的人”,“老兄,我刚爱完,还没开始恨就恨不起了/老兄,这人世间太大,我喜欢你这里”,“我发誓,醉完这次就回家/在故乡有一块墓碑,我在那联系爷爷”;比如《梨花白》:“它们抱在树枝上哭,哭完后/就一片一片的落到地上”、“我熟识这份白/像熟识我身体里的白的一部分/比如骨头、爱情/再比如过去的过去//我为它们痛过/也为一根黑发变白发,痛过”;比如《老地方》:“恋着的时候,我们常去老地方/吵架了去,不吵也去”、“后来,我从你的城市搬离我的城市/老地方变成了一块无痕地伤疤,/我忍着疼痛。去了流水线,夜总会,我做过咖啡店的服务员/后来,我离你越来越远/只能把黑夜划分成许多的部分去想你/——有时候是想,有时候是梦见。/再后来,黑夜就是我们的老地方了”,再比如《在一棵空心的楠木树下自愧》:“它没心没肺的活着。露出骨头/和绿叶,多么伟大//我自愧不如,不能像一棵楠木树一样/没心没肺。甚至不能把心空出来//这么多年,我深深爱着一个女人/这么多年,它深深爱着小镇”。《守着黔北守着你》诗集中打头的这五首短诗,让我认定文峰在语言和修辞上有着黔北的精神气象:睿智休闲的灵气,质朴、骁勇的锐气。诗,不是写出来的,是诗人的另一个灵魂的一种发声,而不是人云亦云的一种文字的拼凑。那些主观的诉说,没有个体生命体验的文字只是一堆文字而已。读文峰作品,能找到“如梦忽觉,如梦忽醒,如仆者之起,如病者之苏”的机智灵动。
    偏居黔北一隅的文峰以他丰厚的生活积累、生命体验和思考,表达他内心的热烈,并在日常生活中扑捉那最细小最微弱的生活场景,那阵痛、那焦灼、那荒唐或爆裂的生活内核被他无奈的触摸到了,于是他很节制的用文字呼吸,做一个“适合孤独的人”,甚至不惜“露出骨头”,和他所路过的时代、生活的小城梳理出一个高度和谐也高度紧张的一种默契,然后放松再放松,不在参与中热烈,而是在互现中找寻另一种飞翔的路径。
    再读《守着黔北守着你》最后的五首诗——《在吊桥》:“在这里生活的阿贵/他们两口子要什么时候才能走下吊桥/放下锄头/像两座山一样坐下来,相互怜昔”;《上华荣寺》:“垂柳已青,/阳菊已开/仿佛苍生皆在/在菩萨和佛祖面前/我一个渡难的人/尘缘未尽/像一口老钟/怀揣悲鸣/一步步地走下山来/去等一个人/撞/击”;《或过去,或以后》:“请原谅,那个人/我们命该如此//这之间,月亮/一次比一次更像刀光//——我内心的声音飞走。/消失。木讷山在他的身体里沉睡//我一边恨我爱过的人/一边恨我的诗/这个两个毫无用处的东西”;《树上窝》:“没有人会比一棵树更清楚一个鸟窝/有多像一个人乱糟糟的心”;《我需要打开一扇窗户》:“这之间。没有背叛、争吵、离别,甚至堕落/永远保持着恒定的距离//它们静静相守,却不相依”。文峰的笔下似乎皆是落叶,是他生命过往的枯黄、卷曲、飘落飞舞的点点滴滴,平实的语言有浑然天成之感,又似滴水穿石,凸显出了对生命和生活本身的关照和关怀,且勇于依靠语言的光芒,照亮那些灰暗、阴森的被人为忽略或视而不见的角角落落。
    抽样阅读是我的习惯。在确定不会浪费彼此的时间之后,便分享作者的“成果”了:《王二娘的信仰》“村里王二娘信神:前饭后‘主啊主啊’地喊/她让我跟着喊主/她说喊一声主可以去百病/喊两声可以保家人平安/喊三声可以兴事业、发大财/四声、五声……//那是五年前的事了/我没有喊过,也没信过/现在才想起,当时没有问他/挽回一个女人的心要喊多少声”,诗人阐释的过程似乎漫不经心,娓娓道来的家常话是用少年眼里的世界和思维,明喻出一种盘根错节的“信仰”;《大桃花小桃花》“可以大点,一片桃林/可以小点,半枝桃花//或大如命运/或小如你我的名字//大桃花/小桃花//祖国可以大点/世界可以小点/&可以大点/生活可以小点//石碑可以大点/坟墓可以小点//但你我必须同等大小//刚好装下彼此”,这首诗和裴多菲的《自由与爱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且诗的取象似乎脱离了思想的物质,很单纯、很物化、很小资,但有意蕴,有深度;《男人怨》:“风儿啊!你吹吹她/那么懂我的人/在感情里为何总是不说?”
寄寓的最高境界是淳朴得“老谋深算”,情思与象合二为一,是“痴到真”了;《守着黔北守着你》:“......我在这里尽其一生。写诗、爱、也不爱/痛!也不痛。//我心已决,守着黔北守着你,像//那轮红椿树上的月儿,在人间,勿悲勿喜”,这首诗恐怕是整部诗集中最“直白”的一首,但有内敛的美感,诗人貌似“灰白”的心境却暗含着红椿树的“娇艳“,更衬托了诗人纠结的情感和心理的落差。丧失生气外表的衬托下,更显得“誓言”的真实性。
    阅读《守着黔北守着你》,几乎每一首诗都给我留下思考的空间,不由得想起泰戈尔说过的:“我总觉得世界上的至好者必有其基本的默契在,而我亦深以此为荣。它们的主要任务在于维系核心,防止破碎,并联合一切离散个体于一体,因为歧异纷乱只会导致互相残杀的灭局罢了。”
    这是一位优秀的诗人所具备的与生俱来的禀赋、筋骨和担当。
    这是一次愉悦得有些沉重的阅读。为文峰点赞。
    此序“剧透”不多。《守着黔北守着你》的内核和伏线还请读者费时品鉴。
一稿:2017年12月3日16:30
二稿::2017年12月5日12:58于天津一番街寓所

 

 
 
 
文峰部分作品:




1.面具
  
除了写诗,我想过打铁
不打锄头镰刀,只做面具
像县府路的陈哥和吴哥那样的人物
最适合铁面具
或者,就打锄头镰刀
锄头要坚韧,镰刀要锋利
因为这是文家坝整个寨子的面具
我还想过卖面具
在文化广场,我卖假面具
告诉所有的人们,不要逢人就掏心窝子
在车站、医院、各个超市
甚至回村里卖面具
这些场合的面具必须真实,童叟无欺
当然,卖得最多的就是殡仪馆
有的人活要面子也死要面子
最后一副留给自己用
我的面具特殊
她嫁人了,还一眼认出了我

 
2.老斑鸠

梧桐树下就它一只
背着手。苍老。
梧桐树下覆盖着一层厚厚地落叶
像极了一堆旧日子
老斑鸠刨开厚厚地叶子
刨开崭新的土地
它一边刨一边回过头来看我
心怕我不知道它
已经给自己挖好了坑
找好了去处
 
3.野花
 
窑河边
野花们东一朵西一朵
如同今年贵州洪水过的村子
那般零乱
看着这些小小的身躯
我真想替每一朵花儿取一个名字
像村里的大人们给孩子们取名字一样
叫它们:翠儿、萍儿、双儿……
取完名。我就站在河边
朝着洪水喊
翠儿、萍儿、双儿……
仿佛,他们就要一个一个地从河里
爬上来
 
 
4.上华荣寺

华荣寺在山上
和尚已下山
风在寺院里云游
垂柳已青,阳菊已开
仿佛苍生皆在
在菩萨和佛祖面前
我一个渡难的人
尘缘未尽
像一口老钟
怀揣悲鸣
一步步地走下山来
去等一个人
击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