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国诗人 > 周孟贤

我背倚稻禾

——怀念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

2022-01-26 作者:周孟贤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民族艺术家协会副会长、著名诗人周孟贤诗歌作品选。
 
那天  我只要背倚稻禾
便有一个美丽的镜头
冲出央视的屏幕
情切切抵达我的眼前——
你像一个朴实的老农
头顶烈日  伫立水田
你的双肩你的胸前
跳跃着七月的火球
你用一顶草帽
抵御灼痛抵御高温
你92岁的汗珠滚落的剎那
腾起大片大片的稻浪!
 
袁老呵  你可知道
你驾鹤西去的那天
痛了辛丑五月
痛了一个个粮仓
痛了中国百姓的心!
我看见大江南北
千万水田静默着  呆滞着
不住地漾着千万人的泪波
我还看见南疆北国的水稻
在你倒下的瞬间
伤痛得颤栗不止!
 
白头惟有赤诚心的袁老呵
你是完成了一个难题才远行的——
你让千万人的肚皮
不再饿成空碗
你让千万只空碗
从此盛满了米饭
你用科学杂交的水稻
让一个国家一个民族
成功地远离了饥荒……
 
我背倚稻禾
久久地直立在原野上
那些低头不语的稻穗
使劲地摇曳出我的往事——
我是从灾荒中走来
对饥饿刻骨又铭心
那时  我们尚小
几个饿瘦的兄妹
像一双双筷子挤在一起
呆呆地凝视冰冷的空碗……
那时  放眼全中国
大大小小的空碗
堆成一个个市一个个省……
那时骨瘦如柴的百姓
痴痴地企盼白米饭
大白天把梦做在灶台上……
 
我背倚稻禾
久久地驻足水田
我抓一把清风
拂去当年残留心上的挨饿记忆……
面对袁老培育的水稻
我虔诚地  轻轻地默问^——^
这些稻为什么长得那么多那么快?
这些稻为什么长得很精神很饱满?
是因为袁老的专注
每株水稻才得以疯长?
是因为袁老的踏实
每串稻穗才长得结实?
是因为袁老的坚韧与信念
不不!  还有科学的担当
每个谷粒才饱满  才喷香?
 
呵  我捧起沉甸甸的稻穗
像捧起一串串金色的星星
我反复地反复地掂量
我掂到了每个谷粒
内含袁老弃名弃利的品格
内含袁老爱国爱民的精神
我还真切地掂到了——
过去因饥饿而瘦骨嶙峋的民族
而今因饱腹而体魄强健的中国!
 
我背倚稻禾
我的思绪一如纷飞的花絮
我看见科学的原野
袁老像一头牛
不声不响  任劳任怨
倾力耕耘  足不踏空 
也许真正的科学家
最怕打扰最怕露脸
最要清净的环境
将自己隐在科研的深处……
也许真正的科学家
讷于言  敏于行
放下一切欲望
珍惜分分秒秒
扛着祖国去攻关去探索……
真想问问那些当下不务正业
靠嘴皮|“耍”出水平的“家”——
能做到清心寡欲吗?
能做到专注学朮吗?
那些学风浮躁缺乏师德的人
那些骗取经费中饱私囊的人
那些缺乏良知丧失操守的人
那些远离科学全无担当的人……
一起面对袁老  面对稻穗
在愧疚中深刻反省!
 
我背倚稻禾
面对大地我还要说——
那些无所事事的懒政者
你的状态远不如水稻的挺拔
你的精神远不如谷粒的饱满!
那些抱团谋利的贪婪者
你远不如水稻的清净
你远不如谷粒的纯粹……
面对大地我还要说呵——
可知道袁老的汗水
茁壮了成千上万亩稻田
可知道袁老的大爱
铸成了成千上万个粮仓!
 
呵 
内正其心满脸沧桑的袁老走了
我惊见他培育的水稻
谷粒们争相诠释——
一个人只有饱经风霜
才能饱满自己!
呵 
俭以养德胸怀人类的袁老走了
他的一生太累太累 
他累及了太阳和月亮 
清晨的太阳吃力地爬上他的胸前
夜晚的月亮疲惫地滑下他的脊背
他也像一株水稻呀
拼命地扬花拼命长穗!
他踩在田里的脚印
纷纷开出了花
纷纷绚丽他的功绩……
他始终保持农民的质朴
他不像有些“家”——
常登台常炫耀常作秀
常在镜头中出彩
但在自己的专业上
一生不见高光时刻!
他终身恪守科学家的担当
他把全部时间全部精力
抛掷水田  用于科研
他苦苦地追求
深深地潜入水稻世界
他要让天下的餐桌散发饭香
他要让饱餐的民族更加健硕
他从没让自己到处出彩
但他的一生却很高光!
 

一个呕心沥血的“米神” 走了
看见么  天南海北的稻花
正一个劲地馨香他的名字

一个92岁的科学家走了
看见么  他培育的水稻
让国徽更加饱满更加精神
更加金——灿——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