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老了(组诗)

作者:张黎明 | 来源:中诗网 | 2017-08-09 | 阅读: 次    

  导读:张黎明(布日古德):原名包玉峰,蒙古族。笔名雨虹、雨鸿、黎明;诗人,歌词、散文作家。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吉林省、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有大量诗歌作品在《诗刊》《词刊》《诗林》《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吉林日报》等报刊发表并获奖。

IMG_9098.jpg

小草黄尖儿了
苇花儿像芦花公鸡的尾巴
蒲棒一根儿一根儿,像晒硬的火腿肠儿
天底下的事儿,一转眼功夫说老就老了
过了立秋,葵花也不像以前那么水灵了
葵花的心事
老是不愿意讲出来
讲出来,或许心里就不憋屈了
讲出来,摸鸡打狗就有劲儿了
 
葵花老的时候
骆驼山、黑瞎子沟
一队披麻戴孝的人
唢呐呜呜咽咽地吹着
风抽抽搭搭地刮着
小雨没鼻子带脸地下着
山岗子上的喜鹊没了、乌鸦
在不远的一根枯树上跟着闹哄
 
葵花老的时候
不让通知东大河、北大坝的人
葵花老的时候
“大支客”的只把死信儿
告诉了农场的王书记
葵花说,王书记是个好人
酒量好、心眼好、办事好
葵花说,王书记啥都会
会写诗、会吹葫芦丝、会和稀泥,有时候也会吹牛
葵花老的时候
告诉儿子,“娘这一辈子没照顾好你
这年头活着
没有一把伞罩着不行啊!”
 
葵花老了
黑瞎子沟、骆驼山就到了秋天
黑瞎子沟、骆驼山的秋天
是在沟沟坎坎里长大的
你站在那
你钻进去
总能闻着山韭菜味儿
总能闻着野蘑菇味儿
总能闻着暴马子味儿
总能看到野鸽子
总能看到山百合
总能看到打碗花
总能採到到
像奶汁一样白的猴头
像女人抹了口红的山丁子
 
葵花老了
秋天就弯下腰去
比如:谷子、糜子、稻子
秋天老了
老爹就弯下腰去
比如:蹚着露水的头晌
比如:秋老虎扒一层皮的下晌
比如:蚊子、瞎眼儿虻的头半宿
葵花老了
天上的大雁就往南飞了
天上的云“老鼻子”了、也白了
葵花老了,红高粱没老
红高粱还在地里挺着
白桦树还在山坡上站着
只是额尔古纳、穆棱河、呼兰河的水少了
额尔古纳、穆棱河、呼兰河的水拔凉拔凉的
 
(2017年8月8日星期二 3.38)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简明简介

    简明,当代著名诗人,评论家,中国网络诗歌最早的学术观察者和最权威的文本研究专家
  • 邓太忠简介

    四川南部县人、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诗歌中心执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霁虹简介

    霁虹,实名祁开虹,彝族。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入选《青年诗选》、《1987年全国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