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国华组诗

作者:于国华 | 来源:中诗网 | 2018-07-11 | 阅读: 次    

  导读:中诗网首届签约作家于国华新作一组。

 
孤独的诗人
 
人生如酒  送给别人一个品字
杯里杯外的时光
如一匹过隙的老马
行走在江湖与流年之间
 
日月星辰的滋养
积淀在体内的词语
一部分发着霉的味道
一部分瘦骨嶙峋
 
诗人在酒中多愁善感
往往会被一枚落叶击中
于是在雨季后面捡起柔软的文字
为一本线装书里的红袖添香
 
有时也会从布衣的腋下抽出剑来
爱恨情仇地天涯海角
有时也会满足暮鼓晨钟
学古人茶禅论道吟风弄月的样子
 
当潦倒的指尖划过琴弦的忧伤
心就会随着花期或喜或悲
偶尔在高山流水中
重温入骨三分的疼痛
 
黄昏总是给人一种期盼
沉迷于爱情的死穴
哪一抹余霞还写着你的姓氏
骗自己最后一程的情感
 
眼前的酒如眼前的春秋
布衣  诗词和怀抱琵琶的女子
都将海市蜃楼离去  而孤独的诗人
半枚旧月一壶老酒

 
我梦见那棵桃树变成了你
 
去年的桃园
或被你选择拍照的那棵桃树
如今桃花盛开
我在情境中假设了你
并与你牵手黄昏
 
有一天晚上
我梦见那棵桃树变成了你
还是那样微笑
暖暖的目光
像甜蜜的汁液流入心田
 
也许桃花瓣上的时光
还不足以覆盖我全部的思念
你项上飘动的丝巾
和眼里闪烁的星光
都已深深刻在我的记忆
 
置身桃园
我感到每一朵桃花都在微笑
接下来的日子
我会为桃花醉酒
原因不说你也知道

 
我沐浴在一粒沙子默默的光芒里
 
我的生命在一粒沙子上抖动了一下
这是我失去的我  在另一个我的存在
然而沙子还在奔跑  我无话可说
只是看见一粒沙子浑然流水的痕迹
从一块石头的坚硬到一粒沙子的坚硬
大浪淘沙之后的姿态比水还低
不难想象  沙子的内核有金子的思想
习惯了被撞击  粉碎  打磨甚至燃烧
我沐浴在一粒沙子默默的光芒里
有足够的渺小保持内心的慎独与沉默
现实中的我  只是轻扶栏杆把酒
望望月影  闲走花间俯首听听蝶语
借助蚯蚓吞吐的胆量试试黄泉路
偶尔也会想起女人柔软的名字而发呆  
这些  都不比一粒沙子美丽的创伤
我要用逝去的一粒一粒的光阴反刍
喂饱自己今后的  阳光和大风
 

大漠晚霞
 
傍晚的沙丘鱼鳞闪烁
一眨眼就游进了一首抒情诗
 
天空顿刻磅礴起来
惊飞一行雁影
 
拖曳的云追到天边
落日成了诗中的一盏灯笼
 
云读着读着给读丢了
悔疚之中  咬破了唇

 
如果我想了
 
如果我想了
就选择一个夜晚坐在沙丘
把璀璨的夜空交给萤火虫和猫头鹰
 
我只需要倾听
沙丘的腹鼓被细碎的马蹄敲响
此时不能有风  我会听不清那匹菊花马特有的响鼻儿
因为天黑更不需要设想一条红丝巾在马背上飞舞
 
寂寞了  我就吸一支烟
放飞无数颗星星
奔向一条羊肠小道和那顶白色的蒙古包
一条小河在流淌  夜虫在歌唱
 
困了  我就躺下
拉上脚底下的大漠  纯金丝绒的棉被
美美地睡上一觉

 
又到月圆时
 
你来得总是脚步匆匆
靠在窗前那棵树上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并把漆黑的夜甩在身后
大大的眼睛忽闪着睫毛
不说也暧昧
那你为什么不再近一点
贴窗而语
或者一湖碧水柳岸清风
取一船头
把盏不问青天
你知道我内心空虚
还留不住你相约之后的转身
也不知说什么为好

 
懒洋洋的夜
 
雨就在窗外
懒洋洋的夜关了灯
闭上了眼睛
可惜  做了别人的梦
芭蕉丰满硕大的叶子
经不起
雨的缠绵和殷勤
它们跳着桑巴舞
韵味十足
最后牵手走出场地

 
我的影子
 
你存在我的前后左右
相距一个动词转身的微笑
我在苦涩的文字里视你为知己
 
年复一年  我的诗
写成了一块石头
石头上有我的血迹和你的眼泪
 
有一天我酩酊大醉
把自己的名字刻在石头上
石头也醉了  你清醒如酒
 
我在石头上掉进了海里
破灭与悲伤的不是满天的星
而是水中的你
 
我必须在清醒前捞出你
也就捞出我
我才有勇气还你一个名字

 
高速公路上的咏叹
 
高速公路
单向四车道
用实线和虚线隔开
行驶在上面
清晰广阔的视野
想飞
可我的翅膀
被一个又一个的
区间测速
强行地摁在地上
无奈的我
只能掏出心里的鞭子
不断抽打我的牛
拉快我的车

 
南湖散步
 
清晨我散步在家乡的南湖
可她还睡在晨曦的臂弯里
偶尔飞来的紫燕点水而去
留下美人儿梦中的笑靥
在湖面上荡漾
 
一只红蜻蜓款款飞来
它身下盛开的荷花静默如初
只有一支含苞待放的小荷
羞涩地抬起了头
把嫣红嫣红的尖角举在空中
 
沉默在岸边的巨石
已把内心的雷电化作倾听
任莲叶清脆的蛙鸣惊醒柳莺
坠落一湖的啁啾
在阵阵的清风里重返枝头
 
我不能不说莲花荡中的蒲苇
婀娜摇曳的身姿
暴露了湖色深藏的温柔
被跃出水面的鱼儿撞见
引来一群不谙世故的蝌蚪
 
一条长椅安静地等待在岸边
它虔诚的样子仍怀抱风景
我摸了摸它斑驳的扶手
如摸到细语缠绵的黄昏
每一句都有倾心的热度
 
此时我被亭台下的画船吸引
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倩影
也许我不需要这样地深沉
眼下更适合击水三千
淹没在鸟语花香的烟波里

注:南湖系吉林省四平市的南湖公园。
  于国华,吉林省梨树县人,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作家》《海燕》《诗歌月刊》《诗潮》《文艺报》《解放日报》等。出版诗集《于国华抒情诗选》《兰馨集》《西窗雪》《想念麦子》等八部。二零一七年荣获“津巴布韦诗歌奖”、吉林省文学等。系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副会长、吉林省作协八届全委会委员、吉林省文学院聘任制作家、中诗网首届签约作家、四平市作协副主席、四平市公安文联主席。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