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国华诗十首

作者:于国华 | 来源:中诗网 | 2017-08-06 | 阅读: 次    

  导读:于国华,吉林省梨树人,公安诗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作家》《海燕》《诗歌月刊》《诗潮》《诗林》以及《文艺报》《解放日报》《吉林日报》《贵州民族报》《人民公安报》等,并被多种选本采用。出版诗集《于国华抒情诗选》《兰馨集》《西窗雪》《想念麦子》《海岸》《微尘》《春风一枝》《兰馨词卷》等文学专著,多次获得吉林省文学奖项。现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副会长、吉林省作协八届全委会委员、吉林省文学院聘任制作家、中诗网首届签

2915年9月29日四平.JPG

孤独守望

 

我坐在红房子的庭院里

盛开过后的芍药已落花无声

分飞的劳燕雕梁不见

闻得几声啼叫不越门庭的悲凉

 

西风暮雨 秋蝉树影

镜中白发枕落明月

昔日的天马长嘶却行空无梦

半世鹏程已是折翅寒江

 

星空寂寥 霜眉仗剑

抱定尘寰碎骨夙愿不改的情怀

觅得高山流水的风流少年

誓言厮守一曲琴声同你终老

 

篱下的菊花可以作证

可如今颓废的落日比黄花还瘦

几滴秋雨也读不出黄昏的诗句

满眼的萧瑟与忧伤

 

寂静的时光如白雪

凄冷的秋草夜未央

我杯中辗转的江山

哪一处可流淌你泪的芬芳

 

深夜里我恍惚听得

青鸟飞临 门环声响

一遍遍虚构你嗔怪这满屋的凌乱

我迷惘的心也会震颤

 

此时我只有孤独地守望

还差一行诗的距离

这里就是埋葬我中年的坟场

你看那盆云杉庄严而肃穆

 

只有几只蟋蟀

胡乱地啃碎地上的月光

对这里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

我的躯体已开始腐烂

 

叶赫那拉古城遗址

 

没有旌旗漫卷

也没有战火硝烟

更没有森严壁垒的城郭

只是叶赫镇西一公里

有一座幅员较大的方形土堆

被一块官方的石碑认证

这里就是叶赫国的东城

土城残垣可见

不经意间还能发现瓦砾

和锈蚀的箭头

我不懂考古

只知道这个部族的兴衰

都与女人有关

四百年前美丽绝伦的

东哥公主出嫁蒙古

使联姻抗争的叶赫

惨遭努尔哈赤疯狂地报复

因此孝慈高皇后的老家

就变成了今天的三尺台地

长出的玉米

倒是有几分公主的婀娜

就像叶赫那拉部落

走出的几位皇后

总让人联想这里的风水

比如叶赫的大米

和店铺前摆满的山货

都被镀上皇后故里的宗脉

然而叶赫人并不满足

转山湖畔

复制的叶赫那拉古城

更加形象地再现

叶赫女真的辉煌与沧桑

只要我走进城去

就躲不过贝勒府和议事堂

开疆扩土连年征战的议题

而我又不想妄加评说

虽然我人到中年没多少激情

不过今天

我倒想一睹公主楼内

头戴珠宝饰物身着锦缎旗袍

昔日的天下第一祸水

和绝代美人的东哥

如果她能开口说话

固然会吓着我

但是我还是愿意与她交谈

最好别问我来此的目的

因为我不是来求婚

也杀不了强大的努尔哈赤

 

注:叶赫那拉古城遗址位于吉林省四平市南20公里。

 

也许这个夜晚

 

在见到你之前我有一千种假设或期盼的场景

也许这个夜晚我能找回旧时的一点念想

 

我把月光披在身上 黑夜就是我脚下无尽的苍白

好似一万朵雪花聆听我的诉说 痛也灯火阑珊

 

我的兴奋与悲哀同时到达我内心的一座山峰

向下望去 海岸的沙滩还留有我徘徊的足印

 

今夜我怀抱星空 不再把记忆当成破碎的陶片

而是要把它们串起来 不说爱也不说相思

 

让海浪重新冲毁两人曾经共同建造的城堡

不知岸边的船骸是否还能认证我满怀诗意的双桨

 

我期待黎明 北方炙热的雪花就是我壮行的美酒

虽然没有铿锵的声音 但在我心里已荡漾成海

 

不管你是一滴滚烫的热泪还是一双冷艳的目光

今夜我都会鼓足勇气踏雪而行 并一路向南

 

梨花落雪

 

也许我来的不是时候

春雨泼墨一般

一树梨花落雪的场景

被天公之笔

写意成风雨提篮的女子

 

我站在雨中

所有的梦都化为乌有

零乱凄凉隐痛之中

我的诗还拿不出

像样的银两相送

 

黑夜中的女人

 

黑夜是一双最亮的眼睛

它能看到我灵魂深处的疼痛

而同样承受疼痛的女人

是黑夜中最柔软的部分

揽可入怀涓涓不息的河流

纵能开放静静芬芳的花朵

 

当时我想干脆脱光黑夜

释放人类不再虚伪的野兽

可我的脚步没能迈进那一刻

让女人闪烁的泪水流了下来

无论我今天怎样设计这首诗的结局

都无法弥补她受伤的心灵

 

 

有时你是我的南方

有时你又是我的北方

我抓住中间弹落一身风尘

 

天空中不住地生长女性

细雨或雪花

唤我前世的缘

 

你的睫毛好长好翘

挑着我脚下的河流

和头顶上的星光

 

我把南方和北方都装进行囊

累了就放在地上

靠一靠你手里的炊烟

 

这炊烟就是我的家

你就是我温暖的夜

此时还隔着黄昏的外衣

 

紫丁香

 

我熟悉的紫丁香

总是远离闹市

总是在梨花杏花粉墨登场之后

悄悄地将紫色的火焰

点燃在清晨的角落

 

而你的馨香

又总是徐徐抵来

有如刀子一样的光芒在暗处

我无法抵御

这样的刻骨铭心

 

你没有高贵的身份

也没有梅花兰花的名气

可每当你离去

就像离去的情人

总让人魂不守舍暗自神伤

 

所以我要守住你的盛开

即使花谢了

你的香魂还在

我要等待明年的春天

你我真正的爱情还没有开始

 

希望

 

我看见一颗闪烁的星星

在遥远的天际

你会隔空而来吗

在我失眠的夜晚

 

你是天空中的小鸟

总是以无声的歌唱

让我梦想

生就一双飞翔的翅膀

 

难道你也失眠

赶着一群黑色的羊

每当我数到河边

总会发现一滩燃烧而死的石头

 

我真想用嘶哑的声音

唤醒它们曾经的波澜

我知道

这些石头都是你的兄弟

 

黑夜在继续

我无法移出体内失眠的词语

就像无法移出血管中

列队的蚂蚁

 

我的灵魂开始释出

躯体已是黑夜的部分

失眠就是一头猛兽

也再无关系

 

这时你就在我的头顶

让我感到很无助

你高悬固然美丽

即使陨落也改变不了遥远

 

但你毕竟给予我一丝温暖

我的灵魂已做好准备

你眨动的眼睛

就是我起死回生的希望

 

河边

 

我一个人走在河边

河水 船只 树木和炊烟

如此和谐的清晨

在静谧中苏醒

我就这样地走着

一直走到了中年

也没能走出我的故乡

 

其实我也试图走出

可身后一直有一双眼睛

我不敢回头

生怕她喊出我的名字再缀上昵称

就这样走着

不成想最终掉入爱河

并以诗歌的名义安居

 

两只麻雀

 

很显然是一只在飞一只在追

最后它们落在我面前的窗台上

发生了争吵甚至越吵越激烈

我只好隔着玻璃假装看不见

眼下农药残留已不屑一顾

转基因也不是它们考虑的问题

难道我封堵了空调墙洞的缝隙

恰巧封堵了它们安置的新家

想到这我倒有一种愧疚之感

在我们农村老家这个季节

正是麻雀谈情说爱的时候

它们不会因为居住和食物争吵

争吵一定是其中一位有了二心

不知眼前这对儿到底因为什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于国华2017年第二季度诗歌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邓太忠简介

    四川南部县人、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诗歌中心执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霁虹简介

    霁虹,实名祁开虹,彝族。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入选《青年诗选》、《1987年全国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