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十首

作者:燕超 | 来源:中诗网 | 2018-10-07 | 阅读: 次    

  导读:第三届签约作家燕超(关山月明)作品选。


《颍水之秋》

白鹭的翅膀  
裹金色秋风袭来
沉入湖水鳞波的一声鸟鸣  
破碎鹅卵石的心事
无意间 
抬升层林的高度 
涂抹疏丛的釉色

 
《秋实》

一枚枚粗糙的掌心
将太阳红色高温
过滤成精致的花朵
金黄的身躯
浮出碧波  翻动诱惑  
 
此时 牙齿的饥饿感
决定了山林成熟的速度
采摘的匆忙喧闹  
坠落满满一地
果农的幸福

 
《白露》

时光看不见的刀锋
划破一片苍茫蒹葭
白与昼擦肩的一瞬  
一团燃烧的烈焰
破碎成萤火流光 
 
一声雁鸣
惊起一池秋水的清波
倒映月光下的身影
沉醉秋虫弹琴的幽兰
无法背负白色露珠的重量
摇曳风中无助地张望
 
远方 青衫的圣贤
手捧一盏白露茶
一饮千年的寂寞
那是后人 自我
另一个形象
西风起处
白发苍凉
 
 
《错位》

苇笛与苇丛最大的区别
前者因虚空而喑哑嘶鸣
后者因饱满而昂起头颅
 
红喙白鸟
不是探视芦苇青色长势的使者
它藏身于一枝落满灰尘的苇笛栖息
被季节吐出的一溪破冰潮音
冲撞成跳动的音符自由混响
 
河流失落的骚动
从暗渡月光的疏影开始
 
 
《浣花溪》

千山万壑 披拂月色误入低矮的茅檐
竹林深处的隐者 指尖拨弄一曲琴音
沿着飘动如风的衣袍扩散
 
浣花溪的流水 喧闹着醒来
一时寻找不到春天的出口
河岸的枯草深一脚 浅一脚
拔出软泥清香 诱惑远道的游人踏青
偶尔 走向黄昏的背影
重返和风细雨的归程 
 
 
《儿子的哲学》

“有光的地方 就有影子”
我很惊诧 十八岁的儿子
脱口而出 说出这样一句话
 
这一天
我没有看到我的影子
儿子的身高超越了我
于是  一个影子覆盖了另一个影子
 
此时 眼中惟有光亮
如太阳升起  地平线渐渐远去
 
 
《鸿翠月夜》

曾经 迷失在城市的霓虹灯影
一抹绿翠的风哼唱着小夜曲
从西南方向漫来
撩拨尘世的雾烟
 
美丽邀逅的身影   
自由拯救的笑声
把衔着黄昏飞升的弯月
填成一轮圆月
彼此卸下身上的尘埃
把每一粒尘埃的重量
悄悄消融在
桂香虫鸣  月夜风清
 
空山静坐 遥望
山石含在葱郁草木 坐禅
亭台矗立 凝神
农人锈迹斑斑镰刀 开光
 
采摘这一轮满月 煮茶
桑葚酒  野菜宴
众宾欢悦 大醉酒酣
 
——席间 热情好客的主人  
捧一袭朦胧月色 披拂仙境人间
完成一幅古典的自画卷
 
 
《悬崖间的绝响》

黑与白以简洁存在
构图模式甚至过于简单
山里人家缺乏营养水分的生活
旱魔贫困先于村落早产
 
内敛的色调凋落眼眸渴求的缤纷
黑色的悬崖先期抵达
预设的埋伏叫做死亡谷
天空的背景 铺开多么空白的危险
 
山里汉子
腰系绳索 手持勾撬 排除险石
把腾空的身体
托付给一点点裸露骨骼的红旗渠
 
恍若荡秋千的游戏 下跌 上扬
雄鹰用摇摆不定的命运颤音
抚慰崇山竣岭一寸寸破碎的伤痛
征服外物抑或自己
一滴泉水对干裂嘴唇的拯救
无人注意到的幸福亲自拾起
 
当跨越了一座险峻的山峰
脚下的世界如此低微渺远

 
《丰碑》
——观看《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录片》有感
 
黑洞洞的炮口
吞下乌云疯狂喘息的天空
炮弹呼啸出压抑的沉闷
炸裂削平山头青灰色的怯懦
子弹从滑膛线射出尖利
弧形加速向前命中制高点
硝烟弥漫
赢得滴血的和平
 
冲锋的身体一个个倒下
异乡的土地无法承受勇士的重量
绿帆篷肢解成一片绝望的废墟
猫耳洞是深幽的眼神
坚守决定山脉亘古的走向
高与低的坟墓拥挤着用方言私语
唯有亲密抱团
才能熬过白雪寒冬
战友的头颅相互支撑南疆
压低潮湿的阴晦雾瘴
 
生命沦陷无语的暮霭
从不裸露芳华凋谢的伤痛
生如贵金属隐身于矿石
历经烈火高温锤炼而新生
孤影荒原
一寸寸咀嚼消化
太阳金色的光芒
西风呜咽寻找不到夕阳下的墓志铭
 
铁甲奔流向前
来时的征程
漫卷的尘埃喂养圣洁的花朵
紧握钢枪的双手
隆起高山的力量
把历史难以愈合的伤疤
牢固握紧
 
中国  军人
一个个寻常的名字
穿越血淋淋的枪炮声
陡然在冰冷的夜空闪耀
世间的祭奠
辰星殒落的面孔
是 你 我 他
仰望的丰碑

 
《具茨山》

茨草疯长沿着山体繁衍
乱石蘸露水磨出的棱角
以坚挺挑出褐色泥土清香
每一块碎石都是一个支点
托起登攀的疲惫喘息
 
从夜空坠落的星辰
千年的穿越
冰冷的温度早已失去水分
融枯的金色花
点缀山野一绺绺波浪状的发辫
 
山南陡峭的屏障荒凉
拦下太阳最初的车轮
火种刀耕切开大地的肌肤
痛饮下自己的鲜血与汗水的先人
从跌落的悬崖边缘重获新生
 
远古的河床分成两支
一支是隆起的具茨山脉
一支是流淌的颍水涛声
 
具茨山以积雪的融化
裸露胴体的曲线
堆叠的青色围墙因失忆而塌陷
从一片片碎裂纵横的纹理
隐藏乱草丛的虫声喑哑
观照到往昔岁月的风光
 
是谁风化成一尊石像
四处张望
仿佛追寻熟悉的
故人
在月亮升起的地方
废墟上漫衍的茨草
摇曳金色的存在
表达某种长久的遗忘
 
我只是望见耸立的巍峨
没有听见沧海退却擦肩而过
伫立  凝视
斑驳的点线岩画
脚下茨草低处的存在
是一座山最高处的韶华
  燕超,网名关山月明,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近年来,在省市级报刊杂志发表各类诗文200百余篇,全国各级征文大赛获奖20余次。著有小说集《落花人独立》。另有作品入选诗歌选集10余种。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燕超(关山月明)诗十首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透明的祖国

    商泽军,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
  • 陆健:幸福麻将

    陆健新诗快递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