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人读历卷【中诗简牍】笔记(7--8)

作者:小雪人 | 来源:中诗网 | 2018-09-07 | 阅读: 次    

  导读:缘起:中诗网论坛是我学习诗歌的处女地,中诗简牍是我最初的摇篮。从2013年8月开始到2018年8月,在诗路上我刚好满五岁了,为了纪念也为了总结与重新开始,我打算重读历卷【中诗简牍】,并从每期简牍作品中选一首有特色的诗作重读笔记。五年来,我多次重读,每次都会有所受益。欢迎有兴趣的诗友一起来读历卷【中诗简牍】。

 
7【中诗简牍】2012年10月卷:状元卷作品

《说说过去》
 文/随便

说,诺水三千,你真的饮到一口了吗
说,一浪过来喝一口,得到一滴挂在眼角
说,挂在眼角悬到秋天,对着太阳看海
说,大海,你真的能装下我的一个故事吗

  白沙曾评价:"随便是一位打通了古典与现代诗写空间秘密通道的诗人"。从中诗简牍前七期的上榜作品看,随便诗人上了两次状元榜、一次榜眼,这评价名符其实。
  前几期选评作品时,我并没有选他,因为上榜的作品,虽是现代诗与古典兵法《三十六计》的打通,但文本在诗思上并无作者意识上的独特性,只是以古典兵法为骨,再附以形与肉,同时在写作技巧上也无闪光处,比如《空城计》、《美人计》、《城外有冦》。而这期随便上榜的五首中,我却对《说说过去》情有独钟。因为这首文本在写作角度上更贴近读者内心,在创作技巧上有独特性。
  文本是对"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重构。这句话源起佛经中的一则故事,警醒人们“在一生中可能会遇到很多美好的东西,但只要用心好好把握住其中的一样就足够了”;又形容爱情,《红楼梦》中贾宝玉借用此典表示对林黛玉的喜爱。
  此文本从浅层读,是与古典的两种喻意的情与思的打通,从深层读,作品透出更深一层禅悟:"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从写作技巧上,文本处理巧妙,在词语间有一种张力,在句子间有一种旋力。比如:
  第一,通过容量词上大小对比,拉伸空间与情感,比如:三千与一口、一浪与一滴、大海与一个故事。
  第二,动词精选"悬",彰显细微,以情动人。在前两行旳容量词上的处理之后,‘’挂在眼角悬到秋天‘’这句细节上的夸张,以及情感上的催发会让读者停留并共鸣。
  第三,文本语句有内在的回环与机巧。通过容量词由大及小的压缩,文本由里及表,层层撑开诗核,在情感上产生出催芽式的种子效应,在立意上从旁白处透视出禅悟。
  这次对于随便的中诗简牍多首优秀作品的选择上,我体会到:诗文本需要在词句间找到一种动力,在内部找到一种凝聚力,在诗歌里找到诗思上真正思考着的自己。
    2018年9月2日凌晨

附1:【中诗简牍】2012年4月卷:状元卷
《空城计》
文/ 随便

最后一名哨兵被我放了大假
看到你的斥候,在城门张望
“空城计”!空中传送着短讯
这座城真的空了好久
所有计谋在枯井里的竹简上腐烂
你只管来取,不就是要这座城吗
它不值一滴血,给我留一头青牛

附2:【中诗简牍】2012年6月卷:榜眼卷
《美人计》
文/ 随便

整个战场,就连那些流成长河的热血,都是黑白
只有你这一滴美色,点红楚河汉界
整个战场,马蹄、箭羽、士兵的眼神,全是钢铁
敌不过你那一招香柔。美人无计
剑柄上刻着一个王,锋口上闪烁着我的那个郎君

附3:【中诗简牍】2012年10月卷:状元卷
《城外有寇》
文/随便

王,立剑风雪
城门外,狂草“拔剑者王*”
剑柄有剧毒,拔剑者亡

(王*:去声、动词。)


8【中诗简牍】2012年11月卷:榜眼卷作品

《十八岁》
北京/鬼衣生

我决定去做一个裁缝
于是,闯入了中文系
他们说,我是中文系里最出色的
裁缝。我用爸爸教我的针法
刺痛关于青春的每一根
神经。
我决定,一只手写诗,一只手捂着
痛。


笔记:
  初读这首诗,第一反应是想起了李亚伟的口语诗代表作《中文系》,虽然此文本中出现的词语“中文系”并无从《中文系》借意的关联性,但读者的这种第一反应说明即使是追求语言革新的口语诗也会因为其影响力而成为另一种文化。这种文化经验会在革新原有词语的隐喻系统之后再次构成另一个隐喻系统。因此,想要构筑具有个人独特的诗意空间,需要在文本内部打破熟词的既定概念。
  这首八行小诗,如何在打破熟词的文化经验中立意?
  文本将日常生活中看似毫无关系的事物(裁缝与中文系),通过一个大跨度的联想,打破了读者的常规恩维,构架出文本的诗意行走空间。这种联想不仅是诗创作的灵感,也应是生活状态的诗意发掘。
  文本在大跨度空间内部,通过细节来补充情感,通过文本语言的回归与自身内部的关照,让这组陌生感十足的词语产生出审美的“综感",也就是诗性,也就是“言有尽而意无穷“的部份。
  任何关于诗的解析,都无法言尽意,因为“综感“是一种诗歌内部不同元素的交织。诗人艾伦·退特(Allen Tate)在《论诗的张力》中写道:“凡是好诗都具有共同的特点,它们必定有一种性质——张力”,他认为:“诗的意义,全在于诗的张力,即诗中所能发现的全部外展和内包的有机整体”。但是,为了交流我们又不得不对诗歌进行解析:

《十八岁》~~~(这个题目可写题材很广,但作者选取了一个典型事件来切入)
北京/鬼衣生

我决定去做一个裁缝~~(裁缝,〈实写)从第一行单句独立看是一个名词的字面上的意,表达一种职业;(虚写)从文本整体上,是对词语语言初始意义的回归,表达为两个动词:裁与缝)
于是,闯入了中文系~~(中文系,与裁缝类似,(实写)表达此名词约定俗成的意:“中国语言文学系”的学校机构的简称;(虚写)表达中国文化这块有历史传承的绸缎。)
他们说,我是中文系里最出色的
裁缝。我用爸爸教我的针法
刺痛关于青春的每一根
神经。~~(裁缝与中文系,两词语单从前两行孤立看,都只能领会到实写的意义部分,虚写的意义要从两行之后对前面的补足部分才能领会。)
我决定,一只手写诗,一只手捂着
痛。

  诗歌在惊奇的大跨度联想中,若没有对其进行空间上,或情或思上的补足,诗歌容易产生断裂,或说看似无关联的象在文本内部只是作者的未成熟的心理意象,并没有真正成为诗歌意象,没有抵达诗意精神的核心。
  虽然我对鬼衣生作者相当陌生,只接触过间隔六年的两期中诗简牍的上榜作品,但我个人认为他的诗歌形成一种风格:在大跨度的联想空间内进行细节上情与思的补足。比如《工作日》中对大阳与花的之间的补足。

【中诗简牍】2018年8月榜眼卷作品
《工作日》
北京/鬼衣生

拉开楼顶宿舍的房门
这是一个空气燥热的清晨,我看见
太阳和一群叫不出名字的花,争先开放
我和我的工友,在顶层通往车间的楼道里
相遇。我们彼此点头,不握手
我们彼此拍肩,不拥抱
我们彼此,就像这个清晨
这个被汗水滋养过的清晨——
花和太阳,争相怒放!

  这种诗写风格有跨度空间的张力也有细节情感的真诚动人。
  其实,对于诗歌的诗性张力,除了意象点间的经营,还有是对词的概念性的打破与重构,比如上文中提到的"中文系"或"花"。关于词的文化经验沉淀下的概念性,与语言零度回归的原生性,对诗歌的不同影响力,我以一首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诗歌作为言有尽而意无穷的结束语:

《自1979年3月》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

厌倦了所有带来词的人,词并不是语言
我走到那白雪覆盖的岛屿。
荒野没有词。
空白之页向四面八方展开!
我发现鹿的偶蹄在白雪上的印迹。
是语言而不是词。

2018年9月7日
  小雪人,原名:卢爱雪,80后。浙江温州人,现居杭州。中诗网第二届签约作家。有诗发表于《诗刊》《绿风》《华语诗刊》《南方诗人》等。有作品选入《百年新汉诗典藏》《百年新诗2017精品选读》《中国网络诗歌年鉴》等。有诗歌评论与散文发表《寒山寺》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在民间(组诗)

    严明卯(江南潜夫),高级会计师,中国作协会员,湖州市作协副主席,《海外文摘》签约作家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在民间(组诗)

    严明卯(江南潜夫),高级会计师,中国作协会员,湖州市作协副主席,《海外文摘》签约作家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