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的时光(组诗)

作者:唐刚 | 来源:中诗网 | 2019-09-04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唐刚诗歌作品选。


  忘忧谷
 
忘忧谷,幽深绵长
一蓬蓬葱翠的忘忧草
茂密生长,长成了
我生命春天,温煦阳光
 
我穿行在忘忧草铺设的
绿色地毯上,不想
世事的纷繁,不望凡尘的
迷茫,不看人间的肮脏
 
我只想着生命美好
只想着世间大爱,忘记了
人生路途,所有的
坎坷与泥泞,惆怅与忧伤
 
时光荏苒,岁月更迭
当我回望生命,曾经
忘忧的岁月,我就想起
忘忧谷,那些让我忘忧的时光
 

  谁的殇
 
不是谈恋爱伤情,不是夫妻间伤情
是一种欲说还休,不说不休的伤情
把它叫做,生命的殇,灵魂的殇
 
父子间反目,夫妻间失去信任
这是一种伤,这伤,我叫它情殇
一件事,还在酝酿里,就宣告结束
一朵花,还在盛开中,就被人掐断
这是一种伤,这伤,我叫它物殇
 
我知道世上最大的痛苦,莫过心伤
我知道世上最无奈的分别,叫离殇
我知道世上最伤感的感情,叫情殇
我不知道,世上还有不有,比这
更大、更痛苦、更无奈、更伤感的殇?
 
这样的殇,会不会是一个伟大民族
夜夜,沉浸在歌舞升平的笙箫之中?
不亦乐乎,乐不思蜀,乐不思途
把整个民族的进取精神抛在九霄云外
只图享受一时的快乐,一时的风光?
 
我不禁要问,这样的伤,是什么殇?
这样的伤,究竟是谁的殇?谁的殇?

 
  暗流
 
燥热夏夜,一只没有声音的蚊子
从暗处,不断地飞来,给人
不知不觉几口叮咬,防不胜防
 
这是蚊子给人的突然袭击
那些蚊子,仿佛一股股暗流涌动
不时扑来,让人神不知鬼不觉
就被它那张,恶毒的嘴巴
悄悄吮吸去,一滴滴生命的鲜血
 
虽然,这不能致人于非命
但如此在暗中,反复袭击
总让人,处于不痛不痒的境地
这很像生活中,那些善耍阴谋的
阴谋者,总是喜欢在暗地里
阴谋策划,陷害别人的诡计
让被害的人,不得安宁,哭笑不得
 
还有一种暗流,与上述无关
那是一种巨大、无形的生命能量
被人为的压抑,压得太久太久
它要冲决心灵中,被压抑的沉重
像地震一样,爆发出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有时是毁灭性的
这样的力量,最好别让它形成暗流
 

  盛开的花朵
 
蓬勃盛开的一朵花儿
满含清露,在凌晨的曦光中
唱着心灵的歌,将它脚下的
那片热土,轻盈地,颂唱
 
它在感恩,感恩如母爱的
土地,对它深情的滋养
尽管,花开之前
它曾一次次经受过风暴的袭击
但它始终没有放弃开花的期望
 
而今它终于在这个充满氤氲的
清晨盛开了。红色花瓣
真像一滴滴血染的风采
开得超然洒脱,美貌而芬芳
 
显然它即将面临青春的凋谢
面对凋谢,它依然显得
十分宁静,十分安详

 
  一棵倒下的树
 
从小时候起,他就沐浴着
大自然赐予他的阳光
也经历着风霜雨雪雷电的创伤
他依然长成一棵参天的大树
 
不知他在风霜雨雪雷电中
历经了多少
生活刻骨铭心的磨难
那磨难,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那年曾有刀斧在他身边
挥来挥去,剁了他几刀
但他没有屈服,继续向上
长出了冲天的华盖葱绿
 
今天那个曾经伤害他的刀斧手
终于毫不手软地砍断他的身子
他轰轰烈烈地倒下了
一一倒下,也不失栋梁的风骨

 
  另类刽子手
 
杀人不眨眼
是指过去的那些刽子手
历经长久的杀人驯练
在杀人时,心不虚,手不抖
连眼睛都不眨
堪称杀人如割麻,割韭
 
据说另类刽子手,杀人
不用刀,只用一支
比刀还锋利的暗箭
将人无声地杀死
死的人,至死都不明白
是谁要了他的命,割走他的头?
 
如果兼有上述两套杀人本领
还手握一把”阳谋”的软刀子
天下就麻烦了
这样的刽子手
若要举刀杀人,就如捏死
一只蚂蚁那般轻松自如,得心应手

 
  消逝的绿荫
 
灵魂大地上一片荒凉贫寂
曾经郁郁葱葱的树林
只剩下几棵断肢残腿的树
那是一次突如其来的灾难
一把大火,烧毁所有的树木
 
唯有漫山石头没有烧死
一尊尊大大小小的岩石
与一棵棵烧焦的树桩
漫山遍野,横七竖八地躺着
像一具具烧焦的尸骨
 
多少年过去,我在灵魂的
大地上寻找消逝的绿色
一棵棵树苗正抽枝展叶
重新蓬勃着,生命的葱绿
 
那是一株株葱笼簇新的思想绿树
不断地漫溢出新鲜空气
灵魂大地,不再荒凉贫寂了
一群群鸟儿飞来
在一棵棵绿树上垒窝筑巢,迎风起舞

 
  黑色的鹰
 
辽阔天空,一只黑色的鹰
拽一片晚霞,向天穹深处飞去
远远地,它羽翼鼓动的声波
如一曲圣乐袅袅
似断似续地灌入我的耳朵
擦拭我尘封已久的灵魂
 
我的视线从黑鹰飞逝的
幻影收回……现实地平线
一颗倏然滑落天际的陨星
光耀着我沉郁已久的眼睛
 
今夜我无法追寻黑鹰的踪影
只发现远天,起伏的群峦
给了我生命一种永恒的静穆
  唐刚,原名唐岗熙,重庆奉节人。夔州新诗研究会会长,唐刚诗歌基金理事长。1975年开始文学创作,1980年发表作品。著有诗文集55部,已出版13部。在《诗刊》、《星星》诗刊,《青年文摘》、《人民日报》以及台湾《秋水》诗刊,《世界诗叶》等200余家报刊发表诗作近2000首。1995年加入四川省作协,2018年退出重庆市作协并辞去奉节县作协副主席。个人辞条入录《中国诗人大辞典》等。2017年获“纪念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活力诗人”。2016年宣布:将积攒40年稿费20万元捐出,设立永久性“唐刚诗歌奖励基金”,奖励中国优秀诗人。首届唐刚诗歌奖于2019年5月10日—12日在“诗城奉节”隆重颁发。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