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之上的江山》(1800行长诗)

——上天,用光和花朵,爱苍生

作者:马飚 | 来源:中诗网 | 2018-07-09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马飚作品,献给改革开放40年和攀枝花建设52年



                 


北纬26度,与井冈山
同一光谱的坐标
父辈炼铁,儿女如花

百万人深呼吸,自成气象
裂谷为根基
凤凰木为自己的山河与秉性怒放

六亿年大裂谷上
毛泽东批示建攀钢——真理:
热爱不可战胜
打开大地,就接近苍穹
最美时光里我们万能
金沙江山
天地的车床一般……

深刻、深刻
我们慢慢化入,事物的纹理

席棚子制作一天的剪影
万物从不潦草:火山啊、谷神后稷、颛顼大帝
想起史册我变得更美

草木群山是身旁的大海星辰
起风了,上天在思考:
我们一直向太阳迁徙
父亲渡口当英雄,母亲老家抚育
没有家国豪迈,无以纪慰青春
理想,每一天,扮演
所有亲爱的灵魂

1970年7月1日的铁水,加热红土
仰望即获知又一个未来

海拔上炼铁,芒果自成锦囊。
美人蕉使用的锈色古老并且新鲜
情操是油灯的智商直抵呆矿
星宿初成:钒钛之都、阳光花城

万物升起来就是高原
自由与尊严——为美
出自温暖的手工:
炼铁、开花——同一工种

石榴怀抱天下星辰
三角梅,给古老写信
芒果罐装时光,吞吐着苍茫

凤凰树与火龙果,备足传说
神话中的————(攀枝花时空)
我们与草木是亲人

石器,由一条巴关河珍藏
攀枝花一家三口的米易、盐边,仁和
把东西区,搬进未来时空
——怀揣稀土与石墨
高炉,是壮年的干旱用史记劳作

峡谷为好歌喉
永恒,就是你所有美好——都与我在一起
向上,是气温迷人的气质

此生,来过太阳之城
温暖是赤足的神性
老者的艰辛,被温暖传颂
康养——人生再一次锦绣前程
是世俗的古老让我们年轻……

花开与结果,是太阳上下一次的心跳
花果替我美丽,钒钛像我脱俗……
灵魂爱上骨气——世界多么健康
苍老不再猝不及防

爱我的人啊,在攀枝花:风情安然

花神。…………(钢花、诗花、攀枝花)
才华与激情不老
基因链形的纪念碑
仰望、仰望,我们伟大起来

弄弄坪,多像翡翠括弧的眼神
攀钢的铁水——深情
一些事物的联系,让人神圣
是万物的金相
一个伟大,可调动寰宇
作为后代的诗人,用逆光摄魂:
一座花城半百后的2018年,一卷芭蕉叶,宣读红土的诏书
——攀钢用干旱的单薄与纯粹
生产出“虎纹钢”,家乡啊
又骑上美学史的巨兽

几千米绝壁上,红土与火山、钢花是我们一起种的粮
从人间看,这些……都是星宿
我们一起说,太阳啊太阳

一个美的名义
就让你满目青春——我的爱人
一支木棉照耀天涯

火在水果里成长,花在钢铁上盛开
——一如眼神和心脏的淬炼

所有过往的亏欠——今日用美补偿
父亲再回攀枝花
什么用白云留下痕迹,对蓝天追思

米易“干校”,骑着白马矿脉
安宁河谷用甘蔗喂养芭蕉的经书
记载盐边水下的旧城
糖分,是农业与致远的心境

钢铁怀揣水果之心:传承父辈对家人的情怀
崇拜,是山巅一样的气度。
干打垒、大会战
迸发的磁场,后来者的加速器
那个年代一直都在啊
集中于
火山——高炉/气候——花果
之两组隐喻

你来朝圣
彩色父辈孕育铁水一样的传统

太阳是匹快马,芭蕉为一天的干粮
整个山野备足了时光
父辈,要回来康养……
抵达就爱它——时代自生薪火

有脊梁的灵魂,无法虚拟
——懈怠私欲,惭愧如审判……不只怀念
苏铁年年花果,黄金一样不朽
西佛寺有传世风景

草木很好,河山送我
到自己暮年
炉前工提着明天的皇冠
长寿路上,凤凰叶细碎通红
丁爱谱十几个工种上
的指纹在开花
——这市树,我们奶奶、妈妈、妻子
第一代建设者普通女工

退休,是果实为荣誉
的再次生长
草木有着,王者的体面。
两代、三代同为建设者、继承人
让神圣从历史,归于未来。

荒蛮里的第一盏灯
——“八闯将”
闪电里的人,体内有万吨地形图
铁架抬上悬崖/电线船过激流
全世界今天用皮划艇大赛,模拟

“不想爹不想妈,不出铁不回家”
一行诗,超过心脏,骨腔里镌刻它。

这里高大的树和山
会把年轻的一侧让出来
光芒轮廓里,都是值得尊重的人
如攀枝花,开在春天之前
时序是一种宿命。蕾如铁,体内有冶炼术

我们百米之内,也都是燃点
艰苦,是木棉树上,结巢的雄鹰
河床从不干枯,它流淌热量

——铁水,是它子孙,择吉日
挂花结果
每一朵都是王冠,每一颗都是光珠

攀枝花,……大地之花
草木有了体温
春天,推喷着色彩,是我们自己
在穿越,这远方的内心

英雄们,总在高处相遇
——太阳神话、金江红土,适合一切图腾
是生命里的好气候
全世界向往:中国神性——攀枝花。

攀登或飞翔,上天的种子
工厂,是精炼的山川
蓝帽子、黄管线,多么灿烂
天车像半空的果园
口号的抑扬顿挫,在女工体内发芽

助我冶炼天色
一些姓名,成为珍贵脏器替代品
攀枝花能遇见
各种神圣,敞开你的时光

攀枝花的智慧,如太阳能
赐予来访寻道者——闪亮生活

山脉收紧了天空,光芒不消散,从栏栅变成楼梯
终于,我们自己,不再遮蔽光
爱这个世界,必来攀枝花

小的无法投影,就直接
发光吧,要拾起它。作为起点

太阳击毙体内的阴暗和污浊
草木是神性的养分,我们体格健硕
天真必逢天时

阳光天矿/火山铁矿,“这里得天独厚”……
——延续总设计师的大灵感

大片的水田,推送着谷底
粮食,是球面镜。晶体一样的负氧离子
给免疫力,以新陈代谢的天道

我们都有着——生铁与野花,在太阳上的秉性。

你勿早衰,攀枝花尚年轻
蓝花楹为性情

人类,太阳宪法的朗读者,草木
与山川声韵母
看图说话:芒果A,甘蔗I,重轨H……
歌谣一样的攀枝花啊

太阳是单细胞,被照耀的使命纯正
人类,唯一
钒钢的花圈——奠基人,赋予钒,以生命
……江跃华,四十岁心脏劳损而逝
(1966年,从鞍钢到攀钢,负责“雾化提钒”试验成功,我国由钒进口国变为出口国)

生死都在同一个尘世
唱歌吧
——风在收成上绘画
大地的轻伤,纪念在愈合

光芒里,天长大
一生终究有两副身体

愿望与自己。用季风筹备明年的血性
像太阳上的热土,增加光芒的体重
太阳上,万物没有阴影,留存原声
是复活的种子

……黄金开花之境
攀枝花,……
《山海经》内,太阳的栖息地
春天在大寒之前
——温暖与野花已来此,山盟

阿暑达、普达公主,傈僳、彝……
肉体有经卷、无疲惫,骏马踏着鸟鸣
美,在日子里飞翔

国家——
……现代农业示范区……
粮蔬,是柔情的钻戒,草莓用光谱
作大棚,枇芭,套着带字的纸壳

大地的书法,工农作笔画
攀枝花,精湛的蓝宝石一般(天空)
悬崖与月光——击掌

如果你想,夜宿,块菌一样安眠
体外如大黑山,燃尽向晚
油桃是助燃剂,花椒嗓音沙哑
风,一个有涵养的向导
盘山路,金币的花纹上,高架桥墩(总发乡)

像再生的光阴
——就是,多爱一次,为一个人

钢铁开花、钒钛飞翔,亚热带红土版的经书
用金沙江流传,横断山作册页
太阳引入人生批注
收藏于芭蕉与木棉……

我说的是医院,哪一种水果
像点滴……释迦果、甘蔗……纯情的爱一样

紫荆花,是女护士,爱金红山崖
气温苍茫的,像大袍子

草木小属相,一对心形叶里
树的绚烂,正面戏文、背后处方
从土里长出来,不沾一点尘埃
上天是多么爱它们。

我有一块疏朗候人:亲爱的,开门/开花
高海拔的制品,轻盈的小红人
我们都曾,与未来媲美。

我一直用你,向往天空
……怀孕的草
诗经里长出来的,气质发甜
彩色是哲学家,除恋爱,就繁衍

来到高原,才知道
思考是蓝色的,阴性亦怒放

我遇过太阳花一样的爱人
现在尘世,各自活着
赞美花,是一种慧根……用明日长成木棉

草木,在等待,人类
……与大自然和解——攀枝花之法
干热河谷气候
像云南土林,大地深渊里
砂子的山寨,世界尽头一般

绿化造林的艰难
——超越毕加索想象的艺术史

灾难的镜子里,尽是英雄的样子
愚公怀“工业乡愁”
复活——西区,……石漠化工矿区
一些人,替苍生向高处迁移身体

“背土上山,掘井取水”:
——运,废弃工业炉灰,重造山上地表
——背,城市建设弃土,上山堆积土壤
喀斯特地貌啊,火星一样不储水
掘进200米……意志中的井,喷涌

一切,都会归来
时光回到高处,我们出自人间
天色是一种时差,可以绿化

一块铁,有份量;一朵花,有未来;一颗心,有阳光
一代为一代,更美好
攀枝花等于高原,减去阴影的部分

国家森林城市/国家园林城市
木棉在人间开花,如太阳在天上运送光明

金沙江、大峡谷、亚热带
在人间飞行的兄弟——成昆线
是高铁之前,一个国家的英雄主义

道路进化得站起来:
高原机场,以日出为动力
——飞越保安营:房舍,是天地打磨之钻戒
高铁、水运在重塑时空(水电站,是光芒的波澜)

天地的壮丽,人间的伟岸
我用心思,缜密出
辐射川滇
东盟
太阳上的西行记,用攀枝花之躯

相爱者,曲线相合,身材锦绣
她腰存河流,我心生星空
太阳上,哪里都幸福
你作为英雄,要一直奔跑
市府前的金红两棵,大木棉
全世界开花最早(天地御笔)

恒美之火,攀枝花
坐拥,国家宝藏
红土与远方,有诗一般的幻境

给工业加入下一个时代
钛合金,光阴的精密,3D打印
的财富与智慧,难以磨灭

——大功率电子束冷床熔炼炉,像一个动漫法宝

高炉,太阳上的城堡
与火龙果相仿,给神性预留的心房
热土再一次,加持我的想象力

一些未来、纯粹与永恒,把海陆、太空
赐予攀枝花的创业者与继承人
高原与高尚,即上苍与报应。

工农之积,加三产——年GDP破千亿
相当于一个老牌帝国。攀枝花市
为美好——镇守温情之域

“六度”禀赋,是它的国宝
加上钢铁、钒钛——八面来风。

大地之内,本无荒凉
亚热带推着天涯。人均一万多美元,走在四川第一

理想是意志的锣鼓,耳膜的画布
气温之笔,表达
神的人格,厚大、妖娆的野外

想象力在发生:世界级钒钛产业基地
国家稀土研发制造基地
花果都是孕妇,万物小心翼翼
我们青春的彩超机
拍出远方,多像恋人的眼神
 
美学,小天象,在弄弄坪的额顶
强盛的铁水血一样优美。百业兴如诗行
太阳绝非虚名,这里的明天
尽黄金之火——悬挂你的心境

青春与老年,是拥抱天经
与地义的双臂
——全国阳光康养旅游目的地

用诗歌与美术,做一道数学:
近三年春节, 300万人次游客的青睐
越冬的“候鸟”老人,每年超过30万人飞来

用音律、体魄,罐装阳光
一年20万吨
像我们最高的心跳,有着金箔与赤红披风
词牌一样浪漫
在攀枝花芒果基地里

温差,体内积累美德
纤维素,导线一样联通神圣
一些美在错开的时空里
像光年等你

枇杷、石榴、樱桃、草莓、释迦果、莲雾
陪你在太阳上大修行
一个水果的星球。

花果,灵魂的粮食
——米易农事,与本源相通
攀枝花让乡愁恒温
劳动与美融合

以高山大川为眼界
……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宝石里生活
蓝花楹,天空的纯情摄影家
有一种美,虚构一样
你已物我两忘,隐身一样爱着,攀枝花
芒果之心纯正天性。
火山之血缘:歌喉与渣罐、铁皮和月玄

时光复制一个明天的史前
太阳与植被亲近——我们
被祖国,赐予此……绿水青山、太阳酒红

工厂,以世俗为花豹
圣洁的闹钟,似乎是永动机
女工用星宿作工具
绿皮火车隧道里,我们加入地心脉动

钢铁、钒钛、机加工——
从生活向生命转身,康养医疗体育终端产品

财富,囤积在阳面
珍稀的暗处,涂抹管线的红油漆
我们用爱记住你:
中国最大钛原料生产基地
中国第一、世界第二钒制品生产基地

——这些用月亮,在白天开采的纯净、永恒与轻盈

上苍,不衰老的脸颊。
高原在,万物皆为点滴
神性,很空。我用手机,拍入眼球
——是人类的一部分。

恒远在,多迷人的钒钛

炼出三颗丹,旭日、高炉和水果
同一时空,红的玄幻

我看见的未来,就是今日之美
一片铁水,浇灌永不会枯败的草木
像爱在骨腔轰鸣,诗经在发电
 
野花好视野,横跨宝鼎山。河山,让我思考:
运煤斗,挂缆、过江
用投影熨烫歌声的水波

地很高,日子很低
我像一个车夫,推着太阳
返回大峡谷

生于斯者,必经苍天

木棉,用它的心,拨通万物之道
使命都神秘、都有钟情的人

我们深知,人存在的目的
就是料事如神……
——这个世界的精髓,不是神

花朵,星汉运行图,选一个日子
做门铃。开启攀枝花——
在一九六四年三月四日这个迷人的春日

像在远古与外太空,旅行
美作内燃机:看看另一个自己
与神比邻的生活(芭蕉沟、酸角坳)
永无寒冷,人间至上:信箱、东风,装备一样

储备太阳口粮的胜地
红格、迤沙拉、米易、阿暑达,盐边、格萨拉
阳光、温泉、康养——体魄的形容词,旅游做主语
……灵魂大演说家,我天份
攀枝花苏铁,就在身旁
“裸子植物活化石”,“植物界的大熊猫”
古老神秘之吉祥——菩提境界
它的种子,作为时光的工艺品,赐予你

——与先祖、自我和明天,欢聚
休闲社区、训练基地、水街,钒钛园区
峡谷的智力——已无与伦比,草木繁衍、工厂气盛:攀钢、攀矿、攀煤,十九冶

我写诗,做新时代的史记生

金沙江,太阳的电笔、温度计
用百花检验我
大地之心——毫无魍魉

首批国家医养结合试点城市
亚热带,宽容一切,苍茫一片沉醉
太阳每天一次青春,给我们
点亮魂魄

光芒处的透明,是神秘之门
仙人掌,像针灸大师,白蝴蝶
翻山越岭,简单的——玄幻的邮差

暖和,是一座,无极的禅房
花果根叶、心境一样,为中医里的天才
用人生做中国画:
山河、草木,天地的经络,攀枝花
透视自我与完美之时差

阳光是空心的,疏通——五行养身、阴阳平衡
……攀枝花,可以把逝去的阳光留住
老吾老及人之老

太阳的一块阳台,月亮的一块月台——攀枝花,我们用天地爱它:

运动圣地
中国的奥林匹克山
——攀枝花市,比之古远
来此追赶时光之梦
海拔,是我们自己跳起来

在金沙江不朽跑道上
爱情一样的野花,扑面
裂谷为你的运动,备足气候与红土
轻金属一样,极速的鸟鸣,作教练

野生的太阳神,我信仰木棉
——清晰的龙脉血统
把体重举到半空
蓝宝石,生命的权杖,温暖的厚度
健美的山崖,花果做心跳
亚热带,胜利者飘带,青春啊你会爱
体育训练基地,我们体内——诸神归来

老神仙,太阳上种荷花
峡谷是本草纲目传人
——热爱前辈者,必得长生

火箭草,闪耀天地的金红,写一部
气候的道德经。
养老是星宿般,高尚的使命
——攀枝花,被敬重

我们看到,山岗上红房子
落叶、松涛、野菜,古诗一样工整
草木不仅是画师,还给透明催眠
有魔法(铁厂都意志一样无尘)
没有寒冷的红土、金沙、蓝天
一块携带、居住的神性
青春存放高原,用花朵的密码领回
河谷,像棵大草,挂满单身谷粒
放弃自己,眷恋尘世
升起炊烟的人,是我妹妹
我的臆想,像宝石,是天不干枯的注意力
春天是酒味的,峦隐佛头
苍劲的吉日一般
草木起伏,黄道出

你看红土,像我额头的回音

用光芒,接送你
在攀枝花,远方向我们流淌
太阳之上,河山如金箔,可以加工
我们号称工农

正道,都储满黄金的弹性
仁和方位、米易殷实
观音桥,挂榜乡,辈出书生与新娘

火车——时光的胶卷,我们在热中成像
金沙江是万物的记忆力

飞机场,花神的蓝裙子
太阳的香味编织。氧气厂的白塔,做纽扣

人体是深入苍茫,最好角度
发电厂的水蒸气已成仙

体弱者,会有一树红玉兰
芦苇,山野里运笔
记下来年也不能忽略的

太阳之上,一个小时,一片药剂
有故事、不忘记
苏铁,是不朽之齿轮

最先开花的与赏花的,是一个
——有光环的实心人
被爱,虚化一点,我得以出入
第24届全球华人羽毛球锦标赛,无数攀枝花的种子在飞

攀枝花人,太阳神的后裔:
铁水的血型、金沙江为肤,火山作骨
全中国方言为语种
适合:写诗歌、恋爱、冶炼,做老神仙和你生命里的小学生

我的攀枝花,用半个世纪,骨骼与才华
刚长成,像天地垂直的一段
——金沙江

无门无派,无极无限
把光阴,推到,千米之上
在铁水与太阳之间
草木是杠杆,美是强势的生机图

人间简化了,对照苍茫
里的地址——再选择一次
花果作肺腑、作刻度

太阳上,作一次倒立的人
抵达世界的童真
与木棉树,合二为一
人间有响动,太阳已开门

迤沙拉,大片向日葵里,天在安家

暖冬,光的帐房
金沙江,来自太阳之上
时光一片红土。旱季像块透玉
好品质为惊人的质感
都可触及,东风的工厂,推出暖冬

爱尘世,众生夜视木棉,释迦果
一年复活一次
我已经来尘世五十次
天的公差,只为俗务

普通人都有怀念的春天。金皮老虎的幼崽,是时光之冬
太阳用新年做底片

冬天的美,攀枝花是高温的水晶
蓝花楹,天空绽开,纯洁的人
都爱它

体内长着一片河山
……歌唱自然,批评人间

它们的相同处,忧伤之后,是我们要的喜悦
一簇蟛蜞菊,带着三生三世的约,在南山坡外
载重车,灵魂大于体重,加上气温

当我拥有苍茫,你已在远方

钢花村近乎山野
东方投影向西,热带做门庭
横断山,是光芒的长城
在金沙江这高原的轨道上
我曾牵着你,用口哨

倒影、海拔,由蓝天驶出
所谓风云,尘世在浮动
一场恋爱被青春赶上
草木,是明年替身
大峡谷备好新生之气温
深爱屋后白苇,像我热衷飘摇


新年,大提琴
太阳用金沙江,弹奏群山
……草木填词的亚热带

新年,带来芒果、蓝宝石和木棉
与所爱更近,世界舞蹈着

在祖国时序里这一天
学校、庙宇、医院,不收取
愚昧、贫穷与疾病
时光从不放弃谁
山脉与我,在路上,明年必须相见

大地是尘世的虑盘
天空用宝石做动力,在高原
美的事物会永恒

凤凰树,新年的奢华
在农家乐、在格萨拉、在太阳之西
春节来攀枝花,你是生命音乐家
太阳,有财宝
水果是口袋,金币无数。热带
用色彩为保险柜

木棉树,高原的带花侍卫
天在明我在暗
河谷里,牛仔裤,海拔与工装一起,温情如磨砂。

我与爱的人,出入米线店、西餐馆
灵魂用实物储藏,如落日
涂抹牛羊一身贵气

太阳有财宝,我有你的青春
野花让土房子无憾
苏醒是主角,时光在大地上殷红
苍茫用鸟鸣弥漫

太阳转动,山河绚烂
我是自己的指针
草木可以用影子,繁衍出远方

家乡就是我的祖国:
花果里藏着尘世的酒窖与欢歌

黎明与旱季之间,草木
狂热恋爱:山体金红
它们派出无数花果,爱是火的液体

人间在自己的影像里,沉醉
所有来攀枝花的,金沙江赐予远方

零星的雨,打开大地气息
高原乡村广播站般
天下,最浪漫的职业,……以昆虫、雾气
为频率
像少年懵懂心事,被未来的古老验证

摘草莓的美学
河山是最好的安排,星星从土里
长出来
留住时光,用一张少女的脸

元月、凤凰花开
牛马拉开天气,骑摩托的莓农,举着路牌
总发乡暗喻一个高铁站

人间是雕塑,从内部完工
用身体,金沙江上签名,草莓是艺术家的标点
体内的浪漫……去山野外采摘

鸟鸣在古代,就这样
几个诗画家,是自己黄金坐骑

书法的氧气有神形,与色彩一起酣睡,绿菊花作伞

落日的慢车上,万物搂着爱人

透明的小黑暗狂欢一样长
香樟树用笔直,输给我高压电

隐于光芒:财宝/年龄,昆虫是星宿的孩子
一个山村的美学:九个芒果一节课

唱歌,风在热上绘画
在红土——脸庞/心房,上安家
夜晚是一次储藏

叶片,大地的轻伤,吉祥的兄妹在愈合
说出草莓,你会唱歌……

铁架山的火箭草,有光芒做劳保
代表所有,天生的针刺
——命里有贵金属
莽原不可侵犯。热,城池一般

我爱的人,在附近水池上班
供应市区机械部分

草木的理想,毕生开花
不可度量之多,我也以色彩为生
业余作油画养家

火箭草,是一个流派
抵御紫荆泽兰。太阳下太多不易
已成璀璨,我来时

它的生机密集,防弹玻璃的幻觉

每一朵花上,都升起太阳
人像尘世多余的时光。天天草籽附身

用身体爱苍生,世道
身体点亮身体
——隧洞与火车,聚散的情侣

星宿都有自己爱人。我在溜井
拉起挡板

大片向日葵为一个村寨
1000米上下。越界即王者

12个月,干净的新生代……
草根一样微甜的大峡谷的自燃者
一片透明的暗恋

攀枝花,透析你境遇
灵魂选世道为家园
我,薄如铁皮,却可拓片——无尽河滩

像矿石炼成铁,向青春还原
花果要陪你,完成这个过程(还原所有合影之人)

黎明,打开天机
服下鸟鸣,你会飞行
山脉由歌声和金属构成

选钛厂出产纯洁的柔情
开早班通勤车的,是我兄长

短促压缩的,草木用起伏释放
在炼铁厂,你必须比钢铁还要坚强

太阳一天一次童年,身体爱它
我们苍老的,只有灵魂
光线虚构的枯荣,生命贵重

早熟的山川更近人形,有着花果之心

那些,花朵里的校园
我生长的迫不及待。

一块红砖、青苔,一所工厂的幼儿园
五十四刷黄漆,河门口用三角梅
童年,是今天的来世
我教的学生,成为未来的恩人

元月一年有12次,小孩子们
做三件事:
热风一如远方的图纸
儿女们坐于山岗,美在公开

芒果花做教具,接近尘世;

要上音乐课,天才无处可藏
财宝一样,在无数定理外
管线与草木成片起伏,天使
的热血用不尽

木棉,有思想,印成了诗句
你看春天有100天,光芒沙沙作响
在天空一样的耳膜上作画

庞大的气流、星空,伟大在驾驭
用钒钛做雕塑和教具

太阳上,有盐边之盐
一个县城,两个真身
旧址在水下,用记忆发电

穿隧道,我像心跳
全市,有多少条……
峡谷的深,胜过河长

天,悬在人世。彝族人的婚礼
像在星座上举行,炮仗花响。

悬崖上的土房,是孩子的电梯
草木在飞升,几匹马
小的,像大地,无忧伤的首饰

我对家乡想象力,已旭日一样
山岗掀动起来

政务中心的紫荆花
习各民族舞曲
宽幅亚热带,用盐边
安置妥当

神性就带着草木,来尘世养老
冬樱花
像人间自备的温情

雅砻江让苍茫,有退路

山脉,旭日的镜子:秩序彩色
万物每天穿上新衣裳

红巴士比水果大几天
让我们相互照耀吧

天心曲一样,与山脉吻合
气温,旗帜一样
山给河,移出缺口
旭日像纯金,做盐边的城门
老人在推开它,生活如此圆润

木棉再向上,给本性献花
转世的针灸师
满城花开,一些存在只能感知

新年了,万物升起来
有重量的啊,或星月片段
被明亮沾于尘世
在高原,上天做什么,都很容易

米易,用花爱国
用亚热带,在河谷,种花
——伟大可以很浪漫

光芒是骨骼,花果为肺腑
山脉,我日读的尚书
故土用甘蔗,喷涌世界大潮:

生于斯:炼铁
教书、养花,写诗。擅长
我愿在最后一次,牺牲与复活

过往,为温暖之树,与之隔着明天
与天这么近,万物是永生
的乐谱,用透明
做体型的热带,快递糖,地址初恋

从油菜花取火,用海塔思考
选一匹天马红色的嘶鸣,做心跳吧
飚扬在青草的柔嫩之上
微风从草木,弹出
昆虫的音符
身影,推着巨大光芒,建米易县城

故土赐我,日月双面镜
安宁河,把峡谷练成歌喉
火龙果们气温的劲舞,干旱
是体内的金银

蓝花楹与凤凰树,一对姐妹
……一个冥想,一个制云

黄昏送回修订的一天,爱做草图
鸟鸣的笔画,会把红土
绣进粮食。万物用苍茫,骨笛一样歌唱

高原,天的扩音器
用黎明,做生活驱力,梦想生风
无低温、苦难和忧愁

国旗是灵魂的药方,血脉烫酒,与未来豪放

铁矿把先祖的时光
搬进我们的意志,世界新时空
一样的高铁,指南针似的
新发明:“一路一带”
人类新星系,汉字大图景

太阳在海拔上游泳
太阳、太阳,迷陽是故乡。我用高温种花、爱国

太阳上的新区
向阳村、东风,宝鼎
——历史在“13栋”开始疾行

新时代,复兴之门
太阳上新建设:花朵的布局与内存

炳三区,河山新方寸,上升
是梦的机械师
一切花开,都是一次升旗

三角梅开,天分长大
花朵的记忆力
向日葵用风云炼金

楼盘像太阳上的糖块:美食
部委、鞋店,疾控中心、地震局

我爱的太阳赐予我西南
高原的门牌号,热血的胎记

我的家,在太阳上
尘世征服不了的我,爱上了这里
太阳是屹立的
自我锤炼,一字一克黄金

攀枝花人,用炼铁的方式
种花、挂果珍惜光阴
气温是胸怀的长卷,寰宇的红喜字

我的书桌,在太阳旁
火山是铁的腹部
高炉——美的反应堆
芒果多的,如宝石的沸点

红土是热爱的颜料
大黑山像时钟,扶住光芒
大河,用弹性亲近
天——蓝色引力:国画里生活

每一片社区,都旭日炼制
我报考,太阳的清洁工、巡警或学生
海拔为热血站起来

太阳上的一天:
——鸡冠花,彩色听觉
神圣的版图,勤劳里的模样
——理想,工业的制氧机
象牙红,山脉上弹琴
明天永远用不完
——芭蕉之花,紫铜的乐感
信仰一样传播。天地为同胞
——南疆、北方
时差是件花衣裳,无比辽阔
——亩产的钢铁外
母亲们是父辈稻花的眼神
——选择一种花卉,做纪念币
我的好运气,一道彩色数学题
崇尚英雄,仰望做脊梁
——骑士式的剑麻,勋章朵朵
工人的重力向上
桃李,真/善的指纹
——12个月,一年的口琴
旱季用尖锐写信
反腐与扶贫
——木棉,用金沙酿新年
举起酒具。像卷
火,铸造正义公平

复兴华夏,自驱长日
攀枝花是火凤凰,体内有金,风云锦绣

重轨,工业的唯美

攀钢,10月一样,让大地金红
——给祖国提炼道路
(中国高速钢轨70%,挂有攀枝花的胸牌)

天空用蓝宝石,做梦之粮仓
亚热带是人间的护城河

炼铁的每个人
都是一首,祖国的赞歌

金沙江用红土与高温
恒美出天下繁荣

我是祖国的胸口,五星红旗佑我

一带一路上矗立脉搏、民族
每一天,都有黎明与黄昏的掌声
高铁让街道延伸,相爱的更接近
科技是我们自己的钻石与时光

横断山的口琴里,住满光芒
天地为我们开放:祖国强大——世界很小
用芒果,重轨和炉火
再做一次事业种子

让孩子们向往英雄,远方在诞生
祖国是我们命运,我们是裂谷之心

花朵一样生活,太阳一样劳作。

全世界为我们眺望未来
驱动着山河,明天和无所不在

太阳邻居,春木棉

北纬26度,一株神性
的木棉。势力内
……有大地最早的春天:
大寒之前第99日
仙子的地图——绽开
风俗,修订着封神榜……

保温有红土、高炉
热带与金沙江,起飞的力道如大象
横断山,给星宿一样的深渊
留着家门。野花是拍打声,苍茫好听力

悬崖,是站起来的峡谷
只为把江水,举到春天的嘴唇
木棉、羊角和芒果,是诸神留下的命相与舞姿

你是什么样子,春天就什么样子

大黑山有白雪,纯净的部分
也可以绚烂。
格萨拉,精通拳术的乌鸦,集中半空的热

雪花烧尽寒风,天上看不见灰
攀枝花,冬天是太阳之神抛出的幻影
……雪花的乱世外,春天,比人间早百天,长半年

春天以本分的种子为职业
不老的蓝宝石,在繁衍

这寰宇之构,以花型规划明年
一个爱
劳动的人,落日给予金身
像二次种进山岗的,土豆、苦荞麦

春天后是星辰,之后会飞的虫鸣
一年的浪漫主义。金沙江,挥着宝剑的大英雄

统帅山脉一样的事物,与我雨季行走一段

红土,天下的珠宝
金沙江、大峡谷、花果粮蔬
一条不亚于海南的气温

北纬26,天下纯度
鸟鸣打造的老家,火山柔软

热带是万物的格局,与山河相通
绚烂点燃石花、爬沙虫

我说的是攀枝花市
这座生长在大西南裂谷上的太阳花朵

红军走过河谷,留下木棉
万物发热
……没有黑暗之心

一棵木棉,一百个鸟窝
无数的悬崖,修造着人生
杂草与天光近的,修改着命运

每一株花果,都是自足的宇宙
等你来,做王后。

一些山脉,用隐藏,转动人间
房子为轴承。东风是条街市
而整座城市  东风反复吹拂

近处的隧道,像砍断的树
交出了山脉图。
上天,展开一卷叶片,人间多一片村落

在高原,我看见世界的诞生

黄昏,分不清牛马、土堆与房舍
都赐予金光,尘世神圣
种子在体表的草莓,植物
自己的星相师

夜空,对应水果的属相

在攀枝花,你体内的暴风雪
会燃烧……为一朵花,转世
太阳废除约束人类的事物

芒果之恋,一半太阳之子
一半全部童真

上千米山脉,白天戴着月牙的指环
在高原,我把人间的事
为你做的更好

没有黑夜的高原
黑夜,把白光,用云雾,吹给我
一切都有力量
默念附近的神,选择山河或花果
云天与红土,互为门票

草木维持着微弱的,光在呼吸
以水果做定位仪
星宿的运行,比我长的慢。高原在一旁悠闲的观望

芭蕉的书页,不断,够读一万年
夜空不荒凉

黑夜这条河流,除了自己,什么也带不走
蒲草在金沙江上筑坝,时光悬空

天会把早起的,在下一秒
标语一样,贴在悬崖上

古老的夜晚未被驯化
每天怀着善意,尾随落日

这里土热,睡有英雄,高原是万物的教室
莽原,多么快乐
亚热带,就是一片,不断生长的白天

夜深的,让人想到,黎明要去的地方
鸟鸣,不在黑色内传播
它把窝焊在树端,不被夜风
吹走。上天是有数的

黑暗一直在下坡,不用理睬
时代自有良方
万物用摇头,制造夜风

星宿的声音可考六级外语
来攀枝花,上天多给你一个选项
做一次光芒

你站在,所有黑暗的对面
花果与红土是燃料
一万颗芒果,砌出温度长城,花朵在用暗香站岗

太阳上,三日,你成为透明的人
寒苦不侵、草莓、木棉,做你脾肾

用熟悉的内地,取个学名:米易、盐边
仁和,正好一家三口

黎明,高出大地,几个太阳的直辖市
苍老来此含金
三角梅与火箭草是女兵

来太阳上一趟,带花果回家
挂榜乡,有三天那么大

二滩,液态的幻术
这,上天的存单
以极地、星空,与内心
……为密码

水面与机场,攀枝花投影仪
水为古老边界
各一县城,是为二滩

太阳上,虚构的美不能没有
怀旧在放电。

我必须多说几遍:坍塌,是死去的土
水里为子孙复活。

至纯越繁华,青春的幻术
集训地
受赐予的,一定长远
唯月亮,夜晚的水电站
英雄皆人工之神圣。

一把座椅,寅时一样
的二滩
唯有水面,用沉睡,反转世界
保持当初的样子
住进土司府的银鱼,是恋爱里的文物

花椒,山野的灵魂
草木发电厂,命中我的任督二脉
胸怀里的盐边,无垠起来
(羊肉米线是燃料场)

房梁上,悬挂玉米……家畜的财神

四合院:天下括号,尘土浪漫
荒蛮的山脉,留给我——镌刻爱你
为再见,我备足荒凉

红土,年轻时的大地
梨花灼破天空,山脉是修复的塔吊
一棵古树——人世避雷针
看水滴与鸟鸣的婚庆

水一生跳舞
人类在代替沉默的万物,歌唱
水面用荒凉,敬天

一滴泪,种进火山
——收获水晶
它们在等。固定了漂泊
——悲剧的力量,那么美

你来择,自己的阴影发电
光线借着阻拦显形

水电是大海,精致的碎片
眼神是我们体内的神

人存在水上,更似气体(太阳散发志气)
草木,一如热被冻结,与红土
混制为漩涡、游船
——水在光中滑冰

小处的杂乱无章,大规则使然
别用世俗碰触——有电

山脉内的机房,神,部署了很多
这样的太阳
悬崖,是一位值夜班的光阴

米易桃李用花,看尽我的人生

每人都有,这个世界最丰富的形式。
炼铁与花果,构成一个永动机
机械师来自川内与北方

我的爱像极地
用看得见的不存在,运送神圣
你与谁,来到二滩水电站
她是上天的女儿。也会为你生育一对女儿

阿暑达,红土歌唱
黄昏,成渝的火锅
底料涌入。那一条山脉
是解放碑,或落败的亲王府
返回暖高原的草木
红土为贵族
有着牛马的形体,容纳初五

天是孤独的,它因羡慕
而眷顾每一家的人。我们在尘世,做它的灯笼

两江交汇处+五座桥=北斗星。之上挖出
——火车隧道
红、绿、蓝、白,铁路
是最粗的导线

一百户以色彩为收成

太阳上,要修白色的楼房
巴蜀风格
有一边空着,给芭蕉

是山顶的房子,在维修落日
西南,在我身后,用影子递纸条
低洼处,都有神灵。

甘蔗是恋爱的草木,作青春的桥墩
弧度制的菜洼,花朵的休息区
比粮食着急,就结果子

光芒显出,万物柔弱本性
一段残墙——落日点化的金豹子
野菊安静如王

大气的沿途上炼铁、造星
时代走后,留下
土质、红黄,与全国不一样

心善的富集,粮草发出
金属回声。毛竹是重活儿,让它们,做括号的智商

芭蕉在南方,出版天地之书
这个教书匠,会招募水田
与天下棋盘对弈

半圆的田野与,错落的民居
人是最好的过客

红土不叫荒芜。对于上天,都是生机
荒山,用岩层和粮食
引领羊和人们,向上,乡村的倦意

时光弯曲的你缓行
用世道上的步伐
——它把平坦给了人类

房子,自重的人烟,做山岗转动的开关

油菜花大地换肤,光芒撬动苍老……

此刻,心里有音乐和一个人
从红屋顶掠过,白墙
心底立起来
像哲理与美学,在太阳上铸币

一些人少的部族,用草繁衍
生活即自由

大地用不经意,卷走我

雅砻江笔直,时光用白茅草,作一次急刹车
世上,有神仙树。半空的地铁般
草木在山峦间,不用问路,都是家乡

温度,用红土与油菜花
描眉毛,房顶做眼皮。这是仙子下嫁的节气
我正在盐边至米易的路上……

飞机与白鹭,热泪一样
以银杏,做视力。天空了才珍贵

凡俗挤在一起,成为院落
短促的樱桃花,是今年的惊喜
院门,朝向良田
水塘替我想你,浮出多少洁白与鹅鸭

谁用民房,晾晒花衣裳
谁就种松林,收藏五彩山丘。伟大的都很小心

陡然的人间……桥梁布好星路
白茅草,撑着断桥,等你和苍茫
竹子黄了,交出向下的翅膀
动物的叫洞,我们称隧道
天涯,是一小块

山岗上低矮的房子,都可暂居。热爱
人体为火
被竹林庇护致密

房后山坡上旧址,是破损的星辰
身体一部分
看出荒草的五彩,内心用忧郁狂野
你一定,风一样唱歌

红砖像一块大骨头,种进苍茫
岁月,从未消退光和山岗

江在半空,把大地立起来,几个层次
用爱逼近它……
经过青藏、贵州、云南
在四川,身子暖过来

发红的海拔爱着炳枣大桥
像,体内亲生的
人类在山谷,教星星建桥
一些装备是大地自己长出来的

总有一株木棉
在天涯,扳道岔
——气温与海拔的铁轨上
万物用意志轰鸣
从小到老,我们爱看火车

金江、河门口,北部站、东风
煤与原木、矿石、热轧板
……速度与我长的相近

火车头像是练功的星子
史诗,用铁水烧制红土

太阳上的月台,谁更孤独
乡下都在天上
列车,在三堆子桥上,透明
奔走就是方向,往返被光芒混合

打旗语的人,抵抗着风婆与雨伯
一起转业、升职,买断工龄
(有的留守园陵)

高铁,让骨头与灵魂,更紧凑/在远方
走一百趟成昆线,认识一千棵木棉
江水绿为胆汁……体外
开花的木棉,火、酒、舞
三字一体
——之力、之彩在统领山河

我是你的英雄,你是我的妖娆

绿皮火车,草木浮动一样,初恋在史册内繁华
太深的爱,都会没有爱的形状

小鸟比花蕾,精巧,是木棉
安静的飞着。岁月用未知的生活
——替换站名,魔术一样

大年初一的滨江路上
阳光,每一万吨意志,派驻木棉一株
右手江水绚烂,左手山体飞扬

——世界的枝叶,斑驳是建筑师

众多土房子,运行一宿
停留于内心
飞鸟啊,是慢拍。大雾浑响

树干多像我们的今年
漩涡,站起来

三线给我们三把钥匙——灵魂、财富、太阳
加上历史与未来
我们有天下,五角星一样
最大的一朵攀枝花:中国三线博物馆

在山脉、江河、人间
之外,光阴的固态:储存,当年之祖国
太阳上,记载一直发光

有伟大根系,的城池
春节,花开木棉(之后,凤凰花爱恋它)
举国一天来次一万人,工业诗篇

终年的热风,发自爱人的掌心
三角梅、炮仗花、大叶紫荆统一了化身

这里有全国的内心,唤醒火山
史诗片段的主人是五湖四海

历史,会再次怀孕
一些文物,在加工生活,骨针
小铜人被哺育。淬火
像云纯的……一个形容词

美好在相互热爱

冲压车间,力的人格
山势,散发出苍茫,抱紧我
一个锻造者
在震颤。以火为图的人
经历有形为铁器、运行,不再消失

过往,是永恒的一半,初心归来

太阳神,有人类与花果的双眼
来攀枝花,爱太阳,就像它爱我们
——鸟鸣用透明,拆除你体内
与世界的墙

若干年后,会有人这样纪念我们
上苍
如一个少年,参加太阳上的音乐会

博物馆,是光盘逆时光启程
美好伟大攀枝花
——民族工业+中国乡村

大山水必有大花木
守护史册与未知,尘世多么需要神话

榕树街55号的清洁工
年轻纯正的阳光,很细致
穿过纱窗油黑的积尘

桉树上,鸟鸣、袜子、内裤,果实一样
旧楼外的下水道,像生活的底线
别人的肾,都在晒太阳

金黄衣服的清洁工,眼球像抹布
看出我
过去的荣誉,未来的迷恋

谁也无法向三角梅取费
花都已长刺

玻璃用光芒遮挡自己
按摩、牌局和土酒,这普通人
的星座,总有几个能上天

搬迁签约率百分之九十
剩下的,改变了世界

又发现一片陌生
可爱者,在自己的路上
世俗有自己的发电厂

太阳一惊,光没有扶手
直接摔于工地

市井热闹的发红
春节是拾荒者的春天

大树的体质,落叶知晓
我晒热一半的脸
像楼上混乱的宽带
和沿街餐馆,无数的红椅子

旧城必被改造
我们是它活着的碑文

谁留恋,谁远走
一个新循环,用上升开工

都会成为,没有影子的人
一株木棉,在太阳上的王位
木质的,为太阳血肉

红土饱和的金沙江,带不走的
花朵都留存

寂寞与绚烂相当,花朵计量
除去世事
一个人,被峡谷湮没,气流
的悬崖上,蓝色的想象力
增加着人生

在家乡,因此不老,苍茫是
世外的琴箫,竹子开花喂养高处

天空是平的,当我们飞起来
野火是野花的雄心,人们只看到芬芳

暗香,是影子的深渊
谁也无法思想一样,逃逸
花在开,与神不会断交
——一株木棉的王位,无与伦比的7月

我们建设着太阳

天气,有极端之美
野芭蕉,用星际砌山脉
7月长出来:雨水加固
绿色
一半的尘世,降落在高原

太阳冶炼浩瀚。如哲学
金沙江,苍生一页

花朵用占据翻越
雾越大,与万物越近
苍茫是一种野生的亲密

谁的影像,如此用力
人间像一个个,反光的平面
闪电是体外,第25小时

都爱多出的虚幻。巴斯箐隧道
地下浮上来,有火车的心跳

对大地的爱,不同于歌曲
有血肉的天色,温差是另一个世界
的玻璃,像我已达天边
家乡为界

不读书,就看花:铁水那么美,每日初恋

火龙果是攀枝花的幼虫
高原的水果,像花
气温提着糖水瓶
浇灌星星

苍生是苍茫的心脏
我们的一天啊,大地的血压

金沙江从不空流
用远方,搬运山峦一样的中年

家乡在指望:
三角梅、火龙果和剑麻。它们
开的花是书册、黄玉
银烛台
天堂的建材,长在身边/重来

红土弥合的午后
无大事生发时
感受:金沙江流过身体
安静是一种,茫然的声响
(想起多年前)

别人的忙碌在四周
像潜伏、星宿
补丁,我不完整的人生

困倦是一头宠物
正从深处奔来
太阳交出睡眠,爱人不提名利
攀钢用人工智能冶炼生活

一场大雨为整体,我看见
神饮药酒
花开的,比以往多,暗香
修剪,也是收成

在我的家乡,人走的
比太阳慢
黑天,是让我们与万物
在一起

金沙江一直发白,天打开
山脉把半空多余的事物
橡皮一样,擦净

高原,不用走多远
人间又要在彩色里出现

一辈子,最大的事
挥霍光阴
过往,带着浑然天成的速度
与我们相向而行

每个人,都找自己的太阳
婆娑世界,只有两个
被拥戴之太阳,与你安静的心
爱,让我们小的,只有纯粹  

炳草岗大桥
金沙江,大地的朝天门
火箭草与剑麻,是神性的窗帘

人终未输给黑暗
住在这上天的钉子里

光带上,载重车
像一年拉着几个月份:劳碌与轻盈
你用花色与鸟鸣,加固气温

太阳,交出星空
江里的倒影是谁的梯子

带走的灵气,会再生
什么也阻止不了混乱的雄心

江,开天辟地,我们用桥赶上
建筑物,让人成为印章之文
红尘如泥

用太阳崩爆米花的人,都长的一样
一簇野花至高无上
无数的卑微只要合谊就无比灿烂

你的美善,被人重复;你的恶意,归回自己
我应该遇见一些人
交换忧郁,和值钱的部分

你若想飞翔
是上苍,在人间的蔓延
草垛三月一样,太阳足够大
像羔羊的都住进了木棉

热力学是这样的
你除了美,堆积的都得沧桑
三月,万物可以离开尘世一会儿

你看那云朵,模仿山脉就不朽
选一些人在大地上奔跑

桥下的凤凰花,同情着风……没有主人

木棉,山河的诗人
野生的绝句,符合寰宇之音律、色泽
侠义之躯,以为古剑、铁银
凌空的神圣感……

与你的绚烂近,还上一段青春
除了人间,我有木棉
与山河,一样重要的星象

如果没有木棉,太阳与大地
的照耀,缺一剂中药
美,用高尚,维持秩序

木棉之上,什么在雕刻虚无
像我们头顶的事物

书卷翻开,嗓音满……

春天之前的铁匠,在天上排雷
用气温、鸟鸣与蓝宝石

酒自己醉了,诸神开宴会

河谷与绝壁的宫殿
木棉,偶尔成片。野草金黄的轮回时
它们经由光阴连铸

长在尘世的,光秃秃的闪电
节气,绝非身外之物,来自草木
的英雄心结——拥挤的城乡
一样怒放

神性不需要背景
苍茫的通透中而来,空灵是火
木棉花下,老者、牛马、渡船的修行
被辅以糖分、鸟虫、仰望天际

我们向往的,经由它落下来
有人拍照,有人油画,有人煎炒腊肉

都在参悟一个春天,苍生通过它物
繁华可以很安静,任别人
无视或追捧

与太阳再近一点
所谓光芒,是上天给了你眼界

就是木棉花色,勿誉为玛瑙、金
之血肉
初恋一年一次
还是那个人、这颗心

一个诗人,举着自己的心
代表什么度过什么
对天光的感悟,比远方远

木棉在,好天性
——一切都有高尚的
汇聚旗下,世界也就大了

十九冶技校的老木棉,美院一样招生
如王羲之,用彩色写的大字
李白——雄性的月亮啊

我们想到的,上天都看到

雅砻江畔,木棉之势金红
金沙江是黄河的师弟
唯一属火的水
它有雅砻江——碧玉之妻

逮鱼的人,太阳给他金刚罩

亚热带万物在爱,天地干净的绚烂

羊叫,软的电磁波,长脚的石块
雅砻江用身影,放牧它们、种下木棉

太阳是最近的山岗,它们都有天地辽阔
的一日

我怎么成了,它们之外的活物
太阳的底片上,从人间返回的取经人

木棉多繁华,像连台的京戏
一只头羊,顶戴落日,河床水袖般
把一个我放在山川,另一个
回家写诗,整个春天就去了又来

那远方模糊的,都像亲人

我用亚热带爱着女工
大江之道,低于苍生高出浮尘
河套依旧古制,纯手工

这个月比麻雀短
牛马吃野花,像个圣徒。草木升起灵魂
油菜花,开在别人的财宝上
明亮,是神用鸟鸣和蓝色
移动的玻璃窗
 
幸福与亲人间,光芒在呼吸
我的孕妇,像甘蔗

白天的月亮,种养芦苇
草木用低矮接近长天

热带,视网膜:苍生沉醉,山河妩媚
虚岁般珍贵
我多活出的部分给你

总是草木,惊艳了苍茫
田野与内心的波纹,多么相似
来自太阳的灵感:樱桃
 
热风,忽必烈一样刮,缝合山河
旧居用我呼吸:玉兰花

剑麻、芦苇、木棉
三个好姐妹,占气候为王

山脉,像独立的人格
这半空的谷仓,救济悲伤
弯下腰的有可能是谷神

除了青春的爱,都是敷衍
我们在月亮上已认识

触摸我,获知过往的大门
衰老是一场虚拟的返乡
喜鹊在叫,它也一个人过年

我站在家乡——古往今来,都是亲人
我爱的,是一个糖人……万物过年,苍生烟花
良心,俗身大小的木瓜

阳光让我浩荡
女人有河流的大衣裳
人体是美的保险柜,我的工友
像河流喝的喜报一样

河山送我到暮年。一轮落日(之内轮换工),远的像永恒

太阳隐身,我站出来——万世轻盈

夕阳,是大概率:升值
草木都有敞开的仓
 
体内苍生万千。家乡,苍老的范围
我们用它,隐藏爱和青春
像上天从不整容
 
它们辽阔,我亦苍茫
 ——放弃自己,眷恋尘世
美出人形的是芒果和高炉

河流的弹性,速记落日

落日天天新生,像快门
雅砻江——一种口音,入日之谷,若木美唇……
 
山川用不尽,草木从无边
青春就是落在彼此身上的岁月
 
攀枝花的新年没有落日
所有的重负,是向下的上升
家乡的草木,点亮内心的灯盏

木棉,太阳神的心脏之花
噗,——落地,万物听到跳声
如一生只爱一个人,的实情

河套浩荡,木棉苍劲,斑鸠短促
太阳让你终身,搬运它的光芒

一棵几百朵,是太阳不停的燃料
谁在为你而活

人类未现,木棉已在——等候被崇拜

参与了太阳的冥想,做你幻觉的朋友

芒果诗,黄金开花的山谷

太阳之西,有芒果
——人类的仪式:金质
糖分蒸馏瓶
山势里,树是气压计
房舍像纬度的嘴唇

芒果会流露语意
装进海拔的压缩包。释放
是诗经的想象力
——漫向北方

芒果珍贵的,像其它财富不存在
虚无外,开出的圆
窗。糖做颜料,生就赞美

不知憎恨,像爱我的人
天性自由出入
一个个小天使的背包——沉醉是翅膀

谁看到,谁传颂
多像侧身的羊:
芒果、佛陀、山形,在瓜子坪

石榴——草木的钢琴师
火龙果,用传说舞蹈
如此草木人间,诸神如落日放心

乌拉国出产钻石一样的神果
——代表未来。内核占卜

大地用草木爱苍生
花果是万物,自己的星空
山峦上的红土房
像是近处树枝,结出的果子
当我们手捧山河,庙宇
在体内重复,肌肤气候一样

芒果花开满峡谷,金子的心
带我回家
……结在半空,爱它就会上升

宫殿小的用寸金酿造
我的迷懵,是一枚芒果的纯正
花果是山川的功名

无数虫鸣,让田野升腾。看不见在推动
那些工厂准备了另一个自己

落日为万物,臆想的账房
花卉是紧固的螺丝
水果再次开花。
用山水画储备未来,芒果为点睛
之笔。它们读报,包裹纸
像一群民国的大儒小资
金芒果代表财富,青芒果生激情
铁红储运激情:都饱满
闪电是柔软的,蓝宝石
加热花粉,与凤凰树、攀枝花结拜

太阳果,一百条河流的
梳妆。飞翔会等候
——太阳青春期
加入人生。芒果,大地之心

仙踪、古风于形态
我爱的人,红土不过期
盐边、米易是最好的尘世

金沙江,太阳以西的一条跑道
横断山为阶梯
直达亚热带这财宝匣
芒果是密码,草长莺飞
是一种气质

尖山,大地之心
天空之城
蓝天,想一朵云:尖山

大地的深呼吸
附近乌拉国
像从古代开出的,长途车
——黑黄红土为动力。

生铁大地,木棉有记忆
存入旭日的马匹
万亩用杜鹃,导航着苍茫

我们要爱人的哭,壮行

花,彩色悬崖:荒蛮
大地之子。黑山羊、鸡枞菌,苍茫志
——沙土外的金盏菊
火神顶着旱季,今天之外
为一种建筑
列车的影带里石为字
工友是我的比拟
电压制作贵重的钢包
野花缝补,我沉湎的大地

选出神的铁艺:电铲
美,以过去的危难,囤积
钒、钛,多么值得等待
采场,石头发芽:远方
……大地之语。神的声响连绵

工种用尽光阴
露出天涯。汛期是液体的火山
劳动在发芽
草的社团,赋诗作画
——自己种下自己

我爱,尾矿坝的五色槿、纯黑
青春期内,风不去外地
峡谷,苍生的温计
雨是水质的丝绸
意境里:草木来自列祖列宗

用泪水看家乡,万物亲人
天桥,与银江亲密:高速
金沙江无淤,桥珍藏路……为密地

凤凰树风速里,心思缜密
白天用江水浮雕落日:
每一天,云端都是一个国度
(爱人用风骨息栖)

幸福,万物的技能
红色海拔标注马,狂飚为神的油漆工
运大地之弧

尖山,浮在光河之上
田野用它的边缘,旋转

吐纳,可燃物为父兄。
苍老:是神的积蓄
肌肉一样大机械,重生之路
我们参与了天的事
古制/新式

万物帝国,赞美如云豹
火山好才华,高炉是继承者
江山简笔,向上开
——它用孤独,孕育繁华
干燥为一种忠烈,体内的燃点

大地之纲,著作金沙江
洒水车深怀波澜
像我的多年,旋风里
每步恰如其分,隧洞一般
深怀大地,伤感美

田野开出了方子
你的瘦弱,是多窄的路
给我永恒之力,不要离去啊

与佛像,居于落日:家园
一座火山的爱,让我们在一起
沙子是焊点。

在崖壁:造房、加工水果
神性一样事业
如金沙江,用上天的影子流淌
——谁的青春不浩渺
像我溜井里的工友

机车的旗语,一片桃花啊
信念,昆虫一样的晶体
单纯的不迷惑,有两个物种:
粮食和大地,修复安静/尘世神圣

火山承担的何止人生
我要给每个中国人一块铁

盐边,谷神归来
都广之野,后稷葬焉
尧舜遣,教耕种
——是为谷神,居红土,化身我邻

盐边风物——粮食兮古文,热带为其躯干
太阳回峡谷,黄帝之前,若水有良臣
金沙江山——富庶,无鬼怪病虫

木瓜蹈之,甘蔗汲之,山势如钟表
干热河谷,喀斯特地貌兮可剪裁

红土/金沙,种子铸字……木棉是他的手指舞
万物近——天上一起采摘宝石蓝

多少青稞、苦荞,用荒凉敬修社稷
草木家传体温……牛马之健为古制
人间备好新年
神,是我们一直活着的亲人

与米易,德昌、永仁——同一祖先
地名朗朗乾坤,其后之观音岩、水电站

一粒粮食/一克太阳,羊的气息、夷之山野
味蕾兮万丈树冠,花椒有电……

山脉横断于星宿之内,雅砻江用翡翠作答卷
水经注里的五月,干旱不止渡泸
拥诸葛之木马
海拔,高挑的妹妹
挥窦冠为妙笔,光芒在发芽,侍卫有火箭草、剑麻……

攀西——太阳之西,发热的苍凉记大事

写先祖,诗意比画像准,谷神之地,夏、楚兮
汉唐——喻意亦节气与体力,屈原、司马相如
问天为史

——我扶山麓兮……弹奏三江

公元之后起新城,新中国之攀枝花市
——仁和,天象一株木棉
我在东西城区,用煤启动火山
炼出铁水/五行完美——谷神在此兮苍生厚土

2017年2月——2018年6月21
  马飚:研究生学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鞍钢集团员工,已出版诗集两部,在《诗刊》《星星诗刊》《诗神》《诗潮》《诗探索》等发表诗歌500余首,《青年作家》发表1000行长诗《峡谷诗篇》,中诗网第二届签约作家,攀枝花文学院签约作家,获星星诗刊2015年全国大奖赛一等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